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泼墨染清愔(GL) > 章节目录 第22章 11想要
    冉清音推着购物车,一边走一边挑着一旁货架上的东西,萧默然走在冉清音身侧偏后方,不言不语地跟着,眼里却染上淡淡的柔意。

    萧默然曾经觉得不会有任何一个人让自己对生活充满了期望,轻松地过完每一天,又在期盼着第二天会发生什么,这样的念想让她觉得陌生却又对她有着莫大的吸引力,这是除了冉清音之外从未有人给过的感觉,那是对生命的不舍和期盼。

    “你喜欢吃什么菜?”冉清音一边挑一边问萧默然,不是她没有观察过萧默然爱吃什么菜,而是她发现萧默然跟别人不一样。

    常人都会挑自己喜欢的那道菜吃,不喜欢的几乎不碰。而冉清音发现这段时间在家陈姨煮的饭菜萧默然都会“雨露均沾”,每一道菜她都会吃个适量,根本看不出她更喜欢哪一道,也看不出她不喜欢哪一道。很明显又是她的礼教使然,不会去挑剔饭菜,不去表现出哪一道菜更得她的欢心,果然是个公主,有个皇帝老爸做榜样,吃东西都跟平衡后宫嫔妃关系似的。

    “没有特别喜欢的。”萧默然老实回答,确实是这样子的,自己前世的膳食都是出自御厨之手,色香味自不用说,因此每日膳食是什么她便吃什么,所以常年下来经常变换的菜色也让她习惯了这种方式,似乎没有哪一道菜让她有“爱吃”这样的想法。

    “一样也没有?”冉清音诧异地转过头。

    “没有。”萧默然摇头,不是自己不愿意说,而是根本就没有。

    “你这是味觉疲劳了吧?以前吃的都是好吃的,陈姨手艺也不错,看样子我要给你做点不太好吃的,凸显出你最喜欢哪一种。”冉清音若有其事地说,萧默然前世身份尊贵,吃的肯定是山珍海味,口味都被养刁了。就跟自己似的,别人还觉得钱少,恨不得睡觉的床都是用钱堆砌起来的,自己则是天天想着怎么赚钱,时间长了竟然开始嫌弃这种生活了,这对比还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可以试试,你会下厨?”萧默然想了想竟许可了冉清音的想法,反正冉清音做的自己都会吃掉的。忽然想起来买东西是因为今晚要去冉清音的朋友家吃饭,难不成她要下厨?自己倒是很好奇冉清音的厨艺。

    “你说呢?”冉清音一挑眉,“怎么样,有没有很期待?”

    “是有一些。”萧默然前世对御厨所做的那些色香味俱全的膳食都不曾有过期待,却期待着冉清音下厨所做的菜肴,也许是因为人对未知的东西都会感到好奇。

    “吃不吃排骨?还是别的?”冉清音随口问了一句。

    “都好。”

    冉清音看了她一眼,还是别问了,她都没有特别爱吃的,问了也是白问,反正自己的厨艺还算不错,应该不会丢陈姨的脸。

    冉清音在果蔬区逛了一圈之后想到刚才去公司之前打算要给家里添的东西,又带着萧默然要去楼上的日用品区,经过果蔬区隔壁的乳制品区时却被萧默然拉住了手。

    “怎么了?”冉清音停下脚步,萧默然倒是难得拉自己的手,这感觉还真不错。

    “买点牛奶。”萧默然记得陈姨之前跟自己说过,牛奶有助于安眠,偶尔喝对身体好的。

    “你要喝?”冉清音一边挑货架上的牛奶,一边问身后那个要买东西,自己又不会挑的女人。

    “给你喝,你工作太多了,要早些睡。”这话萧默然说得十分自然,完全不知道这句话给冉清音多大的冲击。

    萧默然虽然这段时间以来都在冉清音的帮助下逐渐在适应这个时代,可是那不代表自己没有注意到冉清音的工作有多少。至少自己在看书的时候她从未闲下来过,今早的会议也让萧默然知道冉清音究竟下了多少精力在对待工作,在这个时代,二十三岁的年纪非常年轻,能震慑住这么多人,不是只靠背景就能做到的。

    她不知道自己这句话就像一颗小小的糖果掉进了冉清音的心里,在那个仅有拳头般大小的地方化开,淡淡的清甜充斥了那个窄小的空间。一丝丝的甜让冉清音食髓知味,更是反复地去回味这句话,就像一个孩子吃不够那份量过小的糖果,不一会儿就将它完全消融在自己嘴里,却还是吃不够似的,还想再尝尝那淡淡的甜味。

    冉清音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应她,只是挑了自己觉得还不错的牛奶放进购物车,另一只手握紧了萧默然刚才主动牵住自己的手。

    推着购物车的冉清音转头看着萧默然,忽然觉得若是她在这里嫁了人,并且那个人是她真心爱上的,并不是如前世一般只是为了完成任务,那么她一定会是一个很好的爱人,被她爱上的人一定很幸福。因为她这样不曾动过心的人只是不知何为情意,一旦动了心想必极为固执。

