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魄千金也难缠 > 章节目录 174.第一百七十四章 她 是 钱 浅 浅
    俊轩黑白分明的眼珠滴溜溜一转:“也好,那我就听你的,你们赶紧给我洗手。”

    “是,小殿下。”

    洗完手的俊轩,迫不及待的跑到桌子边,指着点心:“我要吃。”

    负责试吃的嬷嬷,头一次吃着这么香甜热乎的点心,不觉放慢速度慢慢品。

    王妃宠溺的摇着头,拿起一块点心:“看你急的这样,就跟多少年没吃过点心似得。”

    俊轩笑着,接过点心,三五两口,就吃下一个,紧接着要第二个。

    王妃看看白易。

    白易点点头:“王妃,刚才小殿下就没吃两口,这会又玩耍了一阵,自然肚子饿。这糕点蓬松柔软,在吃一个也不碍事。”

    有了白易点头。

    王妃这才又放心地拿起一块,柔声说道:“好了,这是最后一块。”

    俊轩拿过点心,一边点头,一边大口吃着。

    这时,伺候宗明远的丫鬟急匆匆的赶来,站的远远的冲宗紫樱招招手。

    宗紫樱示意三喜过去看看什么事。

    三喜过去,跟那丫鬟交头接耳两句,神色慌张的回来。

    对着宗紫樱耳边小声说道:“不得了了,老爷不好了。”

    “不好了?”

    “是。”

    宗紫樱环顾一圈,这会若是把白易叫去,不是要吵动大家,眼看宴席马上就要圆满结束,就差凤少皇说婚事,不行,这关系到她的将来,不能因为这件事影响了。

    对了,老爷子不是也想来参加宴席吗?

    肯定是看自己没去叫他,心里不舒服,就吩咐下人来说,他不好了,真是!差点就上当了。

    “你去跟她说,宴席结束再说,现在不要再来打扰我,否则家法处置。”

    “是!

    三喜应着过去,对丫鬟小声低语几句。

    丫鬟看看宗紫樱,心急却没法,只得走了。

    这边,王妃抹着俊轩的背,替他梳理,眼看他吃的太急噎着。

    凤夫人端起水,小心的喂着着他。

    嘴里包的鼓鼓的俊轩,难受的摸着心口,直着脖子。

    “你看你,噎着了吧。”

    王妃笑道。

    白易望着台阶下的浅浅出神。

    凤少皇的目光游离在他们两人中间,飘忽不定。

    忽然,俊轩吐出嘴里包着的点心,呼吸细微紊乱,张大嘴,喘着气。

    望着王妃,叫了声:“娘!”小小的身子就软绵绵的滑了下去。

    幸好,凤夫人及时扶住,抱住他。

    众人这才在凤夫人跟王妃惊异的叫声中,回过神来。

    就在这瞬间,就在这么会眨眼的功夫。

    俊轩原本粉嫩的小脸变的乌青,嘴唇灰白,小小的拳头紧握,身子痉挛。

    白易急忙过去,伸手把脉。

    然后翻看下俊轩的眼皮。

    面色发青,冷汗直冒,不敢相信的视线从大家面色滑过,噗咚双膝跪下,声若蚊蝇却振聋发聩地对大家说道:“小殿下中毒了。”

    始于深渊

    “中毒!”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见的,就在这眨眼间,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孩子,怎么会中毒?

    可是当大家的目光锁定在正在痛苦挣扎的俊轩身上,却由不得不信。

    王妃楞了一下,声嘶力竭的冲白易吼道:“既然是中毒,那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动手医治,快呀,听见没。”

    白易跪在那,低着头,束手无策。

    就在这时,俊轩的身子虾米样的高高弓起,一口长长的呼吸后,随着身子的凹陷下去,再也没了第二口呼吸。

    凤少皇扶着王妃:“姨妈,姨妈,俊轩、俊轩已经······

    王妃目光如刀,抱着俊轩还热乎乎的身体,不敢相信的盯着凤少皇:“你说俊轩已经、已经怎么了,你说。”

    凤少皇跪倒她面前,看着俊轩扭曲的脸庞,双目噙泪:“姨妈,俊轩已经走了。”

    “你胡说,你胡说!”

    王妃指着白易。

    白易哀痛地颔首说道:“少皇说的没错,俊轩小殿下已经走了。”

    “不可能,不可能的,你们全都在胡说,我的俊轩只是玩累了,睡着了。他刚才还好好的,都是你们,都是你们不给我好好看着,我告诉你们,我的俊轩若是有半点差池,我要让你们所有人陪葬,俊轩,我的儿子,我的宝贝,你好好睡,娘抱着你,娘保护你,你别怕!”

