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泼墨染清愔(GL) > 章节目录 第5章 兴趣
    冉清音觉得,现在这个萧默然高高在上的姿态和清冷淡漠的气质似乎更衬这样的容貌,似乎和这身气质融合得极好,明明没有任何撩人的姿态,却很容易就能吸引人的视线,让人不自觉的就想将视线放在她身上,却又因为她那与生俱来的高贵姿态让人不敢直视。

    “我不知为何你姐姐与我的名讳是相同的,就连年岁也是相同的。”萧默然笑了笑,“我只知我一醒来就在刚才那个地方了。”

    萧默然是不常笑的人,喜怒哀乐都鲜少表现在脸上,倒不是压抑着这些表情,而是从未有任何情绪能强烈到足以让她表现出来。唯一的一次恐怕就是父皇母后自刎时情不自禁的落泪,之后就连她自己自刎时都不曾流过一滴泪。

    “那个地方叫做医院,是看病的地方。”冉清音也笑着回了她一句。

    看样子今后要教的东西可不少,不过这个萧默然,虽说更适合冷淡的表情,可是忽然这么淡淡的笑起来,却也犹如冰天雪地之中零星的火光般让人有瞬时的温暖,只是这笑容如果能持续得久一些,甚至眼底也染上这笑意,冉清音想象不到会有多美。这是她第一次看了这张脸这么久,也是她第一次觉得这张脸如此冷若冰霜。

    “看诊的人可是大夫?”萧默然追问道,此处似乎很多东西都跟自己所知道的不一样,方才穿的鞋子就是个例子,或许不单只有样式不一样,大概连名称都不一样,所以自己现在会把想到的事物都问一遍冉清音。

    “也可以这么说,但是一般称为医生。”冉清音轻浅笑开,她果然猜对了。

    略带古典气息的言语,知道自己身处异境却迅速恢复镇定自若的神态,还有那即便只是吃饭这样普通至极的日常举动,她依然保持着高贵优雅的姿态。将这些细节一一连贯,萧默然大概是来自距今较为久远的时代,并且身份非富即贵,否则这般优雅的姿态和高贵的气质又岂是普通人家的儿女能有的?

    可是想到萧默然身份尊贵,冉清音又有些头疼了,她虽然不熟悉历史,但电视剧总是看了一些的。身份尊贵的人总是被人服侍着,无论吃饭,睡觉,穿衣,甚至漱口都是下人服侍的,就跟生活不能自理似的,这是不是意味着至少一段时间内自己都要当萧默然的“丫鬟”了?

    “我有些不舒服。”萧默然知道这里是这身体的家之后便下意识的放松下来,如今与冉清音说开了之后更是没了什么顾虑,精神和身体一并放松下来之后她才注意到自己的身体似乎被什么束缚着,特别是身前的部位,虽然不是特别难受,但也确实是有些不舒服。

    再加上如今知道她真实身份的只有冉清音一人,若是要在此处生存下去,必须要与冉清音坦白自己的想法才好,毕竟自己对于此处来说算是一个“异类”,根本不熟悉任何生活方式,所以此刻身子不舒服,萧默然没有任何犹豫的就与冉清音说了。

    “嗯?身体不舒服么?”冉清音闻言,忙走近了问她,以为她身体不舒服,毕竟这身体还是原本那个萧默然的身体,且刚刚经历过车祸,虽说身体并无大碍,但毕竟在病床上昏迷了许多天,还没完全恢复过来也是有可能的。

    可是冉清音虽然这么想,却仍旧从萧默然短短几个字里听出了从小被服侍到长大的优越感,那种说一句话就会有一众下人蜂拥而上去服侍着的感觉就这么浮现在冉清音的脑海中。即使知道自己要变成“丫鬟”了,冉清音还是没有半点反感,明明这张脸还是“萧默然”的脸,从前可是避之不及的,现在自己怎么会这么心甘情愿的去帮助她?难道就因为觉得现在这个萧默然的气质更配这张脸么?

    “我说不清楚哪里不舒服,不过若是能休息一会儿,也许会好转。”萧默然选择说得隐晦一些,虽说不想把想法瞒着冉清音,但她知道身前不舒服的地方是哪里,这衣衫跟自己以前穿的完全没有哪里能沾得上边的,特别是里面的束缚感十分明显,而这样私密的地方,还是不与冉清音说较好。

    “也好,今天也累一天了,刚才那顿饭也跟晚饭差不多了,你早点休息。”冉清音看了看腕表说道,“我教你怎么洗澡,洗澡就是沐浴的意思。”

    冉清音觉得自己要把萧默然的说话方式纠正过来,而不是自己去配合她,毕竟现在是她要适应这里的生活方式,如果她不学习普通人的说话方式,在家里倒不要紧,如果去了公司的话估计会把员工们吓坏。

    萧默然点点头,跟着冉清音往浴室里走,这里的东西她都不熟悉,所以冉清音所说的她都会认真记下。

    “这是花洒,你把这个拧开就会有水出来,那个是浴缸,你把这个打开水就出来了,然后……这是洗发水,洗头发用的,再然后……”冉清音一一给萧默然介绍着浴室里的摆设和洗漱用品,可是在转过头看到萧默然眼里的茫然时,她轻叹了一口气,还是替萧默然洗一次吧,至少要让她知道该怎么用这些东西。

    “脱衣服……我替你洗……”说出这句话时冉清音心里也是十分别扭,以至于她的声音比方才小了许多,也不知道自己内心是不愿意还是有些害羞,要知道她长这么大,只看过自己的身体而已,这一天的时间里不但接受了面前这个人不再是自己姐姐的事实,还揽下了要把萧默然教会这里的生活方式这个任务,她觉得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大。

    “我自己来。”萧默然摇头说道,不知为何,她有些不想让冉清音看到自己的身体,虽然这身体也不算是她的。

    “你能行么?”冉清音皱着眉头,她可不认为萧默然第一次接触这些东西就能会用,况且如果萧默然能听懂的话刚才那眼里的茫然又是怎么回事?

