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妻乐无穷,总裁霸婚不离 > 正文 432.番130:若是以前,给他买什么都是惊喜
    “这样不行,我得赶紧找位好中医给你看看,得开些方子好好养养,怎么动不动就冷得跟冰一样,身子这样虚,我还怎么舍得让你生孩子呢。”他心疼地一边继续呵着,一边柔声低语撄。

    夏清陌眉间紧了。

    心脏像有丝绵线扎上,随着跳动而泛着点点滴滴的疼。

    “总算暖和点了,去吧,泡个热水澡,让身子也暖和起来。”

    “这里还没整理完……”

    “我来!”说着,从衣柜里拿了她的睡衣,将她人都推向浴室的方向。

    夏清陌进了浴室,将睡衣放在衣架上,打开水龙头,蹲在旁边,呆呆地看着水渐渐充满浴缸。

    其实在下定决心那一刻,她就害怕,害怕自己承担不起他的人生。

    他过得太辛苦,她真的很害怕自己无法给全他这一世想要的。

    正因为胆怯,她一直停滞不前。

    终于知道他也有这样的缺憾,她才好不容易决定,到他身边陪着偿。

    如今看来,到底是她太贪心了吗?

    第一个孩子,她和他的第一个孩子,是她亲口承认要逃跑才发生的意外。

    如果让他知道,因为那件事故自己才变成现在这样。

    他该会多恨她!

    原来,心真的会移动……

    她为什么不早点看清楚自己的心?

    如果更早些,又何至于发生那样的事?

    “清清,怎么还在接水?”肖君莲听到里面一直哗哗的水声,担心,跑过来叩门。

    夏清陌这才恍过神,连忙把水龙头关了。

    浴缸里的水往外溢出来。

    她起来脱衣服,眼前浴室里白的墙白的镜子都变得一片模糊。

    洗完,用冷水将眼睛敷了好一会儿,才出来。

    肖君莲已经将衣柜里挂得井井有条。

    看她出来,马上过来将她拉过去,邀功:“看看!怎么样?天赋不错吧?”

    他将连着的一排衣柜全部拉开,她刚才挂的也被他全部重新规划了一遍。

    她只是将衣服都挂整齐,没顾及其他。

    他把衣服全部都分门别类,按里外穿着以及颜色深浅都重新挂了。

    看过去一目了然,整齐有序。

    真的很出色。

    她笑:“你有做家庭妇男的潜质,可以好好发挥发挥。”

    “找着理由使唤我了是吧?”他过来,将她抱住。

    夏清陌低头笑:“这么好的才能埋没了岂不可惜?”

    “不可惜,我有徒弟可传,怎么可能会埋没!”

    她立马拒绝:“我不学!”

    “非让你学!”

    “不想学。”

    “这么快就反悔了?前几天不还顺从得不得了,害我还以为往后真可以过得顺心称意了呢,唉,白欢喜一场!”

    夏清陌往一边走去:“对,反悔了,谁知道你这么厚脸皮,要求一大堆。”

    他跟着也上床,拿过被子将两人都盖住,偎着抱紧她。

    “真反悔啦?我提的要求真的很多吗?”

    夏清陌抬起头,两人鼻息相对。

    “看样子提的要求真的很多呢,好吧,从明天开始,只你提要求,我照做,行吧?”

    她伸手,抚上他的脸。

    说是漂着长大的,真是让人不信。

    他分明长着一张贵族公子的脸。

    他笑了,以唇吻住她的掌心:“不提了,我以后都不提要求了,真的!”

    她闭上眼,轻轻吻上他含笑的唇。

    这样的主动真是史无前便,破天荒头一次。

    他马上应和她,呼吸也变得粗重。

    他真是经不得她一丝丝的撩。

    不过一个吻,已是熊熊烈火,将他彻底燃烧。

    肖君莲出去后,夏清陌便开始忙碌。

    桂花上还挂着露珠,她便采了许多回来。

    在厨房细细地挑选出花肉丰厚的,加上蜂蜜做成桂花蜜。

    又将所需的米淘洗干净。

    准备工作做到一半,发现竟然忘了少许面粉。

    太久没做,连手都生了。

    洗净手,她转身回卧室去取钱。

    所幸有一天的时间可以慢慢做。

    肖君莲出去一忙就是一天,中午是和李柯他们在就近的地方解决就餐问题。

    不过,晚上无论多晚,他都会留着肚子回来吃饭。

    在卧室找到自己的钱包拉开一看,不禁垂下了肩。

    感觉也没用什么钱呀,怎么钱包里这么快又空了?

