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妻乐无穷,总裁霸婚不离 > 正文 第266:身为总裁夫人,你一定得要为我们作主
    但还是有人把电话打进来:“凭什么洗手间也要我们打扫?”

    黎越呃了半天,道:“不是说了吗,清洁人员休假,这可是总裁的命令!”

    “多少年了,清洁人员难道就没休过假?我不相信!那为什么男员工不轮班?”

    “我说了,是总裁的命令!”

    “到底为什么呀?偿”

    黎越直接把电话挂了,连连擦冷汗。

    鬼知道什么原因呀撄!

    他要知道为什么,他就不是黎越,而是霍燕庭了!

    不到下班时间,公司金字塔最高层总裁办的‘嫔妃’们要轮流打扫厕所的事就在全公司传扬开来。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平时这些总裁办的女秘书助理都是所有下面同事们心目中的孔雀,这陡然之间来这么一大转折,有人疼惜有人乐。

    虽然网上霍夫人和小少爷相片早被清理得一干二净,作为前职场闺蜜,陈沁还是知道这位霍夫人的真实身份的。

    陈沁和另一名女助理正式轮到这天,陈沁给苏乔打电话,控诉霍大总裁的不人道。

    “出什么事了?怎么一幅哭腔?”彼时,苏乔正在一家茶餐厅里陪九九和小慈一起吃饭。

    工作一直太忙,暑假除了刚开始陪他去楠雅岛玩了一星期,回来后又一个月过去了,眼看开学在即,她这个当妈的玩儿子玩得次数还没有他亲爹陪的多。

    要说工作,他亲爹比她可忙多了。

    于是,苏乔觉得心有愧疚,现在主题公园的设计图基本上也没什么大的出入了,她才特了抽出时间,带两个孩子出来玩。

    总裁办偌大的洗手间里,陈沁捏着鼻子,嗷了两声:“你见过高级秘书扫厕所的吗?”

    “什么扫厕所?你吗?”苏乔音调一高,两个小娃四只圆溜溜的眼睛齐齐瞪向她。

    正在吃饭呢,吃饭呢,妈妈干嘛要说厕所这么让人没胃口的地方?

    苏乔对着两个小萌娃讪讪地笑,起身,扭向另一侧,压低声音:“到底什么意思?”

    “苏乔,我告诉你,再嫁之前一定要擦亮眼睛,你知道我们总裁人格是有多么高深莫测的变态吗?你知道他最近在怎么惨绝人寰地整我们这些女下属吗?他居然让我们这些如花似玉的秘书助理扫厕所!真的是没人性呀没人性,你说我寒窗苦读二十载,为了的就是来他的h-reborn扫厕所的么?!!”

    苏乔起先听得一头雾水。

    又认真听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说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她是在控诉她家老公霍燕庭,在让整个总裁办的女下属们扫厕所。

    等一下,霍燕庭让女下属扫厕所?

    她有些风中凌乱。

    虽然自认识霍燕庭以来,她承认,他某些方面是有些变-态,比方说做-爱这件事,就跟只永远不知餍足的恶狼似的。

    但除了这点,他还是很正常很魅力无敌的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的。

    而且,她发现,她真的很不喜欢从别人嘴里听到说自家老公变态,性格有缺陷这些。

    虽然,陈沁真的是自己很合得来的一个朋友。

    清清嗓子,她冷静地问:“你确定,黎越没把他的命令传达有误?”

    “千真万确,我的霍夫人!都轮一圈了,我是最后一个轮到的!”

    “为什么呀?”

    “我正想问你呀,他变化这么大你这个枕边人没察觉出来吗?”

    “没变化呀。”照样疼孩子,照样逮着她就做的事,为了婚礼的事更是上心得不得了。

    “身为总裁夫人,你一定得要为我们作主,我不要再继续扫厕所!”

    苏乔抚额,她自己工作室的事都忙不过来,何况那是他公司的事,她给她们能作了哪门子的主呀。

    “陈沁呀,其实,他公司的事我从来不过问的。”

    “你不能这样啊,苏乔,再怎么说我们也曾共事过一场,你不能见死不救呢。”

    “……其实总裁办的厕所挺干净的呀,你就随便冲冲水好了。”

    “苏乔!”

