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459章 一声清喝
    在林锦鸿向包厢而去的时候,一个坐在远处一直盯着这个包厢看的少女,嘴边泛起一丝冷冷的笑意,喃喃的道:“等了这么久,你终于出现了,三虎,这次看你们要玩什么,嘿嘿,肯定是毒品交易,本小姐等了这么久,机会终于出现了,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将你们人赃并获,來个一网打尽,”她说着端起了杯子喝了口杯中的椰子汁,视线缓缓的从林锦鸿和安天两人的身上移开,投向其他的地方,她知道不能盯着太久了,否则容易引起对方的警觉。

    “小妞,是不是很寂寞啊,要不哥几个陪你喝几杯,”身旁响起一群苍蝇似的嗡嗡声,谢敏敏也不知道这到底是第几波來搭茬的流氓混混了,谁让她姿色不错再加上身上自有那么一股英气,自然会招蜂引蝶,她冷冷的打量了周围几个流氓混混,目光如结了霜样,让人不寒而栗,她重新看了眼那个大包厢门口,见林锦鸿和安天两人已经进去,便舒了口气,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那个包厢上,然后静等机会扑进包厢中,将包厢里的所有人一网成擒。

    “哟,小妞还是带刺的玫瑰,不过,哥最喜欢的就是带刺玫瑰了,哈哈……”一个流氓混混不知死活的拉了张椅子,准备紧挨着她坐下,嘴里说着不三不四的话,只是他刚坐到一半,屁股还沒着到椅子,便感觉腰间顶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同时他的耳边响着一个清冷的声音:如果不想死,早点给本小姐死远点。

    混混霍然一惊,刷的一下站起來,脸上冷汗涔涔,哪还敢多说,拉着同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离开了这张桌子,又成功的打发了一批想要占便宜的王八蛋,谢敏敏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的神情,她也不知道自己这到底是打发了第几批人,反正每一批都是这样吓得屁股尿流的离开的,她的嘴边噙着一丝得意的笑意,心情飞扬无比。

    “这女人到底是谁,怎么手中有枪,看她时不时的注意着包厢,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可不要出了什么事情,”谢敏敏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一男一女两个市局的便衣轻声的讨论着。

    “要不要上前看看,”那个女的紧紧盯着谢敏敏,小声的向身旁的同伴问道。

    那男的马上摇了下头,“先别急,不要打草惊蛇,弄不好引起骚乱就糟了,对了,梁局怎么还沒出现,梁局不是跟林市长一道的吗,”

    林锦鸿和安天两人踏进了包厢,身后的人马上把门关上,林锦鸿打量着包厢的情况,包厢很大,摆着两套沙发,中间放着一张玻璃茶几,前面有一扇落地玻璃门,正好能看清楼下的一举一动,左边那有两扇门,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估计是洗手间之类的,包厢除了大之外,好像沒有可以称道的地方了,摆设也很简单,不过一关上门外面的喧闹却一点也透不进來,仿若自成天地,喝累了酒倒是休息的好去处。

    此时包厢中算是自己跟安天已经有十几人,对面的沙发上只有三人坐着,其他人都站在两边或者是那三人的后面,林锦鸿明白,那坐着的三人估计就是三虎帮的三虎了,林锦鸿轻轻跨出两步,在三虎的面前坐下,安天便附在他耳边,向他介绍对面的三人,左到右,依次是烟心虎、笑面虎和花心虎,他也沒说真名,反正林锦鸿也不准备跟这些人交往,知不知道真名也无妨,林锦鸿点了下头,暗道还真是人如其名,这三人的绰号取得好,左边的烟心虎,整一个非洲后裔,烟的只见双眼咕噜噜的转动,大约一米九的个子,穿着一件白色衬衣,却沒扣纽扣,一块块的肌肉隆起,好像充满了力量,中间的笑面虎,脸色苍白,偏偏脸上堆着笑容,不过那笑容是皮笑肉不笑的那种,右边的花心虎则双眼淫邪,整个身子已被酒色掏空,双眼好像沒有焦点一眼。

    “林市长真是好胆色,竟然只带了一个司机便敢來见我们三虎,佩服佩服,”等林锦鸿慢条斯理的坐下,笑面虎才哈哈笑着道,这包厢的隔音很好,就算是笑得再大声外面的人也听不到,因此,笑面虎的笑有些肆无忌惮,不愧是被按上笑面虎的绰号,一上來就笑,笑了良久,见林锦鸿始终面不改色的坐着,不动如山,他微微皱眉,总算停下了大笑,接下去道:“早就听闻我们嘉州市新來了一位市长,年轻有为,我们三虎帮也早就想上门拜访,但怕林市长不高兴,沒想到林市长今天这么好雅兴,竟然要见我们三人,”

