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买个女鬼当老婆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诡异的人
    里面的那个小娟听到了她的妈妈要让她和我离开,立刻就不乐意了,脸上挂着泪水伤心的就走了出来,紧紧地抱着她的妈妈哭着说道:“妈妈,我是不会走的,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小娟的这句话好像是说到了她妈妈的伤心处,她妈妈搂着小娟的脑袋,脸上也挂起了泪珠,哭着对小娟说:“小娟,妈妈这也是为了你好,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好死不如赖活着,妈妈是真的不愿意看到你被那个什么……”

    小娟的妈妈说到了这里,很紧张的看了看周围,最后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我看她的样子好像是在忌讳着什么一样,她的脸上充满了恐惧,就好像是这个村子里面隐藏着什么特别恐怖的怪物一样。

    “这位大婶,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可不可以帮到你些什么呢?”我看着中年妇女问。

    “小伙子你就不要问那么多了,记住在我们这个村子里面你不要随便乱走也不要随便乱看,万事多留一个心眼,千万不要轻易的相信一些人。有些事情我不能告诉你,因为让你知道了这件事情非但对你没好处,反而还会害了你。我即将不久于人世,现在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这个女儿,希望你可怜可怜我帮我把她带走吧,她真的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中年妇女抹着眼泪说。

    看着中年妇女非常害怕的模样,我知道她不肯说的这件事对她的心理造成了阴影,她非常忌讳着什么,是不肯轻易的说出来的。我见在她这里也问不出来什么有用的线索,就没有继续再往下问。

    可是她托付给我的这个女孩儿该怎么办,我现在身边已经有晨晨了,怎么了能让身边多一个女孩呢,到时候连个女孩打起架来我该怎么调和呢。但是这个中年妇女哭的很伤心,看她的样子我如果现在拒绝的话,她跪下来求我都有可能。这让我很是为难,现在晨晨也不在我的身边,她也不能出现,如果她在我的身边就好了我也可以和她商量一下。

    这时候中年妇女把目光投向了我,可怜巴巴的望着我,似乎是在等待着我的答案。我在心里犹豫了一下最终对她说道:“先这样吧,你的女儿暂且先留在你的身边,这几天我就住在这个村子里,暂时不会离开,等我走的时候我再带你的女儿一起离开。”

    我本来以为中年妇女会不答应,因为毕竟空口无凭,万一到时候我走了没有告诉她们,那不是把她们给骗了吗。她们也没有办法去外面找我,我想要溜之大吉,她们是没办法的。对于我的这句空口无凭的话,我想中年妇女是不会答应的,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大山里面的中年妇女相当的纯朴,她竟然一点防备心理也没有,直接就满心欢喜的相信了我。

    然后中年妇女一把把她的女儿拉在了我的身边,让她陪我说说话,自己则是重新的回到了厨房帮我做那一道美味的鱼汤。这个中年妇女很勤劳,那速度很快的就帮我把鱼汤做好了,并且还给我做了几道别的菜,说是这一顿饭她请客不收我的钱。

    我心里明白,她现在极力的讨好我这是为了让我觉得亏欠她们,从而不舍得真的把她的女儿给带到外面卖了,中年妇女在用她对我的恩情换取我对她女儿的细心照顾,让我不要真的对她的女儿特别不好。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看到中年妇女这么没有心机的行动,对我全是暖暖的感恩,我心里真的是感动极了。大山里面的人真的是太纯朴了,没有勾心斗角的心机,很容易就相信别人,在这里我可以很容易的就找到在外面非常不容易找到的信任感。现在的人啊最缺乏的就是信任感!

    这一顿饭我吃的很开心,中年妇女对我很是照顾,她一会儿帮我拿筷子一会儿又帮我拿纸巾,生怕会照顾不周到我,她特别的细心。至于那个女孩小娟,她则是显得有些害羞,坐在了我的身边脸色红红的不敢说话。她的眼睛时不时的看向她的妈妈,我知道她这是很是舍不得她的妈妈,但是又不能不听她妈妈的话,因为这里有一个可以威胁到她生命的恐怖存在。

    在吃饭的时候我也曾想着把小娟单独带出去,然后好好的问问她这里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但是最终我也没能带她出去问问这件事。这里的情况我现在一点也不了解,谁知道这里隐藏着多少高手,万一我的行踪被人发现了,问了什么不该问的话,被那些人知道了,触怒了那些人可就不好了。

