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泼墨染清愔(GL) > 章节目录 第12章 比拟
    萧默然看着洛唯宁,眼里流动的是洛唯宁看不懂的情绪,洛唯宁从未见过那样多的情绪在萧默然眼里浮现。萧默然是她最崇拜的商界黑马,在慕以涵去y大商学院演讲之前萧默然就去过,幸运的是萧默然并没有拒绝回答自己所提出的问题,而是仔细的给自己解答着,甚至主动给自己留了号码,往后的时间里洛唯宁经常和萧默然讨论目前商场上最有潜力的几个公司,还有一些商界未来的发展。

    可以说萧默然就是洛唯宁的良师益友,像一个关心自己的邻家大姐姐,那种感觉跟慕以涵给她的感觉不一样,她会想与萧默然一起探讨工作,学业,却不会想与萧默然有更进一步的发展。而慕以涵则是让她情不自禁的想靠近,即使慕以涵也是一个成功的生意人,她却不会只是想与慕以涵讨论商业上的问题,而是想在生活方面更为了解慕以涵。

    面前的洛唯宁清秀的小脸上写满了歉意和关心,萧默然心中一软,她知道这样的情绪并不是为了自己,可是面前这个女孩子让她感觉很亲切,就像妹妹一样的亲切。即使冉清音说与自己是姐妹,可她丝毫没有把冉清音当做妹妹来看,只有面前这个女孩溢于言表的关心和那一声声“萧姐姐”让她觉得在这个时代,若是有个妹妹也并没有什么不好的。

    “你叫洛唯宁是么?”萧默然声音放轻了些问道。

    “是,萧姐姐你怎么了?怎么会这么问?”洛唯宁答应着,却觉得很奇怪,萧默然怎么会这么问自己。

    “我失忆了,所以往后我们要重新认识了。”萧默然平静的说道,真实的情况自然不能告知洛唯宁,但是失忆也确实是这身体现在的情况,所以这么说也未尝不可。

    “什么?”洛唯宁被萧默然的话吓了一跳,“怎么会这样……”

    是了,难怪自己觉得萧默然似乎有哪里变了,跟以前有些不同,以前对自己也是亲切温和的,而自从刚才到现在,她完全感受不到一丝丝温和,有的只是冷淡,原来是因为失忆了,完全不认得自己。

    “那……萧姐姐还愿意重新认识我么?”洛唯宁有些犹豫的问道。

    她感觉现在的萧默然比从前要冷漠了些,进来到现在,别说笑容了,连知道那场车祸的原因是因为她之后也没有任何表情,只在眼里看到些许惊讶,随后又立刻恢复平静。

    自己的话就像一粒石子投入湖中,虽然让她的眼里起了少许涟漪,却在那石子沉入湖中后归于平静,无法维持太久的时间。

    “嗯。”萧默然忽然觉得自己很幸运,自从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之后先是遇到了冉清音,生活中处处都在帮着自己,如今又有了一个洛唯宁,只不过洛唯宁给自己的感觉与冉清音的有少许的不同,那种有了一个妹妹的感觉,自己并没有在冉清音身上感受到。

    冉清音停好车之后并没有拿着刚从公司带出来的文件立刻下车,而是拿着一本便签垫在方向盘上写着一些使用说明,写完后她看了一眼副驾驶座放着的自己刚买回来的一袋卫生巾,更是觉得自己这个做法绝对是最贴心的。

    “写得,应该还算清晰明了又易懂……”她看着自己手上拿着的便签,自言自语的说着,这么详细的说明,比包装上的简短说明好多了,萧默然这个古代人肯定能看得懂。

    她是觉得自己跟萧默然认识没几天,对于太过私密的方面还是不太好当面直说的,特别是在发生了解内衣那件事之后,那种太过亲密的举动还是避免为好。可是卫生巾包装上的说明估计萧默然还是看不太明白的,所以冉清音觉得还是自己写一张便签贴在包装上,让她用的时候再看就好。

    提着那袋卫生巾进门时冉清音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有丫鬟命,做这些做得这么理所当然,而且还不觉得委屈。好歹自己也是个上市公司副总,从小也是被宠上了天的,如今不但主动接近自己这个从小就疏远的,不再是姐姐的“姐姐”,甚至为她做这做那。其实最重要的是自己心里竟然没有一丝怨言,这点让她颇为诧异,难道是自己对古代人特别感兴趣?可是看电视剧的时候怎么没有这种想法?

