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魄千金也难缠 > 章节目录 179.第一百七十九章 第 一 晚
    小丁说到这,四处看看,嘴巴凑到素梅耳边:“跟少爷有关系,我只怕少爷将来后悔。 而且,那浅浅怎么看都不像是那么穷凶极恶的人!“

    说着附耳过去,对着素梅耳语几句,素梅听的双眼圆睁,着实唬了一跳,打量着小丁,半信半疑地:“你说是真的还是假的?”

    “要是假的我小丁天打五雷轰!”

    “不管真假,小丁,你要记着咱们的身份,不可胡来!”

    素梅担心的叮嘱。

    “知道,我小丁还会不知道自己是那根葱那根蒜,不过在你面前说说,不然我这心堵的慌。”

    “这就好。对了,那个白公子还跪在门口!”

    “可不是,如今这节骨眼,除了少爷,谁还有那能耐翻转!”

    “嗯,那我去做事,你可稳着点!”

    “是,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过了,我就去找老夫人,提亲,娶你!”

    素梅红着脸,跑开。

    那俊俏的身影,让小丁想起那次出门的浅浅,心里更是难过。

    张朗得知,面如死灰,心里着急,却想不出任何的办法,谁叫他还困在这大牢里,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唯一能想的就是,他会陪着她,哪怕是黄泉路上,他一定不会让她孤单。

    浅浅听完宣判,心反倒安定了。

    宗紫樱得知大局已定,心里乐的开了花。

    五马分尸,想想都肉疼的紧,浅浅呀浅浅,这就是你不知好歹,送上门来的结果。

    面前那本随意丢在案桌一角,浅浅记录做菜的小本,引起她的注意。

    脑筋一转,让三喜把后阁楼里收藏的那对珊瑚瓶拿出来,带着去前去拜访林大人。

    林大人见她深夜来访,又带着贵重礼品,摸不透她什么意思。

    宗紫樱酝酿下情绪,微红着眼眶:“大人,虽然浅浅为了报仇,不择手段,害了小殿下。可她毕竟是紫樱一起长大的朋友,如今她落到这步田地,紫樱也难辞其咎,所以想恳请大人同意,让紫樱在着最后几天去牢里看看她,说说话,我给她做了点她爱吃的。“

    林大人沉吟不语。

    “大人求求你!”

    泪眼盈盈的宗紫樱说着就要下跪。

    林大人敢紧拦着,让师爷带着她去大牢。

    三喜提着食盒,紧紧跟在宗紫樱身后,一张小脸绷的紧紧的。

    路过关押张朗的牢房时,宗紫樱停下了脚步,隔着栅栏,得意的声音,掩饰不住她此刻胜利的兴奋:“张掌柜,真是的,说起来紫樱还没当面谢谢过,你当初的举报,今天就正正经经地跟你说声谢谢!”

    张朗挺身而立,姿态潇洒,面带着丝如沐春风的浅笑:“宗大小姐,你的谢张朗心领了,不过看在张朗曾经辅助过你的份上,张朗给你一个忠告,那就是人在做天在看,不要太猖狂!小心哪天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那你就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是吗?我谢谢你的忠告。不过就算我宗紫樱,将来会死无葬身之地,你也看不见了,不是吗?等你那个心爱的浅浅五马分尸后,就该到你了。

    哎呦喂,五马分尸呢,想想这胳膊腿的就疼的厉害呢。那血淋淋的场景,想想我晚上都睡不着,你呢?张掌柜!”权少,后会无妻

    宗紫樱装模作样。害怕恐惧地说着。

    不想在宗紫樱在面前示弱,假装坚强的张朗眼里不见一丝波澜,心却早就拧巴皱成一团。

    果然,看他这幅神情,宗紫樱有些失望,回头,却见三喜面色苍白。

    恼怒地啐道:“我说给他听的,你吓成这样做什么?”

    三喜低着头,忍着眼眶里打转的泪水,不敢吭声。

    宗紫樱骂骂咧咧的过来,从袖子里拿出一锭金子,塞进师爷手里:“这个是你打酒喝的,麻烦把门开开。”

    师爷把金子塞进袖子,掏出钥匙,打开大门,识相地对宗紫樱说道:“既然宗大小姐跟她有话说,那我就先出去。”

    “多谢!不过,紫樱还想麻烦师爷一件事。”

    说着,附耳过去,对着师爷说了几句悄悄话,师爷先是面有难色,之后就眉目舒展的点了下头。

    昏昏的油灯下。

    蹲坐地下的浅浅,手脚都带着血迹斑斑的镣铐,脸色苍白,秀发凌乱,脚上的链子一头栓在墙上,限制着她活动的范围。

    孱弱的身体看去更加的衰弱,唯那双黑澄澄的眼珠,焕发着异常闪亮的神采,看的宗紫樱是心里一紧。

    她还没说话,身后紧跟着的三喜,却再也控制不住心里的难过,眼泪刷刷的往下掉,哽咽起来。

    宗紫樱瞪她一眼:“你去外面等着!”