    笑面虎直接叫出了自己的身份,林锦鸿并沒多少的意外,对方无非是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而已,可是就凭这么几个人和这么几句话就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笑面虎还真是太给他自己面子了,林锦鸿不动声色的听着笑面虎说完,才冷冷的道:“不知道各位有沒有听过这么一句话,”说着也不等他们回答,径直接下去,“侠以武犯禁,”

    笑面虎一愕,“林市长这话什么意思,我们有些听不大懂啊,”他话音一落,左边的烟心虎刷的站起來,猛烈的盯着林锦鸿,身上的肌肉一块块的跳动。

    “不管你是市长还是省长,在嘉州市就是我们三虎帮的天下,不想死的乖乖听我大哥把话说完,不然……”烟心虎瓮声瓮气的说了几句,随即被笑面虎的一个眼神阻止了,悻悻的又坐了下來,对着林锦鸿重重的哼了一声。

    林锦鸿冷然一笑,“简直不知死活,看來跟你们沒有必要谈下去,应该直接让市局的人灭了你们三虎帮,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分力量就妄图在嘉州市称王称霸,”他不管三虎以及身后的那些人到底是什么脸色,又道:“其余的话沒必要再说下去了,我打开天窗说亮话吧,给你们三虎帮半个月的时间,马上撤掉对嘉州市旅游业的控制,以后不许三虎帮再沾染嘉州市旅游业,否则后果自负,”

    说完猛的起身,身上的气势狂涌而出,又猛又恶,三虎帮的人骤然变色,烟心虎更是气得哇哇叫,上前一步,跟着林锦鸿只有咫尺之遥,双手拳头紧握,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很是吓唬人,可是林锦鸿却不是吓大的,嘴边浮现一丝不屑的笑意,缓缓的转过身來,简直将烟心虎当成无物,烟心虎身上的热血沸腾,全身血液一个劲的往上涌,可是沒有大哥笑面虎的吩咐,他根本不敢挥出手中的一拳,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林锦鸿转身向门口行去。

    走到门口的林锦鸿又突然转身,“记住只有十五天的时间,如果到时候三虎帮还妄图怀着侥幸的心理,那么只有灰飞湮灭的下场,自己掂量着办吧,”

    他一说完,安天正准备去伸手拉门,突然砰的一声巨响,包厢的门被人一脚踹开,门口响起一声清脆的喊声:“所有人面靠墙站着,举起手里,否则别怪我手中的子弹无情,”林锦鸿在刹那间换了个身形,已然贴在墙边,沒被门撞到,变态的反应。

    安天由于已经伸手放在把手上去拉门,因此,根本反应不及,门撞开,撞到他身上,好在外面踹门的力量不是很大,撞在他身上,也只是被撞的退后了一步便站稳了身形,他知道发生了变故,只得贴着门后面,沒有立即行动,透过门与门框的夹缝,安天正好可以看到门口的情形,只见门口站着一个英姿勃勃的少女,双手握枪,对着里面大声的呵斥着,看她情形应该是警察,只是不知道一个人拿枪站在门口,这到底演得是哪一出,市局的梁局长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还带了这样不知轻重的丫头來。

    谢敏敏的一脚踹门以及一声轻喝,将好几拨人弄得一愣一愣的,首先便是林锦鸿和安天两人了,林锦鸿初一想还以为是市局來接应呢,但是很快将这个想法抛去了,市局要接应的话绝对不会是让一个女孩子孤身一人踹门而入,而是梁贵自己亲自带人上前敲门了,不是市局的人,也不可能是三虎帮的人,因为从现在三虎的脸色就可以看出,门口的女孩跟他们沒有任何联系,那么这个女孩的身份就有的琢磨了。

    三虎被谢敏敏的一声喝叫和踹门动作吓得一愣,笑面虎一下子就认为是林锦鸿想借着这次见面机会将三虎帮一网打尽,但后來看清门口只有一个女人时便很快的发觉自己想错了。

    还有,就是在外面守护的市局便衣,他们一见谢敏敏站起來,向着那个大包厢而去,顿时大吃一惊,刚想上前拦阻,谁知谢敏敏突然一个加速,拔出手中的手枪,便飞起一脚向大包厢的门踹去,他们一下子拦阻不及,可是梁贵又不在现场,一时间愣了下便已经被谢敏敏踹开门,拿着枪指着门里的所有人喊话了,五个便衣见此状况,不管什么情形,市长林锦鸿还在里面呢,绝对不容有任何闪失,遂马上向包厢门口的谢敏敏靠近。

    “站住,”谢敏敏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视线微微一扫之下,便发现有五条身影向自己身后靠來,并且人人手中有家伙,她一时间叫苦不迭,知道自己这次行事太鲁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