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妻乐无穷,总裁霸婚不离 > 正文 第215:好好过你自己的人生,别掺和那些陈年旧事了
    看着两人面红耳赤的样,赵均和钟以萍迅速知趣地领着孩子直接跑去柜台那里点餐。

    霍燕庭总算先服了软:“好了乔儿,仅次一次,下不为例!不管再和九九做什么,我都会先征求你的意思,如何?”

    说这话的时候,高大伟岸的男人,一脸无奈的样子。

    苏乔扑哧笑了:“反正以后不许再这么惯孩子!”

    “放心,严格执行!”他凑近她,“我还等着你给我在孩子面前恢复真身呢,怎么敢不遵从?”

    苏乔媚眼一挑:“敢情是惦记着这个才临时做的样子?逼”

    “乔儿,我发现,五年没见,你变凶了!”霍燕庭控诉。

    苏乔轻哼:“跟着急脾气的男人,能不近墨者黑?”

    “近朱者赤!人还是有点脾气好,不然,跟棉花似的,没意思!你看,你现在不就把我制得服服帖帖的?”

    “妈妈,我们点好了。”九九和小慈都过来。

    几人纷纷入桌。

    两个小家伙还蛮懂得知恩图报,双双挨着今日的金主,一个一个陪他聊得可嗨。

    一顿饭毕,众人各回各车,各回各家。

    九九在后座睡得香甜。

    霍燕庭提出,今晚回荷塘公寓住。

    苏乔原先想着,那边虽然自己去简单收拾了一下,但要说住还是差些东西没准备好。

    他道:“我那边有专人收拾,随时去都可以住,一应俱全。”

    苏乔这才应了。

    到了荷塘公寓楼下,苏乔接了个电话。

    除了在瑞典stockhol见过一面,回国后再没有任何联系的龙亦飞母亲。

    她提出,现在想见个面。

    苏乔想想,应下了。

    霍燕庭看她脸色凝重,问:“谁来的电话?”

    苏乔看向他,没有隐瞒:“龙阿姨。”

    霍燕庭下意识皱眉:“evan母亲吗?”

    “嗯,她约我现在见个面。”

    沉默了一分钟,霍燕庭冷静地道:“在哪里?我送你过去。”

    苏乔抿抿唇:“要不,我再打个电话拒绝吧?”

    “长辈约见,你已经应下了,临时改变不妥。”说完,他又说了一句,“龙家人个个都挺仗义,是不错的一家人,若不是evan对你的感情,和他们作世交也是好的。”

    看到他这样豁达,苏乔再畏首畏尾的反而显得心里发虚,便道出了地址:“不远,和荷塘公寓一个区,青韵茶楼。”

    “好。”霍燕庭转过方向盘,改变车道,“我待会儿和九九先回公寓,你放心,我会守着九九,等你回来。”

    “……好。”

    青韵茶楼。

    四壁明式的花格窗,名人的真迹字画,宽畅的休闲空间,古朴典雅,安逸宁静。

    晚餐时间刚过,来这儿休闲品茗的文人雅客不少,各个掩映在绿竹装饰的隔室后的茶麻几乎座无虚席。

    苏乔在门口报了龙母的姓氏,很快被身着古色旗袍的迎宾员指引向内。

    龙母也是个不喜引人注目的人,定的是单独的雅间。

    在门口,苏乔犹豫了几秒,才抬起手,礼貌地叩门。

    “请进!”熟悉的嗓音,依然慈和有礼。

    苏乔闭了闭眸,推门而入。

    像霍燕庭所说,龙家都是好人,她每次要面对他们家人时,都不知为何,总有一种愧疚感。

    苏乔进去,在身着素净裙装的龙母略略欠身以礼:“阿姨!”

    龙母微笑示意:“坐吧。”

    苏乔便到对面的绿色藤椅拂裙坐了,手包放在合拢的双膝上,态度温顺谦敬。

    “喝什么茶?”

    苏乔回她以笑:“跟您一样就可以。”

    龙母笑意加深,从茶盘里拿了一只小杯放在苏乔面前,执壶而倒至八成满,道:“这是安吉白茶,绿茶的一种,可以缓解焦虑,人一旦平和下来,对养心去躁都有好处。”

    苏乔看着浅绿色清透沁茶的茶液,不知她今日找自己来,究竟所为何事。

    龙母看了她一会儿说:“你现在比起上次在国外所见,气色好多了,还是国内的水土养人。”

    苏乔浅笑:“国人都念旧,自是家乡的什么都比异国他乡强。”

    “喝喝看,尝尝喜不喜欢?”

