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魄千金也难缠 > 章节目录 98.第九十八章 罚 跪 雪 地
    忙着做事的浅浅,在傍晚才听小四说,张掌柜病了。

    三喜侧头看了看浅浅,浅浅只是随口应了声:“是吗?”

    “是啊,我跟张掌柜那么久了,就连精神疲倦都没见过,可这次他居然病了,你们说他是不是太累了,才会累到的。”

    小四有些激动地说着。

    “人吃五谷,生个病有什么好奇怪的。”

    浅浅接着不以为然地说道,心里却是猛的一惊,他怎么好好的病了,早上不还是好好的?

    “那请大夫了吗?”

    三喜问道。

    “请了,上午他去跟大小姐说他有些不舒服,要休息一天,大小姐就赶紧不顾他阻拦,叫我去请的白公子,白公子这会还在大小姐那,还没走呢!”

    “小四,你在这絮絮叨叨说什么废话,大小姐找你!”

    小径那头,丁香探出半个身子,叫道。

    小四答应着,跑过去。

    “浅浅姐,咱们要不要去看看张掌柜?”

    “有什么好看的,你有这闲工夫,不如回去想想怎么教我做针线活!”

    三喜嘟起嘴。

    转过弯,穿过石子路,浅浅跟闲着没事,带着丫鬟春喜,四处乱逛的穆香羽碰个面对面。

    浅浅拉着三喜,低着头,站在一边,等着她先过去。

    穆香羽昂着头,大喇喇的走近,也不知那跟神经不对,就是对浅浅看不顺眼,站在她面前,趾高气扬地呼喝道:“看见本小姐过来,也不打招呼,是不把本小姐放在眼里,还是不把你家大小姐放在眼里。”

    三喜侧眼瞥下浅浅,稍微半抬起眼皮:“小的跟浅浅姐一向在厨房,不知小姐是哪位,所以不敢冒昧称呼。”

    “哼,睁大你们的狗眼,这是我们穆家二小姐穆香羽,是你们大小姐的亲表妹。”春喜得意的介绍。

    “表小姐好!”

    浅浅跟三喜同时叫道。

    穆香羽不置可否,小路那头,宗紫樱的贴身丫头倩碧正朝她走来。

    她不屑的回头,恰恰三喜抬着手腕,跟浅浅要离开,她抬起的手腕不偏不倚地遮住浅浅半张脸,露出来那半张脸孔,让穆香羽心里咯噔一下,登时唬住了,这女人怎么感觉跟那个女人那么像?

    心砰砰跳着,定下神来,仔细看去,看清浅浅的长相,暗暗好笑的长舒了口气。

    那是什么?

    积雪扫净的路面上,静静的躺着两只银光闪闪的小小铃铛,弯腰拾起,这不是哥哥的吗?之前还说掉了,原来是不想给她扯的谎。

    这下子真的掉了还不知道,真是粗心,这可是他贴身带着的,还好没给刚才那两个贱蹄子看见。

    倩碧走上前:“见过表小姐。”

    穆香羽也不答话,哼了一声,算是回应。

    “你们俩还不见过表小姐,表小姐是大小姐的亲表妹。”

    “见过表小姐。”

    妖仙令

    浅浅跟三喜回转回来,再次施礼见过。

    “倩碧,我表姐她忙完没?”

    完全无视的浅浅跟三喜的穆香羽问道。

    “差不多了,今天掌柜的病了,大小姐难免事多些,没时间陪表小姐,还表穆小姐见谅。”

    “你这丫头倒是会说话,走,咱们去看看她这个大忙人在忙些什么?”

    “那好,只是奴婢还要去趟那边,就请表小姐自己过去可好?”

    “那有什么不好,我自己过去,春喜咱们走。”

    穆香羽带着春喜从浅浅刚才过来的那条路走去。

    走出一段的浅浅,冷不丁的摸摸身上,她揣在怀里的铃铛不见了:“三喜,你先回去,我一会就回来。”

    三喜莫名其妙,看着浅浅顺着来路风一样的跑去。

    低着头,找着铃铛的浅浅,跟走岔了路转回来的穆香羽,碰个正着,若不是春喜及时扶住,身子向后倒的穆香羽肯定摔个仰翻叉,即使这样,还是把穆香羽给吓了一大跳。

    立稳身子,双眉高挑,娇声叱道:“你这瞎眼的小贱人,没事乱闯什么?差点没事害本小姐摔一跤。”

    紧接着甩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扎扎实实的落在浅浅面上。

    前尘旧事翻滚,浅浅忍着脸上的火辣辣,压抑着各种冲口而出的话语,一遍遍地告诫自己,要忍耐,忍耐!为了小月儿的仇,为了第一楼的配方,牙齿紧咬,目光放空直射出去,不看穆香羽半眼。

    “怎么挨了本小姐一耳光,就鼓楞着个眼不服气,不服气你能怎样?就算你会酿酒,也不过是第一楼一个小小杂役而已!”

