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妻乐无穷,总裁霸婚不离 > 正文 番070:终究只是像,而并不是那个男人?
    番o7o:终究只是像,而并不是那个男人?

    她一向也来了气:“我管他几点,这样乱丢垃圾就是不对,这样我们很辛苦的,外面垃圾桶才多远,就不能走出去扔啊?”

    抄的不知道哪个地方的方言,肖君莲是一个字都没听懂。

    环卫工人嚷完,又去扫另外一条巷道去了。

    肖君莲再次看向夏清陌所住的三楼的那个小小的窗口,眉头倏然锁得老紧。

    她刚刚才睡下,那样多思多虑的一个女孩儿,这样杂乱不堪吵闹不休的夜,她睡得安吗?

    同样的一弯新月下。

    周家宅子主楼二楼的房间里。

    周绍景看着邮箱里助手刚来的一张男人相片,凝眸出神。

    他拨通心腹助手的号码,淡沉出声:“说说具体情况。”

    助手在那头回道:“陈联一直是我们报社社会民生版的出色记者,三年前,跟随一个考察队伍去了哈市,听说在一个地处偏僻的屯子里出的事,直到几个月前,才被得知,人早已死亡,夏清陌曾经也来我们报社任过隔,和他同一个部门,不过只上了一个星期左右,陈联失联后,她也跟着从报社离职了,据说,她去了那个屯子,直到今年年初那里生重大泥石流,她才又回到了莞城,而后重新应聘了我们报社。”

    周绍景目光深深地落在陈联的相片上。

    这是助手按他的要求特地选的一张陈联穿着和他那天同色西装的背影。

    不得不说,真的像极了。

    他拿起一支笔,在修长的指间随意地转着。

    陈联这个人他不是不认识,只是,以前对他的长相并不怎么熟识,他以前很少来报社,都是交给几位资深的主编在负责。

    除了一些重大事情,他来莞城的次数都很少。

    这里是大伯周为天的天下,而他的主业娱乐公司主要放在比莞城经济更为达的泉市。

    这次,在莞城留的时间,比以往都长。

    “那天的事,是我们护全不周,要不,我找理由把她开掉?”助手小心翼翼揣摩。

    “不用!”周绍景冷声,“好了,你休息吧。”

    “好的,总裁您也早点休息。”

    挂断通话,周绍景扔了笔,抬手掐住眉心,闭上眸。

    另一只不经意移向腰间。

    那样细的一双手腕,真跟个孩子一样瘦。

    后来他常常想,当时如若他再用些力,这女孩的手腕估计都能轻易地断在他手里!

    活了三十二年,头一次遇上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思念若狂。

    他不懂,那个男人究竟有什么方面,居然在死后三年,还让这个女人念念不忘、思之恍惚。

    不过一个相似的背影,居然就能让她一个女孩,不顾矜持地冲上来,一把抱住他?

    端午报社没有放假。

    假后,同事们开始轮休。

    毫无疑问,夏清陌被排到这个月未的最后一天。

    虽然很多安排她依然被同事们踩低压后,但慢慢地,因为她的沉默顺从,以及与世无争的性子,同事们已经不再刻意地针对并排挤她,日子也变得轻松很多。

    上午,夏清陌去了华清路一个年轻人新开的创意餐厅做了这一期的美食专栏,回来,开始整理拍回来的相片,并开始写稿。

    午后刚开始上班,整个办公室里都有种刚睡醒的晕沉之感,连空气都是静的。

    周绍景就是在这样一个阳光微醺的午后,意料之外地突然降临在本楼的美食休闲版的联合办公室。

    一身纯烟色的薄款西装,一百九十公分的男人身材堪比男模颀长完美,眼神深邃,面容俊沉。

    死气沉沉的办公室瞬间被打了一针强心剂。

    无形之中剧烈动起来。

    周绍景并没待多久,对着急急迎上来的张主编和副主编以及几位组长,淡声问:“有懂俄语的记者吗?”

    张主编一愣,随即转头看向几位组长:“有吗?”

    几位组长连脑袋都是懵的,一忽儿摇头,一忽儿点头,面对总裁沉竣的目光,一个个紧张得不得了。

    周绍景面色更冷,深眸在联合办公室里环顾一圈,抬高磁醇的嗓音:“会俄语的,站起来!”

