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魄千金也难缠 > 章节目录 203.第二百零三章 无心之举
    心里感伤,想起张朗的音容相貌。

    时光过的多快,一转眼,他就已经走了一年多快要两年。

    若是他此刻还在该多好!她一定不会像从前那样对他,而是像小时候那样,跟他亲近,粘着他!

    熟悉的味道,包裹着浅浅对张朗的思念,她唏嘘着,走到从前坐过的那个位置。

    替自己跟玉珠要了两个大肉粽,两个豆沙甜粽,两碗莲藕筒骨汤。

    软糯香甜,粘牙的粽子一个还没吃完,一个浑身脏兮兮,血淋琳的人,就从外面连滚带爬的摔倒着进来,倒在了她们桌前。

    后面紧跟着两个坦胸露肚的壮汉。

    玉珠眼看那个血淋淋的人摔倒她脚跟前,失声尖叫着,一下子跳起来,跑到浅浅身后藏起来。

    淡定的浅浅见那人蜷缩着躺在地下,鼻子嘴巴咕嘟嘟地,浓稠的鲜血直冒,心里也是咯噔一下。

    还没反应,那两个壮汉就走到了她面前,大手把桌子一拍,叫她识相的滚蛋。

    浅浅火了,敢在她面前嚣张,若是从前,她势必想办法,让这两个人吃些苦头。

    可现在,她没那闲工夫,只想赶紧打发走他们,别再着碍眼,让她发飙。

    语气尽量温和地问道“他怎么着你们了?”

    “怎么着?胆大包天,骗钱居然骗到老子头上,老子今儿非得让他断手断脚才成。”

    原来是自己笨,给人骗了,现在来寻仇,以大欺小,没意思。

    不过既然是钱的事,就好打发了。

    虽然她原本并不想管这个闲事,可是既然在她眼前,就是看在张朗的份上,也要管管。

    也不多话,从怀里掏出一张百两的银票,扔在桌子上。

    那两人看看银票,又看看浅浅,不知她什么意思?。

    浅浅美目一瞪,冷冰冰地说道:“拿着快走,就当我替他赔给你们的,不然我就叫人报官,看他这个样子,离死也不远了,到时气没消,反而吃上人命官司,不值得吧。”

    那两人听他这么一说,瞅瞅地下,不时抽搐的那人,再看看坐在那,面色宁静,美丽非凡,气势逼人的钱浅浅,气焰顿时矮了下去,点点头,拿起银票:“今天就看在小姐你的面子上,暂且饶他一回,咱们走。”

    等他们走了,浅浅又掏出一锭二十两的纹银,交给店铺老板,叫他找人给他看看,剩下的都给他,然后带着玉珠扬长而去。

    粽子铺老板拿着那锭银子,乐的见牙不见眼,找大夫能花几个钱,粽子又几个钱,这一来一去,他白白的最少可以拿一半还多。

    几天后,一大早,坐在柜台里的浅浅,听从文报账正听的高兴,不经意间,扭头就见门外不远处,有个人探头探脑的,时不时伸头向里张望,等她看过去,那人又不是转过身子,就是侧过脸,就是不打正面。

    奇怪,浅浅暗自琢磨,会不会是那边宗紫樱耍出的什么幺蛾子,派人来望风,准备捣蛋。

    心中虽然这么想着,可倒也并没放在心上,大白天的他敢做什么?

    再说找刺的本领,谁能比得过那个没事闲的慌的凤少皇,每天来青菜豆腐里都能挑出一堆毛病,偏偏嘴上说着不喜欢,还每天必来。真是怀疑他生意怎么做的,他就不要出门的吗?快穿之狗腿逆袭记

    多扭头看了几次之后,从文也发现了那个人,对浅浅说要不他出去看看。

    浅浅拦着说,不用,随他去。

    看着门外那人,从文不觉想起穆青:“浅浅姐,你说穆大哥回去处理事情处理的怎样了?什么时候会回来?”

    “他来信说会尽快,你想他了?”

    “不是,没他在,我总是心里有些不安。”

    担忧的从文的老实的说道。

    “放心,有我呢?你对我一点信心没有?”

    “不是,就是多个人的话,浅浅姐也不会这么累,市场那块,玉珠暂时还帮不上忙。“

    “玉珠已经很好了,不要小瞧你妹妹。而且我有你们兄妹,也省了很多的心,谢谢你,从文,我没事的,我会努力的,你一定会看到我亲手拿回第一楼的一天的。”

    “嗯,我相信浅浅姐!这个我可从来没有怀疑过!”

    受到浅浅坚毅肯定的神态感染,从文的说话的语气也充满肯定。

    他是真的相信,相信浅浅会达成愿望,这点他现在不会怀疑,以后也不会,因为不管目前是怎样?

    他始终好人一定会有好报,不然还有什么天理公道!这世道成什么了!

