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千金媚祸 > 章节目录 V176 真正的魔鬼!
    身为一个男人,如果在这样的时候还能做到忍气吞声,那也就没什么必要做男人了。

    一日之内,喜欢的女生成了别人不要的玩物,亲生的妹妹又这幅样子跑回来,夏宇一时全身的血都像冲上了脑门,目眦欲裂,那像要把人生吞活剥了的样子看得夏晴浑身一抖:“哥哥…”她喃喃叫出一声,下一刻惊醒的夏宇一把扣上了她的肩膀!

    “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弄成这样?!谁做的,到底是谁做的!”

    夏宇扣着夏晴怒吼。

    夏晴被吓坏了,一摇,眼泪都摇了出来,她瑟瑟发抖,张张嘴想要说什么又说不出口,样子看着无比可怜,挣扎半天才哑着嗓子挤出一句:“我…我在回来路上遇见了一个混混…”

    那一句出口,夏宇已是彻底爆了,他受不了了,忍不住了,他急需要发泄不然感觉整个人都要爆炸了,爆炸了!

    死死咬牙,一时一张脸憋成了血红色,夏宇忽地猛然一把推开夏晴,困兽一般在屋子里乱窜起来,一开始夏晴还不知道他怎么了,直到夏宇冲入厨房,找到了一根当初安装煤气管道遗留下的铁棍子。

    夏晴吓得面如土色:“哥哥,哥哥你不要激动!我没事,我没有被占到便宜,就是被掐了几下…真的!我只是被掐了几下,人已经走了,那人已经不在了,你不要去!”

    夏晴吼出来,冲过去死死抱住夏宇的腰,一阵拉扯。

    隔壁传来响声,邻居想要开门又不太敢的样子,彼时提着铁棍子满目血红的夏宇已经冲到了门口,哪里还听得进夏晴的劝,转身一把把她推开,疯了般冲了出去!

    “哥哥,哥哥你别去啊!”

    夏晴被推得摔倒在客厅的纸箱上,额头狠狠磕了一下,抬头的时候门口哪里还有夏宇的影子?!她捂着头流着泪,咬牙追了出去!

    彼时,从居民楼到校东门的街,已经杳无人影。

    沉沉的夜色下,萧索的街头一扇扇卷帘门拉下,所有的店铺都关门了,校区大门也关闭了,街上黑洞洞的,什么也没有,只余夏宇暴怒的身影,在暗夜下穿行!

    夏晴追不上夏宇的速度。

    她跑下楼的时候,夏宇已经上了街。

    夏晴口中的混混,他当然不可能找得到,只是夏宇也不见得真是来给妹妹报仇的,他只是心里堵得慌,急需发泄!

    他是一个没用的人,待在社会底层,苟延残喘的残渣…

    这一点,是夏宇今天,对自己最深的体会。

    是啊,吴清莹,她为什么要选择他?

    他是有钱,还是有名,还是有学问有地位有别人所艳羡的一切?!

    不,他什么都没有…!

    他不仅没有这些,他还有病,体内带着两个灵魂,一个懦弱的他,一个凶残的变态,一路从学校逃回家,一路遭到各种暗讽奚落不公平的待遇,之后,他静静在家躲着等待夏晴的几个小时里,心底慢慢滋生出来的情绪,竟是,渴望!

    他渴望,他的从属人格,能在这样的时候出现!

    他渴望,那个展现了他内心欲望比他强大比他凶残比他有胆量的从属人格,能出来,做他不敢做的事,好好的,帮他报仇雪恨!

    带着这样恐怖的念头,他甚至刻意睡了一觉!

    却是可笑的是,在他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不出现了,醒来之后,他仍然是夏宇,那个懦弱的卑微的,即便受了巨大屈辱却只敢逃避什么也敢做的夏宇,他甚至不如一个杀猫的变态狂!

    “呵,呵呵呵…”

    “哈,哈哈哈哈!”

    诡异的恐怖的笑声,从死死咬紧的牙关溢出,穿着一身黑衣,夏宇扬手把外套帽子戴上头,一个急刹,停在了无人街角。

    缓缓偏头的时候,他望上的地方,是今天下午刚刚经过的,那家大排档铺子。

    今天,他在这里,受了奇耻大辱。

    当时的他,懦弱的,选择了逃避!

