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妻乐无穷,总裁霸婚不离 > 正文 第245:她总是这样没出息
    经过一夜,黑色迈巴-赫重新驶上昨晚的老路。

    不过昨晚方向是霍燕庭的性福窝。

    而今天去往的方向是龙亦飞的病房。

    太阳像一个熊熊炽燃的火球,越燃越大、越燃越亮,满世界都炫目璀璨地泛起黄澄澄的金光,天地间充满盎然的生机与活力。

    霍燕庭冷哼着歌,骨节分明的长指在方向盘上悠哉地打着拍子。

    苏乔却冷着脸,看着窗外屋。

    不过,她还是听清了,霍燕庭所哼的,却是五年前给她存进手机里的那首曲子。

    她还记得,自己还特地问过他,歌词的意思。

    这厮当时还死不要脸地维持着他的高冷和狂拽来着,就是不肯说!

    现在想来,也是令人醉醉的了!

    “亦飞现在在第一医院,他现在已经只剩一个人,你的机会又来了。”

    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男人临窗而立,一手抄在裤兜,却分明紧紧握着拳。

    一手握着手机,薄薄的双唇边勾着凉讽的冷笑。

    程莱听到这道死都绝不会忘记的嗓音,脑子里好一阵发懵。

    但随即又咬紧了牙。

    她强自忍住心间的颤抖,冰冷地问:“你什么意思?”

    龙亚飞却只说完这样莫名其妙的一句话,便将手机挂断了。

    程莱气极,顺着这串陌生号码拨过去。

    对方却始终不再理会。

    电话结束了,对着电脑,程莱却再也画不出一笔一划来。

    他换了号码,难怪她会不认得。

    若是认得,绝对死都不会接听!

    不想再被他影响一丝一毫的,谁曾想,不过短短一句话,她的心又乱成了一团糟。

    她烦躁地扔了鼠标,起身,双手叉腰,在办公室里来回徘徊……

    霍燕庭和苏乔提着买好的早餐赶到医院。

    坐电梯到住院楼的顶层,在走廊撞上从另一座电梯上来的龙家人。

    龙父龙母,龙亚飞一起来的。

    一睹面,龙父龙母甚至都没来及得对苏乔摆脸色,踉跄着就奔向病房。

    苏乔心里没来由地发懵,忙跟上去。

    房开,敞亮的病房里静静的。

    随着众人的脚步声才喧杂起来。

    九九端坐在病房中央,却不见了龙亦飞的身影。

    九九对着众人微笑,安静而有礼地道早安。

    龙亚飞顿了顿,才尽量让自己的声音稍微平静:“九九,你爹地呢?”

    九九依然仰着小脸:“爹地说,他要去一个神秘的地方学习飞翔,他让我乖乖跟着霍叔叔和妈妈,他学会飞就会来找来,并且也会教我像小鸟一样飞起来。”

    龙母眼前一黑,人就晕了过去。

    “妈!”

    “韵芹!”

    龙父龙亚飞及时接住她,龙亚飞忙按下紧急服务按钮。

    霍燕庭已经把九九抱开,龙父和儿子一起把龙母放到病床上,护士和医生马上赶了过来,并把她推去急救室。

    龙亚飞和龙父迅速跟了过去。

    “奶奶怎么了?”九九小脸也吓白,轻声问道。

    霍燕庭抱着他的手收了收紧,柔声道:“九九不怕,奶奶没事。”

    说着,他抱着九九,和苏乔一起也往急救室门口赶去。

    所幸,龙母没有大碍,留在急救室输液。

    人很快醒了过来。

    龙亚飞和龙父又分别安慰了她放久,才勉强平静下来。

    只是一个劲地哭。

    一看到苏乔他们,更是来气,连声催赶。

    霍燕庭便又抱着孩子,转身就走。

    苏乔无奈,只得也跟上去。

    三人回到病房。

    苏乔第一眼看到床头柜上的一张纸条。

    她连忙走过去。

    上书着简简单单几个字:我会好好活着,别找我!

    苏乔的手机响了。

    她一看,连忙接听。

    “亦飞你伤还没恢复,你到底去哪了?”听到那头熟悉的一个喂字,苏乔劈头就质问。

    龙亦飞在那头嗓音平静,带着轻松的笑意:“我已经跟九九说好了,会好好跟你们生活,我已经离开莞城,烦请跟我父母说一声,我很好,会一直都很好!等哪天我真的恢复了,我会回来看你们!”

