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妻乐无穷,总裁霸婚不离 > 正文 第197:抱歉,九九在先生这里,你过来一趟吧……
    躺在病床上还在晕迷之中的霍燕庭脸色依然苍白,垂下的几绺短发还是湿的。

    苏乔缓缓抬眸,看向他。

    安静下来的他一双浓眉依然紧锁,似是藏着永远无法放开的纠结。

    她依然不敢相信他昏迷前所说的事情。

    她不相信,那场举世闻名的大灾,会跟自己清冷寡世的妈妈苏素有关。

    她很想再仔仔细细地问清楚,可脑海里又蹦出一个苏乔,坚定地阻止她去问,怕一切都是真的,怕面对那样的事实逼。

    肖君莲和黎越都出了病房,在外面的阳台,一个打电话,一个抽烟。

    赵均过来,将近乎虚脱的苏乔扶起来。

    送到沙发上坐了。

    这种时候,他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只是宽慰道:“会没事的,先生心脏发痛已经是老-毛病了,他心里装那么多事,心脏哪里装载得下。”

    病房玻璃门外响起电梯滴的一声。

    门口的保镖对着里面而出的人纷纷弯腰:“太太!”

    赵均和苏乔同时抬眸看去。

    赵均迅速又看了一眼苏乔,脸色开始变白。

    霍燕楠穿着一套橙色连衣裙,纤细的腰间以蕾丝勾出隐形腰带,长发以一枚钻石发夹挽起。

    这样装扮之下,她不再是在警察局碰见的那次那样颓伤,更透出无尽的优雅高贵。

    苏乔冷冷看着她一步一步进来,没有出声。

    她刚才还在思忖,为什么霍燕庭住院,而霍燕楠却没陪在身侧?

    不知为何,脑海里就浮现那次在警察局相遇的一幕,如果不是事实,她不能猜测。

    肖君莲和黎越从阳台上进来,看到她黎越恭敬地打招呼:“太太,您来了!”

    而肖君莲只点了点头。

    霍燕楠从进门睨了苏乔一眼,看没有看她。

    她娴静地问:“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肖君莲将法院传票、诉讼状、收费单据一股脑儿递给她看。

    她粗略看了几眼,转过身,正面看向苏乔,平静地说:“你走吧。”

    苏乔顿了不过一秒,起来,背好包,问:“那好,我会等你们具体赔偿款金额计算出来,再作赔偿。”

    “不用了。”霍燕楠云淡风清,一双水晶般的眸子直直看着她,“我和五年前的要求一样,请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

    “我求之不得,但愿霍太太看好你先生,别再利用你们的权势地位对我们这些普通人作出类似卑劣之事。”苏乔猜到她肯定也看出霍燕庭是故意为之,“另外,我不会再离开莞城,我的亲人都在这里,并且也没有必要再为了你们霍家人而背井离乡!”

    既然霍燕庭要报复,冲她来好了,将苏素这样留在莞城,留在他手里,她更加不放心。

    她甚至想,退一万步五年前苏素一夕之间失常,是因为他的出现,然而,治疗了五年为什么还丝毫未见好转,是不是又是他暗下使了手脚?

    霍燕楠顿了顿,莫名说道:“卑不卑劣,还真是说不清,他能成现在这样,即使不是你今时一脚所踢,也是五年前你一刀所捅。”

    苏乔眼睛抽疼了一下,不想再把前尘旧事都拿出来和他们多纠缠,紧紧抿住唇,转身,大步离开。

    两名保镖迟疑,接受到肖君莲的眼色,连忙放行。

    午餐时分,霍燕庭醒了。

    环顾病房一周后,嗓音干哑地道:“你们都出去,燕楠留下。”

    黎越、赵均前后走出去。

    肖君莲不放心地看看床上的,又看看床前坐着的,最后还是一甩手,出去了。

    霍燕楠将温好的水杯递到他面前。

    他深深看了她一会儿,才接过去,喝尽,又把杯子放到边上的柜子上。

    霍燕楠语气温柔:“五年前,你答应过我和我父亲,不会再有别的女人,为什么又故意挑起事端和她纠缠不休?”

    霍燕庭头仰到枕头上,俊眸轻闭,不回答她的问题,反而轻描淡写地问:“和程容文相处的还好吧?”