    喘息愈重的时候,幽幽的,在她脑海中飘过的一段话,那是上上周,他去看病,穆医生告诉他的方法。

    他之所以会生出从属人格,便是因为他压抑了太久。

    他有太多的苦处,而作为主人格的他,很多事都不能自己解决,才会因为需要,慢慢在心底滋生出了一个影子。

    穆医生要他,努力尝试着,把从属人格做的事,自己做做看…

    当时其实他并不是很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总不可能他也去杀猫吧…

    如今,在死死凝望上身前那紧闭的大门的时候,夏宇忽然就想明白了,明白的那一刻,他冷冷勾唇,扬起手中的铁棍,冲了出去!

    那第一棍砸在屋外的木桌上,瞬间就把那桌子砸出了个深坑!

    下一刻他用力挥动棍子,一下敲碎了店外的雨棚杆子,把那白布雨棚整个扯落,践踏到了脚下!

    只是这不够,这些,还远远不够!

    一旦跨出第一步,人就疯了。

    此时此刻,夏宇心中唯有的所想,就是报复,是疯狂复仇!

    他要把所有给了他难堪的人统统踩在脚下!他要将那些让他得了病,把他逼疯的人,狠狠,踩入地狱!

    ——

    “…这就是我那天的想法…我后来去砸了那个大排档…不过,不过就是店外头的一些桌椅,其实并没有让他们损失太多!…

    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

    有让他们损失太多!…不过那个老板还是报了警…”

    一周之后,周六,再次预约上了千金难约的穆云初医生,低头耸肩,有些拘谨的坐在诊疗室里,夏宇喃喃说出以上的话,神情复杂。

    那一晚的冲动之后,他甚至不敢再穿同样黑色的衣服,此刻一身米黄色的外套衬得他的脸愈发干黄枯瘦,像是一周之内憔悴了好几岁。

    做了那样的事,夏宇并不觉得后悔。

    相反,他甚至隐隐记恨报了警的大排档老板,因为他害怕!

    不过好在当时拐角处的监控坏了,并没有拍到他的特写,当时他又戴了兜帽,似乎一周过去了,警方还没有具体的怀疑对象。

    夏宇顿了顿,艰难开口:“穆医生,我知道我做的不对,但是我忍不住…你不会怪我吧,给我,泄露出去?…”

    他说着抬起头来,偷偷观察穆云初的脸色。

    只是一贯处在观察方的穆云初又岂会被夏宇这种角色看出内心想法来,他脸色还带着微微笑意,一如既往的温和尔雅,夏宇话落他笑着,摇了摇头:“不会,对于已经发生过的事,心理医生是有保密协议的,可以说,即便夏先生你今天过来跟我坦白杀了一个人,我也不会泄露给警方。”

    一句杀人,这例子也不知是不是穆云初故意举的,听得夏宇心头一跳!

    大明征伐录:壬辰风云

    下一秒穆云初嘴角笑意加大,轻轻放下笔:“而且,就我的专业判断来看,我并不觉得夏先生你做的事有问题,当然,砸大排档不符合法律规定,但是在我这个诊疗室里,另一个逻辑范畴里,我觉得并无不妥,因为夏先生你是遵守了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呢,你在勇敢表达自己的内心。”

    穆云初的声音偏低沉,娓娓道来,很容易让人放松下来,被他牵引到他想要的方向去。

    果然那一句话落,安心下来的夏宇微微放松了肩膀,这一周来他太紧张也太憋屈了,今天好不容易把心里的话倒了出来,还得到了某种意义上的肯定,让他心里生出一抹畅快来。

    “是的穆医生,其实我也有这么想过,只是之前不好意思说,我那天之所以最后放开手那么做了,其实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想到里你的叮嘱,我觉得,听医生的意见,总没错吧…”

    说着夏宇呵呵笑起来,一句话到像是把责任推给了医生一般。

    当然他这样的人最喜欢的就是把各种问题都归咎在别人身上,穆云初当然不会在意,他笑得一如既往温润,甚至点了点头:“是的,夏先生是个听话的好病人呢。”

    “那么,针对现在的情况,你有考虑过下一步的打算么?”他缓缓引导。

    夏宇抬头,犹豫片刻,摇了摇头。

    “哦?所以关于你喜欢的女生那件事,你不准备再有任何表示了?”

