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买个女鬼当老婆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他到底有没有骗我
    从晨晨和她爷爷的对话当中,我看的出来她爷爷现在对晨晨是满心的愧疚,现在她的爷爷已经淡泊名利了,早就已经没有了年轻时代的那种不顾一切的冲劲,可能是他的年龄到了吧,岁数大了也就不喜欢大动干戈了,只是单纯的喜欢想要过一个安乐的晚年。

    只不过是他年轻时种下的祸根,到了现在他想偿还都不可能偿还了,晨晨对他已经是恨之入骨,不管他怎么表现恐怕都难以消除晨晨的心头之恨。晨晨的爷爷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过他好像并没有灰心,一直在竭力的照顾着晨晨,像是在为他赎去以前的罪孽。

    晨晨的爷爷叹了一口气,说:“我把饭菜先送到屋里来,你饿了就吃一口吧,还有这位小朋友也跟着吃一点吧,你们大老远来到这里也一定累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他爷爷就退出了房间,晨晨冷冷的哼了一声就没再说什么,看着他爷孙两人的关系这么僵硬,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他们才好。晨晨心中对她爷爷的恨意早就已经达到了恨之入骨的地步,这种恨意不是一句两句话就可以消除掉的,得需要长年累月的磨合才能让她慢慢的淡忘。所以现在我说什么都不会管用的,还是让他们顺其自然慢慢的接受对方吧。

    很快她爷爷就把饭菜送到了房间,然后就很识趣的走出了房间,晨晨说她没有胃口,让我先自己吃饭。我也是确实有些饿了,也就没有在意那么多,直接就开始吃饭了,不过说实话她爷爷的手艺真是不错,味道简直棒极了,比外面那些饭店大厨做出来的饭菜还要美味。

    这些饭菜对晨晨来说根本就没有吸引力,因为她不吃饭也能生存,现在的她好像是因为长时间没有吃过饭了,对于饭菜的感觉早就淡忘了,因为她一直都没有饥饿感,所以当然不能够体会这些饭菜的美味。

    吃完饭之后我休息了一会儿,看着还在那里发呆的晨晨,我觉得有必要和她商量一下,毕竟我们这次回来的目的是让她的爷爷帮她解除身上的血咒,如果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一直这么僵硬,那么这件事情就有些不好解决了。

    现在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了,也就是说晨晨只剩下了几个月的时间了,这几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不过总是这么耽搁的话,万一错过了可以变成人的最佳时机,到时候我们可就真的得后悔莫及了。

    我来到了她的身边,将她那冰凉细腻的身躯搂在了怀里,对她说:“晨晨,你不能总是这么和你爷爷僵持下去吧,你不要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我是真的很想要和你在一起,为了我你可不可以暂时先放下你心中的仇恨,就算是为了我们俩的将来考虑,你就慢慢的试着接纳一下你的爷爷吧。虽然他的罪孽深重,对你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伤害,但是他现在只不过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剩下的光阴已经不多了,这种仇恨难道你要一辈子都背负着吗?”

    晨晨回头看向了我,眼中不争气的眼泪终于是流了下来,她依偎在了我的怀里,十分无助的哭着对我说道:“小楼,我知道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我也真的很想要和你在一起,可是我忍不住,我只要一看到他就会想到我那冤死的父母,还有我现在悲惨的一切,这都是他一手造成的,我怎么能够不恨他呢?”

    晨晨的身体因为伤心都变得有些颤抖了起来,我知道现在的她心里一定很难受,让她就这么接受她的爷爷,真的是一件很难跨越的事情。我在脑中思考了一下,觉着这件事情还得我亲自出马,在她们两个人的之间调和,才有可能暂时化解他们心中的恩怨。末世陌世

    今天晚上恐怕是不行了,明天白天晨晨会变成充气娃娃状态,到了那个时候她对外界的一切感知就会变弱,我也趁着那个时间试探一下她爷爷心里的想法,看看她爷爷愿不愿意帮助晨晨解除身上的血咒,如果愿意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如果不愿意那我就得另想办法了。

    主意打定了之后我就开始哄着晨晨入睡,其实根本就不用我哄她,她在我的怀里哭得累了一会儿就睡着了,她那洁白的脸蛋上挂着几颗晶莹的泪珠,带着一种凄惨的美,看着我心里既爱惜又疼惜,不舍得打扰她的睡眠,就这么的让她在我的怀里睡了整整一夜。

    到了第二天的时候我的整个腰都酸透了,浑身说不出来的难受,保持了一个晚上这个姿势,我的大半个身子都麻木了。这一天外面的天气比较好太阳很毒辣,晨晨早就变成了充气娃娃,我也收拾了一下,把晨晨放在了一个照不到阳光的地方,然后就到院子里洗了把脸准备去找她的爷爷。

    她的爷爷早早的就起来了,现在正在厨房里面忙活早饭,见到我起来了,她爷爷冲我很热情的打了一个招呼,说饭菜一会儿就做好,让我先等一会儿。我点了点头就坐在了院子里的一个石凳子上等待,过来一会儿她爷爷做好了早饭端了过来,他看了一眼我的身边,见到没有晨晨的身影,冲我说道:“小朋友,你帮我去把晨晨叫出来吧,让她出来吃一点早饭吧,女孩子家不能总是不吃早饭,那样对身体特别不好。”

