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代废材 > 正文 第十九章 “母花蛇”马媚
    “陀叔!”杨良见到陀叔的双腿已被打断,勃然大怒,瞪圆双眼盯着面前的崩牙。

    然而,他的愤怒毫无作用,突然,那贱人张又用鹰爪扯出陀叔的右手,也要动手!

    杨良一急身体侧向陀叔的右臂,用自己的手臂挡住陀叔的手臂。

    那贱人张却忽然松开,又大喝一声:“动手!”

    “啊!”这次却是陀叔的另外一条左臂不知什么时候让癞伯抓住,被一拳轰断!

    “可恶,有本事来打我!”杨良发现他已经无法阻止丧钉他们伤害陀叔了,因为他的武功根本做不到这点!

    他顿时恨起自己的懒惰,恨起自己的无能,恨起自己连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明明陀叔平时对自己百般关照,又是教他武功,又是教他认字,连打架也曾为自己出头,甚至是救自己一命;但是呢,现在的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陀叔被这群混蛋肆意凌辱,打断手脚!

    那贱人张却毫无怜悯地看着杨良,慢悠悠地说道,“我们可以不攻击陀叔,不过……”贱人张骤然狠狠地盯着他:“将你的护体气功撤掉!我们就放了这家伙!”

    杨良听到,犹豫了一下:他哪里懂得什么“护体气功”,他自己大抵知道自己的身体结实和《练气诀》有关,可是如何收放自如,他是根本不懂的,再加上,就算给他撤得了“护体气功”,丧钉他们又会放过陀叔吗?

    算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今天无论如何也要保护陀叔。

    杨良一个翻身,大字型躺在地上,肚皮朝天,说道:“我没办法撤!我就躺在这里了,你们喜欢怎么打就怎么打吧!来啊!”

    一众头目却愣了一会,没法撤?这是真是假?不过好像这样正面摊开身体也和撤掉真气差不了多少。因为,一方面,人的正面的确比背面脆弱,另一方面,人的丹田就在肚脐下方,一般武者如果丹田被破,就会真气全失,武功全废,如果……

    正当众人要动手之际,一个声音却忽然传来:

    “你们在干什么!内讧吗!”一个身着红纱,身姿曼妙的女子骑着八尺骏马,手握马鞭,匆匆地走了过来。

    那女子一头长而飘逸的乌发披在肩上,那双滢滢双眸荡漾着阵阵秋波;瓜子脸上铺着一层精致的妆容,化得妖媚的眼影,那水水的红唇性感而迷人;低胸的衣服将她那一对酥【圈】胸暴露在外,却又用单薄透明的红纱微微遮掩,让人不由得迷离其中。白皙的肌肤如若凝脂;雪藕般的玉臂,水蛇般的蛮腰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外;丰韵酥臀,纤纤细腿,分外妖娆。

    “潘夫人!”众头目一看,立刻停手,不敢乱动。

    那女子原来就是三帮主潘长春的妻子,人称“母花蛇”的马媚。杨良以前都是遥遥看到过马媚几眼,却不想近看马媚竟如此性感,美丽。不过此时的杨良注意力全都放在陀叔身上,再漂亮也没有心情欣赏。

    “崩牙!你不去看你的地盘,来到这清安xian干什么!”马媚对着崩牙一声娇喝。尔后转过身又盯着那筹措不安的丧钉:

    “还有你,丧钉!别以为有潘长春给你撑腰就可以乱来!这个‘马家帮’不是姓‘潘’的!”

    丧钉没想到马媚竟然刚好经过,一时不知怎么收场,他也是知道潘帮主和他夫人关系不好,却不想这婆娘竟如此裸地说出来。

    这时,却见一旁的癞伯解释道:“潘夫人,其实我们是在切磋,一时重手而已。”

    “对啊,拳脚无眼,这也是意外嘛。”黑皮也跟着说道。

    其他人都跟着附和了起来。

    “重手了点,人都快死了只是重手了点?好!要不你们都给我向陀叔道歉!”马媚秀眉一皱,娇声呵斥道。

    丧钉他们一听,一时语噎,都没有开口。

    不料,贱人张竟丝毫不在意面子,慢吞吞的说道:

    “潘夫人,我贱人张呢出手是重了一点,我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贱人张转身对这已经瘫在地上的陀叔微微欠身,“陀叔,对不起啊。”说罢,竟打着哈哈便离开了。

    其他人见贱人张竟如此淡然置之,也都忽然想到:对啊,道歉有什么所谓的,人都打了,在这里也没意思了,倒不如道歉离开好了,也省的马媚在这里训斥。

    于是他们也都像贱人张一样道了歉,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杨良也知道能令这帮头目能做到这样就已经是极限了,“母花蛇”马媚也根本不可能为了一个人而得罪七个人,更何况陀叔和马媚根本一点交情也没有。所以他咬着牙齿,扶起了陀叔,并将他背到自己背上。

    一旁的马媚眼睛都不转地盯着面前这位瘦弱却坚韧的青年,默默地观察着。其实,马媚早就看到他们七个围攻陀叔和杨良,可是她却十分好奇杨良这家伙竟然能在这么多高手围攻下安然无恙,不由得停下来继续观望,却不料一个迟疑之际,贱人张他们已经打断了陀叔的双腿和左臂,便匆匆驾马过来,并叫停了他们。

    她也猜到杨良他身上可能已经习得一门护体气功。要知道护体气功需要的真气量是十分庞大的,如果杨良护体气功真的这么厉害,他恐怕体内真气十分浓郁。

    “小家伙,你叫什么。”马媚朱唇微微翕动,腻语柔声地问了杨良一句。

    “马夫人,我叫瘦猴。”

    ……

    “瘦猴,看到‘母花蛇’马媚吗?我可听别人说她非常漂亮。”

    耗子一听到马媚的娇喝,就知道杨良他们已经没事了,便连忙跑了过来。

    “对啊,对啊,我远远看到都觉得非常好看呢。”么子也一贯的应和着。

    却见杨良一阵沉默,再看了看他背上的陀叔,耗子和么子都纷纷闭上了嘴巴。他们都知道了杨良现在因为陀叔的事现在心情不好,也没继续调侃下去了。

    杨良也没有让耗子么子帮忙,独自背着已经痛的昏迷的陀叔进屋,轻轻地将他放在床上。

    杨良静静的看着面前这位菱角分明,面如刀削,却已经快过不惑之年的中年男人,明明性情刚毅却和颜悦色地对待自己和耗子么子三人如同亲生儿子一般,他甚至在此刻想起了他那早已死去的父亲,不由得暗自握紧拳头,此仇不报,我杨良誓不为人!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