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魄千金也难缠 > 章节目录 168.第一百六十八章 眼 光 不 差
    傍晚,暑热渐消,一股凉风吹来,让人心情舒爽。 w w w    c o 。

    亲人相见,心情大好地凤夫人携着妹妹母子,还有自家儿子跟白易。

    兴致盎然的坐上家里的画舫,赏月赏湖。

    玉书在前面提着灯笼,浅浅端着托盘走在后面。

    凤少皇陡然看见跟在浅,愣了,她怎么还没走,还真是阴魂不散。

    他这一惊的神色,没有逃脱白易仔细观察的眼睛。

    在一旁,打起百分百的精神,目光游离在他们两人间,想要看出究竟。

    五颜六色,造型各异的糕点,凭着卖相就让再坐的人,口齿生津。

    凤夫人奇怪的看着那一盘鸽子蛋大小的糕点,这么小巧,什么意思。

    玉书笑着上前,抢先说道:“老夫人,奴婢刚才也觉得奇怪,就问了问。浅浅姑娘说,听说王妃的小皇子也跟着来了,怕孩子太小,糕点太大,容易噎着,就特意做了盘小的,并且里面的料也不尽相同,加了些容易促进消化的山楂。”

    王妃望着凤少皇,莞尔一笑,笑的凤少皇摸不着头脑,笑的白易面色微沉。

    “来,尝尝看,大家不要客气。”

    大家拿起糕点。

    除了王妃母子,别人都是吃过的,还好。

    王妃就不同了,有了之前凤夫人的铺垫,对她已经心存好感,现在吃着这美味的糕点,下意识的,就觉得宫里都没她这个做的好吃,因此是越吃越好吃,香甜无比。

    于是,一边吃一边毫不吝啬的大力赞扬。

    极尽赞美的夸奖,弄的浅浅非常不好意,不断的谦虚的谢谢。

    再品尝一口浅浅泡的茶水,微怔,惊喜的一双美目落在浅浅面上,不肯移开:“姐姐,这么年纪不大点的孩子,泡出的茶水醇厚丰富又不乏内敛清透,两者相互矛盾,却又极好的融合在一起,还真是不可思议,我看就是宫里的那些阅历丰富老人泡的茶,也不过如此了。”

    “阅历丰富,可不是阅历丰富!”凤少皇在心里不屑地说道。

    眼尾一瞟,白易正在看着他。

    略微慌张的借着拿糕点,沉住气,将身子侧了侧,避开白易审视的目光。

    王妃温和却又睿智的目光,一直游离在凤少皇白易浅浅三人间,想要理清他们之间那种怪异的氛围。

    浅浅绞尽脑汁,再也找不出道谢的话语,也受不了凤少皇有意无意扫射过来的目光,更受不了白易的打探。

    “谢谢王妃夸奖,只是时候不早,小的第一楼还有事,就先退下。”

    “也好,你也累了一下午,早些回去吧。看你身子骨也不是很好,来呀,把我从京城带来的如意串珠拿两串给浅浅姑娘。还有那冰片燕窝也给她一包。”

    “多谢王妃,这个小的实在是不敢收。”

    浅浅赶紧跪下,婉拒。

    “你就拿着,没事戴着玩。这手串看着不起眼,却是别国进贡的,夏天带着不出汗,冬天带着会有丝淡淡的异香。至于这冰片燕窝嘛,也不是什么难的的东西,你就安心收下。”狼性老公,别过来!

    “多谢王妃,小的区区一介丫鬟,怎么能收受,这么贵重的礼物。”

    王妃面带笑容,看向凤夫人,凤夫人见妹妹看向自己,对玉书使使眼色:“浅浅,看在我面上,就拿着吧,这也是王妃一点心意。玉书,好好送浅浅姑娘出去,叫管家吩咐个可靠的家丁,套车送她回去。”

    “是,老夫人。来,浅浅姑娘,请跟奴婢走。”

    浅浅趴伏地上,磕头谢恩之后。

    这才起身,退着出去,跟着玉书走了。

    白易见她走了,按耐不住心里的疑惑,也跟着起身告辞。

    追出门口,对家丁说道:“多谢,浅浅姑娘我会亲自送她回去。”

    家丁看看浅浅,浅浅没说话。

    白易伸手一把就要拽她下马车,浅浅拧着不想下来。

    目光如炬的白易,无奈对家丁挥挥手,家丁走到一旁,他盯着她:“我就问一句话,你上午跟少皇怎么啦。我看见你从他那里出来!”

    “没什么!”

    “真的?”