    “嗯…”夏宇低头,眉心紧锁,片刻,苦笑着点头:“穆医生你觉得我还能怎么办呢?去找方教授理论?我有什么资格去?我以后还要在他手下混饭吃呢。”

    “至于吴清莹,呵呵,我能怎么找她说?…或者,或者我要不要假装不知道,然后等着她做我的女朋友,等到时候我玩腻了就把她甩了,再告诉她我其实早就知道她的诡计了!…这样,如何?…”

    夏宇说了龌蹉的想法,抬头小心征询穆云初的意见,见他微笑着,似乎并不在意他的计划如何。

    “之后的事是夏先生的私事,我也不太好干涉,还是当初提到过的那样,我希望夏先生能好好做到宣泄自己的情绪,此外,将多重人格驾驭并融合的事,放在心上。”

    穆云细细端详了夏宇几眼:“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你的治疗效果还是很明显的。首先从属人格的消失,代表你内心的冲动已经凭借其他形式发泄了出来,所以不再需要他努力。”

    “不过有一点,还希望夏先生铭记在心。”

    说着,穆云初忽然放缓了语速,语气也变得微微凝重起来,让夏宇不自觉绷紧了神经,对上了穆云初那双黑沉的眼,他喉头发干:“记,记住什么?”

    “夏先生可了解,物极必反的原理?”

    穆云初竟是依旧笑意温和:“从夏先生的角度来看,这段时间你是放松了自己,找到了宣泄口;反言之,却是将从属人格的出口堵住了。”

    “而要知道,你们并不是同一个人,而是同时使用一个身体的两个人。两人都有占据这具身体欲望,弹簧压久了,便有了更大的反作用力。”

    在夏宇不自觉咽口水的时候,穆云初淡淡下了结论:“之后的这段时间很关键,我建议夏先生你定期来做心理疏导,频率一周两次为好,我会帮你调整情绪。”

    “此外,夏先生自己要注意的一点,之后的这段时日里,你要更加努力的调整自己,不要有过大的情绪波动,换言之,就是尽量不要给从属人格可乘之机——”

    “因为我想,他现在已经非常焦急,想要来证明,自己存在的必要性!”

    在夏宇微微僵直,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的时候,穆云初一字一顿,幽幽开口。

    说话间,那一双幽深眼眸,那一抹浅淡笑意,竟是一瞬,让夏宇感觉到了莫名恐惧!

    …

    同一时刻,当夏宇找到了穆云初抒发内心压抑的时候,轮上每周一次的实训,安浔正跟随武陵区警局的同事一起出勤,今天

    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

    出勤,今天负责收集一周前大排档打砸案的证据收集工作。

    这一日清早,安浔就随着治安科的同事一起到了东门大排档。

    郁勇有意让安浔多历练才让她出来跟案子,案子负责人随即把安浔派去收集证人口供。

    大排档的老板娘跟安浔很熟,在她面前也没有顾忌,唠唠叨叨把店里的损失念叨了遍,又把老板数落了一番,最后罗列了一大堆她怀疑的嫌疑人出来,重点点名了同一条街一家烧烤铺子的老板,最后看安浔一五一十记录下她说的话,才稍微舒心的点了点头。

    “看来你们还是很负责的。”

    安浔笔下不停,闻言点了点头:“什么案子都必须认真对待的,何况我还是您家常客,您这不开张我等得慌,当然要更加积极些。”

    安浔说笑一句,逗笑了老板娘,笑了笑,她又叹了气:“我这不是不开张,就是怕再出事。你也知道你们现在的学生啊,各个都门精,要是听说我家有个不知名的敌人在,你们还敢来吃饭?那万一人下次就选择下毒呢,你说是不是,啊?!”

    老板娘操心太多,一句下毒惹得安浔抿唇直笑。

    旁边一个洗菜的小工盯着这边已经很久了,终于逮到一个插话的机会,赶忙跑过来:“诶呀老板娘您看您说的,哪有人下毒,下毒我们会不知道?您放心,我们几个都帮你把着关呢!”

