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妻乐无穷,总裁霸婚不离 > 正文 367.番065:特地让我拿来孝敬你
    一段时间下来,夏清陌渐渐适应了公司所有同事对她的冷眼。

    若不是张主编还一直护着,她真怕身心颓败的自己会少了撑下去的意志。

    租的房子也布置得越来越像样。

    苏乔又来找过她几次,夏清陌担心她一个怀着身孕的人累着,索性假装很忙,不见。

    报社记者荼忙苏乔知道一二,看到夏清陌真的似乎重新开始好好生活,也就放下心,没再成天地往这儿跑。

    肚子里一个,还加上早晚都是她亲自去接送的九九,工作室里也要偶尔去看看,苏乔的日子过得也不闲偿。

    各自都有各自的生活,偶尔想起,便小聚一场,夏清陌觉得这样挺好。

    苏乔便也由着她了。

    端午节,部门聚餐。

    夏清陌下班闲着也是闲着,将名报了。

    谁知,看到名单上有她,女同事清一色地不肯参加了。

    组长拿着名单又跑过来,递给夏清陌,一脸为难之色。

    夏清陌看着,良久,笑了:“我不去了。”

    “真的?”

    “嗯,我还有篇稿子,今晚估计要加班。”

    “那好吧,都在同事,以后的机会还多的是。”

    夏清陌笑着,将自己的名字划掉。

    一开始只划了一条横杠,一秒后,却是又拿着笔来回地涂,直到完全辩论不出是她的名字。

    下班,同部门同事三五成群,从她办公桌旁走过。

    最后张主编和副主编也出来,张主编直接走过来:“清陌,听说你要赶稿子?有什么稿子比过节还重要,我们版又不比社会民生版,哪里还用得着加班,走,一起去过节!”

    夏清陌起身,笑着:“主编你们去吧,我还有些其他的事。”

    张主编又看了她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拍拍她的肩:“那好吧。”

    其实也怨不着别人,谁让她夏清陌刚来第一天就闹出那么大胆的一幕,周绍景极少来报社,他更关心的是他在其他城市的娱乐业,虽说人不在,可是楼里有多少人觊觎着这个男人的魅力,张主编自是心中有数。

    他好不容易来一趟莞城,更加好不容易来一趟报社,多少女同事卯足了劲才能跟他见上一面,可她一个新来报到的,居然就敢抱住她们的男神!这简直是犯了公司所有女同事的大忌。

    若不是张主编一直明里暗里护着,指不定她夏清陌早被整出公司,永无在周绍景面前露脸之日!

    可是又不能怨人夏清陌,她也确实是看错了人。

    这样想来,张主编都不知道这事究竟怪谁了。

    待所有人都下班离开,夏清陌这才关了电脑,收拾好桌面,拿起提包,出办公室,往电梯口走去。

    刚站稳在门口,听到背后熟悉的叮的一声。

    她下意识皱眉,本能往一旁的安全通道快步而去。

    刚转身进入楼道,外面电梯口响起沉稳的皮鞋落地声。

    她贴墙,缓缓往外看去,穿着深黑暗纹西装的高岸男人正往她刚才所在的联合办公室而去。

    这次,他是自己一个人,身后没有一众随从。

    即使如此,那种冷厉的气势仍然令人不敢直视。

    所谓冤家路窄,便是如此。

    像是感觉到身后有目光,他蓦然回头。

    夏清陌迅速收回头,暗自定神。

    怕这会儿出去,脚步声引起他的注意,楼里太静了。

    夏清陌不敢妄动,继续停留在楼道,决定等他离开再走。

    这一层于全报社来说,都是最无关紧要的部门,他没必要在这里待久。

    如此想来,夏清陌更是稳下了心绪。

    转头,窗台上一株落满浮尘的植物吸住了她的目光。

    这花居然还在!

