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泼墨染清愔(GL) > 章节目录 第32章 再拒
    慕以涵一边在讲台上收拾文件,一边礼貌地拒绝学生们要深入交流的请求,余光中是下方洛唯宁整理东西时恬静的模样。

    “慕总,你下回还会来么?什么时候再来?”又是一个颇为阳光的男生被众多学生挤到前面来,明明一副很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却还是鼓起勇气问了慕以涵。

    慕以涵平日里的不正经只是因为与冉清音太过熟悉,她的性情本是极为柔和的,所以此刻面对一个眼里都是期待的男生,她礼貌地展颜一笑,温和而又模棱两可地说道:“会有机会的。”

    周围的学生顿时一阵起哄,有人甚至推着刚才那个男生,好像是要鼓励他说什么,慕以涵眼底划过一丝了然,继续低头收拾东西。

    台下的洛唯宁看她被众人围着,定是不会注意到自己的,收拾完东西竟招呼也不打就要离开。

    “抱歉,我们下回再继续讨论。”慕以涵见洛唯宁离开,当下也迅速拿起文件跟着走,只留下一句依旧礼貌的言辞和身后对那男生恨铁不成钢的一群学生。

    y大供学生散步消遣的场地还是很广的,但是因为慕以涵引人注目的外表和身份,一路上跟着洛唯宁时回头率都很高。

    洛唯宁终于停下脚步等慕以涵,却不再是刚才听慕以涵演讲时不自觉露出的满目柔情,只剩下波澜不惊。

    “你走这么快做什么?我又不是豺狼虎豹。”慕以涵觉得自己真是委屈极了,哪有人先接近自己,又忽然疏远,现在自己主动了还刻意避开。

    见她因为加快脚步而加剧的呼吸,洛唯宁觉得这样的关系必须结束了,既然不能在一起,何必让慕以涵一而再再而三地以为自己留有余地。

    “怎么了?前几天不是还好好的?”慕以涵现在对洛唯宁越来越看不明白了,那天和冉清音萧默然吃完饭,第二天送洛唯宁回学校的时候还好端端的。

    y大商学院每个月都会有几场商业演讲,邀请来的都是目前商界各大企业的高层。而慕以涵等不到下个月,借着在y大有股权,便将原本今天要来的某个企业老总调换到了下个月,以为散场之后会得到洛唯宁告诉自己她惊喜的心情,却没想到刚才上台的时候在她的眼神里是看到了,可是散了场却视自己如洪水猛兽般唯恐避之不及。

    “没什么。”洛唯宁稳了稳心神,硬逼着自己不要后悔自己的决定,“慕姐姐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没事不能找你么?”慕以涵反问,现在的洛唯宁看着真不像二十岁的,脸上那老成的样子,快跟自己有得一拼了,她还是喜欢洛唯宁青涩的模样,让自己总想去惯着她。

    洛唯宁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她们之间从未开始过,那层窗户纸从未被捅破,她总不能跟慕以涵说分手。

    “我想,今后我们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

    “洛唯宁,你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么?”慕以涵不等她说完便轻声打断,可是那直呼的姓名和眼底泛起的锐利都让洛唯宁知道她的心里此刻绝没有面容上那么温柔。

    “这样的事情我不想再发生了,你今天就可以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什么让你这么逃避?”慕以涵尽量温柔地问她,哪怕自己心里已经被疼痛和怒火充斥,她还是想要知道原因,只有知道了原因才能知道怎么去解决。

    “你大概误会了,我对你不是那样的感情。”洛唯宁狠了狠心,终究是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

    “误会?”慕以涵忽然扯开一抹笑,“别跟我开玩笑,这一点都不好笑。”

    还好她们两个人所在的地方比较偏僻,没有多少学生,有的也是在忙着谈情说爱,没有时间去观察她们,否则一定会奇怪堂堂慕氏总经理怎么会追着洛家大小姐不放。虽然校园里也不乏同性之恋,可毕竟以慕氏在商界的地位来看,以及慕以涵那么优秀的外表摆在面前,怎么洛唯宁反而一副要与她划清界限的样子。

    “没有,我说真的。”洛唯宁摇摇头,始终没有收回那句话,既然这一关过不去,那就断个彻底。

    “你把我当傻子么?”误会?慕以涵实在想不明白洛唯宁怎么会这么说。

    若是洛唯宁不喜欢她,怎么会露出在别人面前都不曾有过的羞怯?怎么会盯着她看了一路看得不知收敛?又怎么会在夜深人静的午夜给她打电话,还承认了想她?

