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妻乐无穷,总裁霸婚不离 > 正文 第244:你这样看着,我怎么上……厕所……
    苏乔看着两人交握的双手,他骨节好看的腕上的手表,在车内的灯光下流动着蓝紫的光,和她另一手腕上的手表所流动的光一模一样,心里不禁暖流涌动。

    车过一个大广场,喷水池旁的空地上,有成列的广场舞,更多的是相依相偎的情侣走来走去。

    苏乔看着,不禁收起长指,把霍燕庭的大手握得更紧悔。

    霍燕庭扭头看她,苏乔正好也收回目光看向他这边。

    他轻轻一笑,颊上酒窝迷人,情深款款:“乔儿,iloveyou!”

    苏乔一愣,随即垂首,也笑了。

    正好红灯亮,霍燕庭停稳车,一握头,看到苏乔红通通的俏脸。

    不禁兴起:“都老夫老妻了,还害羞呢?我又没做什么出格的!”

    苏乔才不顺着他的话题,问:“不是有话对我说?幅”

    “待会儿在床上再说。”霍燕庭卖弄关子。

    “谁要跟你躺床上说?”苏乔嗔笑,“现在就说!我这段时间累坏了,你就不心疼心疼,让我好好回去睡一晚?”

    “放心,我们未来还有大把的时间,会让你睡好的!”

    “今天我要一个人睡!”

    话虽如此,但似乎每次类似的情况苏乔就没赢过。

    霍燕庭直接将车开到城南的荷塘公寓。

    下车,长腿几步就绕过了车头,苏乔刚推开车门,还不及抬步。

    就被霍燕庭连人带包全抱进了强健的怀里。

    苏乔惊叫:“放我下来!”

    “今儿老公心情好,抱老婆上楼!”霍燕庭朗声而笑,步伐迈得又大又稳。

    他的气息,依然清冽。

    不过跟五年前相比,少了冷肃和漠离。

    更多的是自然而然的亲密情意。

    公寓里有人出来,目光直直落在他们两身上。

    苏乔全身的皮肤都羞成了红色。

    “别人都在看,快放我下来!”

    “我抱我的新娘回家,有什么稀罕的!”

    “不是你说的都老夫老妻了,哪还是什么新娘!”

    “婚礼都还没办过,你就天天还是待嫁新娘,等婚期一定,你才做我真正的新娘。”

    苏乔挣不过他满身的劲道和力气,索性闭嘴,将脸全部埋进他胸膛,不和他争论这些毫无营养的话题。

    霍燕庭抱着她,一口气上五楼,进他的公寓。

    将她放在沙发上后,坐着喘气。

    苏乔再瘦,也是个成年人,这一番抱下来,自是要花力气的。

    苏乔笑他:“累了吧?活该!”

    “谁说我累了?我力气足着呢,信不信一上床照样弄得你求饶!”霍燕庭气息调整过来,邪恶地笑道。

    苏乔拿起包就砸向他:“从现在开始,你把嘴巴装上拉链,不许再说一个字!”

    霍燕庭作势,抬手在唇上作了个拉上拉链的动作。

    他拍她,随便手一指。

    苏乔下意识问:“干嘛?”

    霍燕庭不出腔,依然胡乱地指。

    “到底要干嘛你说!”

    “不是你让我不出声的!”他笑。

    苏乔大翻白眼:“你好无聊!”

    “在外面做事成天地装,太累。”霍燕庭凑过来,在她身上蹭。

    苏乔怕痒,一边躲一边笑:“你这个大骗子,亏那些女人还说你魅力十足,迷你迷得要死,要知道其实你也就在人前高冷地狂拽耍帅,私下里还是个普通男人,看她们谁还这样迷你!”

    “我管她们干嘛,我只要你一个人!只要你觉得我有魅力就行了!”霍燕庭捉准她的嘴,啄着,“你说,我有没有魅力?”

    “你自己觉得呢。”苏乔依然躲,“还没洗澡,先洗干净……”

    “不洗也干净,香得很!”他开始在她身上使坏。

    “……讨厌!不是有事要谈的?”

    “是有事要谈,不过是在床上!床上活动做完后,再细谈!”

    他加深吻,长舌用力,她没了声音……

    这段时间,所有的事情都堆在了一起,霍燕庭即使每晚都仍然有需要,不过为着她的心情着想,他一直卯足了劲忍着。

    当然,这需要他更是没敢对她说。

    这样多重多难的困境时,她还不得把他骂死。

    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潜移默化地,就开始习惯性地由着她的心情来行事。

    这种感觉,若是放在以前,很糟。

    可是现在,虽然依然想起来觉得挺糟,但实际上却是分外甜蜜。

    这样抱着她,在寂静的公寓里,忘情地做-爱。

    在地毯上、沙发上、浴室里,卧室的大床上,无数次地将她拥有,这种感情,实在太过美妙。

    tang

    “机位已经预约好了,后天,我们就走!”

    凌乱的大床中间,他拥着她,她躺在他健硕的胸前,纤纤玉指在他劲实的腹肌上打着圈圈。

    “去哪?”她嗓音慵懒。

    “巴厘岛。”

    苏乔摇头:“不好!”

    “不喜欢?”霍燕庭意外,那些女明星都喜欢到那里举行婚礼,苏乔身为女人,那里应该也是会向往的。

    “人太多。”

    霍燕庭马上猜到她心中所想,握住她在自己胸肌上使坏的小手,抬起在唇上吻着,嗓音柔情:“那你选地方。”

    苏乔抬起小脸:“小孩子都喜欢去的地方。”

    霍燕庭沉吟:“香港迪士尼?”

