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435章 有实力才能装逼(二)
    姜成望呆呆的举着手机,就连对方早已挂断了电话也不知道,双眼中沒有一点神采,灰败的眼神充满了绝望,身后的门被拉开,他女人从儿子的卧室中出來,他却沒有一点反应,他的女人看着丈夫这副神色,顿时大吃一惊,忙伸手拉上儿子卧室的门,压低声音急声问道:“成望,你怎么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连问了几次,可惜姜成望就是沒有反应,仿佛他的魂被勾走了一样,他女人便双手扳着他的肩膀使劲的摇晃了几下,边摇晃边询问刚才的问題,她是真的急了,不由自主的提高了声音。

    “啊……”姜成望终于有了反应,双臂无力的垂下,手中的手机掉在了地上,在这一刹那,他全身的力气都已经被抽走,灵魂也被抽走了,整个人就是一具沒有意识的行尸走肉,姜成望喃喃的道:“完了,一切都完了,姜家一切都完了,生了个败家子啊……”

    姜家完了,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姜成望女人一时间难以明白丈夫所说的话,正想再问,突然她的手机铃声响起,她急急的按下了接听键,电话是她本家的人打來的,是一个下人,名叫金福,她是让金福去打听打伤自己儿子那人的背景的,想必这么长时间过去已经有结果了,“阿福,是不是打听到人了,对方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家庭背景如何,”她迫不及待的一连问了三个问題,她相信丈夫突然像中风了似的,估计跟这件事情有关,现在自己的儿子躺在病床上,自己的丈夫却像中风似的,她能不急吗。

    电话那头的金福说话有些苦涩,“小姐,已经查清楚了,他叫林锦鸿,嘉州市代市长,他爸爸是北大经济学教授,是国家经济政策制定者的领头人物,跟国家领导人走得很近,林锦鸿取了一妻,是周建国之女,周建国是……”金福将林锦鸿的背景说了一遍,都是一些表面的资料,凭着一夜的时间,能得到这些资料也说明其有些能力,不过就算是这些表面的资料也足够让他金福惊心动魄了,要知道一个三十來岁的低级市市长就说明了一个问題,前途无量的人,最后能走到哪一步也不好说,金福虽然心惊,但是他也无可奈何,这件事情不是他能解决得了的。

    姜成望的女人挂了电话,思想仿佛一下子崩溃,女人一般很少有担当性,现在的她也管不得自己丈夫的神情了,她惶惶的走到姜成望跟前,双手抓着丈夫的双肩,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成望,现在怎么办,对方好大的來头啊,再不想办法,姜家就要完了,”

    姜成望好像沒有听到妻子的话似的,还是喃喃自语的道:“姜家完了,姜家一切都完了……”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浑身一激灵,霎时清醒过來,看着自己的妻子,问:“是不是知道对方是谁了,快告诉我,”

    他女人一愣,她还以为丈夫是知道了对方是谁,才变成这副摸样的呢,她将刚才听到的话向姜成望说了一遍,姜成望闻言幽幽道:“怪不得呢,怪不得能将我的副董事长和党组副书记之位一下子撤去呢,姜家这次踢到了铁板了,都是那个不争气的儿子,不行,我要打死这个到处惹事生非的败家子,反正姜家都已经要完了,要灭家了,先打死他再说……”

    姜成望很快就知道撤去他的职务只是开始,就连他在外企工作的妻子竟也被炒鱿鱼了,可见林家影响力之大,都能影响到外企的决策层,当然如果林家只是靠其政治力量的话,自然不能影响一家外企,可是林家还掌握着林氏基金这样的庞然大物,想要打击一家外企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么,在姜成望叫嚷着打死自己败家儿子时,他岳父金家的生意也遭受到了方方面面的打击,等股市开市,金家的股票一路狂跌,直到跌停,如此狂猛的跌势好像向市场传递了一个信息,股民哪还敢持有金家的股票。

    林锦鸿上午陪着丫头逛街,压了几个小时的马路,他想不到丫头都挺着一个大肚子了,还有力气逛街,女人对于逛街这方面,有时候真是达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两人从一家儿童服装店出來,林锦鸿揽着丫头的香肩,笑道:“丫头,等你分娩后就到嘉州去好不好,”

    丫头眼前一亮,顺时又暗了下去,摇头,“不行呢,如果到嘉州去,也要带上孩子,可是这样一來爷爷他们就会不高兴了,还是让孩子多陪陪爷爷他们吧,”

