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442章 奇怪的要求
    “林少。您交代的事情已经完成了。您看还需要做些什么。”市政府市长办公室。安天满脸肃然的向林锦鸿汇报道。安天是林锦鸿前往京城前留下來守在赵铭相住的房子四周。监视可疑人员的。林锦鸿刚在市委常委会议上所说的关于市局监视赵铭相房子根本就沒这回事。梁贵对这件事可是一无所知。都是安天一连几天蹲守在那。收获自然是有的。不过这些收获不能摆在明面上讲。只要林锦鸿和安天两人知道就行了。

    安天圆满的完成了任务。正是有安天的这几天蹲守。林锦鸿才能在今天的市委常委会议上大发神威。打乱了高宝伟的布置。逼得市纪委书记郭联江无处遁形。这些都跟安天的蹲守有关。林锦鸿微微摇了下手。笑道:“暂时也沒什么事情可做了。安心当我的司机吧。”

    安天点了点头。离开了市长办公室。林锦鸿等安天离开。批了两份文件。心中想着让赵铭相送往市政府办公室。心中想着。手上不自觉的拿起桌上的内线。说着:“铭相。进來一下。”等了一会儿。才记起赵铭相还在市纪委。他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怒意。喃喃的道:郭联江啊郭联江。这次不让你挤开市纪委书记这一职务。对不起赵铭相在你那喝的几天咖啡啊。

    市纪委虽说有相对的独立性。但是毕竟还是在市委领导下的。郭联江已经成了高宝伟的左膀右臂。如果不扳倒市纪委。那么对林锦鸿來说。就像头上时时刻刻悬着一把剑。林锦鸿不敢保证。那些靠向自己的人员中都清清白白。沒有一点把柄。其实在官场上呆久了。如果有心人想要找别人的把柄的话。实在太简单了。郭联江就连自己的主意也敢打。至于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因此拿下市纪委书记这一职。控制市纪委这个部门。是林锦鸿准备主动出击后就计划好了的事情。

    只是一时沒有机会。直到购车案和培训班之事传出之后。才等到了苦寻的机会。高宝伟和郭联江联合唱苦肉计。林锦鸿何尝不是在唱苦肉计呢。都是在唱苦肉计。只是手段不同罢了。高宝伟的手段自然比不上林锦鸿。所以才有临时市委常委会议上的那一幕。

    门外敲门声响起。惊醒了正在沉思的林锦鸿。大家都知道赵铭相不在。因此敲门的也直接在办公室门口。而不是在外间办公室敲门。林锦鸿收拾了下心情。仰靠在座椅上。说了声进來。门被推开。进來的有两人。常务副市长蔡志宏以及市委宣传部部长杨再起。林锦鸿看到两人。便起身。脸上热情洋溢。微微一笑:“两位常委联袂而來。想必有什么要事吧。”开了句玩笑。不等两人说话。林锦鸿又继续接下去道。“來。坐下说吧。”

    杨再起和蔡志宏两人坐下后。三人寒暄了一阵。各自点上一根烟。男人在一起不是烟就是酒。特别是官场上的人更是如此。“市长。我想问一下关于那件昨晚市台播出的那个节目。是不是有必要再进行下去。像昨天曝光的类似官员实在不是小数。市纪委是纪律监察部门。都出现这样的事情。我们也只能借助舆论。监督我们党员干部的行为了。”市委宣传部部长杨再起吸了口烟。向林锦鸿建议道。

    林锦鸿沒有立即回答。而是视线从杨再起和蔡志宏两人的脸上一扫而过。两人的神态立马收入眼底。最后将视线停在蔡志宏脸上。反问道:“志宏同志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蔡志宏好像事先已经知道林锦鸿要问这个问題。并沒有多少的惊慌之意。他稍稍整理了下。道:“杨部长所说的很有道理。现在市纪委部门确实存在严重的不足。这些不足之处是致命的。会造成嘉州市官场上下监督的缺失。俗话说得好。上梁不正下梁歪。既然市纪委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題。难保下面的纪委部门也不会存在同样的问題。这样一來。整个嘉州市的官场就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題。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如何将这中监督机制切实的贯彻下去。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从市纪委开始。然后对全市的纪委、干部各监督队伍进行一次彻底的排查。查到一个就处理一个。这才是治根之法。”

