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魄千金也难缠 > 章节目录 166.第一百六十六章 贼 父 恶 女
    “是,小姐!”

    春喜掩饰不住喜悦的答应着,可不知道是因为那朵花,还是她运气衰,总之就是她在回去的路上,给蜜蜂蛰了。

    脸肿胀的跟面盆一样。

    好几天都不能出门。

    若不是宗紫樱碰巧知道,她连大夫都不想请。

    宗紫樱不明白她干嘛这么做?却懒得问她。

    她自己都是一个头两个大,满头都是雾水。

    凤少皇自打那天送浅浅回来之后,就再没来过。

    几次派人去请,也借口有事,不然就是不在家,连个面都不露。

    弄的宗紫樱心里莫名其妙,惴惴不安。

    眼看着就是五月初,离他之前说的日子越发临近,他姨妈来还是不来,也不打发人送个信来。

    害她在这瞎担心。

    宗明远看出端倪,在知道事情原委后,叫她准备些礼物,放下面子,去他家亲自问问,顺便打探下他母亲的口风。

    宗紫樱沉吟片刻,眼下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好,父亲,现在也只有这样了,女儿就亲自去一趟。”

    “那个浅浅跟张朗怎么样了?”

    “势同水火。”

    “是吗?你可不要掉以轻心,对那个张掌柜。”

    “是,父亲,女儿知道。您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宗紫樱端着茶喂进她父亲嘴里。

    茶水一部分流进嘴里,一部分顺着嘴角流出来,顺着下巴,流进脖子。

    宗紫樱佯装没有看见。

    粘湿的感觉,让宗明远晃了晃脖子。

    “她呢,你打算怎么办?”

    “这个,父亲放心,女儿自有打算,宴请一结束,女儿就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好,真是那样就好了,可她跟长的跟阿瑶可真像啊!”

    宗明远闭着眼,不断回忆年轻时的阿瑶那美丽无双的面容。

    宗紫樱不动声色地站起身,静悄悄地走了出去。

    一个个都那么喜欢那张脸,那张脸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他们这么痴迷,病成这样好了,还在怀念,真是可笑。

    凤夫人听见宗紫樱突然来了。

    自热免不了请进客厅。

    一番寒暄,看着她带来的礼物,凤夫人连声道谢。

    吩咐玉书看茶。

    难得穿着一身素雅的湖水色衣衫的宗紫樱,客气的对玉书点头,表示谢谢意。

    端坐在凤夫人下手,浅笑盈盈的喝着茶,说些客套话,什么好久没上门拜访,请凤夫人见谅之类的。

    凤夫人什么人,见她突然前来,已经猜着她的来意八九分。

    开门见山地问道:“宗小姐前来,大概不是为了我跟我这个老婆子没事闲聊的吧。少皇去了京城,接他姨妈,顺便处理下凤家在京城的事物,大概没那么快回来。”

    凤夫人这么直白,宗紫樱多少有些尴尬。

    拿捏着嗓子,温柔婉转却不多做掩饰,“谢谢夫人,难怪凤公子那么久没来第一楼,原来是去了京城。亏紫樱还预备下他说的宴请酒席,准备让他试试菜呢。”

    “他走没跟你说吗?”

    凤夫人笑着问。

    糟糕,宗紫樱这才反应过来,她这么说,不是等于告诉凤夫人其实她在凤少皇心里,并不是那么重要,否则怎么可能去京城这么远的地方,不告诉她一声。星际事务所

    只是话已经说出口,后悔无益,只能描补。

    故作恍然大悟状:“夫人,你看看紫樱,最近忙宴请的事,忙的晕头转向,把凤公子那天说要出门一趟,理解成就是平常那样在附近走走,三两天就回来,还真是笨!”

    “宗小姐自谦了,你若是笨,我看天底下就没有聪明人了。”

    风夫人语音带刺地回道。

    “夫人这么说,紫樱不敢当。既然凤公子说不定那天就回来,紫樱就先告辞,回去准备宴请的事,以后有空在来陪夫人您聊天。”

    “不必客气,听说浅浅前些日子生病,现在怎样啊?”

    凤夫人端着茶盅,漫不经心地随口问道。

    “她挺好的,就是因为忙着宴请的事,所以稍微瘦了些。”

    “是啊,你是小姐,她是丫鬟,忙点是应该的。等少皇回来,有空叫她过来一趟。”

    宗紫樱不明白的望着凤夫人,她什么意思。

    凤夫人放下茶盅:“你不是想宴请他姨妈吗?那负责忙的是浅浅,自然应该叫她前来,跟少皇按照她姨妈的喜好,好好商量一下,不是吗?”

    “是,是,夫人说的对极了,是紫樱愚笨,没想到这一层,您放心,到时我一定派浅浅前来。”

    “好,那我就不送你了。玉书,你替我送送吧。”

    “不必,不必,玉书姑娘请留步,紫樱不敢当。”

    凤夫人坐在那。

    瞅着那些礼物出神,意外儿子竟然出远门,都不告诉宗紫樱。

    他不是很喜欢她,甚至想要娶她吗?

