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魄千金也难缠 > 章节目录 96.第九十六章 有 口 难 言
    “是啊,现在去不是刚好碰上张掌柜,你还嫌的你工钱扣的不够多呀,听你黄嫂的话,下午去,下午我陪你去。”

    “玉兰,听话,好好坐下洗碗。下午我跟崔嫂子陪你去。”

    两人这一拉扯,玉兰才勉强坐下,把个碗洗的吱扭作响,随时都有粉碎的可能。

    寒风拂面,嘴里哈着白气的玉兰,却浑身上下都热的难受,甚至背心都出了汗,她疾步走着,一门心思想着去见浅浅。

    大厨房没人,小院没人,几次落空,她的心更加着急,她的脚步更加的快,她的呼吸更加的急促,她眼里的闪烁的火苗更加的旺盛。

    酒窖里。

    终于看见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她身旁跟着的是,那个傻兮兮的三喜。

    极度愤懑下,她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变了调。

    浅浅回转身,一如既往的看着她,她知道她会来找她,可没想到这么快。

    “三喜,你在这,我出去一下。”

    面对玉兰灼灼逼人的目光,三喜有些害怕,听话的点点头,顺势避开玉兰的视线。

    浅浅出来,伸手想要去拥着玉兰的肩,玉兰一扭身子,躲了开去。

    走出几步,玉兰猛的回身盯着浅浅,哑着声问道:“为什么?我那样求你,再三嘱咐你,为什么?”

    “如果没有张掌柜,我说的人会是你,因为我不想你受伤。”浅浅没有一丝犹豫,直白的应道。

    “可是我愿意,哪怕是受伤,只要能时时刻刻看见他,我也愿意,我就满足了。你不是我,你不会明白,对我来说,能随时看见已是幸福,已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我只想这样看着他,可你却连这样的机会都不给我,我明明跟你说过,可你却把机会给了三喜,不管我心在怎样痛着!浅浅,我恨你,这辈子我都会恨你!”

    语气激昂的玉兰,不时上牙撞着下牙。磕碰着,眼里因为希望破灭而心痛泛着盈盈泪花。

    玉兰打开浅浅想要给她擦拭眼泪的手。

    浅浅僵在那,怜惜地说道:“我知道你现在会恨我,可是以后日子长了,你会明白,我是真的为了你好。玉兰,相信我,我是真的为了你好。”

    “不需要,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为我好,这句话只怕是连傻子都不会信,以后你不在找我。”玉兰冷笑道。

    浅浅一愣:“你这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知道。”说完,甩手走开。

    自己知道,天,不会吧,玉兰的意思,不会是说她喜欢张朗,所以······这,玉兰怎么会这么想,她就算是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她也不会喜欢他张朗呀。

    这可怎么办?解释又不能解释!说也说不清!

    焦头烂额的浅浅拍着额头,为玉兰的脑洞大开。

    不多时,她跟三喜并肩走出酒窖没几步,就见玉兰风风火火的抱着一堆东西跑来,跑到她面前,把手上的东西一股脑的扔在地上,从怀里掏出几串钱,塞进她手里,恨恨地说道:“这些都还给你,我不需要你的假仁假义,从今往后,我们姐妹情断,你是你,我是我,彼此不再相干。”甜妻卧倒,大叔乖乖就擒

    “玉兰,玉兰,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不是!”

    浅浅拉着玉兰的手,焦灼地说道。

    “不是那样,是哪样?我玉兰是乡下人,不明白你浅浅姑娘的这样那样是哪样?更不会深更半夜跟男人钻荷塘!”

    失去理智的玉兰,不顾三喜在旁,口不择言地讥讽道。

    知道此刻说什么都没用的浅浅,怕她再说出难听的话来,传出去,徒然给她增添麻烦,于是乎骤然放开玉兰的手。

    玉兰见她松手,不辩白,只道是她说中了,歪着嘴,冷笑着扬长而去。

    浅浅叹口气,弯腰捡起地上的东西,拍拍上面的尘土:“三喜,不介意的话,我送你。”

    三喜摆着手,不安地说道:“浅浅姐,不然我还是回去,把玉兰姐换出来吧!”

    “不用,你就安心的在我身边,好好学些东西。这个给你!”

    三喜抱着浅浅硬塞过来的东西,心提的老高。

    夜色冰凉,地上结霜。

    屋里三喜轻微的鼾声,不时传来。

    浅浅背靠栏杆坐在那,仰望着漆黑的苍穹,突然想起小月儿无暇的笑脸。摸出那两只铃铛,轻轻的晃动,嘀铃铃,嘀铃铃,清脆悦耳跟小月儿的笑声一样好听。

    站在她身后良久的张朗,盯着那两只铃铛,有些奇怪,什么时候变成两只了,记忆里小月儿脖子上只有一只这样的铃铛,另外一只哪来的?