    看样子,怎么的都得有份工作才行,不然,连这么点小钱都要找他要。

    太伤自尊。

    转身,看到床头柜上黑色的男式钱包。

    不禁一愣,他今天忘了带钱包?

    叹口气,走过去,拿起打开,里面一沓的百元大钞。

    她抽出一张,正准备又放回原位,从拿钱的一格里掉出来一张证件。

    弯腰捡起来,是他的身份证。

    看着上面含着笑面带桃花一样的男人,她不禁失笑,这到底是他多少年前拍的照片?

    目光不经意在他的出生日期上呆住。

    出生日期,竟然,就是今天!

    她被惊着。

    怎么刚好今天就看到了他的身份证?

    再三确认了几遍,又对着手机上的日期和墙上钟表里的日期都核了一遍,真的是今天。

    她呆了近一分钟,才恍过神。

    将身份证放回进去,又从那里百元大钞里抽了几张。

    走到门口,返回来。

    将拿着的钱又原封不动放回他的钱包。

    拿了自己的钱包,从里面取出银行卡。

    出门。

    还好,应付眼前问题的钱还勉强有。

    她松了口气。

    桂花糕准备今天先不做了。

    既然是生日,怎么能没有蛋糕?

    想着他回来可能会被感动的样子,她满怀欣悦和期待。

    连脚步都变得轻盈。

    给他买礼物成了一件令她头疼的事。

    按他的说法,若是以前,给他买什么都是惊喜。

    可现在他要什么有什么,最不缺的就是钱。

    男人能送的领带、皮带、钱包,他无一不全,而且都是世界顶级奢侈品牌,她连看都不敢看的价格。

    再说,类似这样的奢品,还未建成的久镇也不可能会有。

    在自己知道的几个商铺都逛了,她在一家银铺的柜台前驻了足。

    一对对情侣戒指做工精美,式样特别,闪着耀眼的光芒。

    夏清陌读高中那一年就喜欢上了这个店子,也喜欢上了这些银饰。

    陈联是个不拘小节的人,她不好意思让他买,也不好意思让他戴。

    所以即使曾经有着那样的小小心思,却并没有买过。

    “小姐,有看中的款式吗?我拿出来给你试试?”店员走过来,热情地招呼她。

    夏清陌看了她一眼,很面生。

    以前这里是一对中年夫妇,生意不好,那时候夏清陌就在想,这店说不定哪天就关了。

    看样子,那对夫妇终是撑不下去了。

    不过,他们在这里开这间店的时候,感情却是真的很好。

    那些年,镇上从没人见过他们吵架。

    夏清陌对她笑,看了一会儿,指着一对上面刻着镂空爱心的银戒。

    “好的。”

    店员替她取出来。

    夏清陌拿起那枚女戒,套在自己的无名指上。

    纤长的指,单纯干净的戒指,配着刹是好看。

    戴着这个,往后,无论何时都会忘不了彼此吧?

    “喜欢吗?”女店员笑着问她。

    夏清陌怔了一会,取下,重新放回盒子,又推给她:“我只看看,谢谢!”

    “没关系,想好了再买也可以,不过最好快点决定,我们这店也快拆了,小姐应该知道,久镇正在大建,许多老地方都会拆了,要重新建成一个远近闻名的时尚旅游小镇呢。”

    夏清陌对她笑笑,转身,离开。

    走出来,站在依然铺着青石板的道上,心里一片空寂。

    夏清陌在小楼里精心忙了半天。

    肖君莲远远便看到夏清陌站在院门口。

    红衣白裤,乌发拂肩。

    映衬着身后古旧的拱形圆门,如古画里的仕女图。

    她在楼里老远听到巷道外的车子声音,便迎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