    “是,大小姐!”

    三喜答应着,却跑到浅浅面前,凝视着她:“浅浅姐!”

    “傻丫头,好不容易才看见,你哭什么?出去吧!我没事。”浅浅冲着她淡淡一笑。

    “是!”心里酸涩的三喜答应着,猛的跑了出去。

    随着三喜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牢房的气氛静谧下来,除了她们俩的呼吸,都不太均匀的呼吸声。

    “浅浅,你呀!”

    最终,还是宗紫樱叹着气先开了口。

    斜睨着浅浅,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打开食盒:“这是桂花糕,这是白糖糕,这是菊花酥,这些都是你自小爱吃的,我今儿给你带来了,你就好好的吃个够,不然到了地底下,想吃也是不能。”

    “你今天来就为了这个?”

    猜到宗紫樱目地的浅浅,开门见山地问道。

    宗紫樱放下碟子,:“果然是浅浅,还你了解我。”

    “说吧,你来的目的!”

    “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客气了,直说了吧。是这样,不管好歹,看在咱们曾经一起长大,你落到如今这五马分尸的地步,我也确实有些于心不忍。

    如果,你愿意把你酿酒的秘方,或者你隐藏的第一楼的配方给我,我就愿意为你去向凤少皇求情,即使不能让你出狱,也最少会保你不死。”

    “你?”

    “是啊,我!”

    “哈哈哈!”

    浅浅大笑起来,嗤之以鼻的神色显而易见。名声大噪:影后的招牌男友

    “你笑什么?”

    宗紫樱问道。

    “我笑什么?我笑你太不自量力,自以为是。你真以为他承诺过娶你,就会听你的话,让你摆布。

    我告诉你,你错了,大错特错!

    他如果会娶你,早娶了,还用磨蹭到这时候。

    还有,这是你跟我之间的事,就算他会听你的,我浅浅也不会接受,这次是我太小看你,没想到你会为了彻底斩草除根,牺牲第一楼,我钱浅浅愿赌服输,就是五马分尸,也不会跟你这种人做交易。“

    “你!”

    “我什么?没事请你回去,我跟你没什么话好说。“

    宗紫樱压下刚刚升腾的起的怒火,平复下心绪,反而笑了,柔声细语地:“看你说的,你跟我怎么会没话好说呢?我跟你要说的话可多了。比如你刚才就说错了,我宗紫樱会有这么愚笨,为了除掉你这个笨蛋,自毁根基。”

    浅浅自在的坐在一边,对她的话起了疑惑,事情到了现在,她认不认还有区别吗?难道真的另有他人!如果是那样,又是谁呢?

    浅浅脑子翻江倒海的思虑。

    她上前几步,走到她面前:

    “你呀你,倔起来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不搭理人。可是,我这满肚子的话,现在不告诉你,将来只怕是没有机会了。

    只是刚才的就不说了,反正结局也是我乐意看见的,也正好省了我另外在动心思。

    不过从前那些久远的话,又该从那里对你,说起呢?”

    宗紫樱语调悠然。

    瞥了眼隔壁。

    随着一声门响,她知道,师爷把张朗移到隔壁来了。

    “对了,应该从很小的时候说起:每次,只要我跟你姐姐可可在一起,大家的赞美的话语,欣赏的目光,都是毫无保留的给她,而家世地位长相什么都不如你姐姐的我,永远都暗淡的像月亮旁边不起眼的小星星,甚至是连小星星都不如。

    我嫉妒,愤怒,可是却无法改变现状,我没办法让自己一夜之间变的比她好看,也没办法,让自己的家世一夜之间超过你们。

    更没办法让所有人都喜欢我,尽管我竭尽全力的表现。

    可是,我不甘心,就这样一辈子被她压在脚下。

    于是,我教她知道她的美,知道她可以骄傲,知道她可以高高在上,知道她可以看不起任何人。

    比她小三岁的我,整日里姐姐长姐姐短的叫着她,跟着她,对她百般逢迎。只要她想到的,还没开口,我就已经为她做到。

    我什么都赢不了她,除了品行,她骄傲,我谦卑,她爱憎分明,我左右逢源。

    后来有了你。

    刚出生,又带着胎记的你,夺去了你父母全部的心跟注意力,包括那个张朗。

    可可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给人漠视的感觉。

    那也是我在她身边,每时每刻都在品尝的感觉。

    她的难过,她的落寞,都看在我眼里。

    于是,我就故意在她面前,说起你如何让人怜爱,说起你如何一点点的夺走了原本都属于她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