    说着,小工笑眯眯转头望上安浔:“警察同志您好,我是天天大排档打工的,我们平时也见蛮多人,您要不要也给我们做下访谈?”

    小工明显是过来找美女搭讪的,一句调侃出口,身后其他几个没他胆大的都在嘿嘿笑。

    出勤的时候安浔穿正装,一身青绿色的警服衬得雪白肌肤更加细腻无暇,闻言她微微抬头,瞥去一眼,一双青黑的墨瞳较平时更为水润,那一眼看得小工魂都要飞了,安浔没笑,收回视线:“好,你说。”

    额,咳咳,咳咳咳…

    光是那一眼小工已经有些不能自已!

    “那个,我说哈,其实,其实呢…对了,其实我有一个可怀疑的对象来着!”他突然福至灵犀。

    “就是那天,那天老板娘也在的,有个男生,就是老板娘认识的那个,他很奇怪对吧,脸色很差,眼神感觉也很凶,后来老板娘不是去给他拿东西么,他很凶的朝老板娘看了一眼,然后就跑了!”

    小工急不可耐的开口,盯上安浔,一副自己帮上了大忙美女你快对我笑一个的模样。

    他说出口老板娘也想起来了,顿了顿,猛一皱眉:“你是说的小宇?夏宇?”

    那一句出口,安浔轻垂的眼底闪过一抹深意。

    老板娘随即否定:“小宇不可能的,怎么可能是小宇呢?我们对他这么好,我们是他的恩人啊!不会不会,小宇绝对做不出这种事,不可能的!”

    老板娘否定着,小工也不敢再说一句,安浔抬头询问一眼,老板娘叹气:“小宇就是我们接济的那家孩子,喏,那天不是来店里的小晴,那就是他妹妹,他们两兄妹都是好孩子,不会做这种事的…”

    老板娘边说边摇头,说到后来自己却也像是没了底气,顿了顿,烦躁的挥挥手:“算了,也算是条线索,要不你还是记着吧,名字是夏宇,夏天的夏,宇宙的宇,妹妹叫夏晴,晴天的晴…”

    老板娘为人当真仔细:“然后你们去调查,虽然我觉得不太可能!”星际萌夫

    按照老板娘的指示,安浔仔仔细细把兄妹的信息记录在新的一页上,写得工工整整清清楚楚。

    老板娘一路看着,确定没有遗漏了,才满意放了安浔回去。

    今天出勤的人不多,除了安浔之外,其他几人都在控制室研究监控录像。

    打砸大排档本就是小案子,只是最近大学城不太太平,就多关注了一下。

    安浔回到监控室门外,左右看看没人注意,飞快把记录最后一页撕了,叠好塞到了口袋里。

    今天负责带队的王警官出来:“小安回来了,记录我看看?”

    安浔把笔记本递过去,王警官翻了翻:“嗯,看来就是上次口供那一堆,没什么新东西。”

    “是吧。”

    安浔微微笑着轻应一声,温润一张容颜,看不出半点异样。

    ——

    当晚,忙碌了一整天的学生们陆续闲了下来,周六一般都是社团活动和自习,结束了一天的实训,黎曼曼晚上七点多回到学校,先去了东门买晚饭再回寝室。

    她边走边打电话。

    “嗯,桂花糕,鳗鱼饭,樱花寿司,豆豆大包…不过这时候了樱花寿司会不会没有了?嗯,好,没有就买蟹肉卷是吧,两个?哈哈三个啊,好滴好滴。”

    黎曼曼笑眯眯点头,一一记在脑子里,刚要挂电话,那边苏洛也回来了。

    “曼曼曼曼,还在不?我也要带饭!你帮我外卖个大排盖浇饭好不我要饿死了,结果一会儿还要去社团露个脸,今天更的番我都还没看好苦逼…”

    “好好,带,带。”黎曼曼大气点头。

    “曼曼最好啦!噢耶一会儿边看番边吃大排!”

