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587章 省委书记下嘉州
    南京申城。松江大酒店1509房间。丹羽枫有些惊魂未定。同样惊魂未定的还有那四个司机以及丹羽枫的助手。这些光明正大來中国的。一个都沒死。陈剑锋任由他们轻松逃走了。丹羽枫前面。站着岩崎吉项。岩崎吉项喃喃自语着。“青龙。竟然是青龙吗。华夏的守护神的青龙吗。他怎么会在申城。七个高手就这样死了。现在的时代培养一个高手实在太不容易了。不知道上面的人知道后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呢。”

    “岩崎君。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关键是国内汇报。国内将还有一批高手进入中国。如果不做好准备。估计……”丹羽枫急急的道。他必须要将岩崎吉项的注意力引到别的事情上面。否则岩崎吉项问起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來的。他丹羽枫可就不好回答了。他总不能说未战先逃吧。这样丢了武士的精神。怎么能让丹羽枫今后在三菱混下去呢。

    “对。对……”有些惊慌失措的岩崎吉项。显得有些进退失据。青龙意味着什么。岩崎吉项太清楚了。青龙对一般人來说或许不算什么。但是对有异心的日本人來说就是一个魔鬼。真正的守护神。曾经屠杀了数百日本高手的华夏守护神。丹羽枫见状。便退出了房间。好让岩崎吉项打电话向国内求助。丹羽枫站在门口暗自叹了口气。显得有些忧心忡忡。

    突然一个身影从他的身旁经过。进入了隔壁的房间。丹羽枫的心脏狠狠的跳动了下。望着那个身影消失的房间。瞳孔急剧收缩着。喃喃的道。“是他么。他……他就是昨晚见到的那个人吗。好像不对。身形对不上。可是为什么那出尘的气息让自己感觉那么熟悉和骇异呢。就好像突然间遇到天敌似的。浑身上下有一股想战栗的感觉。”

    刚从他身前经过的确实是陈剑锋。虽然杀了七个偷渡进來的日本高手。但是他却恍若这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沒似的。一大早照旧出去晃荡了一圈。才回到酒店的房间。反正他经常三更半夜出去。三更半夜回來。已经习以为常了。

    下午一点半。嘉州市郊白云避暑山庄。林锦鸿的别克车和另一辆玛莎拉蒂同时出现在白云避暑山庄的门口。门口站着五人。不是别人正是阮成章、李成祥他们。今天是林锦鸿带着这次狙击煤炭财阀的实际操作人跟大家一起见面。然后商量一下具体怎么操作的事情。

    阮成章等人很是好奇林锦鸿带來的到底是什么人。因此他们接到通知后。便一早的到白云避暑山庄等待迎接了。本來林锦鸿说是要等明天才会进行这个见面会。但由于竞标会的提前。因此这个见面也不得不提前。因为之后阮成章等人就要跟大型露天煤场建设筹委会。商量如何建立联合运营公司的相关事情了。估计会有段时间要忙。

    车门打开。林锦鸿从驾驶室中出來。人们对于林锦鸿亲自驾车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但是沒想到的是。林锦鸿亲自走到副驾驶室这边拉开车门。什么人。要劳动林锦鸿亲手打开车门。而且令人奇怪的是。这人沒有坐在后面的玛莎拉蒂上。而是坐了林锦鸿的别克。而且还坐在副驾驶座里。从这些可以看出。这人跟林锦鸿的关系匪浅。

    车门打开。一只脚伸出车门外。修长洁白、仿如精雕细琢而出的玉。光一只脚就能让人想入非非了。只是阮成章等人沒有敢盯着这只脚看着。低垂着眼帘。脑袋里也不敢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终于。人从车上钻出。阮成章等人看到后脸色各异。沈若宾更是神色复杂之极。

    这钻出车门的不是别人。正是远从京城而來的原沈氏集团掌门人沈媛。谁也沒想到这到來的竟然会是沈媛。林锦鸿竟然会让沈媛操作这次的资本运作。与煤炭财阀这样恐怖的势力碰撞。沈媛真的行吗。沈媛虽然商业天赋很高。但是这样的大资本运作。沈媛显然经验差了些吧。虽然有这样的疑问。但是谁也沒说出來。自从沈媛到來后。沈若宾更是猫见了老鼠一样。连动也不敢动一下。眼睛却在骨碌碌的转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锦鸿将众人的神态看在眼里。微微笑了下。道:“好了。沈媛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吧。这次的实际操作人就是她了。我不管大家有沒有意义。这事就已经定下來了。沒有更改的可能性了。至于以后的事情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了。大家都是老熟人。该怎么出资。怎么分配利益。大家自己商量着办吧。我今天还有事情。就不能跟大家多唠叨了。”林锦鸿确实有事。省委的领导下來。他这也是忙中偷闲。偷偷溜出來去接沈媛。然后将沈媛送到白云山庄的。他还要马上回去陪聂京安等省委领导下沐源县视察大型露天煤场。晚上又要一个宴会进行。

    林锦鸿跟众人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匆匆的离开了白云山庄。回到市政府大院。而那辆玛莎拉蒂就留在白云山庄作为沈媛的座驾了。至于沈媛的安全问題。他也已经交代周猛。让他安排一些人手。暗中保护沈媛。

    市长办公室。林锦鸿刚进门。发现省委书记聂京安正在外间办公室跟赵铭相边聊天边等着自己到來。林锦鸿愣了愣。自己出去时安排省委的一众领导在嘉州大酒店休息的。自己出去也还才半个多小时而已。聂书记这会儿却已在办公室等着自己了。

    “聂书记。您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林锦鸿忙道。他边说边看了眼手表。

    聂京安挥了下手。“锦鸿同志。早就想看看沐源县的露天煤场了。越是到嘉州市。这个心情就越强烈啊。平时倒是需要休息几分钟的。今天可是闭不了眼睛。满脑子都是大型煤场的事情。”说到这自嘲的笑了笑。“上午。在嘉州市逛了这么一圈。发现嘉州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重要的是有一点。我发现你们沒有因为我们这帮子人的到來。而特别做出什么安排。什么挂标语啦。喊口号啊。清扫街道什么的。这很好。说明你们很自信。也足以说明你是干实事的同志。这个很了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