    陈沁一声吼,震得苏乔耳膜都差点爆了,她揉揉眉心道:“知道了知道了,我问问他!”

    陈沁话音转得比眨眼还快:“谢谢霍夫人!”

    苏乔汗。

    “妈妈,你能不能下次不要在我们吃东西的时候说厕所?小慈都吃不下去了。”九九埋怨。

    苏乔扑嗤:“九九,这次可是你自己说的这两个字!”

    九九一扭头,就接触到小慈水亮亮责怪十足的烟眼睛,他勾起小嘴巴笑着:“小慈,我不是故意的。”

    “哼!”小慈扭过脑袋瓜,小马尾在九九脸上一滑,不搭理他了。

    九九又凑过去:“我真不是故意的。”

    小慈:“你就是故意的,苏妈妈都没说了,你还提,你就是存心不想让我把这块披萨都吃完,刚才还故意说要全给我,你撒谎,你讨厌!”

    九九马上把披萨更加推到她面前:“你看我一口都没吃,真的全留给你的!”

    “不吃!”

    “真不吃?不吃我可吃完了。”

    “不吃不吃就不吃!”

    “真不吃吗?那我可吃了罗,不吃浪费了,爹地说过浪费可耻。”

    九九抓起一块,真开始咬着吃了。

    小慈转过头,看到他真吃,哇地一声,大哭。

    苏乔:“……”

    她真的很想笑,生生忍住,马上又开始哄小慈。

    苏乔洗完澡,出来,霍燕庭刚从书房回来。

    以前,苏乔和九九没有住进锦园时,霍燕庭是整栋办公大楼里上班最早到下班最晚回的一个。

    现在,却是来得最晚,走得最早的一个。

    可苦了黎越,常常有些什么重要的文件资料需要总裁手签的,无论狂风暴雨,一准在公司与锦园的路上来回奔波。

    待的时间短,并不代表事情少做。

    多半工作带了回来,在书房处理。

    比如今天,因为苏乔都没去工作,霍燕庭心里高兴,上午送他们去了游乐场,下午才去公司,堪堪待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又跑了回来。

    也因此堆积了不少事情,吃过晚餐又在书房忙了好一会儿才算完结。

    回到卧室,苏乔正在沙发上擦着头发。

    她穿着酒红色的吊带丝质睡衣,是霍燕庭买的情侣睡衣。

    一样的颜色,只不过女款特别性感。

    细细的吊背,后背是镂空设计,基本上没什么布料。

    穿在身材好的苏乔身上,尤为妩媚诱惑。

    看到他进来,苏乔起身,到衣柜把同色的男式睡袍拿出来,递给他,随意地问道:“最近你在公司对下属下什么特别的指示了吗?”

    霍燕庭习惯性地搂住她的腰,在刚沐浴过的女人颈间偷了一把香,道:“你听到什么了?”

    苏乔推开他:“你让陈沁她们当清洁工吗?”

    “你也听说了?”霍燕庭笑,搂着她腰的手更收紧了些。

    本就香甜的女人洗过澡更加香甜可人。

    他吻着她的肌肤:“一点小惩罚。”

    “她们惹你了?”

    霍燕庭忙,没空答话,用鼻音回了个嗯字。

    苏乔汗:“你堂堂一个总裁,跟属下耍小性子?”

    “没有啊,要耍我也只跟你一个人耍,跟你耍才有好处!”霍燕庭手把她的睡衣撩起,健硕的身子紧紧贴上她。

    “讨厌!把手拿开!我们需要好好聊聊!”

    怎么每次一沾边就动手动脚的,他是多动症吗?还是无尾熊?

    他把她抱起,一起坐到床上。

    苏乔跳起来:“头发还是湿的!”

    “我帮你吹。”霍燕庭殷勤又好脾气,马上下床,到柜子那里去拿风筒。

    苏得看着他高大的身子去而复返。

    然后打开风筒开关,帮她吹头发。

    还记得刚开始给她吹头发的时候,他手法生疏,不知道扯断了她多少根发。

    现在倒是熟练多了,一绺绺,吹得可顺溜。

    苏乔刚刚因为他老是耍流-氓的作法而引起的火气马上消了下去。

    “她们到底惹你什么啦?”

    风筒声音大,苏乔的声音断断续续的。

    霍燕庭关下了开关,问:“你刚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