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泼墨染清愔(GL) > 章节目录 第34章 怂人胆
    冉清音虽然头晕,可是神智还是在的,在这等待的过程中时间过得分外的慢,她的脑海里似乎就在那里一分一秒地数着,每一秒过后希望都比上一秒更大,失望的几率也更大。

    “慕以涵,扶我去客房。”冉清音低沉的声音在静寂的客厅里被放大得让慕以涵清晰地感受到里面的失落,当她准备认命地去扶冉清音时,那期待了许久的门铃声终于响起。

    慕以涵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微睁开眼的冉清音才出去开门,来人果然是萧默然,淡然的神情看不出情绪。两人点了点头,萧默然的目光便越过了慕以涵的肩头,慕以涵微笑着侧过身子,这才两人一起往客厅走。

    萧默然的心里远没有面上表现得那么平静,她今天一天本就在反常地想着自己与冉清音那过于亲密的对话和举动,刚才接到冉清音的电话,犹豫着接起竟是慕以涵告诉自己冉清音喝醉了,心里一下子就担心起来,再也顾不上去想那些事,而身体比思想更快的反应过来,抓起房门钥匙就下楼让陈叔送自己到慕以涵家。

    当看到靠在沙发上的冉清音时萧默然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走近了便觉得刚才慕以涵打开门便涌出的酒气越发浓重,茶几上这么多酒瓶,冉清音面前的位置也放了一个杯子,这些难道都是冉清音喝的么?否则怎么会醉得靠在沙发上?

    “冉清音,你怎么样?”萧默然扶起她的身子,又把她的头枕在自己肩膀上,声音里的关切显露无疑,而冉清音因为被熟悉的味道包围,这下更加昏沉了,一句话都说不出,只能靠在萧默然身前。

    “她刚应酬完又陪着我喝,还是先把她带回家解解酒吧。”慕以涵抱歉地冲着萧默然说道,眼里闪烁着的笑意被她逐渐隐藏,如果冉清音知道把握机会,今晚大概是个重大突破。

    “好,那我把她带走了。”萧默然扶着冉清音跟慕以涵打了个招呼,小心地扶着怀里的人出门,在陈叔的帮助下把冉清音扶进车里,车子这才驶出慕家。

    慕以涵看着驶出的车子,手里不知何时又拿起了酒杯,回想着刚才萧默然对冉清音那藏都藏不住的关心,自己的心情似乎因此而好了一些。

    冉清音一路上都很老实地靠在萧默然肩头,眼睛一直闭着不曾挣开,大概是没有了视觉之后触觉和嗅觉都更为敏感,冉清音感觉到自己坐在车子里靠着萧默然,因为那阵冷香很熟悉,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又感觉到车子停了,萧默然扶着自己的腰。

    被萧默然放在床上时冉清音的脑子里“嗡嗡”地在响,眼皮重得让她不想强迫自己抬起,她感觉到自己的鞋被脱下,而帮自己脱鞋子的人似乎在犹豫什么,可是没过多久外衣也被一件一件剥落,最后身体的肌肤感受到的凉意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上只余下贴身衣物而已。

    当温热的毛巾擦拭在自己脸上时冉清音才微微睁开眼,入眼的便是萧默然那认真凝望着自己的双眼。

    喝醉酒的感觉很奇妙,除了有明显的眩晕之外,明明神智很正常,可就是总能把平时不敢做的事,不愿说的话都一股脑地做出来,说出来,就像无意识一样,仿佛被什么东西操纵着,却偏偏自己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说什么。

    都说“酒壮怂人胆”,此刻放在冉清音身上再合适不过,她勾起唇角轻笑着,伸手攀上萧默然的脖子,吐气如兰地说道:“我教过你怎么解内衣,你忘了么?”

    “没有。”萧默然当然没有忘,否则自己这么久以来怎么换的内衣?可是自己根本不敢看面前冉清音近乎不着寸缕的身子,刚才犹豫着脱下冉清音的衣服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明明面前这娇柔妩媚的身子与自己的本质是一样的,同为女子,却让自己不敢将目光洒在她的身上。

    冉清音不知自己究竟是期待还是害怕,当看到萧默然转过头,手却移到自己的后背时她才松了一口气。房里静得一根针掉下地板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身前的束缚被松开,冉清音把萧默然的头压低,在她耳边低声问:“为什么不敢看?你在怕什么?”

