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妻乐无穷,总裁霸婚不离 > 正文 第100:给他发了条短信,说明不能过去的理由
    霍燕庭脾气上来了,从行李箱外面的便携兜里取出一幅墨镜塞到她手里:“我不放心,还是一起走,怕围观堵截就戴上这个!”

    苏乔冷冷站着,不动。

    他冷哼一声,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了,披上只穿了一件浅蓝色针织上衣的她身上。

    对进来迎接的赵均吩咐:“你跟着她。沿”

    “先生放心。”

    带着他体温的西装,披在身形削瘦的她身上显得过大,她一动肩膀,就有欲落之势。

    霍燕庭又面抵面地帮她将两肩拢紧,软下声调:“我在车上等你。”

    等前面那道修长挺拔的身影完全看不见了,苏乔才重新迈动步子纺。

    身上的西装外套被她拿了下来,挽在臂上,墨镜也塞他衣袋里。

    赵均在她身后,亦步亦趋。

    一出机场大门,那辆黑色的车子就静静地停在停车道上。

    苏乔顿住步。

    沉默了近一分钟,才缓缓往车子走去。

    他在后座里排,沉铸稳坐。

    苏乔在他对面的座位坐下。

    车子启动,升降挡板被放下来。

    苏乔手腕一紧,整个人就被他连拖带拉地拽进了他结实的长腿上。

    搂紧她,空下的大手不安分地在她身体上游走。

    他坚毅的下巴抵在她小小的肩窝里,低低地提议:“搬到我那去住。”

    苏乔一边挡他的手往深处走,一边冷着声回:“你就住在隔壁,搬与不搬有什么区别,何况,我妈妈发现了也不好。”

    “我说的是锦园,我们一起住回锦园,我给你配喜欢的车型,想去哪里都方便,如果不想开,再给你配一个稳靠的司机。”

    苏乔一口回绝:“我不会跟我妈分开。”

    他就默了。

    良久,索性将她薄薄的浅蓝色针织衫拉高,细密的吻落在她柔软的肌肤上。

    她痛苦地闭上双眼,双手紧紧扶在他厚实的背上。

    心里有微疼扯过,却又舍不得挣开。

    车到荷塘公寓稳稳停下。

    他总算将她放开,双手却舍不得从她衣服里出来。

    依然紧抱着,呼吸不稳,沙哑了声:“晚上到我这边来。”

    苏乔顿了顿,才道:“好。”

    他得寸进尺:“天天晚上都来!”

    她又默了,几秒后,才说:“不好。”

    他就收紧了搂她的力道,威胁:“来不来?不答应我不放你下去,我们就永远这么耗着!”

    苏乔睹气,不理会,任他紧抱,也不挣不动,但就是拗着不松口答应。

    谁知,他不仅不放,一只手还使坏的一个劲往下滑。

    前面还有在等待老板命令的赵均,车外也时有人来人往。

    苏乔薄薄的脸皮哪能跟他这种久经商场百毒不侵的老男人相比?

    没过一会就微喘着败下阵了:“天天来……”

    他这才抽出手,笑了:“你若像在香港似的再失言一次,看我晚上怎么在床上收拾你!”

    很快,他将她衣服都拉整齐,长发也用长指拂顺,温柔地说:“几天没在,公司一大摊子事等着急处理。你乖乖回家洗个热水澡,好好休息,好好吃饭,晚上等我回来。”

    苏乔去推车门。

    他握住她细细的皓腕:“听清我的话了没有?嗯?”

    她点头:“好。”

    他仍然不放,虽有些怒意,语调却有着难得低声下气:“你今天只会说这一个字吗?就不能慷慨点,多赐我几句回应?”

    苏乔就顿了动作,清清淡淡地说:“你也别太劳累。”

    “好,有你这句话,我今天一定早下班回来。不许失约,否则,我会亲自上门直接找你妈妈要人!”

    她抬眸,他眼角眉梢都是笑,特别好看,特别迷人。

    情不自禁地抬起一只细白修丽的手,抚上他轮廓分明的脸,闭上双眼,送上唇,在他一侧深深的酒窝上,印下轻若羽毛的一吻。

    他重新握紧她的手腕,眼神倏地深邃成午夜里的海水,他直直凝着她,沙哑地呢喃出声:“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想要我的命么?”