    中午吃饭时辰都过了,那人缩在街边一角,还是没走,也没进来的打算。

    从文这才到纳闷了,这是要唱哪出?

    话说那天给浅浅无意救了的小霸王周通,缩在外面已是一天,就是没有进来的勇气,毕竟他以前对她做过那么多的坏事,虽然她救了他,可是谁知道她看见他又会怎样?

    远远不敢靠近他的阿三,看的心里着急,又不敢过来。

    谢个恩还这么磨磨叽叽,真是麻烦。

    他不饿,他饿!早就饿的晕了!

    大早出来,就在这转圈,饿的前心贴后背,眼睛发黑。

    可谁叫他是老大呢?饿也得忍着。

    心烦意乱的不时瞅着周通,示意他快些进去。

    奈何,周通就是走两步,缩三步,不肯进去,又不肯走。

    中午吃饭的时辰过了,浅浅忙完里面出来。

    从文对她使使眼色。

    “还没走?”

    浅浅张望着问道。

    “嗯,还没走。”

    “这么奇怪,我出去看看。”

    从文赶紧拦着她,怕她出去有事。

    浅浅笑笑,说青天白日的,她就不信了,宗紫樱能嚣张到如此地步。

    边说着就往外走。

    她还没出门。

    一个彪形大汉,就推搡着一个身材清瘦的男子进来。

    浅浅皱皱眉,这个人怎么那么眼熟?

    在看看大汉,陡的想起来,这不就是那个小霸王周通吗?

    另外那个大个,虽然不知道名字,可那次在河边不是就有他?

    他们来干什么?

    浅浅脸色一沉,双目从他们俩面上扫过!

    第一个念头就是他们是来惹事的。放开那个影帝(穿越)

    “还不说话!”

    阿三推搡周通,周通踉跄两下,站到浅浅面前,也不敢直眼看她,微微低垂着下巴,嘴巴动了几动。

    他说什么?

    浅浅看向从文。

    从文摇摇头,他也只看见他嘴巴动,没听见他出声。

    “哎呀,大哥,你怎么这么麻烦,我来。我叫阿三,是周通的好兄弟。”

    阿三拍着自己的胸脯,大声说道。

    浅浅跟从文,还是没弄明白他们来的意思。

    “他是来谢谢钱老板你的,谢谢你那天不计较从前,出手救了他。”

    “我救他?”

    浅浅傻了,她什么时候救他了,救他,就凭他把她逼的跳河,看见他不踹两脚,就不错了,还会救他,她有那么好心吗?她什么人!

    “是啊,就前几天,在粽子铺。”

    “哦!”

    浅浅明白过来,原来那天那人是周通,暗暗懊悔,早知道是他就不救他了。

    “钱老板,多谢你呀,我阿三跟周通,以前那么对你,把你逼的跳河,你还这么大人大量的救他,真是对不住了。以后,我阿三跟周通就跟着钱老板了,钱老板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是啊,尽管说。”

    周通这会缓过来,舔着脸说道。

    浅浅挥挥手:“算了,小事一桩,你们不必记在心头,我还有事要忙,就不送你们了。”

    这样的瘟神还是少沾惹,早点送出去比较好,不然给其他客人看见,谁还还敢进来!

    从文机灵的揣测到浅浅的意思,附和着:“是啊,两位,既然话说清楚了,没事的就先请,我们还有事要忙!”

    阿三见了,拉着周通,粗声粗气地:“好,你们有事就忙,我们先走,以后有事支一声。”

    周通做个揖,跟着阿三走了。

    浅浅呼口气,意外他们俩还会懂得感恩。

    给阿三拽着走出街角的周通,突然停下脚,望着第一楼,贼眼咕噜噜的转了几圈,对阿三说道:“我不是什么好人,可也不是什么坏事都做的,这个宗紫樱那么不地道,咱们就帮钱老板出出气如何?就当是还她个人情。”

    “好,可是怎么出?我脑子不好使,可是没主意。”

    一肚子坏水的周通对着他的耳朵嘀咕几句,把个阿三听的咧着嘴直笑!顿时眼睛也亮堂了。

    不说他们怎么商量的。

    总之就是第二天中午,第一楼忽然一下子走进来十几个客人,都是生客,各式各样的打扮都有,有短衫穿草鞋的,有长衫穿布鞋的,也有穿大褂耳边带花的,胖的瘦的高的矮的。

    反正,就是杂七杂八的,晃的宗紫樱眼都晕了。

    忐忐忑忑,也不知该怎么招呼,既不能开口赶人出去,又担忧,这伙人吃完东西有没钱付账。

    想要叫穆方前去招呼,偏巧这会,他人不在跟前。

    壮着胆,僵硬地笑着,上前招呼他们在靠里的位置坐下。

    站在那,一股浓浓的汗味脚臭味扑面而来,熏的她呼吸都不敢大口,等着他们点菜,难免有些战战兢兢的心里打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