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妻乐无穷,总裁霸婚不离 > 正文 445.番145:你不动我,我陪你喝个尽兴
    肖君莲心情抑郁到极点,漠漠点头。

    女孩不依不饶:“你很喜欢她?我跟她真的很像吗?”

    肖君莲烦了,怎么每个女人一看到他,就表示出很有兴趣的样子。

    偏偏那个女人却似他如无物,不曾留恋过一眼?

    他重新将女人从上到下似是很认真的打量了一遍,而后,挑起她拉得笔直的一缕长发,放到她眼前,道:“就这个,很像。”

    女孩脸色顿时青白相加,一边又骂了句神经病,一边迅速抓回自己的头发,跺脚扭身跑了偿。

    尚京会所。

    周绍景一身深蓝色西装走进来,会所里的下属纷纷恭谨迎候。

    他身后,跟着新聘的秘书姚欣。

    自跟黄家解除婚约,本来的秘书也被他辞退,公司里跟黄家相关的人员要不被找理由开除,要不被调到离中心城市极远的地区任职。

    会所经理快步迎过来:“周总,您来了?”

    “她人呢?”

    周绍景脸色冷沉,嗓音里透着压抑的怒气。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他腰际的伤口还没有愈合,心里所起的怒火也依然在烧。

    这个女人,居然敢拿刀刺他!

    不过是个被他看上的玩物,居然有这般天大的胆子。

    她说他去弄一个孩子来要挟她是无能之为,那好,他就换一种方式,冲着她来是吧?

    正好他现在事业得手,正闲着,他有的是功夫来跟她慢慢耗。

    他倒要看看,他周绍景会耗不过一个柔弱女人!

    经理二话不说,马上要去将夏清陌领过来。

    夏清陌是周绍景亲命送过来的人,也因此不需要周绍景多说,经理马上知道总裁嘴里所说的是谁。

    周绍景抬手阻止,只让他告诉自己,人现在在哪里。

    经理恭声道:“在蓝钻包厢。”

    “好,我知道了,你们忙你们的,不用招呼我。”

    “好的!”经理马上把正往这儿迎过来的各组领导主管挥手支回去,自己也对周绍景弯了下采,快步离开。

    周绍景抬步绕过大厅,进电梯,直上六楼。

    蓝钻包厢。

    嘶吼声,碰杯声,骰子声,莺莺燕燕的娇吟声。

    在灯光里,一切都显得光陆陆离。

    夏清陌坐在门口的沙发上,一动不动,脸如死灰般的苍白。

    刚才一进来,她便被安排到中间一个半个脑袋都秃光的胖子身边。

    那胖子占了她几次便宜,都被夏清陌推开了。

    这会儿,他接电话去了外头,她才得片刻的安静。

    她被专门培训喝酒,被灌了一个星期,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酒精的恐怖。

    以前在哈市她那样烂醉,到了这里,才发现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七天里,她三次被送进医院洗胃急救。

    其实这里平时训练新人也没这么狠,但因为她是总裁特意吩咐要专门照顾的人,他们才会毫不手软地对她使了狠招。

    第七天,她连着被灌了一个多小时,还以为自己就这样会死去。

    谁知道,天一亮,她却照样醒过来。

    今天是会所第一次让她出来陪客人喝酒唱歌。

    胖子很快结束电话走进来,一下子抱起夏清陌。

    夏清陌转头就要咬他,他躲开了。

    他骂了一声,拎过她的肩膀就到那些人中间挤了块地方,硬挤着她一起在沙发里坐了进去。

    扑鼻而来,各种烟味酒味混杂不堪。

    夏清陌一个劲地打个喷嚏。

    胖子一只肥腻的手又伸过来,要抓她的手,夏清陌颜面一冷,倏地拿起桌上就近的一瓶开盖了的洋酒,冷声道:“我是陪酒,不是陪床,你不动我,我陪你喝个尽兴,现在我就把这瓶干了!”

    胖子看向她手中满瓶的洋酒,也是一愣,随即笑了:“有意思,看不出来,小小年纪倒是有些拼劲,行呀,不动就不动,爷动过的女人太多,还真没什么兴致了,你今儿要是喝得让爷高兴了,该拿的爷照样给,而且还绝不动你一根手指头。”

    夏清陌回答也干脆:“行!”