    苏乔端起茶杯喝了,味道很淡,很干净,难怪有去焦去躁之效。

    浅浅抿了一口,她放下茶杯:“这茶很清透,挺喜欢的,阿姨好品味。”

    龙母点头而笑,良久,叹了一声:“你现在是落叶归根了,亦飞却——”

    苏乔心里微微有些不安,没有再作声,只静静等她开口。

    茶室里茶香四溢,除了这白茶的,还有些经年历久所余留下

    tang来的各种茶香。

    龙母有种脱力般的解脱感,缓缓说:“你们赢了!乔乔,你和亦飞结婚吧,我同意了!

    苏乔有种脑袋突然一懵的震动,丽眸微缩:“阿姨?”

    “乔乔,你先听我说完。”龙母看着她,神色认真,“我会让亦飞把国外的事业结束,和你一样,都转移到莞城来,我知道,在国内,你不会再去别的城市。”

    随着她的话,苏乔秀致的双眉越蹙越紧。

    “以前是我太固执,也太高估自己在儿子心目中的权威,说到底,还是我这个做妈妈的太自私,没有顾及儿子的感受就私自作主,劝说你离开了瑞典,其实,你们在那里生活了五年,有自己的事业,还有了孩子,我不应该再去其中,破坏你们的感情,也让那个才四岁的孩子遭了不少罪。”

    “阿姨,您别这样说,其实,我回国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妈妈,即使您没有对我说那番话,我也迟早会离开瑞典回到莞城。”苏乔不忍她自责,连忙解释。

    “我知道,亦飞也跟我说了,你妈妈的事我最近也才知道了一些,我相信,好人终有好报,她会好起来的。”

    苏乔一愣,本来还在纠结要不要告诉她孩子其实不是亦飞的,可是这会儿,却无形之中又被她带入了另一个话题。

    好人终有好报?那霍燕庭恨了数年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难道说,这其中,也像她当年怀疑霍燕庭派人害死他自己亲生骨肉那样,有误会?

    “阿姨,您能不能告诉我,二十多年前,我妈妈和莞城财阀家族之一的许家有什么关系?”她面色变得凝重,定定看着龙母问道。

    龙母怔忡住,想了想,摇头:“都是过去的事了,你问这些做什么?”

    “我就想知道,当年许家那场大火究竟跟我妈妈有没有关系?”

    龙母看着苏乔,眼神变得复杂:“乔乔,你为什么突然要关心起这件事?”

    “毕竟是我妈妈,为什么不能关心?”

    “别问了!乔乔,阿姨这也是为你好,你就好好过你自己的人生,别掺和那些陈年旧事了,既然都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就让它过去吧。”

    苏乔有些激动起来,语气也变得急促:“可是,那些事情可能就是引起我妈妈病症的关键病因!阿姨,求您,告诉我吧,也许我能从以前那些事里,找出让我妈妈清醒过来的病由!”

    龙母再次沉默,目光越过她,看向碧绿的竹枝,好一会儿才说:“苏素怎么可能跟那场火有关系?她那么心慈手软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其实具体的原因我也知道得不清楚,那时候我随亦飞他爸刚来莞城定居没多久,就认识了她,并成为了好友,但那时,那场火早已经发生过了。听了她的讲述,亦飞他爸托人到处寻找那场火里的幸存者,可却一个都没找到。”

    苏乔眼睛瞪着,紧紧盯着她,仿佛要钻进她心里,把她所知道的都看个清清楚楚。

    亦飞他爸一个人都没找到,可是霍燕庭却说他们龙家是好人?

    如果他们当年没有见过,霍燕庭怎会对龙家另眼相待?

    他那么恨苏素,不可能因为苏素和龙母的关系才对他们家有那么重的好感!

    这其中,究竟还发生了些什么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事情?

    苏乔已经无心再和龙母说亦飞回来与否的事情,她一颗心,全挂在了自己和许家的关系上。

    龙母关注的却是儿子和她的事情,再次问道:“我说的提议,你意下如何?如果我们谈定,我今晚就通知亦飞,让他赶紧把那边的事情处理好然后回国,尽快商量你们的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