    她快步过去,沾满灰尘的枝和叶中间,一株白色的花骨朵颤颤巍巍地在风中摇曳。

    一瞬间,夏清陌泪湿眼眶。

    它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她还记得,那时候她刚来这家报社报到,分到办公桌那天。

    陈联给她送来一盆花。

    当时正值六月,绿色的枝头两三朵白色的花清香扑鼻。

    夏清陌欢喜得不得了,视若珍宝摆在办公桌上。

    谁知,第二天,这奇香的花朵,居然引来了好多蜜蜂和蚂蚁,吓得一旁的同事个个尖叫。

    夏清陌因此还挨了组长好一顿训。

    而后,陈联帮她把花拿走准备扔掉。

    夏清陌看着,心里百般不舍。

    陈联笑着:“好吧,我去给它重新找个安身立命的地方,你闲暇时就去照应。”

    夏清陌连忙点头。

    两人在楼里找来找去,最后便找到了没人来往的安全通道。

    陈联特意把密封的窗子打开了一半,把花盆摆在上面,任其吸收阳光雨露。

    夏清陌看着,满心欢喜,问:“阿联,这是什么花?”

    陈联一边细细把花盆挪稳固定放好,一边答:“桅子花。”

    “这便是桅子花啊?那首歌里唱的桅子花吗?”

    陈联不知道歌曲,不过他知道世上只此一种名桅子花。

    往事历历在目,景物依旧,人事已非。

    夏清陌迅速从包里拿了纸巾出来,抽出一张,细细地擦拭叶片上的垢尘。

    经年月久,灰尘似凝在了上面,一张纸巾擦黑,还只擦净了一片叶子。

    她索性把成包的纸巾都抽出来,一片都不遗漏地继续擦。

    渐渐地,面前景物一片模糊。

    一包纸巾擦完,还未擦完。

    她又拿起扔在地上的提包,找纸巾。

    翻了半天,都没再再翻到。

    她正准备再找其他的东西来擦,眼前缓缓伸过来一声深色手帕。

    握着手帕的是一只修长洁净的大手。

    骨节清晰匀称,是男人的手。

    她扭头,隔着被泪水涸满的眸光,又看到那张冷厉深刻的脸。

    周绍景冷沉沉地凝着她,执帕的手岿然不动。

    夏清陌见是他,迅速收起失魂的情绪,冷声:“谢谢总裁,不用了。”

    说完,她弯腰,把地上狼籍的纸巾一一捡起握成一大团在手中,捏紧提包的带子转身疾步离开。

    周绍景看着她离去,那背影似仓惶而逃。

    他怔怔。

    前次见面对他又是抱又是扇耳光,今次却怕了?

    是因为后来总算弄清楚了他的身份?

    还以为她跟别的女人有什么不同,到底不过是真认错了人。

    握着手帕的手缓缓收起,他转而看向窗子上那株落满尘灰的植物。

    良久,目光幽深。

    那幕久远的画面,就在这会儿,穿破三年的时光,悠然而来。

    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人,同样的花。

    不过那时候,花还娇,叶还鲜,她会笑。

    如今,叶虽落满尘,花却还在开,可是为何却是见她一次,她都在哭?

    这三年的时间,这个年轻的女子究竟发生了什么?

    易川提着下属特地托他要转交给肖总的爱心粽子,叩开总经理室的门。

    肖君莲正支着两腿在办公桌上,精神不佳地在抽烟。

    看到易川手上的粽子,道:“小川,你说古人为什么要说出每逢佳节倍思亲这样的句子,让人伤感。”

    易川嗤笑:“你伤感什么?要有亲人才倍思,你呢,孤家寡人一个,有什么好思的,别酸了。喏,这是你体贴多情又温柔的女下属们亲手做的粽子,特地让我拿来孝敬你。”

    肖君莲凉凉地看了一眼,压根提不起兴致。

    起身,将桌上摊着的文件都收起,又关了电脑。

    拿过衣架子上的领带和西装外套,随意挽在臂上,往外走去。

    “去哪儿?”

    “回家!”

    “大过节的你一个单身汉回去干嘛?不一起去弄点晚间节目?”

    “两个单身汉凑一块能弄出什么好节目?”办公室的门开又合上,合拢之际飘进来肖君莲凉讽的话话。

    易川低头,瞪着手上一串粽子无语。

    突然门又开,易川抬头,肖君莲去而复返。

    易川笑:“想吃粽子了?”

    “吃你妹!我问你,让你查的事查到没有?多长时间了,你最近的工作效率就这样?”肖君莲只有提起这件事,整个人如满血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