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妻乐无穷,总裁霸婚不离 > 正文 第293:最复杂难测便是人心
    第293:最复杂难测便是人心

    书房门没关,霍燕庭径直而入。

    书桌上堆满了刚打印出来的资料。

    霍燕庭过去,顺手抄起一份细看。

    苏乔从电脑上抬起头看他:“怎么这个时间回来了?”

    “没什么事便回了,你在做什么?”

    苏乔直直盯着他的眼睛,不做声。

    霍燕庭把打印稿放下,缓缓问:“你要去做配型?”

    苏乔这才收回目光,又看向电脑屏幕上,淡淡地嗯了一声。

    霍燕庭把手中的打印稿摔到桌面上,沉声:“你问过我的意见吗?”

    苏乔不看他。

    霍燕庭越过桌面,走到她身侧,双手抄进裤袋:“我们现在是夫妻,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一下就颤作决定?”

    苏乔扔了鼠标,直直看向他:“那你呢?不是医院确认是癌症吗?为什么不告诉我是尿毒症?你骗我的时候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不管怎么说,她也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的亲人,你让我亲眼看着她去死吗?你以为,这种事能瞒一辈子吗?你的心硬,可是我跟你不同,我做不到,救不救得了是一回事,可如果不救,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霍燕庭看着她固执的神情,沉了颜色,冷哼:“我心硬?对,全天下数我心最硬,你苏乔心软,我告诉你,若不是你跟我在一起,哪天被人整死还被蒙在鼓里!”

    “我不与你争吵,我会去做配型,如果合得上我会捐一颗给她,我查了,人体里少一颗肾脏也没什么大不了,她生了我,我还她一颗肾也是理所应当,我想不到其他,我此刻只想让我这一世至少要过得问心无愧,过得心安!”

    霍燕庭双手在裤袋里紧握成拳:“……我们马上要举行婚礼!”

    苏乔顿了顿,神色坚决:“这种时候,不觉得说这个有些残忍吗?”

    “我不觉得,反而觉得这样的你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我们不论她对你能有多深的感情,到现在才来特意接近你有什么意图,你有不有替我和九九考虑过?我们才是要和你一起过完下半辈子的至亲人!”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做生意一样,非要有利益才会接近,与其这样想,我宁愿相信她是临去世前想见我一面,至少表示,她这一世心里还是有我这个女儿的!就凭这一点,我也要去救她!”

    她真的很气愤,为什么一到大事面前,这个男人首先想到的都只有自己?

    五年前,他还没将她视为最亲的人,所以一直欺压她。

    现在,好不容易两人敞开心扉,他却依然如此不懂她。

    可是,也是从这件事上,她算真正看透他在某些方面的以自我为中心的大男子主义!

    关了电脑,苏乔把书桌上所有资料都很快收起,抱着就往书房门口走去。

    很快,苏乔出去,将书房的门甩上。

    霍燕庭只觉得心里窒息到难以呼吸,拿过桌子最近的烟灰缸,他狠狠砸向地板。

    嘭的一声,整栋主楼仿佛都颤抖了一下。

    下人们听到声响,却都不敢靠近书房。

    秦姨快步跑来。

    撞上从书房里冷着脸出来的夫人。

    她走上前,关心地出声:“怎么了?怎么吵这么厉害?”

    苏乔忍不住红了眼眶:“秦姨,我觉得,我真是和他没法过下去……”

    秦姨帮着接过她手上厚厚的资料:“到底因为什么事啊?”

    苏乔抬手抹了把掉出的眼泪:“秦姨,你去帮我收拾间客房出来,我去客房住一段时间,我没办法再跟他住同一个房间。”

    “夫妻吵,床头吵床尾和,可不能分房,走吧,先去洗把脸。”秦姨道,拉过她往洗浴室的方向而去。

    霍兹雅卧室门敞着,看着苏乔和秦姨从长廊里走出来,又走向洗浴室,她起身,缓缓把自己房间的门合上。

    霍燕庭公司还有重要的事,中午不欢而散后,他立马又赶去公司。

    连着两天,霍燕庭都没有回家来住。

    苏乔自己接送九九。

    秦姨试探着问:“夫人,要不我给先生打个电话?”

