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妻乐无穷,总裁霸婚不离 > 正文 411.番109:两条轨道,他望着她,她却望着别处
    肖君莲高大的身子全部贴到栏杆上,重重甩甩头。

    整齐的发型有几丝撂下。

    易川憋着笑:“失恋了?”

    肖君莲倏地抬头,瞪着一双赤红的深眸愣愣盯着他。

    易川吓住:“该不会,真被我猜到了?”

    肖君莲抬起一只手,捂在眼睛上偿。

    嗓音哑而沉闷:“该死的女人!杀了我的孩子,还……”

    他噤了声。

    易川神情变得复杂。

    曲终人散,已是凌晨。

    易川一直将肖君莲送回别墅。

    准备要送他进去,被肖君莲阻止:“我只是醉了,又不是死了,我自己走进去!”

    易川不跟这个醉鬼计较,看着他摇摇晃晃进了院子,这才驱车走了。

    肖君莲迷糊中窜进别墅,张口大嚷:“徐奶奶!徐家老奶奶!赶紧出来接你主子!”

    因为肖君莲出差,徐奶奶便也回了乡下看孙子去了。

    没有得到肖君莲回莞城的消息,便一直还没有回来。

    楼梯口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周潇穿着一身丝质睡衣从上面飘下来:“怎么这么晚?打你电话也不接,害我摆好了姿势都等得睡着了!”

    她下楼,迅速抱住东摇西晃的他。

    以手扇着:“到底喝了多少酒,味这么大。”

    肖君莲使劲晃了晃头,才勉强撑起焦距,模糊看出个女人影子。

    像周潇手上有什么脏东西似的,他使命推开她。

    “你想摔死啊?”周潇瞪他,又扶上他。

    这声音,肖君莲倒是听出来了。

    脑海里再一次回荡起那抹熟悉的声音:你看,你也不能吧?我和你一样,所以,我也没办法做到!

    真就没办法做到吗?

    他冷笑,猛地抓住周潇一只肩膀,强力将她人都按压到楼梯扶手上。

    俯首要吻她的唇。

    周潇被他满身的酒气熏着,即使她想就这样承受,可胸腔不争气,一下子被熏得呼吸被堵,控制不住猛咳起来。

    这样子,肖君莲便松开了。

    等她缓过来,期待再继续时,肖君莲却垂下了双手,一脸的丧气。

    果真还是不能。

    想想那段时间在莞城,还真是难为她了。

    她对他并没感情,可他却视她为己有,不管不顾。

    甚至还让她怀上一个孩子。

    她怎么能不恨?

    心里更加如千斤沉重。

    他用尽意识扶上楼梯扶手,往楼上走去。

    周潇满怀懊恼,又跟着跑上来,他脸色悲凉又冷森:“回你家去!”

    她嘟嘴:“人都来了,澡也洗了,你让我回去?肖君莲,你还是个男人吗?”

    肖君莲不回答,往楼上走去。

    周潇继续跟上来,扯住他的手臂:“你再跟我好,你公司的事我让我爸替你去摆平,以后你就不用再去应酬那些讨厌的人,也不用拿自己的身子跟他们去拼酒这么辛苦。”

    肖君莲倏然扭头看她,被酒醺红的双眸阴鸷:“这事,你们周家有没有份?”

    “你想哪去啦?”周潇不可思议地瞪他,“我虽然是很想弄些事情逼你,但也只是想一想,本小姐想要的男人,还需要动那心思吗?切!”

    肖君莲脑子又开始沉沉泛疼了。

    他看向木质楼梯的纹理,半晌,抬起头,冷冷凝着她:“好,你现在就去找你爸,把我公司这件案子处理了,我们的事,再谈!”

    周潇心思雀跃,不迭地点头:“好,没问题,我马上给我爸打电话。”

    肖君莲转身上楼。

    她颠颠跟着,肖君莲阻止她:“今天你先回去,我喝太多,酒气对女人不好。”

    周潇想想,也不急在这一夜,还不如跟他留个乖巧听话的好印象,日后更好相处。

    马上跑上前,踮起脚在他脸上印了一个吻,飞快上楼换衣服去了。

    肖君莲看着她的背影,目光沉森。

    这丫头,也学起玩心机了!

    既然如此,大家放开了玩一场,他反正光棍一条,就是死了连个心疼的人都没有,他怕个球!