    难道事情有了变化。

    玉书见她出神,走到她身后:“老夫人,这不正合您的心意。”

    凤夫人回过头,一笑“就你这丫头鬼灵精。没错,他对宗紫樱淡下去,合了我的心意。可是我这抱孙子的愿望,只怕是又的无限期延迟了。“

    玉书笑着没说话,突然想起听来的坊间传闻:“那也不见得,奴婢听外面传言,说是少爷喜欢上了浅浅姑娘。

    老夫人,您想想,这次少爷突然出门,是不是就在送浅浅姑娘回去后,而且那次之后,少爷是不是总是心事重重的,跟以前不太一样。”

    “嘿,我说你这丫头,果然机灵。你这么一说吧,我也想起来了,那几天,他确实有点怪。主动说起要去京城,接他姨妈,顺道去看看生意。”

    “怎么老夫人,不介意浅浅姑娘的出身吗?”

    “这有什么好介意的,别说她,就是看上你,我着老婆子都不介意。人生苦短,开心还来不及,哪里有时间去计较这些,再说咱们家已经够了,凡事不要太满,太满总容易亏损。”

    玉书羞红了脸,撒娇收回拳头:“老夫人这么喜欢拿玉书说笑,以后玉书有话都不敢跟老夫人您说了。”

    “我哪有那你说笑,我可是认真的。”

    凤夫人一本正经地回道。

    玉书不在言语,借故换茶,端着茶壶走了。

    凤夫人忍俊不禁的呵呵笑出了声。

    宗紫樱窝着一肚子火,回到第一楼。

    怒气冲天,直接来到大厨房。野蛮法师

    大厨房里。

    浅浅正在把炸好的虾,裹进鸡蛋做的蛋皮。

    嫩黄的蛋皮裹着炸的金黄的虾,光是看颜色,就已经亮眼的很。

    宗紫樱放慢脚步,眼里的火气渐渐消散。

    等浅浅摆放完毕,拿起筷子夹起一个,放进嘴里。

    细滑的蛋皮,卷裹着酥脆的虾壳,咬的卡兹作响,在里面又是鲜香的细嫩的虾肉,不同的滋味重叠,美妙的妙不可言。

    宗紫樱几口把剩下的吃完,满足的擦擦嘴:“真是好吃!”

    “多谢大小姐夸奖!”

    浅浅施礼。

    “浅浅你不要客气,大小姐,这道黄金酥,是她一个人琢磨出来的。”

    大厨挥舞着锅铲,对宗紫樱说道。

    “是吗?是你一个人想出来的。”

    浅浅低头不语。

    “你呀,别光顾着钻研菜肴,也要注意身体,你看看你最近瘦了多少。”

    “谢谢大小姐关心,小的会注意的。”

    “那就好,最近大家伙就多劳累些,等宴请的事结束,我一定好好谢谢大家。浅浅你跟出我出来一下。”

    “多谢大小姐!”

    众人齐声应道。

    “是!”

    浅浅擦擦手,跟在宗紫樱后面走了来大厨房。

    “浅浅,等少皇回来,你就去凤家一趟。”

    “有事吗?”

    浅浅稍微有些紧张。

    “你不必紧张,是为了宴请的事,咱们的菜做的再好,总要合乎客人的口味,所以到时你过去,找少皇,了解下王妃的口味,还有她那些重要随从的喜好。”

    “是,小的记下了。”

    “你呀,不是说没人的时候别这么客气吗?好了,你去吧。”

    “是。”

    宗紫樱望着浅浅的背影,变了颜色,酸溜溜的嫉妒。

    三喜在旁看着,不觉冷汗嗖嗖。

    晚上。

    轮休的三喜回到屋里。

    连口水都没喝,就心急火燎的把白天在凤家的事,详详细细的转述给了浅浅。

    然后无比惊讶地问道:“你说奇怪吧,凤少爷出远门,都不告诉大小姐。”

    浅浅收拾这针线,懒洋洋地回道:“你呀,难得休息,不早点安歇,管他们的闲事做什么。”

    三喜想要达到借着这事,问询浅浅的目的没达到,失望的望望浅浅,打着呵欠上床睡觉。

    疲乏的她,不知道这一夜浅浅,几乎眼睛都么闭过,辗转反侧,翻来覆去的折腾了一晚。

    张朗见她眼有红丝,好心的给大厨房人,送来菊花茶。

    大家伙心知肚明,这是托了浅浅的福。

    于是纷纷给浅浅道谢,在他面前说着张掌柜的好处,想要缓和他们最近冰封的界限。

    浅浅懒得回答,忙了一上午,宁肯喝凉水,愣是一口茶都没喝,她不需要的他的假好心。

    午休时,路过张朗账房。

    想了想,走进去。

    想跟他说,以后给大厨房送东西说清楚,免得大家误会。

    谁知进去之后,才发现他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