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551章 李存放种下恶因
    林锦鸿在梁贵的带领下,去见了调查组的组长陈庄,陈庄是略略有些发福的中年人,能混到省厅的副厅长位置,发福还是必须的,发福了看上去更有官威和官相,不是嘛,林锦鸿打量着陈庄,同样陈庄也在打量着林锦鸿,最后还是陈庄先开口打破了眼前的氛围,只见他哈哈一笑道:“林市长,來嘉州这么多天,却一直忙着调查组的事情,一直抽不出时间去市政府聆听林市长的指示,真是惭愧,惭愧啊,”陈庄自然是不忙的,相反每天最悠闲的就是他了,绝对比呆在省厅里要悠闲许多。

    林锦鸿自然也知道陈庄很悠闲,见陈庄睁眼说瞎话,他也沒去点破,沒有这个必要,“陈组长说笑了,我哪能指示什么,这次來是感谢陈组长专程下來为嘉州的治安保驾护航的,陈组长,本來是不该问的,但既然见到了陈组长,心里还是有些疑问忍不住啊,不知陈组长能否为我解疑一二呢,当然如果陈组长觉得不大方便的话,就算了,”

    “林市长但说无妨,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刚也说过了,本就该來听高书记和林市长指示的,只是忙于调查组的事情才耽搁了,”陈庄再次强调了下调查组很忙。

    林锦鸿无谓的笑了下,一连向陈庄问了三个问題,都是有关调查组的日常事务的,陈庄一时间傻眼,哑了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林锦鸿,他陈庄原本以为林锦鸿会问调查的进度什么的,这些的话他陈庄就可以随便找个由头糊弄过去,可林锦鸿偏偏沒问这些,问的都是日常事务,他陈庄太悠闲了,悠闲的对于这三个问題反而不好回答,他能说什么,难道说平日里都是由其他人组织审问刘宏明和萧逸冠两人,而他陈庄只是來嘉州混混日子的吗,可是他刚才强调过自己一向很忙,忙的连跟市委书记和市长沟通的时间都沒有啊。

    陈庄支支吾吾的说了良久,却愣是说不出个所以然來,林锦鸿淡然的看了他一眼,“看來陈组长确实很忙啊,忙的沒有时间思考过这些问題,恩,很好,有陈组长在,我就放心了,我相信在陈组长的领导下,能很快的完成这件案子的调查的,对了,陈组长不知道有沒有向省委汇报过案情的进展啊,这个汇报还是必须的,好了,不打扰陈组长忙了,梁贵同志,要好好协助陈组长的工作,我看你这个同志不行啊,一点也不主动,领导这么忙,也不主动帮领导分忧,帮领导解决实际困难,有事沒事的去帮领导看着刘宏明和萧逸冠,尽早的还人家一个清白,哎,怎么混到这位置了还要人吩咐着去做事……”

    梁贵愣了下,暗中举着大拇指为林锦鸿喝彩,这也实在太精彩,关键是陈庄还真不能拒绝这个要求,谁让他陈庄忙呢,既然忙嘛,梁贵这个闲人自然是要帮忙的,陈庄不可能对林锦鸿说,现在我不忙了,不用梁贵同志帮忙,这不是哄着领导玩嘛,虽然林锦鸿不是陈庄的顶头上司,但无论如何,林锦鸿都比他陈庄高出半级,而且现在还是在嘉州一亩三分地上,陈庄沒有理由不鸟林锦鸿这个市长的话。

    林锦鸿拍了下梁贵的肩膀,跟陈庄寒暄了两句,施施然的离开了。

    市委副书记办公室,郑茂森和姜敬溯两人正分宾主落在,聊得很尽兴,这是姜敬溯主动找上郑茂森的,而不是郑茂森去请姜敬溯來,姜敬溯刚上任,第一个找的便是郑茂森,这里面的玄机就让人玩味了,郑茂森自己也有些摸不着头脑,虽然他也曾想着找个时间去市纪委书记办公室看看,能不能从姜敬溯身上获得些什么东西,可现在姜敬溯竟然主动摸上门來了,东拉西扯的说了一大堆,这不得不让郑茂森心中有了些其他的想法,或许姜敬溯也是想找个比较可靠的人做个盟友吧,自己确实是最好的选择了,他姜敬溯本來就跟林锦鸿不对路,而高宝伟又沒落了,如果姜敬溯跟高宝伟走得近,难免不会引起林锦鸿的注意,这自然不符合姜敬溯刚到嘉州还沒站稳脚跟的利益,或许,他姜敬溯也知道了一些自己掌握市纪委人员的事情,不得已跟自己合作吧。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对自己來说都是一件好事,自己形单影只,虽然跟林锦鸿是盟友关系,但林锦鸿对自己很是戒备,不轻易让自己掌握过大的权力,现在既然來了姜敬溯,而高宝伟又经过早上的会议而声望大减,让他的人觉得高宝伟在现阶段乱了分寸,人心大失,只要自己暗中联合一两个人,那么在市委常委会议上就是一不大不小的势力,他林锦鸿自然得借助自己,而不像现在自己完全是林锦鸿的依附。

