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代废材 > 正文 第十章 过界
    杨良跟着他的新老大“陀叔”分到一个叫“淮定坊”的坊市,位于他们居住清安xian贫民窟的东边。而杨良居住的贫民窟竟由黑牛掌管,这家伙立即担心得茶饭不安,他自己倒是觉得无所谓的,但他担心的是菜秧儿,生怕菜秧儿被那黑牛给吃了。

    不过他可没胆子提什么意见,那个“提意见”的头目早就被三帮主潘长春一棒砸死了,他也只好认命,跟着那新老大陀叔乖乖地守着这块地,没准哪天还有机会可以升个职,夺了那厮的地盘。

    ……

    帮派里的帮众的保护费废除了,不过却转而每月又收一份“份子钱”,这次还真叫“份子钱”,杨良嘟囔着,这不还是保护费么,不过这货倒是少了点怨言,这改了个名号收的钱竟然少了,没月只要交给自己上头的头目就可以了。这货倒是想要是再改几次名字就好了,最好降到一文钱去。

    这几天,杨良、耗子、么子和他的新大佬“陀叔”来到了这“淮定坊”,由于那大帮主带着一大伙人去建立“根据地”了,人手自然少了,平日那些本来就没加入他们“马家帮”的不入流的混混也开始不安分了起来。而他们连着陀叔这四人要来逐一警告他们。

    巡视几天,杨良却觉得这种狐假虎威的感觉也挺爽的,出头是自己,背后有一个跟着的老大撑腰,那感觉比自己当大佬还威风,看着那些小商贩、小混混一个个哈腰赔笑脸的样子,这在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这货不禁庆幸,哈哈,好在我早点进了帮派,这可真是个明智的选择。

    看样子,杨良这货已经迷上了当小狗腿了。

    “嘿,牛大叔,又来摆摊了,要收保护费啦!”

    “瘦猴哥,宽容宽容点行不行,我这生意不是不太好么。”

    “你生意好不好关我屁事,这是规矩,你看到我那英明神武,威风凛凛的老大‘陀叔’吗?你要是不交,我老大动起手来你这身骨头可就得保不住咯。”

    “就是就是”,耗子、么子也和了一把声。

    这个该些死的小狗腿,要是在以前这“马家帮”没成立的时候,哪儿轮到你这种小瘪三说话。

    那牛大叔一脸不舍的掏出“保护费”出来。看着那厮心满意足地家伙,恨不得一拳把他崩了。

    真他妈爽!杨良这厮无耻地想到。

    接下来他们也一路如此的“逛”了下去。

    “瘦猴哥,不是我不交啊,先前那‘丧钉’的狗腿儿不是来收了吗,我哪有那么多钱啊。”

    这会好像有点意外?

    “谁是丧钉?”

    “先前一直是丧钉在收这个‘淮定坊’的保护费的,今天他带着小弟来这里,说又要回来收。”

    “什么?那家伙不怕死啊,先前那帮派大会上不是砸死了个头目吗?”

    “那家伙是先前是跟着潘长春潘帮主混的,怕是有什么凭仗吧。”

    这就有点难办了,要是直接去找他们,万一被打了他们有潘帮主罩着还真耐不了他们。

    杨良想了想,还是告诉老大好了,反正天塌下来有高个的顶着。

    于是杨良让耗子他们继续巡逻,自己赶紧去找陀叔。

    “陀叔,咱们被人踩场了!”

    “哦?怎么回事。”陀叔正在茶楼喝着茶呢,一听便放下了杯子,疑惑地看着杨良。

    “本来管这坊市保护费的‘丧钉’偷偷回来抢我们‘生意’。”

    “这么大胆?他不怕三帮主他们拿他开刀吗?”

    “听说这丧钉本来就是跟潘帮主混的,关系铁着呢,人家才不怕出事。陀叔,咱们要不去打他们一顿,让他们不敢乱来。”杨良这货倒是嚣张起来,摩拳擦掌地想一顿。

    那陀叔倒是没有冲动,想了想,“那咱们先过去找那丧钉,跟他商量一下,如果实在不行就找那‘母花蛇’,她应该会管管的。”