    苏乔又摇头:“人太多。”

    霍燕庭乖乖再想,最后放弃:“好像哪儿的人都多。”

    “也是哦,不过,其实有海的地方都可以,九九喜欢海。”

    霍燕庭再想,突然一拍手:“有了!”

    “哪儿?”

    “到了再说!”说着,霍燕庭翻身下床。

    苏乔尖叫,刷地捂脸。

    霍燕庭低头,这才发现身无寸缕,老成在在地笑:“哪个地方没摸过,还害羞!”

    苏乔一只手腾出来,随手抓过一条裤子扔过去:“穿上这个!”

    霍燕庭看着手中的蕾丝:“你确定让我穿这个?”

    苏乔看都没看,脸儿烧红:“确实肯定以及绝对,马上给我穿上!”

    霍燕庭坏坏地笑,果真开始往长腿上套:“那你可别事后怪我撑坏了!”

    苏乔听着不对劲,从指缝里快速瞟一眼,再次尖叫:“不许穿我的!穿你自己的!”

    “不是你让我穿的,现在又让我脱,算了,还是不穿了。”

    苏乔扭头,重新捡起男式的,砸过去,咬牙:“暴露狂!”

    霍燕庭看着她快要滴出血来的小脸,大笑。

    苏乔拿起一个枕头,直接扔过去。

    霍燕庭敏捷闪开,转身去打电话,安排修改行程的事。

    打完电话,他重新上床,又拥住她,发现不过一个电话的时间,她居然把睡衣穿上了。

    他不乐意了,几下又扒光,搂紧,脸颊在她圆润的肩头蹭:“跟我在床上时,身上不许有一片布料!”

    “不要!”

    “我说要就要,这样方便!”

    “你方便了我就惨了!”

    “怎么个惨法?是舒服惨吧?嗯~”

    “……讨厌,你走开!”

    他诱道:“喜不喜欢我这样?”

    “不喜欢!”

    “别嘴硬,喜欢就是喜欢,这样有助于我们夫妻之间的床事以后更持续更有利地发展!”

    “才没有嘴硬,你出来!”苏乔使劲推他的头。

    短发真硬,扎得驰柔软的掌心都疼。

    他继续:“……这样呢?”

    苏乔忍不住都呻出声:“……还是不……喜欢……”

    霍燕庭不停,吃吃地笑:“我的乔儿又在嘴硬了,明明享受得很!”

    苏乔无语,一双本是推拒他的小手,此刻深埋进他浓密的短发间,紧紧抱着他的头……

    大汗淋漓后,他满足地抱着她,嗓音低醇得迷人:“我决定了,明天就走!”

    他已经再克制不住,要放下一切公事私事,去做几天的商纣王,彻底享受人世间最的鱼水之欢!

    “可是九九……”

    “放心,我会想办法说服他!”

    为了某些满足某些方面的,霍燕庭决定豁出去了,明儿一早,就去和那个四岁的熊孩子谈判!

    晨起,霍燕庭先醒,折腾了大半宿的男人,只浅浅睡了不到五个小时,却已足够神采奕奕。

    他先进来洗漱完,才进卧室拉开窗帘。

    一缕阳光直射进来,像一束亮闪闪的金线,不仅照亮了房间,也照亮了他的心田。

    苏乔被明亮的光线刺醒,揉着惺忪的眼坐起来。

    霍燕庭俊脸放大过来,在她唇上一啄。

    苏乔捂唇:“我还没刷牙!”

    “还是很香!”他笑。

    苏乔看他又要袭来,忙翻身,近乎滚着下床,飞奔出卧室。

    霍燕庭看着她边穿睡衣边跑的背影,心情更加大好。

    整理了下床品,他跟着过去。

    倚在门框上,一直看着她刷牙,洗脸,又梳头发。

    苏乔驱他:“有什么好看的,快走快走!”

    霍燕庭双臂环胸,纹丝不动:“你怎样都好看!”

    苏乔无语,这还是毒口毒舌的霍燕庭吗?

    不过,心里还是甜丝丝的。

    “那你看个够好了!”

    “看不够,一辈子都看不够。”

    苏乔没两下弄完了,转过身,直直看着他,脸红扉扉:“出去!”

    霍燕庭扬起好看的剑眉:“不是让我看个够吗?这一点哪够?”

    苏乔憋红了脸和脖子:“……我要……上厕所!”

    “你上呀,我又没说不让你上!”某男面不改色。

    “你这样看着我怎么上?”苏乔恼羞成怒,低吼。

    “你上你的,不用管我。”

    简直是,厚颜无耻!!!

    “你这样看着我怎么上?”

    “我都说了,你不用管我!”

    “这是管不管就能解决的问题吗?”

    霍燕庭看她真气着了,这才笑出声来,讨价还价:“那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马上出去!”

    “说!”这个字绝对是从齿缝里崩出来的。

    “我们出去的几天,你对我要,尽心尽力!”

    “我哪天没对你尽心尽力?”苏乔愤愤,“几年前,你百般地欺负我,折磨我,现在我回来折磨过你吗?还不是轻易就原谅你了!”

    提起五年前,霍燕庭自愧:“不许翻旧帐!”

    “要翻要翻就要翻!”苏乔恼了,“还有,你现在立刻马上迅速给我出去,不许谈条件,没得谈!”

    “好好好,我错了!”霍燕庭悻悻。

    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眼下某霍便是如此。

    “出去!”

    “知道了!”霍燕庭转身。

    苏乔呯地关门。

    霍燕庭扭过头,道:“其实不用关门的啦,哪儿我没看过,不只看过,还亲过……”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