    姜敬溯來找郑茂森确实是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寻找个同盟,以免自己被林锦鸿吞得连渣都不剩;二是市纪委差不多整个都控制在郑茂森手中,他不來找郑茂森又能來找谁呢。

    “郑书记,现在嘉州市的情况有些特殊啊,郑书记在嘉州呆了这么长时间,不知道有沒有什么可以教我的吗,”姜敬溯聊了一堆废话,然后话锋一转向郑茂森问道。

    “姜书记说笑了,我哪能教你什么呢,姜书记不知道我到现在为止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吗,”郑茂森无奈的苦笑了笑,“哎呀,不说这个,不说这个了,说起來就尴尬……”

    于是两人又是一阵扯,从远古到建党建国,从天文历史到明星八卦,无所不聊,最后姜敬溯满意的利卡了,郑茂森也满意的笑了,两人的这一次见面好像达成了某些共识,又好像什么都沒说过,总之,只有当事人双方知道,他们到底满意什么。

    李存放心里很苦,沒想到嘉州市之行彻底失败了,市政府发出了通知,沐源县大型露天煤场拒绝力煤集团入股,至于什么原因,在通知上沒有明说,但李存放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就这样失败了,他还不知道该如何向大老板交代呢,他拿着手机,犹豫着该不该拨这个号码,其实不是犹豫着该不该拨,他拨是一定要拨这个号码的,只是想留点时间再思考一下,看看有沒有转机的可能,他大脑高速运转着,心中想着该如何扳回这一城,但是最后还是失望了,他发现,自己已经进了死胡同,现在的情况,只有打这个电话向大老板坦白,老老实实的卷铺盖回家,别的沒有任何法子。

    李存放哆哆嗦嗦的拨了个号码,很快电话接通,“存放啊,什么事情,是不是嘉州市那个煤场有眉目了,我想,嘉州市的高宝伟和林锦鸿还不至于这么不识趣……”说到一半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发现李存放的喘气声很粗重,并不是喜悦的那种,好像很沮丧的样子。

    李存放吞咽了口口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勉强提起一丝力气道:“大老板,我辜负了您的所托,嘉州市这边的计划彻底失败了,嘉州市政府发出通知,明确表示拒绝力煤集团入股嘉州大型露天煤场……”他将从昨晚宴请筹委会官员到今天筹委会会议通过的各类文件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说的很详细。

    “看來你们是办事不周密,那事情肯定被泄露出去了,哎,”良久,电话那头传來一声长长的叹息声,喷在李存放的耳膜上,让李存放吓了一大跳,那句话也让李存放吓了一大跳,既然是自己做事不周密,那么嘉州的失败就是完全要自己承担了,李存放还想分辨几句,可最后还是什么都说不出口。

    电话那头迟迟的沒有声音传來,使得李存放以为那边已经挂了电话,可又沒嘟嘟的忙音传來,时间仿佛凝滞了一般,李存放的衣服已经湿透又干,干了又湿透,现在的天已经贼热贼热了,不过他的汗并不是热汗,而是冷汗,李存放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不是,之前一直觉得自己挺了不起的,可现在却连孙子都不如。

    终于,电话里响起了一个索然无味的声音,“那就先这样吧,力煤集团专心搞好手上的几个工程,其他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了,”说完,电话终于被挂断了。

    李存放轰得一声瘫倒在椅子上,连一点力气都沒有,手中的电话滑出他的手掌心,掉在了地上,李存放却视若无睹,他拼命的大口大口喘着气,心中在暗自庆幸着终于逃过了这一劫,这个电话仿佛是让他从十八层地狱逛了一圈一样,大老板的意思是不是这件事情就这样完了,也是,嘉州市的市长不是普通人,是林家的第三代核心,沒必要将大老板放在眼里,而大老板的势力也无法跟林家相媲美,不这样算了,又能怎么样呢。

    哎,早知道如此,自己根本就不该來这嘉州市的,不但沒有完成任务,反而使得力煤集团的声誉或多或少的受了影响,反正不能从煤场分一杯羹了,就让钱进來恶心一下嘉州市政府吧,看嘉州市准备怎么解决,李存放想起了沐源县大型煤场上出现的祖坟和农作物等东西,心里闪过一丝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