    “嗯?怎么不关门……”冉清音低声说道,萧默然的房门只是掩了大半,莫非是在给自己留门?想到这冉清音眉梢微扬,这女人居然这么懂事?可是下一秒里面传来的谈话声却让她立刻推翻了萧默然给自己留门的想法。

    萧默然在这个地方除了自己绝对是不会认识其他人的,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人是自己找上门来的,并且萧默然还允许她进来了。

    听到里面的说话内容时冉清音略微眯起眼,心里起了一股莫名的怒火,她不知道洛唯宁和之前的“萧默然”是什么关系,但是如今的萧默然不该这么草率的相信这个人,哪怕只是说了失忆而已,这件事万一传了出去,造成的轰动可不是几句话可以掩盖的。

    她轻轻叩响了房门,房里的说话声不再继续,她推开房门进去,不着痕迹的将手上的东西随意放在一旁,然后也不曾看萧默然一眼,而是笑着望向面前的洛唯宁。

    “唯宁,今天怎么想到要来?”冉清音笑着说道,她是认识洛唯宁的,洛家大小姐,洛骏晖的妹妹,不过仅仅只是见过几次而已,并未深交,没想到洛唯宁竟然认识之前的“萧默然”。

    “冉姐姐,我来看看萧姐姐,跟她道个歉,因为……”

    “因为在医院的时候她没有来探望我。”萧默然打断了洛唯宁即将要说出口的话,并且淡淡的看了洛唯宁一眼。

    她知道洛唯宁想说什么,如果洛唯宁说出了那日约这身体原主人出去这件事,冉清音未必不会追究,可是如今事已至此,追究起来又有什么意思呢?

    “嗯,是的。”洛唯宁得到提醒后也顺着萧默然的意思去说,“现在看萧姐姐的情况我也放心了许多,我也就不再打扰了。”

    洛唯宁不知道萧默然为什么会阻止自己说出来,看样子似乎不太愿意让冉清音知道,可是既然萧默然暗示了,那就顺着她的说法来说,其中原因自己可以过些时候再问。

    “萧默然,你跟她认识么?你就敢把失忆的事告诉她?”洛唯宁的脚步声逐渐不再清晰,冉清音也把自己的疑问摆在萧默然面前。

    如果不是萧默然这次胆子太大,冉清音估计不会露出这么严肃的表情,只觉得自己是不是对萧默然太好了,让她以为自己什么都能替她处理,这才有恃无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她不会传出去的。”萧默然知道一定是因为这样的消息传出去大概对自己或者家人有什么影响,“我觉得她可以相信。”

    “那我呢?你是太过信我,还是丝毫不信我?与洛唯宁相比呢?”冉清音紧跟着问道,眼眸里的认真是萧默然这几天从未见过的,那双妖媚的眼里一开始有过不耐烦,之后转变为平静和关心,还有笑意和打趣,每一个眼神都代表着她的情绪和思绪,可现在的认真却让萧默然看不出她究竟在想什么,究竟是喜是怒。

    其实冉清音这句话只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因为她知道萧默然这样遇事异常冷静的人绝对不会意气用事,做出的事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既然把失忆的事告诉洛唯宁,那么代表萧默然一定是相信洛唯宁的。

    可这几天自己都与萧默然在一起,她完全没有接触过除了自己和陈姨陈叔之外的任何人,怎么会第一次见到洛唯宁就放下了戒心甚至去信任?这样的信任似乎来得很快,也许还比对自己的信任要深,也或许,萧默然从未信任过自己。

    萧默然的心里毫无疑问是相信冉清音的,如果把现在的自己看成重新出生在人世间的生命,如同新生的婴儿般干净,那么对冉清音的信任就仿佛是随着这生命与生俱来的东西,没有原因,没有疑惑,也根本不想反抗这样的意识。

    这种感觉与洛唯宁给自己的亲切不同,或者说是根本不能用来相提并论,所以她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冉清音,她从未碰到过如此难以解释清楚的问题,因为不能用来相比,所以让她如何去回答她更相信谁?

    萧默然低垂的眼眸和沉默的神情让冉清音的冲动似乎是被一桶冷水浇灌而下,倒不是难受,只是这桶水缓慢的浇灌倒是将那冲动的火苗一点一点的扑灭。这才让她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自己刚才那句话太过暧昧,甚至夹带了些吃醋的意味,可是自己明明只是想说萧默然为什么这么相信洛唯宁,只是想问萧默然凭什么认为洛唯宁可信,怎知话到嘴边却完全变了个味。

    “抱歉,我不该这么说。”冉清音理了理自己的思绪,说道,“那是我买给你的东西,我写了使用方法在里面,你看看再用。”

    说完便再不看萧默然一眼转身出了房间,她需要用工作来让自己清醒,冉清音回了自己房间打开文件准备看。详细的对手资料本应该是自己最喜欢看的,现在却一个字都看不进,那些字就像一群散开了的蚂蚁,密密麻麻的一大片,让她一眼都不想再看。

    思绪又回到萧默然身上,这几天屡次失态,实在不是自己应有的状态,如果是有人做了什么触及自己的底线而导致自己失态也就罢了,可问题是居然都是被同一个冰山女人刺激得失态,偏偏萧默然本人一副什么都入不了她眼的样子,她接触这个时代才几天?掌控者不应该是自己么?怎么似乎反了过来?

    冉清音再次打开文件,心中下了一个决定,看样子要与萧默然保持距离一段时间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