    穆香羽趾高气扬,伸出纤纤食指,戳着浅浅的胸口。

    她怒目而视的沉默,让穆香羽以为是她不服气。

    “小姐,你看她那气鼓鼓的样子,就知道她没把小姐你放在眼里。毕竟咱们是客,不是人家的正经主子。”

    唯恐不乱的春喜挑衅的看着浅浅说道。

    “小的没有不服气,小的虽然只是第一楼一个小小杂役,也知道是什么是主什么是宾。”

    “你居然敢说我穆香羽不懂宾主。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不教训教训你都说不过去。想来,表姐的奴才不懂规矩,我做表妹的虽然是客,替她教训教训她也不会计较。春喜,本小姐手疼,你替小姐我教训教训她,让她知道知道什么是主子,什么是奴才,免得人家说我穆香羽不懂宾主。”

    穆香羽,拉拉裹在身上的大氅,巧笑嫣然,轻描淡写地说着。

    幽幽香气随着她大氅的闪动,散发。

    得令的春喜叉着腰上前,出其不意的啐了一口唾沫在浅浅面上,紧接着又是第二口。

    浅浅的手握成拳头,躲过她第二口唾沫,暗地里伸出了脚,踩着春喜的脚尖,用力一碾。

    正在得意,身子倾斜厉害的春喜,脚趾尖突然一痛,没掌握好平衡,往前一栽,浅浅就势伸手撑住她的心窝,把她往后一推,猝不及防的春喜瞬间由前倾变向后仰,向穆香羽倒去。冥少的萌帅妻

    穆香羽几个踉跄,本能的接着春喜,主仆二人好容易狼狈站稳。瞅眼恍惚间,见浅浅面上若有似无划过的浅笑。

    穆香羽的小姐脾气彻底爆发,面皮紫胀,恼羞成怒,顾不得形象,撩起袖子,露出如玉的手臂,高高的扬起了皓腕。

    春喜机警的从后面抓着浅浅的双臂,让她不能动弹,穆香羽卯足劲,甩开了膀子,左右开弓,一阵猛扇,七八个耳光就噼噼啪啪、响响亮亮的落在了浅浅面颊上。

    浅浅两边脸颊映着清晰的指印,红肿起来,穆香羽转动着酸软的手腕,喘着粗气。

    办完事回来的倩碧,远远的看到的这精彩一幕,慢慢悠悠的走上前。

    等她走到跟前,春喜不等问话,直接胡乱瞎掰一通,配合表演的穆香羽一脸委屈,可怜兮兮地哽咽着。

    倩碧赶紧伸手搀着穆香羽,指着浅浅:“还想在这待下去,就老老实实的在这跪上两个时辰。春喜,你在这看着,没我的话,不许她起来,居然胆大包天敢得罪表小姐,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不要以为有大小姐宠着,就可以无法无天,恣意妄为。”

    没事还想找事的倩碧,岂肯放过这个整治浅浅的大好良机,疾言厉色地咆哮着。

    “是,倩碧姑娘。”

    春喜得意洋洋,摇头晃脑的答应施礼。

    终于整到浅浅的倩碧,走出几步,心情爽快的又回头看了眼,跪在那的浅浅,心里那个得意,简直就是飘飘然,快要飞起来。

    老天有眼,让她终于借着穆香羽的手收拾了她,独自居住一个小院就算了,还另外有了伺候她的人,她倩碧辛辛苦苦这么多年,还没这种待遇呢。

    送走白易的宗紫樱,见只有倩碧搀着穆香羽回来,纳闷的还没说话,穆香羽倒先红了眼前,抽抽噎噎的把刚才的事,照着春喜之前说的说了一遍。

    “这个该死的,居然敢冲撞你,真是不知死活,那就让她跪在那好了。”听宗紫樱这么说,穆香羽擦擦眼泪,破涕为笑。

    任由宗紫樱拥着回到屋里,脱下大氅,围着火炉,吃着点心,喝着茶,闲话。

    小月儿各种可爱的模样,在浅浅眼前晃动,闪过,浅浅的心痛着,自责着,为自己找不到是穆家做的证据气苦,为自己没保护好她愧疚,心在流血,神思飘远,却不知膝盖早已麻木,没了知觉。

    一阵凛冽的朔风吹来,阴沉的天空又密密匝匝的下起大雪,狂风卷裹着片片鹅毛般的飞雪,到处肆虐。

    春喜冷的缩手缩脚,难熬得紧就拿浅浅出气,上去就是一脚,怨怪她让她跟着在这受冷,给狂风暴雪吹。

    起先几脚,浅浅晃悠下身体,还能再次把身子挺起来,可是多了几次之后,不知是受伤了,还是太冷,冻的麻木,竟然在春喜大力的往心口踢了一脚之后,斜躺在了地上,半天没起来。

    春喜心一颤,左右看看,横竖左右除了遮天蔽地的雪花,就是冷嗖嗖的风声,一个人影都不见,一寻思,踮起脚尖小跑两步,回头见她还没动,干脆撩起裙子,撒开腿的大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