    趁他快要吻过来之际,她轻轻一笑,甩开他的手,推门下车。

    抬脚下车时,她左边脚踝上的舍利子佛珠链便深深地烙进了他的眼眸。

    自此,这一幅画就惊艳了此刻的岁月,也温柔了他余生的所有时光。

    黎越迎在公司大楼楼下。

    从门口接到霍燕庭下车,他就一路跟着汇报急需进行的工作内容。

    下电梯后,他才得空插上一句:“魏小姐这几天一直在公司的会客室等您,说有要事相谈。”

    霍燕庭就怒

    tang了眸色,冰冷地质问:“谁准她进公司的?我不是跟你交代过,将魏芸菁开除,永不再录用!”

    黎越等他发完脾气,才冷静地说:“她说,她要跟您的事,跟何氏的何仲明董事长有关。”

    霍燕庭扭过头,沉沉看向他。

    一秒,沉声道:“把她带到我办公室来!”

    “是!”

    苏素听到苏乔说回来特别高兴。

    一早得到消息,就特地准备了一桌子的饭菜。

    程莱几乎和苏素同一时间得到消息,正好今天不忙,她马上早早结束工作赶过来蹭饭,顺带看看出差归来的苏乔,再就是期待着苏乔从香港带回来的礼物。

    都说香港是购物天堂,想必带回来的东西定是超级高大上的。

    温馨而丰盛的午餐后,苏乔和程莱抢着帮忙收拾碗筷,三人动手,餐桌很快被收拾得干净整洁。

    苏乔将给两人带来的礼物一一拿出摆上。

    满满当当的占了小半张桌子。

    苏乔从小跟着苏素,两人相依为命,她亲人不多,朋友不多。

    买的东西却有好多种,便匀着基本上都给了她们俩人。

    一番亲热的玩闹后,两个年轻女孩进到苏乔的卧室。

    闲聊着,程莱无意中提起那次同学会。

    苏乔问:“来了很多人吗?”

    “除了你,基本上全到齐了。”

    苏乔就怔了怔,忍不住轻声问道:“他也来了?”

    程莱小心翼翼地看向她,故作轻松地说:“来了,不过他没待多久就走了,说是回国的日程安排得紧,没几天就又要走。”

    苏乔手中正拿着从香港买来的香水,握着瓶身的纤手不自禁掐紧,缓了缓情绪才又勉强笑出来:“他一定过得很好。富家公子就是富家公子,不高兴了还能往国外跑,哪像咱们这些穷人,再不情愿,依旧只能待在自己的老圈子里,逃都逃不出去。”

    程莱却说:“好像并不是这样,那天他来,我看着,好像又瘦了,他本来就不胖,这下瘦得几乎看不到脸了,跟你前一段可有得一拼。”

    苏乔咬咬唇,终究再装不下去,笑容彻底从她脸上消失了。

    “我看他还惦着你呢,我想他特地回国来,肯定就是为了参加同学会,看到你不在才匆匆又走了。”

    苏乔眸色微微淡了:“看到又怎样,我和他的事都过去了,现在我……”

    她住了话头,眼前不自禁浮出那个阴晴难测、眼神深邃如迷的冷漠男人。

    “乔乔,怎么又走神了?”程莱撞她胳膊。

    她笑:“我没有。”

    “还没有,我一看你眼睛发直就知道你又神游外太空去了,你呀,从第一次认识,就一直是这幅德性,这么久了,依然猜不透你心中真正的想法,谁将来要是娶了你,可够他琢磨的。”

    苏乔反驳:“我哪里难琢磨?真正对我有心的人,又怎会没事尽琢磨我?”

    程莱连连点头:“对对对,全天下的男人要都跟我似的,凡事都不在意,天生懒骨到死,肯定不会琢磨你。”

    苏乔呵呵笑出声:“要都跟你似的,倒也没争没夺,天下太平了。”

    程莱两手一摊,作无奈状:“所以嘛,这是不可能的事!”

    苏乔听出她的取笑,拿起香水瓶就要砸她,两人闹成一团。

    这一夜,程莱留宿。

    苏乔临睡之前,拿起手机,沉吟良久,给他发了条短信,说明不能过去的理由,便将手机调成振动,和程莱头挨头、肩并肩地睡了。

    天亮,她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

    没有未接来电。

    信箱除了未删的广告,也无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