    王妃抱着俊轩,突如其来的巨大打击,让她一时迷了心智,时而高声,时而低语喃喃说道。

    一场欢天喜地的宴请,眨眼变成这样,每个人都慌了,乱了,傻了。

    院子里,众人黑压压的跪了一地。

    每个人都是双股颤颤,冷汗涔涔,脖子凉嗖嗖的发麻。

    同时,又都在不约而同地想同一个问题,那就是小殿下怎么会眨眼功夫就中了毒?是谁干的,目的是什么?

    尤其是大厨房的人,更是想不明白。

    看着活泼可爱的小殿下,眨眼就没了,浅浅心如刀割,当初她失去小月儿时的那种痛,又袭上心头,感同身受,更是别比人更加难过千万分。

    面对王妃,为王妃难过,面对小殿下,为他小小年纪遭此横祸,伤心。

    意外突生,宗紫樱花吓的是花容失色,跪在地上,身躯乱颤。

    那个试吃的嬷嬷,在一边捧着肚子,呕吐的天旋地转。

    王妃的侍从,拔出刀剑,将众人团团围住。

    早有人去通报了林大人。

    小殿下没了,这还了得,在他管辖的地界,竟然发生当众投毒的惊天大案,那还了得。林大人带着一众衙役,风驰电掣的赶来。

    封存现场的每道菜。

    将所有人捆绑在一起,就要带回衙门,先行关进大牢。

    混乱中,拼命挣扎头钗歪斜,头发散乱的宗紫樱,彻底慌神了,她不想进大牢,进到那个她做不了主的地方。

    她紧要关头,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咬了口那个拖着她的衙役,跑到凤少皇面前,死死抱着他的腿,指着浅浅:“少皇,这真的不关我的事,都是她做的,她做的。”

    “她做的?”武极苍穹

    在场的所有人,瞬间都把眼睛转向浅浅,每个人神色都各自不同,有质疑有惶惑有着急。

    “凭什么说是她?”

    凤少皇跟林大人同时问道。

    张朗这下也沉不住气了,一向镇定的他也不由面色大变。

    “不可能,你胡说。”

    白易率先跳了出来,指着宗紫樱,驳斥道。

    “就是她,你们知道她是谁吗?她就是钱浅浅,以前天下第一楼的二小姐,钱浅浅!”

    病急乱投医的宗紫樱嘶吼着,用非常肯定的语气,撇清自己,把矛头对准浅浅,尖声说道。

    “钱浅浅?她是钱浅浅?”

    “那个,不是等会,你说她是钱浅浅!”

    宗紫樱的话犹如晴天霹雳,把凤少皇震的当场失态,一把抓住宗紫樱的手腕,厉声反问。

    “是,她就是钱浅浅,不信你问张掌柜,当初,还是他亲自前来举报的。”

    “张掌柜?”

    林大人有些迷糊的看向张朗。

    “是,就是他。”

    宗紫樱毋庸置疑的回道。

    “张掌柜,宗紫樱说的可是真的?”

    林大人再次问道。

    张朗脸色发白,额上虚汗簌簌而下,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还能怎么办?

    异常晶亮的眼睛,缓缓移向浅浅,沉重的点点头:“是,是小的当初向宗大小姐举报的,浅浅就是以前钱家的二小姐钱浅浅。”

    失控的白易冲过去,愤怒地指着张朗:“你!“

    终于看到转机,缓过些神的宗紫樱,站起身,走到钱浅浅面上,做戏做足,内心窃喜,外表却是痛彻心扉,幽幽说道:

    “浅浅,当初宗家收购了你们钱家的第一楼,那是他们长辈之间的事,也是我宗家的事。可你不甘心你痛恨,都应该冲着紫樱来,怎么可以为了报仇,如此不择手段,狠下心肠,伤害无辜小殿下,他是那么的喜欢你。

    他那么小,还有大段美好的人生,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这个蛇蝎心肠的毒妇,我后悔为什么当初要收留你,我真的后悔。你知道吗?我现在宁肯你毒死的是我,而不是小殿下。”

    说完又转身走到凤少皇面前,眼泪扑簌簌滚落,懊悔愧疚自责什么表情都有,稀里哗啦地哭诉:

    “少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在张掌柜举报揭发之后,我还收留在她在第一楼。谁成想,当初一念之仁,现在却害了小殿下。

    少皇,紫樱该死,都是紫樱的错,不该念及从小的情意,不该念及她无家可归,养虎为患,如今悔之晚矣。

    这一切都是紫樱的错,少皇,你杀了紫樱吧,你杀了紫樱吧!紫樱罪无可恕,连累了小殿下!求求你,杀了紫樱吧!紫樱万死难辞其咎!”

    凤少皇推开往他身上挤来,声泪俱下的宗紫樱。

    她是钱浅浅,那他呢?他在她心里到底是什么?是她想用来复仇的工具吗?这个混蛋!

    还有他,他跟他多年情谊在他心底到底算什么?他也是个混蛋,两个人都是混蛋,以为他凤少皇好欺负是吗?

    一股散着寒气,冰刀般的犀利目光,从白易浅浅面上锐利地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