    “你跟曼曼说,我给她带柚子茶了要她不用买喝的了,哦对了还有西瓜,就是不太甜。”

    手机那头传来苏洛一声欢呼安浔一句嘱咐,闹哄哄的满满都是温馨的味道。

    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

    味道。

    黎曼曼心里暖洋洋的,步子都不由轻快了些,挂了电话,她拐弯准备先去日式料理店,刚刚走出一步停下脚步,犹豫着,后退张望了一眼。

    刚刚她余光无意间瞥到的地方,一处暗暗的角落,两个人正站在那里,一个胖胖的男生,一个瘦瘦的女生,此刻正面对面站着,一看也没什么特别的,刚刚她为什么会留意到?

    再是一眼,对面男生一眼看到黎曼曼,脸上闪过一抹慌张神色,连忙伸手环住身边女孩,转身朝着巷子深处走去。

    很快那里就没了人。

    原处,黎曼曼杵着,又站了片刻。

    她忽然发觉,方才那个女生的背影,竟是隐隐熟悉。

    …

    另一头,一路被郝海半挟持着,夏晴低头穿过那一条幽深小巷,看着纤弱,心底一直盘算的却是刚刚那一瞬,晃眼瞥见的黎曼曼。

    狭路相逢,今晚她们居然又见面了。

    两次,都是她最不想让别人看见的场合!

    想着,夏晴眼底幽幽泛起一抹冷意,再是走出一步,她随着郝海停下,一抬头,发觉自己正站在巷子尽头一间破破的漆黑的小屋子门外,对面,郝海正眸光幽幽的盯着她看。

    那是一间待拆迁的废屋,她从郝海的眼神里,看出了他的目的。

    “进去。”下一刻郝海果然冷冷勾唇,下达了命令。

    他们现在关系,像极了那则渔夫和魔鬼的故事。

    曾经有一个魔鬼,被封在一个瓶子里整整四百年。

    第一个百年的时候,魔鬼对自己说,如果谁救了我,我就给他花不完的钱。

    可惜没有人来。

    第二个百年的时候,魔鬼加大筹码,说如果谁救了我,我就帮他挖出所有的宝藏。

    可惜没有人来。

    第三个百年的时候,魔鬼下了最大赌注,说如果谁救了我,我就满足他三个愿望,无论什么!

    可惜,还是没有人来。

    第四个百年的时候,魔鬼终于忍无可忍,他在心底发誓,如果谁救了我,我就杀了他!

    如今的郝海,就是那耗尽了耐心的魔鬼。

    他早早联系上了夏晴,早早和她约定了第一次见面的时间,却是被她放了一路鸽子。

    之后的整整四周的时间里,他的情绪,在期待中崩坏。

    一开始,他准备了花,订了餐厅,省下了钱准备给她买衣服,还订了一个很好的酒店,这一切,最后他依旧做了。

    只是若是当初他准备这一切是为了讨好,那么直到真正约会的那一天,他做出这一切,只是为了营造一场假象!

    他的心态已经完全变了,他现在,浑身充满的,只有报复欲和占有欲!

    利用视频作威胁,这一周里,他向夏晴提出了无数恶心的要求,这一刻,也是一样。

    当两人钻入那漆黑的破屋,他死死盯着对面纤细清秀的姑娘在他恶狠狠的指令下,一点一点脱掉衣物,那样的征服快感,叫人沉沦!

    下一秒,郝海一下把夏晴掀转过去,从身后死死掐住女孩纤细的腰肢的时候,他是那样兴奋,那样扭曲,当然这样一个姿势,他看不到夏晴的脸。

    所以,他不会知道,就在他看不到的角落,晦暗的光影之间,当夏晴低着头,微微起伏的时候,她缓缓的,露出了一抹笑容。

    那笑容,随着动作加大,变得越来越明显。

    那是至深的一抹冷意,诡异无端,从唇瓣一直咧到耳边,那不是正常人能拥有的神情。

    此刻的她,才像是个,真正的,魔鬼!

    ------题外话------

    公告里面有双蛋节活动安排哈,大家去看看,欢迎踊跃参加╭(╯3╰)╮

    另外,月底了,过节啦,呼吁票票啦,今天的章节对猜梗活动应该蛮有理,大家好好再开动一下脑子,想想夏晴和夏宇最近的表现,再结合医生的言论,判断一下后续╭(╯3╰)╮

    过节忙碌字数不多,后面剧情加紧,三对主cp的互动就在后面啦!

    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