    苏乔正在和九九一起看动画片,头也不抬:“不用了,秦姨,随他去哪里!”

    秦姨又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还是转身离开了。

    苏乔准备明天就去医院做配型。

    虽然决定下了,心里还是乱糟糟的。

    动画片放完一集,九九抬头看她:“妈妈,为什么霍爸爸这几天都没有来接我?”

    苏乔勉强对儿子笑笑:“他公司事多,忙。”

    九九撇嘴:“别骗我了,肯定是你们吵架了,小慈说,她爸爸妈妈吵架,她妈妈就会离家出走,非得要她爸爸去她外婆家里接才能回来,爸爸都去外婆家两天了,妈妈你真的不准备去接他回来吗?”

    苏乔被他说得哭笑不得:“九九,他真的是忙。”

    “好吧。”

    九九重新看动画片,苏乔心里更加纠结如麻。

    一会儿后,九九又说:“你还是去接一下吧,我们现在住的可都是霍爸爸的房子,吃的也是他家里的饭,你还把他赶出去是不对的。”

    这次,苏乔再忍不住扑嗤笑了,这孩子,当自己在寄人篱下呢。

    不过,九九说得倒也是,这锦园一切可不都是他霍燕庭的。

    不仅这里,就连旁边自己的工作室,都是他一手打造的。

    晚上,哄九九睡着后。

    回到主卧,苏乔拿出手机,坐在床上看着霍燕庭的号码发呆。

    他人都没回来,自然不用再闹什么分房,秦姨便也没有真的去整理客房出来。

    犹豫了许久,还是没有打他的电话。

    一连两天,他也是一个电话一条信息都没有。

    苏乔下床,到落地窗边,把窗帘层层拉开。

    窗外空寂的沉沉天幕上,一弯新月似银勾,没有星星,孤孤寂寂的。

    叹了口气,她还是拿起手机,拨通号码。

    才响不过一声,那边就接了。

    像是一直在等着她的来电似的。

    “喂。”男人的嗓音低沉醇厚,平静而又疲乏。

    苏乔咬咬唇,说:“……我明天去做配型。”

    那边沉默了。

    如果不是刚才他说了一声喂,苏乔甚至以为那边没人接听。

    她闭闭眸,继续说:“你最近很忙吗?什么时候回来?”

    霍燕庭这才回话:“我在春市有点事,忙完再回来。”

    苏乔心头涩疼了一下:“大约要多久?”

    “……说不准。”

    两人便都不说话了。

    苏乔软了语气:“你不会在那边待到过年吧?”

    “看情况吧。”

    “不是还要举行婚礼吗?可不能在那边过年。”苏乔强打起精神,打趣道。

    霍燕庭又默了好一会儿,才说:“乔儿,其实我在这边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是来散散心,我不希望你去捐肾,更不希望和你吵,所以,才来了春市。”

    “燕庭,你可以到网上查查或是找权威医生问问,捐一颗肾没关系的,难道你想看我一辈子良心不安吗?你明知道我不是那种人,我做不出来见死不救,更何况她是我亲生母亲,随便放在谁身上,都会这样做的,反而不去救的人,世人都会谴责。”

    “我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如果我摊上王一琳那样的生母,我是不会去救的,你说我心硬也好,心狠也罢,我依然不会去救,因为……”

    说到后面,霍燕庭住了话头。

    他此时跟苏乔一样,同样正立在酒店总统套房的窗边,天际,也是寂寂寥寥一弯新月。

    那些王一琳虐待小苏乔的画面在他面前重新掠过,他痛苦地闭闭眸,复又张开,沉静地道:“我不会救她,不仅如此,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

    更何况,她出现来找苏乔的时机,为什么刚好如此之巧,刚好换了肾病,刚好要换肾,突然之间就跑出来,说给苏乔争取了叶家的股权,苏乔能信她,霍燕庭却不信。

    这个世上,最复杂难测便是人心,最自私丑陋的也是人心。

    他无法相信,三十年前王一琳能对一出生的小苏乔下尽各种毒手,三十年后,她出现,怎么就做不到为了一颗肾而特地来接近女儿?

    苏乔不做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