    浅浅如果犹豫一下,回答,他可能会信。

    可浅浅答得的太快,而且回答时的神色也不对,让他心里的疑惑加剧,再加上王妃刚才那些不太正常的举动。

    浅浅抽回手:“爱信不信,我们走。”

    家丁过来,白易只得让开。

    马车缓缓驶将出去,拐个街口,渐渐只剩下一个消失在夜色的小点。

    他凝重的面色也跟夜色混为一体,马车里的浅浅也并不好过。

    上午的羞辱算是她自找的,可是现在想起他那会的神情,依旧心痛,难受的不得了。

    在屋里来回踱步的宗紫樱,终于盼到浅浅回来。

    迫不及待的把她叫道屋里。

    浅浅把冰片燕窝交给三喜:“大小姐,这是王妃赏赐的,小的想这样的好东西,还是只有大小姐这样的人物才配消受,还有这两串如意香珠,据说夏天带着不出汗,冬天带着会有缕淡淡的异香。请大小姐一并收下。”

    宗紫樱从三喜手上拿过串珠,放在灯下仔细打量,又放在鼻子前,屏气凝神的闻了一遭,果然宫里的东西就是宫里的,随便一串手串,都这样与众不同,不是普通人随便能看见拥有的不凡之品。

    “这是王妃赏你的,我怎么能要?”

    嘴里说着,却并没想还的意思,甚至把其中一串手串戴在了手腕上,翻来覆去的观赏。

    “小的是大小姐派过去的,王妃不过是看在大小姐面上,第一楼的面上,才赏赐这些东西,所以给大小姐也是理所应当。”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三喜,去给浅浅送两盘点心去她屋里,等会给她当夜宵。”

    “是!”

    三喜应着出去。

    宗紫樱站起身,过来,托着她的手,柔声说道:“谢谢浅浅妹妹,紫樱姐姐一定不会忘了你的好。王妃的喜好你打听清楚了吗?还有凤少爷他怎样,他还好吗?”

    “还没有。凤少爷说他会自己亲自过来,跟大小姐你商量。”

    “这样,那你先去吧。还有,既然王妃带着爱子前来,他年纪幼小,你明儿跟大厨看看,做些适合小孩子喜爱的吃食。”重生之我是校长

    “是!”

    珠帘闪动,浅浅俏丽的身影还不及消失,宗紫樱秀丽的面庞扭曲在一起,狰狞难看,都是愠怒之色,摸着手串,陡的扯下,扔在了地上。

    “你以为我宗紫樱什么人,会喜欢你浅浅的施舍,我宗紫樱从来都是自己想要的东西,自己争取。”

    三喜回来。

    见她气色不对了,心里明了,也不说话,只是悄悄的捡起地下的手串,搁在梳妆台上。

    宗紫樱瞥她一眼,似乎嫌她多事。

    她不紧不慢缓步过去,拆解者她头上发簪首饰:“这些东西虽是浅浅奉献给大小姐的,可终究是王妃赏赐的,他日若是给凤少爷或者王妃知道,岂不是不好。”

    宗紫樱反手拍拍三喜的手背。

    “是我太焦躁了些。”

    “大小姐,其实你有什么可焦躁的,王妃难得来,又是至亲,风少爷自然要步步不离的相陪。所以才会说他会亲自来,跟大小姐说王妃喜好的事,只怕这也是凤少爷想着见大小姐,故意找的借口,不然他直接跟浅浅说了不就得了。”

    “你呀,真是个聪明的丫头,既然你如此说了,那冰片燕窝我也不要了,你拿去给浅浅,给她补补,这接下来可够她累的。”

    “那还是算了,浅浅肯定不会要的,身为下人为主子做事,竭尽全力,是本分。怎么能为此讨要赏赐。”

    宗紫樱终于从心里笑了出来:“浅浅果然没看错你,你不光是人聪慧,也懂得分寸,我喜欢。以后好好跟着我,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是!”

    三喜高兴清脆地答应着,心里却在说,是像对倩碧那样好吗?她可受不起,宁肯就像现在这样。

    几天后。

    凤少皇终于来了。

    宗紫樱半喜半酸的迎出去了,做出各种楚楚可怜状,娇声暖语。

    凤少皇也没空搭理,直接让宗紫樱把浅浅叫来。

    宗紫樱桃泪珠在眼里打转,要哭不哭的样子,终于引起了凤少皇的注意。

    勉强解释道:“姨妈来了,我一直忙着抽不开身,这不才故意借这个借口,前来见见你,等姨妈走了,我的时间就多了。”

    “真的是这样?”

    宗紫樱压低嗓子,红着眼圈问道。

    “当然!”

    凤少皇双手按住她的肩,答的干脆有力。

    “好吧,少皇,我这就叫人去叫她。”

    浅浅脱下围裙,鬓角有些散乱的就来了。

    躬身施礼,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那,宗紫樱招呼着:“来,浅浅,近前一些,一起听听,顺道记下来。”

    “是,大小姐。”

    浅浅小小步的向前挪了两步,就再也不肯走了。

    凤少皇看着都生气,他是老虎吗?

    一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紧张状态。

    她的手怎么又受伤了。

    她双手自然垂立在身体两侧,左手虎口处,红红的一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