    说完,电话就挂了。

    霍燕庭抽一只手出来,夺过她贴在耳边的手机,正想说几句,却只听见那边嘟嘟的盲音。

    再拨过去,已是无法接通。

    想是,卡已被毁。

    苏乔与霍燕庭对望,同时无言。≈lt;/p

    tang≈gt;

    良久,霍燕庭出声:“我们,也走吧。”

    苏乔知道他所说的走是什么意思。

    秀眉蹙了蹙,她点点头。

    其实说起来,这次出游是两人的蜜月。

    然而,别人的蜜月都是兴高采烈出发的,而他们,却心情一直沉重,无法释怀。

    “妈妈,我们去哪里?”

    苏乔看着九九黑葡萄一样的眼睛,摸着他的头道:“我们去很远的地方玩好不好?”

    “和霍叔叔一起吗?”

    苏乔有些吃惊地看着他。

    霍燕庭也直直看着小家伙。

    怎么越看越觉得小家伙对和他在一起充满期待呢?

    感觉很不对劲!

    这段时间,这小子天天只惦着怎么粘他爹地,这会儿他爹地才走多久啊?这么快就转性了?

    苏乔笑,踮起脚吻九九的脸颊:“当然,宝贝愿意吗?”

    九九拍手:“好呀!”

    霍燕庭更疑惑。

    第一次摸不透人的心思,还是个四岁的毛孩子!

    转身,苏乔撞上提着花篮出现在门口的程莱。

    “莱莱,你怎么来了?”

    最近为了主题公园程莱一直很忙,苏乔没怎么出门后,许多事儿基本上都交给了她。

    她应是不会看到那些八卦微博才是。

    程莱被她一问,脸上泛起微红。

    把手中的花篮举了举,道:“听说龙大哥病了,我来看看他,你们都在,看样子没找错房间。”

    “你来晚了一步。”

    “怎么?”

    “姨姨,爹地学飞去了!”九九对她道。

    看样子,龙亦飞的话九九全当成了真心的,他说要去学飞,小家伙也全信了。

    也许,在九九心里,他也料到爹地腿受伤了,如果学会了飞,那样,即使腿不能走路了,那么至少,爹地还可以飞。

    “学飞?”程莱疑惑地看看霍燕庭,又看看苏乔。

    这个问题让霍燕庭和苏乔同时沉默。

    反而是九九道:“是呀,爹地腿受伤了,怕以后走不了路,所以学飞去了,他说他一定会好好学,等以后带我一起去飞!”

    程莱愣住。

    童言无忌。

    龙亦飞不能走路了?

    从医院出来。

    霍燕庭让赵均回了趟锦园,把已经办理好的相关证件都取来。

    下午的飞机位已经订好。

    龙亦飞的选择是正确的。

    霍燕庭和苏乔怀着同样的心情,此刻只想离开这座城市远远的,等一切都平静了,再回来过安安静静的日子。

    程莱在地下停车场和霍燕庭、苏乔九九他们挥手致别。

    她走向另一排停车位里自己车子的方向。

    一道清修高大的身影,在她车头一侧,冷然而立。

    程莱走过去。

    心尖颤得双腿都在抵制不住的颤粟。

    面色却平静得像对一个陌生人,她微笑:“我的车子挡了龙先生的车位吗?抱歉,让您久等,我马上就走!”

    龙亚飞穿一件浅米色的衬衣,黑色休闲长裤,三七分的短发梳理得一丝苟,一如初见时,温润里又透着隐隐的不羁。

    他抬眸看她。

    原来单纯的小小圆脸,比原来在一起的时候,多了几分世故。

    不过,有一点没变,眼睛一直如此倔强要强。

    她拿车钥匙开锁,去拉驾座的车门。

    手触及车把手刚拉开一条缝,一只温凉的大手很快过来,又把车门用力合上。

    他说:“我们聊聊。”

    “聊什么?”程莱咬咬唇,眼睛却不敢直视他的脸。

    她总是这样没出息,一对上他清澈的眼睛,便会被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