    看着晨晨的爷爷一副慈祥的面容,我觉得他不像是在作假,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想要补偿一下晨晨,只不过他现在所做的这一切对晨晨来说都已经为时已晚,什么也都无法挽回了。

    听到晨晨爷爷说的这句话,我忽然觉得有些纳闷,心说难道他不知道晨晨现在不能白天走出来吗,还要让我去叫晨晨出来吃早饭,外面这么大的太阳,他就不怕晨晨出来会灰飞烟灭。

    晨晨的爷爷见我半天没有动弹,而是目光很怀疑的看着他,他有些尴尬的冲我笑了笑说:“小朋友,你这么看着我是做什么,是不是我那里做了什么错事?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事情的话,你尽管可以告诉我,我是不会生气的。现在我的年龄大了身体大不如从前,所以做些事情不知轻重,还望小朋友你不要见怪。”

    我见到他说话非常的诚恳,不像是在说假话,但心里还是有些疑惑他为什么不明白晨晨现在的处境,晨晨现在的样子可都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难道他早就已经忘了晨晨现在已经是个女鬼了吗?

    “你是真的不明白还是假的不明白,现在晨晨不能出现大太阳底下,难道你不知道这件事情吗?”我看着他问。

    听到我这么说,晨晨的爷爷愣了一下,满脸的吃惊,接着就变成了满脸的担忧,他看着我十分紧张的问:“晨晨到底怎么了,她是不是受伤了,怎么不能出现在太阳底下呢?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是谁打伤的她?”

    听到了他的这些话我也是有些懵了,心说他该不会是在和我玩什么花样吧,我记得有些小说和电视上都有过这样的一类人,他们这些人修为高深莫测,就连心思也变得特别的缜密,心机深沉的让人无法想象。眼前晨晨的爷爷该不会就是这样的一类人吧,如果他真的是那种修为高深莫测心思特别缜密的人,那我和晨晨这一趟来到他家,恐怕会是羊入虎口,凶多吉少了。萌妻初养成:大叔,别乱来

    但是我觉得虎毒还不食子呢,他该不会对晨晨下手吧,不过仔细想想也应该有这个可能,晨晨的父母可都是被他给害死的,虽然并不是他亲手杀死的,不过和他也有着间接的关系。他这么喜欢当第一,走火入魔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变的六亲不认那更是不在话下,一想到这里我忽然就感觉有些危险,如果他真的是我想象中那么危险的人物的话,那我现在和晨晨可就危险了。

    这时候就看到晨晨的爷爷目光担忧的看向了晨晨所在的房间,他像是在极力的思考着什么,该不会是在想怎么对付我们吧。就在这时,他爷爷忽然间想到了什么,猛然间一拍大腿,十分恼怒的叹息了一声,怒骂自己道:“唉,我可真是糊涂啊!我可真是糊涂啊!罪孽深重!罪孽深重!……”

    晨晨的爷爷突然间这么一个反常的动作着实吓到我了,我一个激灵就从凳子上摔了下去,眼睛直直的看着十分懊悔的晨晨爷爷。现在的他好像是在埋怨着自己什么,他那布满青筋的双手,非常有力的捶打着自己的胸口,一直打到他喘息不停为止。

    他的脸色十分苍白,懊悔的情绪占满了他整个脸庞,他一个好几十岁的老人家竟然抱着一个石凳子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责骂着自己。

    “我真是该死!该死啊!老天爷啊,你就行行好把我给收了吧!让我用我的死赎去我满身的罪孽!”

    我看着他那懊悔的样子,心说该不会是他想起来了以前对晨晨做过的那些事情吧,难道刚才是他因为时间太久远了一直没有想起来,所以才对我的问题显得那么摸棱两可。不过看晨晨的年纪,这件事情应该过去没有几年,按道理来说这么重大的事情他应该不会忘记的,难道是因为他岁数大了有些健忘?我想除了这么一个解释就没有别的什么可以解释这个现象了。

    晨晨的爷爷独自在那里难受了好一会,然后就一个人失魂落魄的回了房间,看着他离开了,我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他现在心情一定特别难受,我还是找个别的什么时间再来和他说说晨晨变成人的事情。随后我也回了房间,早饭是吃不成了,我就只好吃了一点随身携带的干粮,勉强撑过去了这一天。

    晨晨的爷爷躲在房间里面一整天都没有出来,我也在晨晨父母的房间里面陪伴着晨晨一整天,大概到了傍晚的时候晨晨的爷爷敲响了房门,他把我叫了出去,站在院子里和我商量起了关于晨晨的事情。

    他问我晨晨现在处于什么状态,我就如实的把一切全部告诉了他,他听了之后显得有些难过,沉默了好长一会儿才对我说,让我明天的这个时候带着晨晨去他的房间里,之后他就一声不响的进了房间,关上了房门就再也没有出来。

    看着他紧闭房门的屋子,我心说得了,今天的晚饭又没有着落了,我还是回房间接着吃干粮吧,没办法,谁让我的命这么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