    “那‘母花蛇’不是潘帮主的婆娘吗,这不会帮咱们吧?”这次倒是轮到杨良不解了。

    “那潘帮主只不过是大帮主看上他武功,特意许配自己的妹妹给他的,‘母花蛇’那会还跟他闹过矛盾呢,他们关系可不太好。”陀叔慢悠悠地接着解释道。

    “现在分地盘的主意可是大帮主马申提出来的,马媚那娘们肯定向着他哥多点。”陀叔说到这,又顿了一下,道,

    “不过做‘金手指’可是个得罪人的活,还是大家商量商量好。”

    说罢,便让杨良寻着耗子、么子两人,一起奔向丧钉的地盘。

    丧钉管的是景唐xian西边最大的集市“裕安坊”的地盘,由于潘帮主帮衬着,这货的地盘油水倒是挺多的。可惜这货不是个安安分分的角色,等那分地盘的帮会过了风头,顿时打起歪主意来,盯上了‘陀叔’的地,这本来就是他原先管的,收他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嘛。

    没想到的是,正当这丧钉优哉游哉的喝着下午茶的时候,外面小弟就过来说那“陀叔”过来了,怎么?那货不服吗?

    “哟,丧钉,挺悠闲的啊。”

    “这不是陀叔吗,来,坐坐。”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陀叔一脸笑容,拉了张凳子就坐下来,“其实今天我是来跟你商量保护费的事的。”

    “哦,怎么啦,有人不交吗,陀叔别怕,要是谁敢不交,我丧钉帮你带着人马去教训他”这丧钉倒是在那装傻卖愣,摆出一副挺有义气的样子。

    “那倒不是,是这样的,你有的小弟收保护费收过界了。”陀叔也懒得理会这货的演技,接着说道。

    “什么啊,陀叔,你可别污蔑我,我那些小弟可都懂事着呢”,那丧钉倒是“一惊一乍”了起来,“更何况那本来就是我管过的地盘,我就算收了也是有道理的嘛。”

    陀叔一听这货这么无耻,也有些生气了“那地盘划分可是大帮主规定的,丧钉,你说的可算不了。我奉劝你还是守守规矩好!”

    那丧钉岂是个好相与的人,立即站了起来,指着陀叔的鼻子骂道,“陀叔,我敬你是个头目,才叫你一声叔,你这家伙倒是不识好歹教训起我来了?“

    ”我今儿丧钉就把话说开了,你那地盘的保护费我要定了,识相的话就分三分之一给我,要不你试试去告我,我告诉你,我可是跟过潘帮主混过的!”

    这家伙太嚣张了!别说陀叔看不过去,杨良看见自己的大佬被人指着鼻头骂,登时就火了:

    “丧钉你太嚣张了!我老大可是在提醒你,你这样做是不守规矩。”杨良这些天来仗着陀叔的面,还真没试过这么憋气过。

    “你这狗腿是谁,没大没小,轮到你说话吗!”

    杨良一呆,这才想起自己不过是个底层的混混,好像还轮不到自己出头。不过反正都说了,也不在乎多说一句。于是又挺起胸膛接着说:

    “我可是陀叔手下头号小弟,我告诉你,要是我老大生气了,可就别怪咱们到马媚那去告状。”

    “住口!瘦猴,退下!”那陀叔一听到杨良这货连底牌都说了出来,立马头疼了起来。这厮太不醒目了,“丧钉,别怪我那小弟,就是这样,我呢也不想跟你过不去,你就好好收自己地盘的钱,别插手到我们那里,我们就不要弄到上面去吵了,好吗?”

    丧钉一听这俩竟想将这事戳上去,心里顿时非常不爽了,这今天我还被人威胁来着,这还得了!好,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你不是护着你跟班吗,我今儿就拿他来开刀!

    “你别拿上面威胁我,我还真不怕了!你喜欢告就告,”又话锋一转,接着道:“不过你这不听话的小弟得留在这里,让我教他怎么做人!”

    陀叔一听,我的跟班留在这?当着你面连小弟都保护不了,我这老脸还往哪儿搁!

    “丧钉!我好声好气跟你来商量,你这混蛋别在这里蹭鼻子上脸,我小弟还轮不到你教训,留个屁,我今儿就要带着我的跟班走!”说罢,便甩了一下手,领着杨良他们离去。

    “今天谁也别想跑!大伙,把他们统统留下”丧钉看这陀叔就这么跑了,立马叫周围的小弟把陀叔围了起来,接着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忽然把右手伸了出去,竟然拉着杨良想把他拽过去!

    陀叔怒了,瞬间一手拍下丧钉伸出的右手。还真把我当泥捏的!

    “丧钉!你想打架吗!”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