    慕以涵从不怀疑洛唯宁接近自己是另有企图,以洛唯宁的性子她做不出这种事,别以为做出一副冷漠的样子就能骗得过自己,她的逃避一定有什么原因在作祟。

    “慕姐姐,我跟你不一样,我不喜欢女人。”这句话说出来花了洛唯宁几乎全身的力气,心里视死如归的情绪愈加膨胀,已经说到这个地步,回不了头了。

    洛唯宁这句话不但只是否定了她们的感情,更是否定了慕以涵的性取向,力图将慕以涵整个人都推开。慕以涵每一次的靠近都让洛唯宁几乎要放弃自己的决定,可是事到如今已经回不了头,做不成爱人,连朋友也不要做了。

    听到这句话的慕以涵整个人都僵住了,淡淡的笑容僵硬地挂在唇边,显得极为勉强,酸涩的感觉逐渐在她心里漫开。

    我跟你不一样。

    这句话冉清音也说过,可是为什么洛唯宁说的时候慕以涵就觉得这么难受呢?

    慕以涵怎么都想不到,洛唯宁怎么会跟自己说这样的话,那么顺从自己,那么眷恋自己的洛唯宁,今天居然告诉自己,她跟自己不一样,不但不喜欢自己,甚至跟自己是不一样的,她不会喜欢女人,更不会喜欢自己。

    “我不信。”慕以涵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感情路一直一帆风顺的她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情况,即使她心里就像吞了黄连一般苦涩,她也只能低喃着说那三个字,她不信,怎么可能信?

    洛唯宁看着慕以涵受伤的眼神,感觉自己的心就像被拧成了麻花绳,那酸疼比起那件事带给自己的伤痛还要剧烈。慕以涵何其优秀,凭什么要在这里受自己的伤害?而且最不该伤害她的就是自己,偏偏此刻最不该的事便正被洛唯宁施加在慕以涵身上。

    “对不起……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洛唯宁把手背到身后握成拳,面庞上仍旧平淡地说着对慕以涵来说犹如平地惊雷一般的话。

    慕以涵一直对洛唯宁喜欢自己这件事很有把握,试想若是不喜欢自己,那样温顺柔软的眼神从何而来?那夜里因思念涌起而给自己打电话难道从未发生过?她一直以为,洛唯宁不可能知道了自己的心思还刻意欲擒故纵,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什么原因让她不得不放弃。

    可是现在洛唯宁的话却让慕以涵一下子没了那些自信,人就是这样的,不相关的人说的话再重都可以不放在心上,唯有那在意的人一句话,便足以让自己或雀跃,或崩溃。

    因此饶是慕以涵这样的商业精英都不可避免的陷了进去,洛唯宁对自己的感情真的不是爱情么?

    两个人之间一下子就沉默下来,似乎隔绝了校园里的喧嚣,谁也没有继续开口,也没有转身就走,直到洛唯宁的手机响起了来电提示音。

    洛唯宁沉默地接起电话,电话另一头的男声却让她在听到的那一刻勾起笑容,看起来就像热恋中的少女一般。

    慕以涵看着她的笑忽然便觉得刺眼,可是洛唯宁似乎还嫌不够伤人,竟放软了声音说道:“嗯,你昨晚不是说要今晚跟我一起吃饭么?”

    面前的慕以涵目光瞬时变得探究起来,眯起眼睛听着自己的对话,洛唯宁微仰起头,试图控制自己变得酸涩的眼眶不要涌出液体,嘴里仍旧是如同刀子一般的言语:“我爸让我有空带你回去让他见见,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洛唯宁的爸爸总不会主动要求见她的朋友,而且此刻她这么温柔的语气与刚才那平静冷淡的语气简直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慕以涵不会再犯傻地认为电话另一头只是洛唯宁的某一个朋友。

    她自嘲地笑了笑,连招呼都没有打,自顾自地往来时的路走,背影依旧纤长高挑,洛唯宁看不到她的脸,眼泪这才放肆地滑落,无声地宣泄着自己内心的不舍。

    洛唯宁恍然想起刚才讲台上的慕以涵,温柔雅致,所想所愿皆是见地深远,那么一个善谋却又心地温良的女人竟被自己伤成了这个样子。

    “唯宁?你在听么?”手机里传来男性焦急的嗓音,让洛唯宁回过神来。

    “嗯,我在听。”她的声音恢复了平静,刚才只是故作迎合,为了让慕以涵彻底死心,现在慕以涵走了,她也不用再装了。

    “我还以为你后悔了呢。”电话那头的男声似乎松了一口气,随后又问道,“不过,你刚才说的是真的么?真的接受我了?你的爸爸也知道我?”

    洛唯宁的眼睛一直看着慕以涵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到,她再次抬起头试图阻止着眼泪的流淌,过了许久她才回答:“嗯,真的。”

    之后洛唯宁再也听不到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她也不想去听,她感觉自己的脑子里在嗡嗡地响,对方似乎心情很愉悦,也没有在意洛唯宁的异常,道了一句“明天见”之后便挂了电话。

    洛唯宁看着再也没有慕以涵身影的那个方向,不知过了多久才挪动脚步离开,既然不能是慕以涵,那么对自己来说是谁都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