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名侦探柯南之警察故事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精准度百分之百的推理再现
    奥多摩湖位于东京都西部,距离东京100多公里,是由多摩川上游截流的小河内水库形成的人工湖,属于离首都圈距离最近的国立公园──秩父多摩国立公园。也是一些名人和有名的艺术家所钟爱的居住地,这次涉及到的那位著名的画家及川武赖就住在这里。

    而这次疑似被基德杀死的正是他的岳父神原晴仁,同时也是一位著名的风景画大师。

    “松田警官实在研究案情吗?”开车的警员眼角看到副驾驶的松田正在拿着手机不停翻看,很专注的样子。

    “啊?哦,没有。”松田扭动脖子看看窗外漆黑的不停向后移动的景色说:“去那里需要一个多小时呢,蛮无聊的,看本小说。”

    “是什么小说呢?”警员好奇的问。一个多小时的夜间车程,让他一直沉默开车也是一件辛苦的事情,又好不容易拉到警视厅名刑警,所以难免有些话痨。

    “是东房不败写的《少林之得道妙僧》。”松田挥动一下手机屏说:“守护我的天使让我这样无耻的给宣传一下,你也可以看看。其实我本来是拒绝的,但是出乎意料的好看呢。”

    “东房不败?好奇怪的名字哦,有什么内涵吗?”警员笑了笑。

    “代表了东方有个叫房梁的写手不会轻易就这么失败。”松田很真诚的解释。

    一路上两个人闲聊着很快就到了目的地,及川武赖在奥多摩的别墅。

    一到这边,松田还没有下车就被一群记者围住了,如同长枪短炮般的话筒架起来。下了车的松田往前方边指边说:“那边那边,目暮警部在那边,有什么问题问他。”

    “松田警官,跟我们讲一讲吧。”

    “真的是基德杀人了吗?松田警官?”

    “松田警官你有把握抓到基德吗?”

    一群记者一个一个问题同时喷出来把松田淹没,一边往里挤,一边擦掉自己脸上的唾沫星子,松田对任何一个记者都是用的官方措词:“无可奉告。我还不了解案情。对不起让一让。不要问我了,去前面问目暮警部去啊。找他去找他去。”

    看着一群搜查一课的警察们进去,并且关上屋门,记者们也不在守住门口,四下散开了。而这个时候一个正躺在某个地方小电视台的采访车上驾驶席的人坐直身子,看着松田进去,掏出手机来编辑了一条短信。

    找出怪盗基德来吧,他这个杀人犯应该受到惩罚。

    挤进了及川的别墅里,看着房门被关上,目暮整理一下自己歪掉的帽子后问松田:“没乱说话吧?”

    “当然。”松田极其自然的回答:“咱们的新闻官不是白鸟吗?我只说他们可以去白鸟那里了解情况。”

    “那就好。”目暮满意之下稍许点头后走向了楼梯口等着的中森警官。

    作为搜查二课的警部,中森警官也是有过刑侦经验的。他带着目暮和松田他们直接上了被害人遇害的那间屋子,详细的介绍了一下这次杀人事件的过程。

    及川武赖坚持把青岚摆在自己的画室里,因为除了他之外,不想任何人提前看到这幅画。这属于大师的怪癖,中森也没办法去反驳什么。只能在画室门口部署警力,画室的前后两个门都有两名机动队的警员看守,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其中一位就死死的抓住门把手不让任何人有可乘之机。在唯一的窗户下面有四五名机动队警员看守,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了。

    而就是在这样一个防守严密的房间里,神原晴仁被残忍的杀害了。甚至凶手还在他们眼皮底下消失不见,当他们撞开房门的时候,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只听到有人从窗户逃出去碰到笔筒的声音。

    整体来说中森的布置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一般人很难在这样的防护下盗窃,更不要说是杀人了。

    “被害人身上有电击器的痕迹,所以应该是犯人在偷画的时候被神原先生发现,所以使用电击器攻击了神原先生,可能害怕被看到长相,所以选择一了百了吧。”中森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情况。

    “松田,你怎么看?”目暮扭头问身后的松田。

    “啊?啊。”把手机放回兜里的松田直接走到受害人神原晴仁身旁,没有理会旁边鉴识课的小哥正在拍照,向上指着画架上方的空调说:“这个犯人是从那跳下来的吧?”