    林锦鸿叹了口气,他就知道丫头会这么回答的,这样也注定两人还要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好在丫头接下來的一句话让他看到了一些希望,“以后我过一段时间就去嘉州陪你几天,好不好嘛,”她说话有些娇声,像是向林锦鸿撒娇。

    林锦鸿很是喜欢她这个表情,宠溺的点了下她鼻子,“只是这样一來,让你两头跑着辛苦,好了,先不说这个了,我们逛得也差不多了,快要吃午饭了,先回家吧,反正宝宝还有两三个月才出生,这些东西有的是时间买,按我说,可以让毓卿或者宝宝穿过的衣服给未來的儿子或女儿穿嘛,虽然有些钱的,但是该省还是得省的,家大业大的,经不起折腾啊,”

    丫头噗嗤一笑,“你像个守财奴哦,这副嘴脸实在太可恶了,”她说完又娇声一笑,“其实我也想让毓卿和宝宝的穿过的衣服给未來的儿子或女儿穿的,可是他们老人不肯呢,”

    林锦鸿无语,伸手向后招了招,一辆红旗从后面驶过來,在两人的身侧停下,两人上车后红旗再次启动向香山别墅方向奔去,林锦鸿两人回到别墅,林国栋已经到家,向林锦鸿说起了姜家的事情,姜家当官人员凡是有些问題的都已经被捋下,纪委的人已经找过姜成望,现在就看姜成望会不会做人了,会做人的话还能保他后半辈子自由生活,不会做人则只能呆在监狱里数手指头了,姜家的人出问題,墙倒众人推,一下子各种各样的人都冒出來给姜家落井下石,这些人有的是姜家的远亲,也有的曾是姜成望等人朋友,他们这么做一是想跟姜家划清界限,二是向林家示好。

    除了姜家外,跟姜家有直接关系的金家也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金家的势力基本上在经济上,对于打击金家就实在太方便了,当金家股票早上以一路狂飙的姿势跌停后,有心人很快知道了这其中的猫腻,而林锦鸿跟姜家的恩怨也被私下里传播,林氏基金除了在金家股票上动了点手脚领了个头后,一大帮跟林氏基金有直接或间接关系的集团,都跳了出來,金家各方面的生意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加上金家的股票狂跌,金家财产也在缩水,一系列的动作下來,金家败得比姜家更快,现在的金家已经苟延残喘,就只差林家的最后雷霆一击了,那些蹦出來打头阵的集团公司都在观望,他们还不知道林家具体的意思,是要将金家毁灭的连渣滓都不剩呢,还是要金家就这么苟延残喘的活者,谁也不敢自作这个主张,自作主张的后果有可能与林家作对,众人自然不想与林家作对。

    林锦鸿闻言之后想起网络上的一句话:有实力的人才能装逼,沒有实力的装逼是傻逼,姜家的人啊,沒有实力却装逼,纯粹的傻逼,虽然说得很粗俗,但很有道理,林锦鸿暗自苦笑,林锦鸿和大家一起吃过午饭,下午,丫头是沒有精力再去压马路了,林锦鸿便去了沈家大院,正好遇到沈佳炳在家里,林锦鸿就不知道这家伙怎么会这么有空,每次都在家,沈媛的老头子以及叔叔倒不在家里。

    沈佳炳看到林锦鸿,便想起昨晚的事情,虽然从妹妹那了解到事情的大致经过,也知道了林锦鸿沒有什么事情,但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林锦鸿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己,向自己求救,自己却沒有赶过去,这多少有些说不过去,他拍了下林锦鸿的肩膀,“昨晚沒去救你,沒怪我吧,昨晚的论战实在太精彩了,一下子不舍得离开,嘿嘿……”说完酱紫的脸庞难得的露出了一圈红晕,但这红晕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來。

    林锦鸿除了鄙视之余,还真的不好说什么,突然他想起一件事情來,眼中闪过一丝狡诈的意味,挥了下手道:“算了,昨晚就当欠我一个人情吧,记得有空帮我还上这个人情就行,”

    沈佳炳一愣,不可思议的看着林锦鸿:“看你沒损失什么,再说我也让妹妹赶过去了,为什么还要欠你一个人情,我怎么看着你都像是只老狐狸,一点亏也不肯吃呢,”

    林锦鸿在官场上闯荡了几年,脸皮自然就厚,可不管沈佳炳说什么,他只是嘿嘿一笑,“就这么说定了,这个人情你说不定很快就能还上的,别担心,再说你身上还有什么,又沒钱又沒女人的,难道还怕我拿走什么东西呢,”说完径自绕过沈佳炳,向沈媛的房间而去。

    沈佳炳气得差点破口大骂,暗道交友不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