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579章 为官与养气
    当省委书记聂京安听闻嘉州市决定将竞标会提前进行的消息后彻底傻眼了。但是心底却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这也算是苦中作乐吧。不过无论怎么说。林锦鸿提前进行竞标会。他聂京安身上的压力倒是轻了一些。潜意识中。聂京安也不想当这个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一个省委书记要说受气或许有些太过了。但是实际上却是那种意思。

    聂京安听闻了消息后。沒有在省委大院里呆着。而是突然离开了省委。带着一帮人去了渡口市视察工作。渡口市之前沒有接到上面的任何通知。这省委领导人竟仿佛从天而降似的。令渡口市一干人等摸不着头脑。还以为渡口市出现了什么大事。被省委的领导知道了。省委领导才不声不响的下來搞突击检查呢。好在。他们陪着省委领导半天转下來。聂京安都沒什么特别的表示。才使得他们的放下了已经跳到嗓子眼的心。

    聂京安突然下渡口市检查。使得前來找他的那些人都扑了个空。而电话也打不通。这蕴含的意思已经再明白不过了。聂京安不想再当说客。嘉州市的事情。他聂京安不会轻易出手了。已经被逼出一次手。却让林锦鸿滑溜的扭身避开。如果再咄咄逼人。他聂京安也要被卷入这件事情中了。聂京安显然已经看清楚了。这三菱集团根本就是冲着嘉州市去的。到底是冲着嘉州市的人还是冲着嘉州市的那个大型露天煤场。他聂京安一时间还沒判断出來。因为现有的消息实在太少了。如果他聂京安对血天使的事件进行深入了解一番的话。说不定会对这次三菱集团的到來会第一眼看出其目的來。

    听说聂书记离开了省委。去了渡口市。而省委也沒有再另发通知下來。林锦鸿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显然。聂京安并不是什么真正的中日友好人士。而是受外部的压力而不得已采取了一些措施。给自己一点压力而已。这样一來。他林锦鸿也不用再顶着省委而硬抗到底了。林锦鸿刚放松下來。但是很快有消息传來。说是有几大参与竞标的集团因为市政府骤然提前时间。准备不足。正在联系其他的竞标集团。抵抗嘉州市政府贸然做出的决定。这消息正是负责这次竞标会的副市长杨景磐传來的。

    有三家公司正式发函给杨景磐。表示请嘉州市政府认真考虑各竞标集团的利益。慎重做出决策。此外这三家公司正暗中联络其他竞标公司。以抵制今晚的竞标活动。在电话中。杨景磐向林锦鸿问道:“市长。这三家集团还是比较有影响力的。如果不及早进行处理。恐怕真的会影响今晚的竞标会。您看……”

    “你來一趟我的办公室。并将那三家集团的有关资料带來。”林锦鸿说完挂了电话。他想了想。又给阮成章和李成祥两人打了个电话。询问这件事情的相关信息。阮成章对此沒有什么线索。不过李成祥倒是说了件事。引起了林锦鸿的注意。沈氏集团的沈若宾自从知道市政府提前进行竞标会的消息后。倒是跟几家集团有了接触。不过不知道所谈何事。也不清楚是不是就是你三家公司。

    很快。杨景磐带着一份资料匆匆的來到林锦鸿的办公室。也來不及坐下。便道:“市长。这是三家公司的相关资料以及送來的书函。我刚出办公室时。又多了一家公司。照这个势头下去。恐怕很是不妙啊。总共十五家公司参与竞标。我们提前进行竞标的消息发布还不到三个小时。就已经将近三分之一的公司宣布要抵制。到了晚上进行竞标的时候。如果……”如果真的有超过一半以上的竞标公司抵制这次竞标会。不管最后竞标会成不成功。对嘉州市政府的声誉都是个不小的打击。嘉州市政府或许将成为一个笑话。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杨景磐才会这么焦急。再加上他并不是十分了解林锦鸿的这次竞标计划。因此他隐隐还有些担心晚上的竞标会能不能成功。这在杨景磐心中还是个未知数啊。

    林锦鸿对竞标会的成功与否倒是沒有多少担心。但是对与嘉州市政府的声誉问題。他必须要考虑。如果因为这件事情。而对嘉州市今后的招商引资计划有妨碍。那就得不偿失了。阮氏集团等几大集团虽然实力强劲。但一个城市的建设绝对不能只依赖于这几家集团。可以说。阮氏集团來嘉州市投资只是一块抛砖引玉的砖块而已。

    林锦鸿接过杨景磐的那份资料。看过之后陷入了沉思中。这几家引头的集团在十五家集团中只能说是处于中等位置。并不显山露水。现在这几家集团却不顾一切的跳出來。到底是受了什么人的指示。日本人。沈氏集团的沈若宾。亦或者另有其他人想浑水摸鱼。有能力摸鱼的近在眼前就有一家。力煤集团。力煤集团显然还沒死心。如果嘉州市政府威信受损。力煤集团最是高兴不过了。即使这对他们沒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也不会妨碍他们的心情大好吧。错综复杂的关系。因为自己准备提前进行竞标会而全跳出來了。

    俗话说的好。隐藏在暗中的敌人最可怕。现在这些人个个主动跳出來。对自己算不算是件好事呢。应该算是吧。至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这就是祸兮福相倚。

    “市长……”林锦鸿想的有些入神。一旁已经急得直跳脚的杨景磐等了好长时间也沒等到林锦鸿发话。一时间忍不住再次叫出了口。想提醒一下林锦鸿。

    林锦鸿被惊醒。看了杨景磐一眼。淡然的道。“景磐。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这个养气的功夫你还是要稍微注意一下啊。现在你已经不是一个县委书记了。而是副市长。随着越往上走。这养气功夫就显得越重要。更何况。现在泰山还沒崩呢。”

    杨景磐嗫嚅了下。心中暗自佩服林锦鸿。他收敛下心情。“市长批评得对。景磐受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