    数名女记者直在位子上死命懊恼为什么自己偏偏不懂俄语。

    夏清陌不想出这个头,便也在位子上默着。

    可是一直对她似乎特别关注加研究的张主编却是突然脑子灵光一现,手指骨碌就指向默在自己位子上的夏清陌,释然地大声道:“夏清陌,你的简历上也有修过语言专业,二外不正是俄语吗?”

    顿时,联合办公室里数双眼睛又齐刷刷聚集到早已被大伙忽略的角落。

    夏清陌眉头微不可见地蹙了下,起身,落落应答:“我是学过,不是很精通。”

    “够了,你跟我来!”周绍景冷静下令。

    而后,高大伟岸的身子已经往办公室大门方面迈步而去。

    夏清陌无言,收拾了下桌面上的稿子,又关上电脑屏幕省电,转身,也跟着出去。

    尽管办公室里重回安静,可她分明感受得到,背后那些孜孜冷凝的怨恨目光。

    张主编一脸笑容:“夏清陌,好好干!我相信,陈联行的,你肯定也行!”

    说完,她自己又掩住口,一叠声:“对不起对不起,我总是控制不住嘴快,说好不提的……”

    夏清陌浅浅勾唇:“无碍。”

    张主编看着她小小的白白的一张脸,心里顿时一股疼惜无限漫延。

    周绍景在听到张主编提到陈联这个名字时,步伐微顿了下,不过旁边无一人察觉,他又已经迈步往电梯方向而去。

    出了办公室,夏清陌冷静下来,才思忖:到底是多大的场合,俄语记者还需要总裁亲自到下面来找?他手下那么多助理秘书,难道这一点还不能传达清楚吗?

    还是,他在某些方面,有严重主控症?

    进了高层专属电梯,周绍景转过身来,夏清陌只略顿了两秒,也跟着坦然走进去。

    本来周绍景是站在偏后的位置,可在电梯门合笼之际,他缓缓往前踱了一步。

    他是这栋楼里最高上司,具有最高权威的地位,夏清陌现在的职位,不好与他并肩。

    这些职场潜在礼仪她心知肚明,于是自动往后退去。

    这样,他的背影便刚好又全全地对向她。

    电梯开始上行。

    男人特别高,但却是她习惯的高度。

    她跟陈联数年,从高中起,他就比她高出很多很多。

    大学时,有一次夏清陌跟陈联一起量过身高,陈联是一百九十一公分。

    而眼前这个男人,跟陈联的身高身形刚好都不相上下。

    这样的高度,在东方男人中,是极少数的。

    更何况,像他们这样完美的身材比例,便更加是少之又少。

    周绍景习惯性地把右手抄进墨色西裤裤兜,而后,缓缓捏握成拳,动作娴熟而悠然。

    这个动作,让夏清陌下意识地缓缓抬头。

    眉头情不自禁疼痛地皱起。

    电梯墙面是金色的反光面,如果有心,能清晰看到人影。

    周绍景便是从前面的梯壁上,清晰看到她脸上的沉痛表情,男人目光沉沉。

    他一度以为,她会又像上次那样,再次扑上来,环住他的腰。

    可是,直到电梯在他办公室楼层停稳,身后依然没有动静。

    电梯门开,周绍景先出一步。

    而后,他缓缓扭头,看到夏清陌垂着头,缓步而出。

    她今天穿了一件水蓝色的上衣,烟色裤子,长束成一个马尾,露出纤细的脖子和白皙的耳朵。

    他看着,越地现她真像个孩子。

    也许正是如此,才会有孩子般那样执着深沉的依恋,久久无法释怀。

    这样的她,他还真有点好奇,刚才在电梯里,面对熟悉的背影,她究竟是怎么忍下冲动的?

    是因为,终究只是像,而并不是那个男人?

    冷硬的唇角更加冰冷如斯,他抬步往自己的办公室大步走去。

    黄央跟着出来,看到紧跟其后的夏清陌,皱了细致的秀眉:“总裁,她是?”

    周绍景头也不回,大步向前:“她会俄语。”

    黄央面色不善地看了夏清陌一眼,迅跟上稳步而去的男人:“总裁,社会民生部精通俄语的记者很多,为什么不让我去给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