    还有,怎么这么久都不曾见她提起过小月儿,也不曾请假出去探望过?

    心怀疑虑,不觉轻轻咳嗽一声。

    浅浅手指一握,把铃铛藏在手心,警惕地问道:“张掌柜!这么晚,你有事?”

    “我,哦,没什么事,就是路过,看你还没睡,进来看看。”

    “是吗?”浅浅站起身:“很晚了,我进去睡了。”

    张朗张嘴却没出声,想要叫住她,却不知叫住了又该说些什么?悻悻地出来,顺着小路溜达。

    玉兰跟浅浅闹翻的事他已经知道,只是他也很奇怪,为什么浅浅不选玉兰,照道理来说,玉兰在她身边,她不是做什么都更方便,真是弄不懂她想些什么。

    走着走着,旁边人影一闪,一个人突然窜出来,跪在他面前,是玉兰。

    张朗默然的看着她,向旁边移开两步。

    玉兰跪着过来:“张掌柜,张掌柜,浅浅她是假仁假义的坏人,你不要喜欢她,真的,我没骗你,你听我说······”

    “我喜欢谁跟你一个杂役有什么关系?”

    张朗冷冰冰地打断玉兰的话,从斜刺里大步走开。

    整个人一直都处在混乱的玉兰,望着他决然而去的背影,虚脱般瘫坐在地上,整个人都空了,只有眼里的眼泪恣意的流淌。

    走远的张朗,明白过来,她是浅浅才会这么做,选三喜不选玉兰,是因为她是浅浅,因为他在她心里,是那个十恶不赦忘恩负义的张朗。超级探测

    她是怕他伤了玉兰,可惜,照目前这个情形来看,只怕是白费她的一番苦心。

    心情轻松,嘴角却漾起一丝难言的苦涩,为他在她心里的形象。

    眼看春节,穆青带着穆香羽进城来,购买些首饰过年。

    宗紫樱热情的把他兄妹二人,带进后院。

    三人进屋后,脱掉大氅,围着火炉坐下。

    热气氤氲了,穆香羽身上淡淡的香气袭来,好闻的很。

    “那些都是你们刚买的?”

    宗紫樱看着桌上那几只首饰盒里的首饰。

    穆香羽点点头:“都是哥哥刚才給我买的。”

    “你呀,真是幸福,有这么整日里疼着你艾着你的好哥哥。”

    宗紫樱半是艳羡半是认真地说道,一股酸味淡淡地夹在在她的话语里。

    穆香羽得意的笑笑:“谁叫他这几月赚了不少的钱!”

    穆香羽冲口而出,穆青递眼色都来不及,他故意好几次,在凤少皇带人来第一楼时,前来,在他面前晃悠打招呼,制造出一个他跟凤少皇很熟的假象,加上宗紫樱跟凤少皇跟他的关系,让他在外面借着跟凤少皇熟的名头,接连做成好几桩大生意,获利不少。

    见香羽口无遮拦,生怕她连这个都说出来,因此急急打眼色,谁知恰好给宗紫樱逮个正着,调侃道:“挤眉弄眼的做什么?难道你赚了钱,不想让表妹我知道?是怕我知道跟你借,还是怕我知道也缠着你给我买首饰?”

    穆青挠挠耳朵:“看你说的,别说借,我赚那点钱,就是送你你也未必会要,至于首饰,你有凤公子,什么样的首饰没有,只怕都是我们都没见过的,宫里人带的新鲜款吧!”

    这下宗紫樱倒懵了,他不顾及他妹妹穆香羽的感受了吗?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说起凤少皇。

    眼波流转,穆香羽竟然向没事人似得,见她看她,微微一笑:“我早想开了,人家不喜欢我,我死乞白赖的也没用,何必作践自己,反而给人看不起。”

    难得穆香羽也会说出这么有骨气的话,只是她这么一说,宗紫樱反而不好意思的脸颊一红,急忙岔开话题:“妹妹,前些日子,我给你的这个香好用吧?”

    心情原本大好的穆香羽,给她这一问,就像是喝糖粥,喝进了苍蝇蚊子,脸色微变,闷不做声。

    察觉她异样的穆青急忙忙说道:“好用,好用,多谢紫樱妹妹,以后那商人再来,跟我知会一声。”

    “何必知会你,我自然会替香羽妹妹备下。你还好,香羽妹妹难得过来,我去看看他们备下的酒菜好了没。”

    宗紫樱一起身,穆青连忙拍拍妹妹的手,以示安慰。

    穆香羽冲宗紫樱的背影,翻个白眼。

    张朗亲自监督,带着小四端着酒菜前来。

    进了院子,接过托盘,自己亲自托着上前。

    屋内,想挽回刚才失言的宗紫樱,故意把话题又回到穆香羽的新年礼物上,于是瞅着那些首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