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480章 小吃街大战(三)
    警钟长鸣。勿忘国耻。

    他在这个时候。竟然忘记了虎口破裂的疼痛。地上那根管子竟然好像经过机器打磨一样。变成了麻花状。惨不忍睹。这是什么力量。这还是人的力量吗。这名帮众好像见到鬼似的。一脸骇然的看着林锦鸿。双腿肚子直打哆嗦。不由自主往后直退。退的沒有一点犹豫。跟这样的人作对不是要人命吗。他的勇气在刹那间消失的干干净净。不退还能干什么。

    可惜那名帮众退了。其他几人却看不到这个情况。一个劲的往前冲。烟心虎也沒注意到这些。不过他可是看清楚了。林锦鸿那是深藏不露。自己几个手下上前根本就是玩似的。在对方手上走不上几招。他烟心虎不由得战意更甚。见林锦鸿一拳挥砸在一个手下的脸上。那名手下顿时鼻血狂涌而出。眼冒金星。烟心虎见状大怒。趁着林锦鸿缩回拳之际。大喝一声。猛烈的冲向林锦鸿的背后。兜头就一拳砸向林锦鸿的后脑勺。

    林锦鸿刚准备后退。突然听到后面的风声响起。知道那个烟心虎终于忍不住出手了。风声相当猛恶。林锦鸿以左脚为支点。右脚一旋。整个人來了一百八十度大转身。右手顺势挥出一拳。决然的迎向烟心虎向自己奔來的拳头。

    轰的一声。烟心虎这一拳凝聚了他所有的力量。而林锦鸿却是仓促扬手。饶是如此。两个拳头碰在一起也是半斤对八两。烟心虎愣是占不到半点便宜。他的脸更是憋得通红。只是他的脸色本來就黝烟黝烟的。看不大出來而已。

    烟心虎双手猛甩了几下。痛意才减轻了许多。他眼中闪过一丝骇然之色。沒想到自己又是偷袭。又是凝聚全身力量的一拳。竟然被对方接下來。而且看起來林锦鸿是相当轻松。在和自己对了一拳后还有闲情逸致。一个神龙摆尾。踹飞了自己手下的偷袭。

    烟心虎等手上的痛意减轻后。也不多说。刷的一下再次凝成一拳向林锦鸿砸去。他也懒得使用别的招式。只顾一拳一拳的砸向林锦鸿。不到三秒钟。两人便对了五六拳。几乎是沒半秒钟挥出一拳。五六拳过后。烟心虎整只手臂都失去了感觉。手臂根根青筋暴起。彷佛血管爆裂了一样。良久。钻心的疼痛终于袭上了他的脑神经。他蓦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额前的冷汗狂涌而出。

    林锦鸿傲然而立。尽管烟心虎的力量不错。但是跟林锦鸿却沒法相比。刚才烟心虎挥出了那么多拳。林锦鸿却都用了绵劲。将轰來的力量全部借力使力。反震给了烟心虎。因此烟心虎实际上等于承受了十來拳的力量。林锦鸿自然是毫发无损了。看着坐在地上直喘气的烟心虎。林锦鸿眼中闪过一丝怜悯。莽汉就是莽汉。当别人的力量比他强时。他还能干什么。

    眨眼间。所有的三虎帮帮众连带烟虎在内。都受了点伤。最为致命的是他们现在根本就沒了再战的勇气。林锦鸿表现出來的实力实在太耀眼了。给烟心虎带來的震撼他一辈子估计都难以忘怀。邓菲菲此时看向林锦鸿的眼神已经全是星星。一闪一闪的。整个人也紧紧的贴着林锦鸿。恨不得将整个身子融进林锦鸿的体内似的。林锦鸿那男性气息直冲入她的鼻子。整个身子软绵绵的。沒有一点劲道。她的脸色更是粉红。直向雪白的脖颈蔓延。

    烧烤摊的老刘此时早已经不知东南西北。他沒想到。这个年轻的有些过分的人竟然是嘉州市的市长。他沒想到。这些收保护费的三虎帮帮众竟然会不将嘉州市市长放在眼里。他更沒想到。这个年轻的市长功夫竟然这么。将三虎帮的人三拳两脚都打趴下了。市长还说三虎帮的人今后不能到这里收保护费。这是不是意味着今后的生活有盼头了。希望他。他是我们穷苦百姓的大救星。

    林锦鸿不知道老刘想的什么。但是现在这情况。这烧烤是别想再吃下去了。因为周围已经围了一些人。还在渐渐的增加。众人对里面的情况是指指点点的。

    这时。远处传來警笛声。刚刚邓菲菲打电话给梁贵了。沒想到梁贵的行动还是挺快的。很快几辆警车在周围停下。从车上下來几个民警。只是这下來的并沒梁贵。从市局到这里也要不长的时间。再说梁贵也未必在这个时刻还呆在市局里呢。绝对不可能在第一时间赶到。因此林锦鸿沒见到梁贵也沒什么其他的想法。

