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妻乐无穷,总裁霸婚不离 > 正文 488.番186:看他只穿着单薄的西装,冲进雨里
    夏清陌天生不是做生意的料子。

    比如此刻,如果她凌厉一些,强势一些,至少她要说出一番有力的话语将这个男人信心击溃几许。

    然而,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努力让自己情绪沉了又沉,她问的话更显苍白:“你想怎么样?”

    周绍景顿了顿,摊摊手,老成在在地笑:“没想过,如果说想睡你一夜,现在我已经没了那份心思,你对我诱惑力也没那么大。偿”

    他想了想,又说:“可能就是想让肖君莲也栽一回,他不是让我和潇潇同时都栽过一道吗?人嘛,不就是那么回事,输了总是想扳回一局,这次,他肖君莲也该知道点轻重,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任他放肆妄为,我和潇潇都不是你。”

    最后,他意味深长地笑笑,没有接着说下去撄。

    夏清陌脸色刷地雪白,她明白他话里意味深长的意思。

    他和周潇都不是随便的人,而她夏清陌,却是连强奸犯也能接受。

    从西餐厅里出来。

    外面夜幕已长,路灯下,街道两旁的枝干上落叶萧萧。

    夏清陌抬腕看时间,不经意看到日期。

    脚步窒住,这个日期,该是那个孩子出生的日子。

    她想,肖君莲此刻会不会和那个突然出生在这个世上的孩子,有着心有灵犀的心跳呢?

    第三天,夏清陌登上去春城的飞机。

    只带了个一个简单的双肩行李包。

    包里,放着周潇这段时间邮来的数封邮件。

    到达春城那天,春城下起小雨。

    春城机场附近的几条主道都严重塞车。

    肖君莲被睹在其中,进退不得。

    夏清陌在电话里劝他不要急,慢慢来。

    她会在机场一直等到他。

    挂了手机,夏清陌走出机场大厅。

    春城机场门前的景致和莞城差不多。

    大盘的常青绿树,整齐光亮的广场。

    深秋的雨淅淅沥沥,连空气都似乎透着寒冷。

    她穿着浅咖色的皮夹克,很单薄。

    身子似麻木一般,完全感觉不到冷意。

    不过却是能知道手和脚都是冰冷。

    她一向如此,连自己都习惯了。

    抬起头,尽管天空灰蒙。

    她依然看得很贪婪。

    听苏乔从霍燕庭那里得到的消息,事情真的很复杂。

    周绍景没有夸大其词。

    这种时候,夏清陌便特别羡慕苏乔和霍燕庭的感情。

    他们是真正的坦诚相待。

    不管喜忧,夫妻一起面对。

    不管世上那套老成的报喜不报忧的面子剧。

    夏清陌其实也很希望肖君莲能把什么事都告诉她。

    可是她自己都做不到将事情都说给他听。

    又如何能奢求他把一切都告诉自己。

    今天,就让她先打开两人之间这种局面。

    她一直装了太久的沉重,要全部都告诉他。

    雨越下越大。

    夏清陌在玻璃台延伸出来的屋檐下,伸出手,接到一把雨水。

    掌心顷刻冰凉。

    肖君莲从雨里跑来,看到的便是她接着雨水怔忡的样子。

    不过一两天没见,她的脸仿佛又瘦了一圈。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了他的监督,都没有好好吃过饭。

    冲上前去,他立马脱下了身上的羊绒大衣,披在她的肩头。

    都不用,她身上肯定也是凉透。

    夏清陌抬头看着他满是雨水的脸,笑得温柔又心疼:“怎么不撑把伞?”

    肖君莲把她纤瘦的身子全部都拢进怀里,笑道:“看到你在这里,哪里还记得起拿伞,你看你,穿这么薄,为什么不穿厚点,棉衣或大衣哪样都比你现在身上这件皮夹克暖和!”

    夏清陌低头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有些娇羞:“感觉这件最好看,几天没见,当然想打扮得最漂亮。”

    “在我眼里,我家清清怎样都是天下第一大美女!”

    “油嘴!”

