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代废材 > 正文 第十一章 高手陀叔
    “怕你啊,大伙,给我上!”说罢丧钉左手一把抄起旁边的凳子,就要往陀叔的头上抡去!

    陀叔一看这架势,马上捂下身体,身体微微倾斜,双腿用力一蹬,右肩猛然冲了前去!还没等丧钉手中的凳子落下,丧钉居然已经被撞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在墙上!那凳子却丝毫碰不到陀叔,落到了一旁地上。

    这陀叔会武功!

    “瘦猴!带着耗子,么子走!”接着拿起桌上的茶壶,一把向前泼。

    那围上来的人躲闪不及,登时被那温热的茶水迷了眼睛。那耗子么子早就被围上来的人吓得乱了分寸,瘦猴无奈之下左手一个耗子右手一个么子,硬是把他们拉着走了。

    那围上来的打手们终于反应过来,转过身要跟着追了出去。“砰!”,“砰!”却是陀叔一个凌空扫腿,瞬间踢倒了两个!然而并没等陀叔乘胜追击,那被撞飞的丧钉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怒气冲冲地扑向陀叔。

    大意了!丧钉自己也没想到这相貌和气的家伙竟然这么厉害,一个没留神就把自己撞飞。这次他小心翼翼把左手小臂竖在前方,右手却在握拳蓄力。看到这招数,明显丧钉也不简单。

    然而丧钉的谨慎并没有换来他想要的结果,陀叔左腿飞快地抽出,弹开丧钉挡在前的左臂,还没等丧钉将蓄力的右拳出击,陀叔已忽而转身凌跃,又是一个扫腿,脚后跟狠狠地砸向了丧钉的脑袋。丧钉无法躲避,只好把头一偏,卸去大部分的力量,仍然被击中,又倒在地上,接连翻滚了就下才稳住身体。

    陀叔和丧钉的打斗十分精彩,然而杨良这边却显得有些狼狈。

    那该死的潘帮主太偏心啦,竟在那丧钉手下安了十个打手!陀叔虽然击倒了两个打手,却是还有八个追了出来,那耗子和么子哪儿见过这架势,这腿都吓软了。杨良看着这两个不争气的家伙,又不忍心甩下他们,只好拼了老命扯着他俩跑。由于耗子么子的拖累,杨良没跑多远就给追上了。

    耗子回过头一看,妈呀!追上来啦,竟甩下杨良的手,“扑通”的双腿一跪,趴到地上求饶起来:

    “各位大哥大爷啊,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啦!”那么子也似乎要凑一份热闹,也跟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磕起头来。

    这,这这两货太丢人了!带着这俩货我还怎么出去见人呐!杨良一阵无语。

    然而那些打手却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根本不理会耗子么子的求饶,扬起拳头要教训他们!

    “砰!”还没等其他打手反应过来,第一个出手的家伙却是忽然飞了出去,直飞两三米才落到地上,扬起一阵尘土!不但是打手们一愣,更是把耗子么子吓到下巴掉到地上。这,这怎么一回事,我发梦了吗?

    杨良可没这功夫理会耗子他们的惊讶,趁着打手们动作一窒,却是迅速扬起右脚又踢飞了一个!

    同样的干脆利落!打手们立即意识到这个看起来瘦弱的家伙十分危险。于是立刻互相使了个眼色,三个打手一起围了上来。

    看着面前飞舞的拳脚,杨良却是显得十分轻松,这些人的动作就像蜗牛一样,我还怕个毛啊!只见他随意地抬手,偏身,弯腰,退步,简简单单就挡下了所有招数。忽然见一个大汉空门大露,杨良卒然拳头猛砸,那人仿佛受到铁锤重击一样,昏倒在地。

    打手们见屡屡攻击均毫无效果,却是分出两个人一把提起耗子么子两人,想要先解决这两个胆小鬼。

    杨良慌了,顾不上躲避,立马拨开那两人的手,抱着耗子么子死死地护在身下。

    “碰碰碰……!”五个打手十个拳头如同雨点落下,震得杨良声声闷哼……

    没过多久,却是见陀叔提着被打得眼青口肿的丧钉过来,用洪亮的声音大声喝道:

    “停手!”

    ……

    回到了“淮定坊”,陀叔有点关心地看着杨良,问道:

    “瘦猴,没事吧?”