    周潇去而复返,已经换好衣服,走过来,粘着,将手伸进他敞着的西装外套,贴着薄薄衬衣抱住他的腰,甜笑着说:“等着,我这就回去找我爸说这件事,保证你一觉醒来已经天下太平!”

    肖君莲撑着笑:“去吧。”

    “好。”她乖乖听话,踮脚,想吻他的唇。

    肖君莲不经意迈步,往台阶上走了一步,她的吻就只落在他衬衣上。

    纯色的衬衣上,留下一抹淡淡的唇印。

    是她今夜专门所用的魅惑的颜色。

    “等我的好消息!”她笑着,不舍,还是翩然离去。

    偌大的别墅重新恢复寂静。

    肖君莲高大的身子顺着楼梯栏杆缓缓滑下去,最后一屁股坐在台阶上。

    仰头,看到楼梯的顶端的走道。

    依稀里,她从上面摔下,所落的地方正是自己的脚下边位置。

    脸色那样的白,身下的血又是那样的红。

    那一瞬间,他分明听到自己的心脏迅速瓦解的声音。

    他从小到大吃过那么多苦,都没怨过老天,也没乞过老天。

    因为他觉得自己这一生都会无所求,一切都无所谓,该苦就苦,该甜就甜,从不奢求。

    在乌扎兰屯那个破旧的临时围帐里,他第一次接触到那双眼睛。

    那样的环境,那样小的一个人,却有着那样一又纯粹而坚定的眼睛。

    像这世上最纯净的水晶。

    瞬间黯淡了她周围所有一切恶劣的环境、穿着破烂肮脏的人群。

    不过是平平静静的一瞥,便一直深烙到了他的心坎上。

    与幼年时那双眼睛重合在一起,成了他整个人生里唯一的光亮。

    所以后来苏乔给他提供那样一个机会时,他马上心念就动了。

    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因为失去过,他深知丢掉太容易,所以才卯足了劲要将她留在身边。

    尽管,那时候他还没想过,居然会陷得这么深。

    而她,偏偏对他又抗拒这么深。

    他们像两只对抗的斗兽,他想坚持留她,而她,亦有她自己的坚持。

    两条轨道,他望着她,她却望着别处。

    不管他怎么死死纠缠,她逃不开就毁灭自己。

    这个该死的女人,心无法为他所动也就罢了,为什么还是这样一幅该死的刚烈性子。

    脸上有不知名物滑过,他抬手去抹开。

    手上一片湿润,他拿下来一看,自己都愣了。

    这是,泪水?

    他嫌弃地直接在西装外套上擦,西装外套衣料太滑,不吸水,他又可劲地往里面的衬衣上抹。

    把一身昂贵的衣料揉搓得颜色深深浅浅。

    哈市。

    周绍景一直将夏清陌带到酒吧最里面一间。

    大大的空间里灯光亮堂。

    最前面一个圆型小舞台。

    来的人并不多,挨着酒水台三三两两或站或坐。

    个个打扮高雅时尚。

    和夏清陌平时接触的圈子不同,看起来格外的高端大气。

    她想到两个词,平民和上流社会。

    也终于能理解为什么在来之前,周绍景要特地带她去买衣服和简单做了头发,又请人给她化了淡妆。

    如果以她平时的装着过来,确实该是要闹笑话了。

    两人来得晚,聚会已经进行得如火如荼。

    周绍景一现身,马上有跟他同样西装革履的人过来招呼。

    他与那些人握手寒暄,说的和平时场面上的话不同。

    夏清陌听着,感觉这些人应该真的是他的朋友。

    “这是我女伴,夏清陌。”

    夏清陌还在思忖,肩头被周绍景肩过,而后就听到他对人这样介绍。

    她怔住,几秒才反应过来,对那些人微笑,他们的目光大半似打量又似疑问。

    “以前可没见你带过女人来参加我们的聚会,这位难道就是绍景传说中的真命天女?”

    众人和善而笑。

    夏清陌也附合着浅笑。

    “还别说,你们观察得挺细微啊,我想想,好像还真是第一次呢。”周绍景笑容和暖,语带幽默。

    可是他这样的回答,却是明显更加加深了别人的想法。

    夏清陌暗暗皱眉,但还是应和着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