    说完,她杯子都不用,拿起整瓶,仰起脖子就开始往里灌。

    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她把周绍景刺了,他不就是要她拿命来偿吗?

    如此,喝死算了。

    这些酒水都是天价,与其被男人肮脏的弄死,不如被这样昂贵的酒水泡死还干净!

    总不过,活着对她来说,也是毫无指望了。

    明明都已豁出去抱着一死了,可为何,心里还是那般的疼痛难忍?

    她自己都不清楚,究竟是为什么而痛。

    她不是做得很对吗?

    她爱的那些男人,她成全了他们人生的美满。

    这样,她还有什么亏的,还有什么可痛的?

    一瓶毕,夏清陌没什么感觉,只是感觉肚子胀得难受,她很庆幸自己也是有功底。

    胖子拍起手笑:“好!有骨气!”

    夏清陌看也不看他一眼,又起身,从桌子另一头一下子拎过了四瓶过来。

    拿过启瓶器,自己一瓶一瓶都启开。

    而后,抱起一瓶,继续喝。

    胖子看得过瘾,不住地鼓掌。

    渐渐包厢里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唱歌的不唱了,跳舞的不跳了,摇骰子的也不摇了,都看着这里,惊着张大嘴巴。

    这是不要命的搞法吗?

    都是常来会所玩的人,这里有训练小女孩喝酒的规矩,他们都知道。

    不过,这样不顾死活的喝法,他们还真是第一次见。

    旁边几个同样陪酒的女孩子个个都看得心惊肉跳。

    同时又为她感到心疼。

    都是一样的人,自然会心生怜悯。

    可是这样的场合,谁也不敢开口求情。

    谁求情,谁就是为自己自寻死路。

    更何况,这丫头也太死心眼,既然都做了这一行。

    被男人占占便宜也是正常,干嘛把命都贴上这么往死里灌?

    那些男人都喝了酒,性子里潜藏的寻找刺激的感觉让他们一个个都激情高涨。

    没一个劝停,反而都拍着掌鼓着劲,让夏清陌继续!继续!再继续!

    夏清陌只觉得身体里各处都是水,像要爆炸了一样。

    眼前白花花的。

    那种要晕过去的感觉又来了。

    她强忍着一波又一波要吐出来的恶心感。

    用手抹了下满嘴边的酒水,又端过一瓶,继续没命地往里灌,用以压制胃里不住的翻涌。

    她不能在这里吐出来。

    否则,会所的人不会放过她。

    虽然不怕灌酒,不怕死,可是她怕疼,她怕他们对她拳打脚踢。

    心本来就疼得无法忍受,身子再不能承受任何疼痛了。

    她想,这一定是老天对她的惩罚。

    惩罚她辜负了肖君莲对她的一片心意。

    他说了,他是爱她呀。

    他那样的人,居然都能承认和她之间的,那是爱情。

    要他那样自负的人承认爱情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一件事。

    可是她却白白辜负了。

    可是不辜负,又能怎样。

    他那样可怜,生来就是一个人,难怪她还眼睁睁看着他又孤零零一个人去?

    她想,即使她不去顾忌这些,将来,他也会后悔,他会怨恨她。

    与其看着心爱的男人用怨恨的目光看自己,不如趁早断了。

    她是对的!

    她笑了,在满身都是酒液,身体还要被酒水撑得爆炸的状况下,咧开唇,笑了。

    包厢里的人看到她灌着酒还在笑,无不感到悚目惊心。

    有人出声:“胖哥,行了吧?再喝下去要出人命了!咱们玩是玩,可不能玩出事了谁也不好交待。”

    胖子定定看了夏清陌好一会儿,双眸紧缩了缩,伸手,一把夺过了夏清陌还在灌着的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酒瓶,低吼了一声:“够了!”

    突然停下一直进行动作的夏清陌一阵眩晕,她硬生生撑着身子在沙发上坐直,笑着:“真的够了?”

    胖子突然一掌重重拍在夏清陌肩上。

    夏清陌被拍得直接倒在沙发上,而后又被那人大力提起来,他哈哈大笑:“你胖爷我在酒桌上从未佩服过什么人,小丫头,你今儿让胖爷我服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