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妻乐无穷,总裁霸婚不离 > 正文 388.番086:人活久了,才会什么事情都能遇上
    新闻总编室里。

    部门里忙碌不已,做这行的人,多是干劲十足。

    夏清陌在这里,说是文字编辑,不如说是总管后勤,除了倒咖啡买饭之类的事还有几个新来的实习生跑腿,夏清陌在核对文稿的同时,还得兼顾其他文印、找上级签字之类的本栋大楼里跑腿的活照样都得做。

    “夏清陌,昨天校对的稿子呢?”

    “好了好了,我马上发到您邮箱。”夏清陌一边整理刚刚复印完的稿子,一边回头大声应道偿。

    “快点,马上要用!”

    夏清陌迅速把复印稿送给前排同事的桌上,又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发核对稿的邮件撄。

    早上四个小时的工作时间,整个总编室里都忙得脚不沾地。

    午餐时间,旁边的同事叫了几遍,夏清陌才放下手中的工作,准备去食堂用餐。

    刚出电梯,兜里的手机响起。

    她一边出公司大楼,一边接听。

    是小正打来的:“有空吗?陈联夫妇回来了,现在正准备去食堂吃饭。”

    夏清陌脚步一顿,人顿时僵在电视台大楼的玻璃门里。

    “赶紧过来,不是说是找了好久的亲戚吗?他们今天回来啦。”

    夏清陌抬手,抚住剧烈跳动的心脏,颤着唇道:“好,食堂,食堂,我马上过来。”

    末了,她轻声:“小正,谢谢你!”

    小正笑笑:“谢什么呀,我又没做什么天大的好事。”

    夏清陌握着手机的手越收越紧,小正又怎会知道,这件事,于她夏清陌来说,又何止是天大。

    紧紧咬住唇,她往后面的食堂楼走去。

    走了几步,索性跑起来,越跑越快。

    按电视台规定,所有女工作人员一律着正装,穿高跟鞋。

    鞋跟砸地声音清脆,惹来无数人看她。

    食堂里正在就餐的人也纷纷看过来。

    夏清陌不管不顾,一直往小正所说的二楼跑去。

    公司食堂共三层,每层都是不同的特色。

    陈联爱吃清淡的粤菜,二楼便是。

    他的口味一直不曾改变。

    二楼大厅,就餐的人不多,哈市人偏重口味,吃粤菜的至多不到电视台的三分之一人群。

    夏清陌一眼看到靠窗相对而坐的两人。

    陈联穿着银灰色西装,比一个月前黑了不少,头发也剪得更短。

    他对面的女人和夏清陌一样穿着职业套裙,她的是白色,夏清陌的是米色。

    夏清陌径直走过去,在他们两人桌前站定。

    她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发着抖,她用尽了努力在拼命克制。

    第一次感觉,人活久了,才会什么事情都能遇上。

    以前她和陈联,两人虽然从来没有甜到骨子里的爱情誓言,可是两人都是认定彼定会是对方的一辈子。

    那时候,同学们就笑,你们两个明明很年轻,怎么弄得跟老夫老妻似的。

    当时,陈联和她相似一笑,老夫老妻,在那样的青春岁月里说起来像是贬义词,可在他们两人心里,却是一种深刻的甜蜜。

    那时候,她又何曾想过会有今天,她站在一旁,他和另外的女人成双成对,视她夏清顾如路人?

    她紧紧掐着自己的掌心,不让心里翻涌的酸涩涌上眼眶。

    有时候,她也会想,可能是她上辈子造孽太多。

    这辈子,老天才会如此惩罚予她。

    收走了父母,又收走了她的爱人。

    在张主编那里得知消息,夏清陌一个人缩在华景花园18楼的高度之上,看着下面的车水马龙,终于不再有那种一直孤独到骨子里的冰凉,暖暖地感觉老天似乎也没那么刻薄,终于还是对她留下了一丝怜悯,它让他还活着。

    如今,才发现,老天其实并不是怜悯,而是对她更加残酷。

    她想,上辈子她究竟做了多大的错事?

    这辈子她究竟还要还到什么时候?

    非要逼着她死了才甘心?