    那样打草惊蛇,说不定还会影响了我和晨晨这次回来的目的,所以现在我什么也不能做,还是等到了晚上晨晨出现了我和她商量一下,然后再做打算。

    吃完了饭之后,我正准备离开这家小饭馆,中年妇女准备了一些钱硬要塞到我的手中,我拒绝了她,但她仍然坚持要让我收下。我知道她这么做是为了让我心里上觉得亏欠她,临走的时候一定要带上她的女儿。对于这个中年妇女的纯朴,我有点想笑,如果我是一个坏人的话没有一点良心,拿了她的这些钱直接跑路了,那她会怎么办,恐怕会很绝望吧。

    我仍然是没有收下她的这些钱,为了让她放心我,我就告诉了她我现在都住址。中年妇女听了之后很满意的放心了我离开,我也总算是离开了这个纯朴的小饭馆。走在回去的路上我心里一直在想着到了晚上该怎么向晨晨说起这件事情,现在晨晨面对的事情和那个饭馆里面的女孩儿差不多,虽然事情是不一样的,但是困难还是一样的,她们两个都在面临着自己有些跨不去的坎儿。

    其实在这个时候我本来是不想麻烦晨晨的,但是这件事情我的确是有些拿不定主意,我必须得征求晨晨的同意,毕竟她是我的女朋友,而我也准备和她结婚。我们之间凭空冒出来一个别的女孩,这让我该怎么安排呢。

    我就这么想着,忽然间感觉前面迎面扑来了一阵凉气,我抬起头来一看,发现前面竟然站着一个十分诡异的人。这个人竟然留着一头女人一样的长发,他的额头上裹着一圈儿红布,脸色特别的苍白,简直就像是一张白纸。而且他的嘴唇上竟然抹着鲜艳的口红,双眼黑暗而又深邃,里面仿佛是有着丝丝的寒气冒出,显得特别诡异。

    “嘿嘿嘿……”

    夺天神工

    这个特别邪异的人对着我发出了一声恐怖的冷笑,他的声音非常的尖锐,似男似女,还有点像是小孩子一般的声音,说不出来的古怪。

    “年轻人,你是从外面来的吧,在这个村子里面可不比外面的那些城市,这里的有些事情有些地方都不是你可以随意打听随意过去看看的,你千万不要在这里久待,还是赶紧离开吧,要不然我可不会保证你的性命。”说完,这个非常邪异的人冷冷的瞪了我一眼,然后就离开了。

    他离开了之后,我看到他刚才站立的那个地方地面竟然留下了两个黑脚印,他这个人身上好厉害的邪气,竟然站的时间长了可以把土地都染成黑的,看来这个人身上的气质真不是一般的邪异。

    我望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总是觉得他身前好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屏障,将他的整个身体笼罩其中,任何物体都不能靠近他分毫。

    这个人离开了之后,我仔细的在心里揣摩着他对我说的话,这个人阴森的可怕,难道那个中年妇女就是害怕这个人会威胁她的女儿吗?

    “我总算找到你了,你一个人在这里乱跑什么,这里很危险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我身后的晨晨的爷爷,突然开口对我说道。

    我被吓了一跳,身体下意识的就转了过来,当我看到了晨晨的爷爷那苍老的面容的时候,我总觉得现在的他好像对我没有什么恶意,而且我觉得他好像是无形之中在帮着我些什么,他好像并没有晨晨说的那么坏。

    不过事实摆在眼前,相对于他来说我还是比较相信晨晨,所以我还是对他起了防备之心。此时见到他距离我这么近,我赶紧就退后了两步,和他拉开了一段距离。

    “没什么,我就是一个人觉得有些无聊,所以到处走走,现在不无聊了,我这就回去。”对于晨晨的爷爷,我打心眼里还是有些惧怕他的,毕竟他可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就连他的亲人他都不放过,更何况我这么一个外人了。

    跟他说完了那句话,我就赶紧向着家里跑了过去,他默默的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表示出什么特别的表情,然后默默的转身去了一个方向就消失不见了。我也不敢跟过去看看,总觉得这个村子里面除了那个小饭馆里面的母女,别的人都透露着一股特别的奇怪味道。

    而且经过这么一闹,我觉得这个安静的村庄到处都透露着一股诡异,觉着这里的安静并不是来自于这里村民不喜欢热闹,而是好像无形之中有什么危险在威胁着他们,所以他们才一个个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觉得在家里呆着才是最安全的。

    回到了晨晨父母的房间里,现在想想我刚才在外面遇到晨晨的爷爷都有些害怕,万一他对我起了杀心,现在晨晨也不在我的身边,我一个人根本就不是她爷爷的对手,恐怕她爷爷如果想要杀死我的话,简直比捏死一个蚂蚁还要容易。

    我躲在房间里哪也不敢去,一直等到了晚上晨晨可以出来活动了我才觉得好受一点,晨晨出来之后,我就把今天白天遇到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