    “走吧,去车里,车里暖和。”

    “嗯。”夏清陌把他披在她肩上的大衣穿好。

    大大的衣服,挂在纤瘦的她身子。

    像孩子偷穿大人的衣服。

    肖君莲瞅着直笑。

    夏清陌抬拳打他:“不许笑!”

    “又不是笑话你,这样,挺可爱!”

    夏清陌便不做声了。

    他把她脚下的双肩背包背起,轻得跟没装东西一样。

    “行李这么少?”他问,顺势背到背上,又道:“少些东西好,需要什么我再给你买。”

    夏清陌想着背包里的东西,脸上的笑便消失了。

    跟在他身后,想一起往雨里跑去。

    肖君莲一把拉回她:“你干什么?在这里老实待着,我去车里拿伞!”

    “没关系,就几步路。”

    确实,只有几步路,即使雨雾浓浓,仍能看到不过男人十多步远处的黑色车影。

    肖君莲不允,她将按站在原地:“等着,我去拿!不许跟着跑过来!”

    夏清陌听话地站在原地。

    看他只穿着单薄的西装,冲进雨里。

    在浓重的雨雾里,像一道高大的剪影。

    几分钟,他又跑回来。

    手里明明拿着伞,可能怕她跑着冲过去,竟顾不上撑开,拿起就迅速又跑了过来。

    男人本就白皙的脸被冻得更加雪白。

    额头微微凌散的短发上滴着水。

    鼻头上,下巴上,都渗着水珠。

    只看着都觉得冷。

    夏清陌心疼得不行,接过伞,便大步跟着他往车里走去。

    一步都不忍心再耽误。

    回到车里,外面和车里气温相差大,两人一说话,都吐出白气。

    夏清陌看着,不由得笑了。

    “笑什么?”他拿了纸巾拭脸,扭头看到她在笑。

    夏清陌伸手,在他吐出的白雾里划着圈。

    难得看到她这般幼稚的动作,肖君莲看得微微傻住。

    热气消无,她出声:“没笑什么,你住在哪里?酒店吗?”

    “嗯,先带你去个好地方吃饭,我上次和霍燕庭去过,感觉不错,想着你来一定带你去吃一次。”

    “是什么?”

    “烤鱼。”

    夏清陌笑着皱鼻不屑:“莞城也有。”

    “和莞城做法不同,味道更鲜。”

    “正好我饿了。”

    肖君莲开车。

    夏清陌没有像往常一样,总是看着窗外。

    她定定地看着他。

    肖君莲偶尔一扭头,便能接触到她微带忧伤的双眸。

    虽然不懂为什么会觉得她忧伤。

    可从来开车时,没受到过今天她这般隆重的注视。

    他受宠若惊。

    便也没有疑其他。

    夏清陌脑子里一路都在打架。

    来之前,她都已经下定决定,要把周潇生了孩子的事告诉他。

    然后,不管他做出怎样的决定,她都会放他去看望孩子。

    周潇几次三番地给她寄邮件。

    夏清陌明白她的用意。

    不就是为了迟早有一天她夏清陌扛不住了。

    主动将这一消息告知肖君莲。

    她赌得很准。

    夏清陌终究没能熬过她周潇的赌注。

    而且,清陌也猜想,肖君莲这个筹码周潇也会一并赢了去。

    不为其他,单为那一束血脉。

    也许他会煎熬,他会徘徊,可是他终是会提出,要去看那个孩子一眼。

    不管结果怎样,夏清陌已经暗下决定,都会选择接受。

    可是此刻,看着他的脸近在眼前。

    夏清陌犹豫了。

    她害怕失去眼前的这一切。

    肖君莲对她说过,是爱情啊。

    他是切切实实爱她,她可以容忍他一切,可是容忍不了他和另一个女人,因为任何一个理由而藕断丝连。

    车子驶到一栋灰色的大厦前。

    因为雨天,招牌的灯在大白天里便亮了起来。

    五彩的颜色在灰蒙蒙的雨里显得如梦如幻。

    停车场几乎爆满。

    肖君莲一直开到最里面才找到一个停车位。

    将车子停稳后。

    夏清陌的手机铃声响起。

    肖君莲扭头看向她。

    夏清陌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苏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