    “如果因为纪律监察部门出现问題。而靠市委宣传部手中的舆论监督。这是不现实的。也会引起官员的恐慌。同时也使得民众对政府的信誉产生怀疑。到那时就得不偿失了。杨部长所说的。应该作为辅助手段。而不是作为主要手段。主次分清楚了。现在嘉州市出现的各类问題自然可以慢慢解决。”蔡志宏一番长论。杨再起听了之后频频点头。他在來市长办公室之前曾跟蔡志宏沟通过这个问題。而且即使蔡志宏不说这些问題。他杨再起也明白的很。

    林锦鸿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两人來找自己并不是真心要讨论这个问題。只是想借这个问題。來试探一下自己的心中底线而已。自己也确实应该透漏一些东西给他们。只有这样。才能安抚他们的心。想到这。林锦鸿悠悠的道:“志宏同志说得不错。我们要治本为主。市纪委这边还是要做出一些必要的调整的。现在关键还是看上级部门的态度。我们只需安心等待就行。这两天估计就会有结果的。”

    蔡志宏两人闻言。各自对视一眼。彼此眼中看出一丝惊讶之色。同时还有些庆幸。当初选择跟随林锦鸿。眼光还是有的。按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林锦鸿与高宝伟分庭抗礼是指日可待了。其实现在也隐隐可以看出。林锦鸿跟高宝伟的争斗越來越激烈。而且越來越表面化。今天的正面碰撞。竟然逼退了高宝伟。由此可想而知。

    蔡志宏和杨再起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觉得沒必要再呆下去。便准备向林锦鸿告辞。但被林锦鸿出言留下了。“两位先别急着走。正好有个问題我们需要讨论一下。关于嘉州市的发展问題。大型露天矿脉的事情已经得到证实。储量将达到23亿吨。全部建成后。整个煤场的年产煤量达到五百万吨。煤场建成后对嘉州市以及周边地区的冲击将是无可估量的。煤场的建设自然得吸引有实力的投资商前來嘉州市投资。我的意思是要市委宣传部拿出一个可行的宣传方案。來嘉州市投资煤场建设。不知再起同志对这个方面有沒有信心。”

    关于煤场的投资商他其实已经有人选。但是一场表面上的公开招标还是有必要的。他计划借助林氏基金的声誉。夺得煤场的开采权。然后让林氏基金将这开采权下放给沈氏集团、阮氏集团等集团公司。将这些公司绑在嘉州市的这辆车上。为嘉州市的其他建设聚集更多的资本。不过。就算是沈氏集团和阮氏集团即使不能开采这个大型煤场。单凭林锦鸿跟这些集团之间的关系。也是能够拉來投资的。可以这么说。嘉州市的建设还沒开始。聚集在林锦鸿手上的投资额就已经达到一种令人可怕的数量。只要林锦鸿规划好嘉州市的未來发展状况。一声令下。这些钱自然可以源源不断的砸进去。一年的成果自然也就出來了。等嘉州市今年的发展达到了林锦鸿向他老爸林国栋预定的效果。今后几年。林氏基金或者林氏集团将会动用手中的经济力量。全力支持嘉州市经济发展。林锦鸿根本就不必为资金这方面考虑。

    听了林锦鸿的介绍。杨再起和蔡志宏两人眼中同时闪过一丝喜色。这确实是大好消息。嘉州市经济的发展。对两人來说自然是不可估量的政绩。蔡志宏两人霍然觉得。自己应该在这件事情上投入最大的热情和精力。他们发现林锦鸿跟前任市长以及现任市委书记高宝伟等人有着本质的区别。林锦鸿是真心想发展经济的。而不是來嘉州市度金身的。嘉州市的经济确实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物來挽救了。再这样下去。嘉州市迟早会沦为末流。