    “萧默然。”她轻轻地唤着身旁面庞沉静雅致的女人。

    “嗯?”萧默然随着她的脚步往前走,目光时而落在摆满商品的货架上。

    “你在这里,会想要嫁人么?”萧默然的礼教伴随着她那么多年,冉清音觉得她应该还是会想要结婚的,哪怕没有感情基础,也会为了结婚而结婚的吧。

    “我不知道。”萧默然莫名地觉得这个问题有些不适合现在这个气氛,她不想跟冉清音谈这个话题。

    冉清音这才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多余,她们生在这样的家庭,哪怕父母疼爱,最终的结果也不过是商业联姻,即使对对方没有感情也要培养出感情来。可是如果萧默然不愿意,自己会为她去争取的吧,至少这一世让她快乐一些,不要把婚姻甚至生命当做一个任务去完成。

    “等等我,我过去拿个东西。”冉清音停下脚步,说了一句之后便往一旁的货架深处走去。

    萧默然看着她的背影,回想着刚才的那个问题,又联系到前世自己那短暂的生命,嫁人这件事对自己来说实在是可有可无,因为那不过是父皇母后希望的,所以自己就去完成她们希望自己做到的事情。成为父皇母后最优秀的孩子,嫁给朝堂上最文武双全的将军,每一件事情都不是自己想要去做的,只是为了成为最亲的人所希望的样子。

    直到来到这个地方以后,萧默然才开始体会到那种从未有过的感觉,那种“想要”的感觉。想要继续与冉清音这么平淡地生活下去,想要看着冉清音对自己展现最真实的一面,想要完全适应这个地方,在冉清音需要的时候能够被她需要,所有的“想要”都是围绕着那个温暖的女子。

    思及此眸光便更是柔和了几分,看到冉清音往回走的身影,萧默然收回目光望向面前的货架。她随手拿起其中一个蓝色的盒子看着上面自己完全看不懂的说明,正要转另一个面继续看,却被已经走到身边的冉清音一把拿下放回货架上。

    “怎么了?”萧默然莫名其妙看着冉清音那古怪的表情。

    “萧默然,你知道你刚才拿的东西是用来做什么的么?”冉清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了看周围,还好没人注意到,果然自己根本不能离开萧默然超过三步远,不然容易出事。

    虽然现在这个时代已经比较开放了,女人买避孕套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可是一般都是拿了就走,哪像萧默然似的还打算转过另一面看说明。如果一个相貌出众身材高挑的女人在超市里挑避孕套,冉清音不太想去算那个回头率会有多少。

    冉清音推着购物车,拉着萧默然往前走了几步才放慢脚步,回想了一下刚才那个画面,萧默然那禁欲感就瞬间降低了不少。

    “那个是用来做什么的?”萧默然看冉清音一副不想见到那个东西的样子,应该是什么不好的东西,那既然是不好的,就问问她是用来做什么的,以后自己也好避开。

    冉清音闻言停下脚步,这是什么情况?她刚才就不应该反问萧默然知不知道那个是什么,应该直接告诉她那个东西不要碰,可是现在要怎么给她解释?男女之间的东西,虽然不是特别深入的内容,可是冉清音就是觉得跟萧默然解释这个有些怪怪的。

    “嗯……那个东西……”冉清音黑亮的眸子转了转,“那个东西我们用不着。”

    话刚落音觉得似乎有点不太对劲,她们用不着,是用不着,可是用另一个角度想不就是“我们办事的时候不需要这个”的意思么?

    “嗯。”萧默然不打算再问了,既然不是她们用得着的东西,又不是什么好东西,那就没必要了解它的用途了。

    可是冉清音却想着怎么补救自己刚才那句话,虽然萧默然不知道意思,可是自己就是觉得怪怪的,特别是萧默然现在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淡漠了,自己再联想起刚才那句话,那种感觉就更怪异了,让她觉得还是必须要补救一下。

    “那个是用来把不需要的一些东西扔掉的,对……这么说才对。”冉清音认真地对萧默然说,那神色真是像极了萧默然刚才在办公室通过监控看她开会时的一本正经。

    “冉清音,你选完东西了么?”萧默然不想再跟她研究那个东西究竟是做什么用的了,她的表情从头到尾都很怪异,让萧默然不得不拒绝继续这个话题。

    “选完了,走吧。”定了定神,冉清音自然地推着购物车往收银台的方向走,心里在思索着要不要抽个时间给萧默然普及一些“知识”,总不能只学生活方式和公司里的那些事情。毕竟某些方面的“知识”虽然不是必需的,可是如果没有一些了解的话也是万万不能的,万一像刚才那样的事情又发生了怎么办?

    冉清音在心里暗暗做了些决定,还是偶尔在不经意的时候给萧默然讲讲比较好,否则太过正经严肃的状态下讲总有种很不对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