    可疑的红晕逐渐漫上萧默然的脸,让她的清冷在这一刻几乎消失殆尽,在冉清音直勾勾的目光下不得不转过头看着冉清音的眼睛,那里面的笑意太明显,让她有些恼怒自己为什么被冉清音牵着鼻子走。

    “还有下面,难不成你让我穿到明天?”冉清音笑得无辜,在萧默然眼里却是无端地觉得那笑容透着一股诱惑,可是冉清音说的并没有什么不对的,既然要给她擦身子,那就把这件事做完。

    萧默然那幅视死如归的样子让冉清音忍不住轻笑出声,当然明白萧默然的不自然都是因为自己身上已经没有了任何可以遮蔽的东西。萧默然则是再不敢再看她一眼,扭着头匆匆擦过她的身子,又去冉清音的衣柜里找来干净衣物要给她穿上,却在再度附身的时候被冉清音一把搂入怀中,完全没有防备的萧默然本能地抱紧了身下的冉清音。

    她的手在触碰到冉清音光裸的后背时立刻如同摸了烫手山芋一般收回,可是此刻自己又贴在冉清音身上,她只能撑着两旁,拉开的距离让冉清音的身前毫无遮掩地映入她眼里。

    “放开我。”萧默然转过头不敢看,可是话里却没有什么底气。

    “萧默然,为什么疏远我?”冉清音的手移到萧默然的脸,温柔却不容拒绝地把她的脸转向自己,让她能真切地看到自己认真的样子,没有分毫轻挑。

    不敢把目光移到下方,又被冉清音捧着脸,萧默然只能看着冉清音的眼睛,不知道有多少天没有这么静静地看过这双眼了,那里面让自己心安的坚定此刻再度浮现,可是现在这般场景,自己该如何回应她?

    “我不知道。”对视了许久,萧默然喃喃地说道,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又怎么去回答冉清音?

    冉清音忽然觉得,萧默然是不是已经喜欢自己了,可是或许她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只是把这些天的暧昧举动一直放在心里思虑着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

    这个想法是有根据的,慕以涵所开解的话为辅,加上萧默然对自己越来越温柔,无论是眼神还有举动都在迁就着自己,如果只是信任,冉清音不认为以她这样的性子会对一个只不过是信得过的人如此,如果是妹妹,作为公主的萧默然前世的弟弟妹妹肯定不少,萧默然连对自己这个半路妹妹都好成这样,那对待她的亲生兄弟姐妹得好到什么地步?

    而最后让她肯定的就是现在,大家都是女人,如果萧默然不是心里有异样的想法,为什么红着脸不敢看她?

    “那就让我来告诉你。”想了个大概的冉清音借着酒力吻上萧默然的唇,这一次快得没有让萧默然反应过来,被动地接受着冉清音青涩地吻在自己的唇上。

    淡淡的酒气似乎将冉清音的迷醉传染给了萧默然,不但没有反抗,反而深陷进冉清音微眯着且仿佛弥漫着雾霭的朦胧双眼,任由她一点一点地用青涩浅吻挑衅着自己的唇,直到那带着酒气的唇瓣离开时萧默然才意识到自己竟然闭上了双眼在享受着刚才的吻,而且自己的手也环住了冉清音的后背。

    冉清音看着萧默然被自己吻得轻启的唇,一只手不由自主地将拇指移到那下唇上摩挲着,第一次这么主动的对一个人,冉清音说不羞涩一定是假的,只是看着这个人因为自己而失神,甚至失了往日的冷淡,那样的表现让她有了继续的勇气。

    “萧儿,你是喜欢我的。”亲昵的称谓脱口而出,冉清音的声音低沉而充满了蛊惑。

    萧默然忽然想起了慕以涵和洛唯宁的样子,冉清音的眼神分明和慕以涵还有自己前世的夫君重叠在了一起,她还记得那天冉清音说过的,爱慕之情不只是男女之间才可以有,那么自己现在心里的感受就是因为喜欢冉清音而生的么?

    “别想了,去换衣服,然后回来跟我睡觉。”冉清音看她皱着眉头,心里不忍将她逼得这么紧,她身上淡淡的沐浴露香气证明出门前已经洗过澡了,这便松了手推她去换衣服。

    萧默然起身时还不忘了拉过一旁的毯子把冉清音的身子遮住,这才红着脸回自己房里拿睡衣回到冉清音房里的浴室换,一边换一边想着刚才冉清音那些捅破了窗户纸的话。

    她觉得自己真的迁就冉清音太多了,比如自己完全可以回了房间就不再过来,再比如昨天冉清音用这房里灯坏了的借口去自己房间睡,可是今天一整天都没有人来修过这灯。

    萧默然回到床上时被冉清音贴上来的身子抱住,光滑细嫩的肌肤让她仍未褪去的红晕蔓延得更广。

    冉清音还是喜欢偎进她怀里,再加上此刻不再是用姐妹的名义,而且萧默然也没有拒绝,让她更加肆无忌惮。

    “冉清音,也许你对我来说确实很特别。”萧默然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承认了萦绕在自己心里许多天的那些思绪的源头,都是来自于冉清音这个对自己来说特别的存在。

    因为是她,自己才会对她所说的姐妹关系如此在意,也是因为是她,自己才会想要用从未用过的温柔和疼宠来对待一个人,更是因为她,自己才眷恋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