    “你好,用餐吗?”陈联对面的女人先看到夏清陌,主动笑着招呼,并往里挪去,腾出外面的位置。

    夏清陌没有坐下去,她死死地盯着陈联。

    陈联随着妻子的话,也抬起头,看到夏清陌两手空空,笑意温和:“还没点餐呢?新来的吗?点餐在那边。”

    说着,他转身对着餐台那边示意给夏清陌。

    嗓音平平静静,一如那些年时常缠绕在夏清陌身边的记忆。

    夏清陌眼眶红了。

    “你怎么了?”陈联妻子看向夏清陌,而后,像想起什么,指着夏清陌道:“你不是那天”

    陈联也想起来了,问:“你是不是认识我们?”

    夏清陌咬着唇,点头。

    而后,在看到他对面的女人,又摇头。

    陈联笑了,主动自我介绍:“我是社会栏目组的陈联,这位是我爱人唐小晓。”

    夏清陌紧紧盯着他,喃喃:“陈联,我们谈谈。”

    陈联和唐小晓同时看了她好几秒,终于,陈联起身,笑道:“好吧,看你找我,似乎有什么事情,我们过去谈,小晓,你先吃。”

    唐小晓心里疑惑,不过看丈夫这样说,也不作声了。

    陈联很高很高,高到夏清陌总是要仰着头看他。

    他率先往另外一张桌子走去。

    夏清陌定在原地,从开始的仰头看他到后来的平着目光看他。

    他在那边桌旁坐定,西装扣子开着,露出里面洁白如冼的衬衣和酒红色领带。

    窗外的大片阳光经过窗玻璃和淡色的窗子柔和后,给他高大的轮廓染上了一层暖金。

    只是看他静静坐在那里,夏清陌心里已是难以言明的痛意翻绞。

    她深呼吸,忍着心尖的颤抖和夺眶欲出的泪意,抬步向他走过去。

    他一直在那里面含浅笑看着她。

    她真希望,就这样一瞬间,便到了白头。

    这样,她便什么问题都不会再问,也什么答案都不会想再知道。

    唐小晓一直在后面打量着她。

    即使在电视台里见过美女如云,但唐小晓还是不得不承认,这女人长得太漂亮。

    让她不得不下意识提起警惕。

    夏清陌在陈联示意里,走到对面的座位坐下。

    两只放在膝上的纤手几乎拧出水来。

    “你找我有什么事?”

    夏清陌控制了又控制,才没在他面前又哭出来。

    良久,她语带哽咽:“你记得久镇吗?”

    陈联想了想,笑:“莞城那边的久镇吗?”

    夏清陌心里顿时升起无限希望:“对,莞城那里的久镇。”

    陈联摇头:“我是做记录片的,久镇这样美丽的地方当然知道,不过还没有去过,以后有机会一定去看看,你是久镇人?”

    夏清陌再也控制不住,一滴泪水从失望的眼眶里滚出。

    陈联一惊,有种面对陌生女人时的手足无措:“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

    夏清陌随即垂下头,想止住泪水的,却是怎么也控制不住,反而越涌越多。

    “喂,我老公又没对你做什么,为什么每见一次都哭成这样,弄得好像谁欺负你了。”唐小晓坐不住了,喷而过来。

    陈联一把拉住她。

    旁边陆陆续续也已经来了不少就餐的人,纷纷看向这里。

    有熟悉三人的,也因为不了解情况,而没上前来打招呼。

    陈联拿出一包纸巾,递到夏清陌眼前:“你有什么事尽管跟我们说。”

    夏清陌自知失态,连忙接过纸巾,把脸上擦了,又垂着头过了好一会儿。

    才重新抬起头,脸上仍然是梨花带泪的模样:“抱歉,我只是突然想到一些事情”

    陈联体谅地笑笑,拉过一脸愠怒的妻子在他身旁坐了。

    夏清陌以前做新闻时,遇到过因为事故而失去记忆的事情,她久久地凝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熟悉的眼神,心思沉沉。

    她没有再在这里待下去,起身,再次道了声抱歉,转身逃也似地离开食堂。

    整个下午,她工作完全不在状态,做错了好几件事,弄得办公室里怨声四声。

    总编狠狠斥责了她近半个小时。

    夏清陌一句话也没听进去,她一直低着头,站在办公桌前面,神情呆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