    “嗯,没事。”

    还真是没事,虽然几个打手轮流上阵,打在杨良身上“噼里啪啦”地响,但回到这里这厮才发现自己只不过是皮肉有点发疼,胸口有些气闷,但身上竟毫无大碍。

    杨良是这么说,陀叔可没真这么想,他以为这厮只是忍着不说,倒是十分佩服他的硬气。

    “来,我给你看看,别憋着不说。”陀叔抓起杨良的胳膊,先是把了把脉,然后对着杨良左掐掐,右捏捏,直把杨良挠的痒痒的,忍不住“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

    这?陀叔看着眼前这块奇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这么多人合着揍这丫,他居然一点事都没有!然后陀叔有叫杨良翻过身来,在他的背上按来按去,这厮才“啊啊”的喊道:“这里疼,这里疼。”

    陀叔以为是什么大伤,又是仔仔细细地检查一遍,才发现这仅仅是伤了点皮肉,这背上有些发肿而已。这家伙皮也太硬了吧!陀叔自己可没那个自信在这么多人围殴下完好无损。

    “你这小子给我装,一点事都没有。”然后狠狠一脚把他给踹了下去。

    “噢,这次真的内伤了。我的陀老大,你怎么能这样对病人呢?”这厮还一脸无辜的说道。

    “别废话,我说瘦猴你小子怎么皮那么厚,一般人最少得断几根骨头吧?”陀叔调侃道。

    “可能是我会真气吧。”杨良倒是没有撒谎,这货好歹是个相当于“练气四层”的练气修士,虽然是一层的。

    “你吹吧,我都会了这么久武功都还没练出真气,你这十六七岁的小屁孩会的话就是石鸟生蛋了。”陀叔笑了笑,倒是没多在意。

    “陀叔,那真气很难练吗?”

    “当然难,那真气可是所有武者梦寐以求的东西,有多少人像我一样一辈子也练不出来。我们大帮主马申当年可是靠练出了真气才在混混里脱颖而出,才占下第一块地盘的,现在要是谁可以练出一丝真气,保准可以在帮里当上头目。”

    当上头目!杨良瞪圆了眼睛,这真气这么值钱?那说我练废了的糟老头不是看我这练气一层像是一坨屎一样,感到非常恶心吗?怎么这会到这又变了。

    陀叔看到杨良的表情有点异样,有点好奇的问道:“怎么了,你不是真的有真气吧?”

    说罢,又一次握着杨良的手腕,认真的把起脉象,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货的真气怎么这么浓郁!

    “瘦猴,你怎么会有真气的?”

    这下子杨良倒是头疼了起来,支支吾吾地说:“嗯,我,我这是天生的。”

    陀叔倒是没在意这些细节,只是在感叹道,真是人比人,比死人,自己发梦都想得到的东西别人一出生就有了,这当时就起了心思,道:

    “瘦猴,你要不要学武功?”

    ……

    “瘦猴哥,恭喜恭喜,你这就成为陀老大的头号弟子了,干嘛会武功还藏得那么深嘛。”耗子摆出一副受委屈小媳妇的模样,一脸怨气的调侃道。

    “就是就是,瘦猴哥你藏得太深啦,早知道的话我们那时候就直接躲到一边,看着你打就好了嘛。”么子也附和道。

    “你们这俩货还好意思说,那时谁他妈甩开我手就跪下了,哪个小混蛋给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在那里磕头,我说你们这俩,你们不嫌丢人我还丢不起那脸呢。”杨良有些无语地看着这俩个二货。

    “我们那是给你创造机会,要不哪知道瘦猴哥你这么好打啊。”耗子到是一脸正经地反驳道。

    “对啊瘦猴哥,我们那是不想抢你的风头。要不怎么显得你武功超群呢?”么子这货也装了起来。

    “少在那里装蒜,我看要是耗子、么子你们俩就算会武功,也是看着我被人打死都不帮忙的。”

    “当然不会,我们可是兄弟啊,怎么会见死不救呢?”耗子倒像是十分严肃地说道,不过这货的眼珠不知道撇到哪里去了。

    “对,对,要是我会武功,我他妈就飞扑过去,宁可自己受伤也护着你。”那么子连忙握着拳头,好像说得像真的一样。

    “好,有你这句就好了,我帮你们问了陀叔,他说咱们实力太渣了,要你们也跟着练武功!”

    “啊?不是吧!”耗子么子都吓了一跳。

    “怎么不是,明天四点起床跟着我和陀叔一起跑步!”

    “我去!你这死猴子坑人是要遭报应的!”

    杨良没有回头看那耗子和么子的悲嚎,只是心满意足地背着双手离开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