    蔡志宏虽然兴奋。但还是有些疑惑。“市长。在嘉州市发现这样大的矿脉。照例是由国家国土资源管理局或者是省里直接规划的。我们嘉州市恐怕不能在这个问題上决定呢。”

    林锦鸿微微摇了下手。“放心吧。志宏同志。中央已经将这个大型矿脉直接委托嘉州市领导部门全权处理。这方面倒不用考虑。我们只需将宣传方面做好就行。吸引了投资商的目光就是我们的胜利。再起同志和志宏同志对于宣传这方面有什么想法。不妨说说看。在这方面我是个门外汉。不过也想听听你们的看法。”

    毕竟这是杨再起的份内事。他即使心中还沒有怎么考虑过这件事情。林锦鸿既然问起。还是要稍微说一些的。他花了一分多钟。将自己所想的稍稍整理了下。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不愧是是搞宣传出身的。基本上还是令林锦鸿满意的。这也是太仓促了。考虑不周也是正常的。林锦鸿沒有在这个问題上过多纠缠。“再起同志说得还是比较好的。有些方面存在问題想必再起同志回去后自会改善。我说一点不成熟的意见。这个宣传计划最主要的突出不是嘉州市的经济发展。而是存在的不足。这点把握住就行。”林锦鸿稍稍补充了下道。

    杨再起闻言吃了一惊。宣传竟然不是宣传好的方面。而是差的方面。自己干了这么多年宣传部长。还是头一回听说这样离谱的事情呢。如果是满目疮痍的嘉州市还会有人來投资吗。恐怕大家都唯恐避之不及吧。林市长不可能连这点也不知道。林市长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呢。自己还真是猜不透啊。

    看着杨再起眼中的疑惑之色。林锦鸿也沒有做提醒的意思。而是转向另一旁的常务副市长蔡志宏。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蔡志宏突然心中有了一丝明悟。笑道:“市长的意思是想吸引真正有实力的人前來嘉州市投资。这样宣传的一个好处就可以筛选实力前大的投资商。而且可以考验投资商对嘉州市的未來发展状况的认识。我想市长并不仅仅指望这些投资商來投资大型煤场。还希望这些投资商來嘉州市投资其他方面。”蔡志宏当初在沐源县听过林锦鸿关于嘉州市大发展战略蓝图的描述。因此说出这些话也不足为奇。只能说蔡志宏还是很有眼光和气魄的。林锦鸿提出这个问題。真正要考验的不是杨再起。而是蔡志宏这位常务副市长。常务副市长位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需要有良好的大局观。以及跟市长的步调一致性。林锦鸿可不希望将來自己在全心全意发展经济的关头。遇到常务副市长与自己对着干的情形出现。

    蔡志宏说出了林锦鸿的一部分想法。但他不知道。林锦鸿根本就不指望这样的宣传招徕投资商。而是想利用一次反面的宣传机会进行一次大整顿。关于在旅游业方面的大整顿。这才是林锦鸿提出那个观点的最根本原因。

    杨再起心中微微有些不舒服。不过很快就丢掉了。蔡志宏说得话他还是比较认同的。说明蔡志宏不是为了针对自己。而是就事论事。“市长。时间仓促。一时间想不周全。回去后我会注意这方面的问題的。还请市长放心。”

    林锦鸿点了点头。“再起同志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多说了。毕竟你是干宣传工作的。我们都是门外汉嘛。呵呵。这件事情稍微抓紧一下。希望能在下次市委常委会议召开之前有个具体的方案。时间是紧了点。再起同志是名老同志了。应该不成问題吧。”

    杨再起点了点头。表示沒有问題。他和蔡志宏一起离开了市长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