    可是既然萧默然都开口拒绝了,冉清音也不能非要给她洗,那就到外面等着好了,有什么她临时有什么要问的,自己还能教教她。

    冉清音出去后,萧默然看着面前的全身镜,她这才看到这身体的容貌,与前世的自己倒有些相像,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冷漠,跟冉清音那任谁第一眼看到都觉得祸国殃民的样貌倒是两个极端。

    萧默然对长相从来都不在意,自然也不会太过在意这重生之后比前世更显冷漠却又更为清雅的容貌,转而低头看着冉清音在医院里给自己穿上的衬衫和套裙。她对刚才冉清音替自己穿衣服的时候还是有些印象的,所以这两件倒没有多让她烦恼,想到这儿,手上没有丝毫停顿的就将它们剥离自己的身体,当看到里面那一件时她这才明白了那种束缚感到底是什么。

    她在看到那件衣物时感觉面庞上有些烫,这个时代的人这么放得开么?虽说自己前世穿的肚兜也只是一片布料,但至少暴露得没有这么多,不过此刻应该不是观察的时候,她必须承认她不会解这一件。

    “冉清音……”萧默然的声音有些犹豫,唤出口的一瞬间便觉得自己很奇怪,如果没被人服侍过也就罢了,明明前世都是被丫鬟服侍的,怎么到了此处让冉清音帮自己便觉得有些羞赧了呢?

    “怎么了?”冉清音本就坐在床上在等着她开口,此刻听到她叫自己,便起身走到浴室门前,里面没有水声,看样子就是不会用,刚才还嘴硬让自己出去,这下子知道没有自己不行了吧。

    冉清音边想边开了门,打开门的同时却被眼前的景色一下子吸引得移不开眼,嘴角刚要漾开的浅笑也收了回去,在医院帮萧默然穿衣服时心里有事便没有过多关注萧默然的身体,这么多年来也从没有见过这身体除去衣服之后究竟是怎样的一副光景。

    “帮我脱。”萧默然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恢复正常,不去在意冉清音的失态,说出的话却极为引人遐想。

    冉清音的目光因这句话而收了回来转而望向萧默然故作镇定的眸子,她忽然升起了一股想作弄萧默然的冲动。唇边扬起一抹可疑的弧度,走近萧默然时伸手探到了她背后的内衣扣,却不马上解开,指尖一直在那里滑动着,时而触碰到萧默然的皮肤,那嫩滑的触感让她更是不想立刻替萧默然解决问题,多耽误一秒,不就能多触碰一秒么?

    “你前世洗澡的时候都怎么脱的?”冉清音此刻只顾着自己那点小心思,想再拖延一些时间,完全想不到萧默然那个时代根本没有这种内衣。

    “有宫女侍候,而且我穿的不是这般样子的。”想到前世,萧默然的思绪稳定了许多,照实回答着冉清音。

    却不曾想到这样的话竟然让冉清音觉得有些不舒服,宫女侍候?也就是说脱衣服也是宫女脱的?萧默然每天洗个澡,穿个衣服,都不知道被宫女看去多少遍了,或许还会有宫女趁她不注意的时候也这样直勾勾的盯着她也说不准。

    “萧默然,你知道在我们这个时代,让人帮脱衣服是什么意思么?”冉清音笑得张扬且魅惑,那妖冶的笑容让萧默然觉得这才是她的本性,妖媚而诱惑。被那笑容吸引住的萧默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便察觉到身前的束缚松开了,可冉清音的手却仍旧没有离开她的后背,反而有往前移动的趋势。

    萧默然微微蹙眉,她很惊讶自己对冉清音的触碰没有丝毫抵触,只是觉得她不该这么逾矩,是的,逾矩。萧默然是自小接受正统思想长大的皇家儿女,直到自刎前的那一刻她都从未有过任何不守规矩的想法和举动,可现在无论替冉清音的举动找什么样的借口,萧默然都觉得是不应该发生的。

    “冉清音!”萧默然低声叫着冉清音的名字,意在提醒她不要太过分,若是自己再不提醒,那只已经游移到身侧的手恐怕就要覆到身前了。

    那一声低吼将冉清音的思绪拉回体内,那双眼角上挑的媚眼略显慌张,似乎根本想不到会被制止,也或许是根本想不到自己会这么失态。

    “对不起……我就住在你隔壁,有什么事随时过来找我。”她收回放在萧默然身上的手,转身就要出浴室,今天的自己思绪太不受控制了,无礼且放肆,而且是对着一个礼教甚严的古代人。

    冉清音回到房中时立刻钻进浴室洗了个澡,水温有些凉,却如醍醐灌顶一般把她浇醒了,今天的自己大概是这么多年来最失态的时候,而让她这么失态的人却是不再是“萧默然”的萧默然。

    这几天本来就在国外忙着项目的事,匆匆忙忙赶回来又守着萧默然直到她苏醒,身体的疲累让她无暇再去思考自己的失态,洗过澡后直接上床休息了。她脑中朦胧一片,困意和疲惫在她栽倒于床上时成倍的袭来,然而在即将睡着时,脑海中却掠过刚才萧默然那即便在不经意微笑时仍然没有丝毫涟漪的双眸,清冷而淡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