    霍燕楠一怔,随即恼羞成怒,紧咬了咬唇又问:“你什么意思?”

    “能有什么意思,不想再折磨你,也不想再折磨自己。”

    霍燕楠冷了声:“爸爸不会放过你的!”

    过了一会儿,她有了哭腔:“也不会放过我。”

    他坐了起来,穿着病号服仍然稳俊依然,干燥温热的大手握住她的,看着她的眼神有一丝难得的疼惜:“燕楠,我们尽力了,与其这样消耗你一生,不如我放弃。”

    “你说什么?”霍燕楠蓦地瞪大眸,不可置信。

    “你爸爸那里,我去处理,你放心,只要我放弃,他会同意的。”

    “你疯了?知不知道那样你将失去什么?”

    霍燕庭笑

    tang了,干净而俊朗的笑令她眩目而又迷茫。

    他轻松地说:“以前确实很执着,现在想来,也没什么可惜的。”

    她摇头:“不是你说放弃爸爸就会同意的,你别太天真了!”

    坚守了这么多年,她不甘心,可是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筹码能抓住他了。

    就如这五年,她本来还想连着他的心,他的身一起抓住,可是她一样也没得到。

    如果还想握住他,她只能借助父亲对他所施下的恩惠。

    “这世上,如果要论最出色的商人,非你父亲莫属,他从不做亏本的生意,所以,你觉得,他还会在我身上浪费资源吗?”他幽然地微笑。

    霍燕楠咬紧了唇,手上用力,紧紧反握住他的手,心里有钝钝的沉痛漫延开来。

    她艰难地问:“是因为她吗?因为她你才舍得走这一步?”

    他笑容加深,分外魅惑:“不,其实是因为你,我是你的二哥,当然要为你着想。”

    她贪婪地注视他英俊的邃容,不停摇头,痛苦地低声:“不要!我不要和你分开!我爱了你那么多年,你还没有爱过我,我不同意!”

    霍燕庭另一只手抚上她的头,眸色宠溺:“好了,燕楠乖,守着一个活死人过了五年,辛苦你了。”

    霍燕楠知他决意已定,心里顿时像撕开了一大块,万般的不舍和痛苦,她哀极反怒道:“爸爸不会放过你的!我不会让他放开你!”

    霍燕庭继续笑着,温柔抚她的头……

    又是阴雨天,好像到了梅雨季节,总是不停的下雨,小雨,淅淅沥沥。

    这样的天气里,连愁绪都变得剪不断,理还乱!

    苏乔以为,像五年前一样,霍燕楠出面,一切就都会平息。

    然而,这次她却料错了。

    是赵均打来的电话。

    他说:“乔乔,抱歉,真的很抱歉,现在九九……九九在先生的病房里,你过来一趟吧。”

    苏乔真后悔,让九九和他女儿成了好朋友。

    可是反过来想,就算没有赵均,他自然有其他办法逼她前去。

    正往幼儿园赶去的苏乔连忙变了车道,往第一医院疾驰而去。

    一出电梯,就听到九九清脆明朗的童音:“……没有伤口还好,不会那么痛。”

    霍燕庭低沉地笑:“九九说的只是外伤,可若是身体里面伤了,一样会痛,而且比外伤要严重的多。”

    “是骨头吗?”

    苏乔加快步伐冲进去,一眼看到被魁伟的男人搂在臂弯里的九九,大声唤道:“九九,过来!”

    九九听到她的声音,马上扭头,欢快地下了床,跑过来:“妈妈!”

    苏乔蹲下身,将他紧紧抱起来,警惕地瞪向病床上依然一身病号服、却分明精力充沛、丰神俊朗的男人:“你想干什么?”

    九九看出她的担心,抢着答:“叔叔说我和他是好朋友,他生病了,我是过来看望他的。”

    苏乔心里紧张,冲他就吼:“他不是你的朋友!”

    九九很少见妈妈发这么大的脾气,小嘴儿一扁,亮晶晶的眼睛就红了:“妈妈……”

    “你这女人脑子有问题啊?一进来冲孩子凶什么?”霍燕庭下床,没好气地数落着,过来就要抱孩子。

    苏乔紧紧抱住,后退数步,双眼里尽是防备。

    霍燕庭瞧着她这幅样子没来由地更不高兴了,剑眉一锁:“我是鬼吗?你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