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631章 友谊赛风云(六)
    “犯规了怎么不吹哨判罚啊。”郑茂森大声道。说完随即沉默不语。对许绍洋刚才沒回答他的问題也就沒了计较。他紧接着问了一句:“裁判是哪里來的。”

    体育局局长身上已经冷汗直冒。现在这情形很是诡异。搞不好自己这次要吃不完兜着走了。为了摘清这其中的关系。他忙硬着头皮上前解释道:“郑书记、蔡副市长。这主裁是省足球协会的一级裁判。这。这个也是为了保证公平公正……”他说着说着。声音却越來越小。原因无他。既然为了保证公平公正。可现在正是由于这个主裁。场上判罚却并不公平。这话不是自相矛盾。自己打自己的嘴吗。

    郑茂森沒有多说。狠狠的看了他一眼。转眼注视着场上的情形。场上的林锦鸿当看到柳生麻斩将赵铭相放倒在地而裁判沒有鸣哨便明白了两件事情。一是对方已经要趁着这个机会发动反击了。安倍大冥也会趁机对自己展开致命一击;另外。则是日本这次下了大本钱。竟然在裁判上也动了手脚。显然是志在必得。他看了眼场外的几名裁判。嘴角边闪过一丝冷笑。以前得到的。今后要十倍百倍的付出。他将心思收回场上。见柳生麻斩正带着皮球气势汹汹的向自己这边冲來。落在他身后几步的安倍大冥也紧盯着自己。看似在接应柳生麻斩。但是。林锦鸿却明白。这安倍大冥根本就不在乎球。只在乎自己这个人。

    柳生麻斩的快速反击。使得市队这边的反应有些落后。竟然一下子被穿破了中场。而交流团的几名日本人竟然全队压上。掩护着柳生麻斩和安倍大冥两人。这其中还有两名韩国球员。而荷兰和瑞士的三名球员看到这一疯狂的局面微微皱眉。各自都停下了脚步。他们隐隐间嗅出了这其中的阴谋。他们虽也是交流团的一员。來嘉州之前也有过其他打算。但是当林锦鸿分别见了荷兰和瑞士交流团的负责人后。他们的打算就放弃了。很干脆。沒有人愿意跟一个林氏基金这样的庞然大物为敌。

    除了守门员以及荷兰、瑞士的三名球员。交流团球队的其他人都压上去了。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掩护柳生麻斩和安倍大冥两人。气势汹汹的。宛如一把锋利的尖刀。这样的场面绝不多见。场外的韩国大盛电子集团朴永常看到这一幕。喃喃自语着。“日本人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是……”他脑中闪过一丝灵光。浑身一震。突然用尽气力向场上大声用韩语喊道。“快。快回防……”

    气氛越來越凝重。压得人喘不过气來。看着这么多人气势汹汹的向林锦鸿冲去。嘉州市政府一应官员以及场外的观众顿时愣住了。谁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许绍洋心里咯噔一下。“不好。拦。拦住他们。”他歇斯底里的喊着。“市公安局的人马上上场拦着他们。”他不敢相信喊出这句话后。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或许是仕途就此终结。但是他更不敢想象。如果任由这些人冲向林市长的后果。或许整个中国官场大地震。

    “拦。拦住他们。”听到这声喊。所有人都懵了。郑茂森和常务副市长蔡志宏虽然有些惴惴不安。可是一听到许绍洋的这声喊。心里同时一震。咔嚓一声。心中好像某一根心弦断开來。耳边尽是嗡嗡声。这样的情形已经让他们失去了判断能力。疯狂。场上场外一下子疯狂了起來。热血沸腾。此时的林锦鸿是热血沸腾。一下子整个人的脸色开始潮红一片。他心底仿佛有一把在烤着。突然出现这样的感觉。林锦鸿狂躁不已。前面。安倍大冥和柳生麻斩两人已经很接近林锦鸿。大约不足六米的距离。再有三米。安倍大冥就可以完成下咒的工作。完成一击必杀的使命。只要悄无声息的完成下咒。谁也不敢说林锦鸿今后的死跟日本代表团有关。安倍大冥和柳生麻斩以及场外的一干日本人渐渐的露出了微笑。好像在庆祝将要进球一样。这样的神色在球场上和球场外面都很正常。正常的让人无话可说。

    体育场外。北方的鱼缸终于还是破了。两条红色的金鱼在地上活蹦乱跳。一群城管耀武扬威的看着地上的金鱼以及目瞪口呆的四名周猛派來的保安。当周猛赶到现场看到这一情况时顿时目眦欲裂。整个人身上爆发出狞厉的杀气。沒想到。沒想到最终沒能保护住这几个鱼缸。他沒想过。这里竟然会出现一群城管。城管竟然跑到体育场來玩了。这谁有能想得到呢。

    周猛看着四个杀气腾腾的保安。突然狂吼了声。“他妈的废物。都是废物。还不去弄备用的鱼缸來。”说完。转身一脚踹向那名还在耀武扬威的城管队长。那队长顿时被踹飞出去。啪的一声掉在地上。那些城管见状。嘴里叫嚣着。手上的动作并不慢。发了声喊。围着周猛就欲群殴。只是当他们看到周猛手上突然多了把枪指着那个城管队长时。他们各自一惊。不敢再有轻举妄动。周猛冷冷的看了众人一眼。“双手抱头。蹲下身子。如有异动。以攻击市政府领导罪论处。就地格杀。”周猛说的很坚决。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前往另一个方位。

    南门花坛前。十几个人围着赫连琅玕。使得赫连琅玕沒一时间沒法去破那个朱雀杀局的眼。如果是普通的十几人。赫连琅玕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可是对方有四五人手上有枪。虽然很隐晦。外面的人看不出來。但是赫连琅玕却看的清清楚楚。在这么多人围着。又近距离被四五把枪指着。赫连琅玕一时间还真的沒有任何办法脱离这个险境。

    “小美女。跟我们走一趟吧。我也本想这么漂亮的小美女香消玉殒。还是主动一点好。当然如果你不听话的话。我不介意辣手摧花。到时候再上会有些无趣。但是胜在你生的太精致了。我们是不会浪费的。哈哈……”其中一人冷冷一笑道。“虽然知道你的身手好像不错。但也仅是不错而已。还不至于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