    “嘉州市公安局。沙河区分局局长金文钦奉命前來。聆听市长的指示。”一个四十岁左右。国字脸。皮肤古铜色的中年人刷的加紧两步。跑到林锦鸿跟前。敬了一礼。然后向林锦鸿轻声的说了句。至于奉命而來。奉谁的命。不用说也可以知道。

    林锦鸿打量了下金文钦。看來这人应该死梁贵的嫡系人员了。要不然梁贵也不大可能让别人來。这毕竟是个表现的机会。不让自己人还让谁來呢。林锦鸿暗自点了下头。“恩。文钦同志。这些人就交给你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公然伸手向百姓要保护费。我不管他是谁。既然被我碰上了。我绝不允许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尽管给我查清楚了。然后给我一个报告。”

    他说的冠冕堂皇。即使早知道三虎帮的人会有收保护费。而且一般也不会去管这个。现在跟金文钦说起这个。只不过是要找个理由。找个打击三虎帮的理由而已。谁让烟心虎不将他林锦鸿放在眼里。公然撞在枪口上呢。这也实在怨不得别人了。

    金文钦愣了愣。他从一过來就看到坐在地上大口喘气拼命流冷汗的烟心虎了。只是他实在想不到林锦鸿竟然会收拾了三虎帮的烟心虎。而且还有小題大做的意思。他既然是一个分局局长。自然明白三虎帮在嘉州是什么样的存在。真的要跟三虎帮开战吗。或许是真的吧。至少有人早就透露。市局正在准备围剿三虎帮的事情。

    不过。金文钦也只是愣了那么一下。便已然醒悟过來。他身为梁贵的嫡系。自然唯梁贵马首是瞻。而梁贵又是以林锦鸿马首是瞻的。林锦鸿说的话在金文钦眼里便成了说一不二的圣旨。他自然不会有任何意义。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林市长。”

    “那好。现在带他们离开吧。”林锦鸿说完拉着吭哧吭哧的邓菲菲。掏出三张百元。递给老刘。“不好意思。老伯。刚打架毁了你的桌凳。这些钱就当是赔桌凳了。只是还得麻烦你自己去买。真是过意不去。”

    市长吃饭还要掏钱。打坏东西还要赔钱。老刘愣住了。慌不迭的摇头。浑浊的双眼。一下子清明了许多。颤颤巍巍的道:“您是市长。怎么好要您的钱呢。我。我……”

    林锦鸿也不多说。将钱塞到老刘的手中。“正因为我是市长。才要给钱。不然我跟他们又有什么区别。哎。说起來我对不起大家啊……”他胸口有些堵。底下的话沒说出口。良久。才叹了口气。“放心吧。以后再也沒人來你们这收保护费了。”

    林锦鸿说完也不等老刘说话。便看了金文钦一眼。好像是警告。又好像是提醒。总之一切尽在不言中。他带着邓菲菲。漫步离开了小吃街。离得远了。拦了辆出租车。准备打的回市委常委大院。邓菲菲也沒了兴致。在车上。邓菲菲还是解释了下她跟那个杜青艳的关系。原來杜青艳以前是邓菲菲外婆家的邻居。而邓菲菲自小便是在她外婆家长大的。两人虽然相差了不少岁。但还是成了死党。

    林锦鸿恍然的点了下头。也沒再说。一路无话。回到了市委常委大院。

    晚上十一点钟左右。嘉勉大厦二十一层。嘉州华富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办公室。笑面虎和花心虎以及三虎帮几名堂主正安静的坐着。笑面虎的两道眉毛已经紧紧的拧在一起了。手上的烟已成了烟屁股。却还夹在手指间沒有扔掉。烟心虎被拉到沙河区分局的消息已经传回來了。而且原因也已经查到。初一闻到这个消息。笑面虎彻底晕了。好不容易要避开市局对三虎帮的围剿。沒想到自己这个不成器的三弟却唯恐三虎帮沒有被人灭掉似的。竟然主动去惹林锦鸿这个煞星。

    “大哥。现在怎么办。无论如何也要先将二哥弄出來再说。”花心虎思考了良久。突然一下子來了这么一句。只是他这么一说随即醒悟了。这话等于屁话。如果烟心虎真的能这么容易捞出來。那么大哥还会干坐在这里吗。

    笑面虎沒有去理花心虎说的话。而是转向了几位堂主。“你们准备得怎么样了。严令约束手下。不得让所有人出來活动。绝对不要顶风作案。”笑面虎相信。林锦鸿肯定会抓住这次机会大做文章的。如果三虎帮不收缩。让下面的人避开。一旦发生争斗。三虎帮很有可能灰飞湮灭。这个才是笑面虎最为紧张的。至于烟心虎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ps:稍后还有一更。沒加群的同志速度加。加了会官运亨通哦。一群:70452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