    “没错,我们猜测应该是这样的。”中森说:“他应该早就躲在了天花板,然后停电时从中央空调跳下来偷走了画。”

    “所以他应该是早就勘察好了地形,中央空调下面就是画架,而被害人在这个位置。”松田打个响指:“千叶去关下灯。”

    千叶老实的退后两步到门口按下开关,屋里瞬间变黑,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松田的声音。

    “那么他为什么不直接拿走画破窗逃跑,反而是要来我这个位置杀害神原呢?”松田说:“千叶,开灯吧。”

    等到灯重新亮起来后,松田小跑到画架前,举起双手:“犯人要在漆黑的房间里确认神原的位置,然后进行电击之后等他倒下再用刀将他杀害,然后再跑回来偷画、离开。这个期间外面走廊有至少四个警察随时可能破门而入,这么繁琐的步骤像是临时起意吗?”

    看着松田模拟现场在画架和被害人这边来回跑了两趟,大家也都不太相信这会是一起盗窃引发的杀人事件了。

    “可是,犯人既然切断电路,那么他应该有自带照明设备吧,或许就是这样才会被被害人看到,并且准确的找到被害人的位置。”千叶这个时候略微有些迟疑的说。

    “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被害人被电击器攻击的位置在哪里?”松田问。

    “是在脖颈。”鉴识课的小哥还伸手在自己脖子上一拍:“就是这个位置。”

    松田也按到自己脖颈这个位置后说:“你们自己试一试攻击别人这个位置,是不是在身后发起攻击的时候才最舒服。如果是正面的话,那么只有使用左手才流畅。”

    千叶走到高木身后手指在高木脖子上那个位置点了两下后恍然大悟:“果然是这个样子的。”

    “所以顾虑被看到长相根本就是毫无根据的。”松田说:“难道犯人跳下来之后看到神原背对着自己还要跑过去将他杀害?或者神原看到犯人来偷画害怕的要逃跑被犯人追上?”

    “松田阵平果然不愧是名刑警。”中森对目暮说:“看起来这次的杀人事件完全可以交给你们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怎么这就要回去了?”目暮奇怪的问。这个搜查二课的二愣子一根筋怎么这么轻易就把事情推给我们了。

    “我是为了基德来这里的,没想到只是一个接着他名声杀人的小丑。”中森走出房间没有回头,只是挥挥手算作告别:“真是浪费我一夜的时间。”

    “松田,有把握确定嫌疑人吗?”等到中森走了,目暮略带期待的问:“外面可是有一群记者呢。”

    “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作为警察随口说谁是凶手肯定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松田痛快的说:“不过这次可以肯定就是及川武赖了,我们只要找到他设计密室的手法和被他藏起来的那幅青岚就可以了。”这可以说百分之百是及川武赖的凶手了吧。这次事件的当事人抛去警察就只有及川和基德了,基德在后面还那么蹦跶,就剩下及川一个了,不是他还能是谁?

    “嗯,这件事情就靠你了。”目暮肯定的颔首。

    切,哪次你不是靠我。松田嘴里却说:“走吧,我们去看看那位名画家有什么要说的吧。”

    等松田他们离开房间,还在门口守着的两个机动队队员,其中年轻一点的那个带有丝丝崇拜的语气问旁边的老人:“那个人就是机动队传说中的人物?那个有名的松田阵平?”

    “对啊,就是他。”说起机动队出去的传奇人物,机动队的老队员也与有荣焉。

    “及川武赖先生,你好,我是搜查一课的目暮,现在这里由我们接手。”目暮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开门见山的说:“能把今晚的情形详细的说一遍吗?”

    “哦?好的。”及川武赖是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有着一对相当艺术家的胡子:“今天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后,我想最后一次去确认一下我的作品。等到我出来时,我的岳父却闯进了画室,并且说不信任警察要自己亲自保护青岚,并且把我推出来。我正想找中森警部商量对策的时候突然停电了。”

    及川简单的把事情讲述了一遍。

    “及川先生,为什么你要选择把摄像头切断呢?”刚才进来被安排来看录像和当事人的佐藤率先发问。

    “因为那是我的个人习惯,我在公布任何画作之前都不想被别人先看到。”及川解释说:“所以我去做最后一次确认的时候,请求中森警部暂时切断了摄像头。”

    “那你进去的时候应该是带着对讲机吧。”佐藤指着电脑屏幕上定住的录像说:“为什么不在对讲机里直接呼叫中森警部,反而走出房间?”

    “首先,不是我自愿走出去的,是被岳父赶出去的。其次,对讲机也被岳父抢了。”及川说。

    “我也有两个问题想问呢。”松田指着及川胸前白衬衫上的血渍问:“那是被害人的血吗?怎么沾上去的。”

    “进了屋子我发现岳父倒在地上,救护他的时候沾上的。”及川神态自若的对应。

    “那么在那个完全漆黑没有光亮的屋里你是怎么发现地上的被害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