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泼墨染清愔(GL) > 章节目录 第44章 相亲
    “洛先生过奖了。”萧默然倒是真的觉得不能承受“博学”二字,这茶叶她确实不怎么会看,因为前世她没见过这个,只是凭着其中几点就让冉清音买了下来。

    “我们的买完了,你打算送什么?”冉清音挽着萧默然走出店门,随口问另一侧的洛骏晖。

    “你们?”洛骏晖疑惑道,“我以为我们可以一起送,毕竟我们也快订婚了,一份不就足够了么?”

    冉清音觉得如果她能预想到洛骏晖的回答,她一定不会多嘴去问洛骏晖要送什么,导致洛骏晖把订婚这件事在萧默然面前直接说出来。

    她正要反驳,萧默然却将另一只空闲的手覆上冉清音挽着自己的手背上,示意她不要冲动,那微凉的掌心让冉清音一下子回神。

    “你急什么?”冉清音压下心头的火,“以后要一起的机会数不胜数,东西已经买了,这一次就先这样吧,你看如何?”

    冉清音对洛骏晖从未说过这么长的一句话,还是柔和且略带示弱意味的询问,所谓美色当前,洛骏晖即便再想算计什么,现在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那些,耳边全是冉清音那句“以后要一起的机会数不胜数。”

    “好,都听你的。”洛骏晖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回答,他觉得有必要回去催一催他爸赶紧跟冉叔叔商量他跟冉清音的婚事了。

    “这边离家不算远,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冉清音一分钟都不想跟他多待。

    萧默然也在冉清音打过招呼之后跟洛骏晖点头表达要离开,洛骏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这一次估计是冉清音的话安抚了他,望着两人离去的目光倒是没有露出什么别的含义。

    冉清音还是决定回公司取车再回家,否则第二天又得开另一辆出来,打车回公司的路上因为有出租车司机这个陌生人在,两个人倒是没怎么说话,上了冉清音的车之后萧默然才觉得可以卸下自己的防备。

    “以后不要太在意洛骏晖的话,事情还没有解决,不可冲动。”萧默然想了想,还是这么说了,她可没有忘记刚才若不是自己的提醒,冉清音估计就要跟洛骏晖挑明了。

    “其实我一点都不冲动。”冉清音一边开车一边笑道,“只是遇到有关我们之间的事才会脑子一下子没转过弯,我怕你会误会,可是没想到你非但没误会,反倒劝起我来了。”

    “因为你跟我说过,所以我不会误会。”萧默然觉得冉清音似乎还盼望着自己误会的样子。

    “我知道你没有情趣,不用再跟我强调了。”冉清音没好气地说道,偏偏心里又觉得好笑。

    萧默然这个人,太淡漠也就罢了,还很古板,根本不知道情侣间的乐趣,也对,大冰块一个难不成还指望她调戏自己不成?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古板的人面对着自己便屡次破功,所有不曾表现过的情绪和举动都因为自己而展现,冷淡的人也许大多数都是休眠火山,冉清音相信自己一定是引发这座火山喷发的人。

    一路上萧默然再没有接话,她虽然已经适应这个时代的不少东西了,可是有些不常听到或用到的东西她还是不清楚的,比如冉清音刚才说的“情趣”二字,这个词她就从未听过,之前看的书里也没有,但看冉清音的样子,这两个字的意思似乎不太好。

    停好车后冉清音瞟了一眼自己车旁那辆陌生的车,看样子家里有客人,不过估计是老爸的朋友。

    “你们回来了?今天家里来了客人,快过去打个招呼,别让人觉得无礼。”两个人刚进门,冉清音正打算上楼跟萧默然讨论茶叶的事,刚从厨房出来的萧韵瑶就笑着过来阻挡了两人的去路,倒不是真的拦着,只是这样一来她们也不好无视客人。

    走到客厅便看到冉正霖在和一个看起来大概三十岁左右,十分成熟稳重的男人聊得火热,或者应该说是冉正霖火热,那个男人只是在微笑着回应,偶尔回答几句话。

    “默然,清音,这是爸的好友司空伯伯的儿子,司空奕,快过来跟人家打个招呼。”冉正霖谈笑间看到妻子和两个女儿,瞬时眼睛一亮,立刻站起来介绍。

    “你好,我叫司空奕,今天打扰了。”司空奕笑容有些歉意,看过冉清音之后目光便停留在萧默然的身上不再移开。

    “你好。”萧默然淡淡地笑了笑,只是回打了个招呼。

    而冉清音则是勾起唇角颔首打了个招呼,对于外人她一向如此冷漠,跟她打过交道的人没有不知道的。

    “好了,默然在这就好,清音来厨房帮我和陈姨,一会儿就开饭了。”萧韵瑶不只是嘴上说,更是伸手揽过冉清音的肩膀要把她带离客厅。

    到了这个地步,萧默然和冉清音怎么可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在冉正霖和萧韵瑶看来,冉清音已经有了主,现在打的自然是萧默然的主意,可是萧默然……

    同时想到这一点的两个人回头望向对方,冉清音的眼里是无尽的担忧,没有任何别的情绪,甚至没有这个客厅里另外的人,萧默然只在冉清音的眼里看到自己。

    萧默然知道冉清音对自己的担心是一直都存在的,只是在她们关系已经如此暧昧的时候,冉清音的眼里却丝毫没有在意这个男人来这里的性质是什么,她担心的是没有她在的时候自己无法招架,她担心的是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暴露身份,她更担心暴露之后那排山倒海的后果。

    如果说这段日子以来萧默然心里那堵无形的墙都在悄悄地龟裂,裂痕随着跟冉清音的相处和日子的长久,逐渐蔓延了整个墙面,那么此刻冉清音这个眼神则直接导致这堵墙“砰”的一声轰然倒塌。

    萧默然给了她一个温柔的眼神,示意她不用担心,看着她被萧韵瑶带着走远后才回头随着冉正霖和司空奕落座。

    稳下心神,萧默然这才望向司空奕,他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相貌堂堂,气宇轩昂,而且眼里倒是没有杂质。她第一次见到洛骏晖时虽然没有明显排斥,但是也不觉得这个人一定是好人,也就是没有任何看法,可是现在面前的司空奕给她的感觉就是莫名地让她觉得这个人至少比洛骏晖要正派。

    “你们聊着,我去拿点东西。”冉正霖一副忘了拿东西的样子要往楼上走,这下子意图更明显了,他觉得自己的大女儿虽然失忆了,可是看样子这段时间跟小女儿相处得这么好,待人处事方面应该还是可以的,没有因为失忆而对这方面造成什么障碍。

    “萧小姐,很抱歉,今天是我爸要求我过来的。”司空奕很无奈地说道,今天确实不是他自愿来的,可是见到萧默然的一瞬间他便不再排斥今天这场相亲了。

    萧默然的外貌自然无可挑剔,只是单凭外貌的话司空奕绝对不会这么快接受自己的相亲对象,将他吸引住的是萧默然身上那淡然的气质,让他觉得这个人跟他所听闻的“萧总”似乎并不是同一个人,那个叱咤商界的萧总怎么会是这样空谷幽兰般的气质,他一直以为萧默然是跟自己一样的,满身铜臭气息的商人。

    “司空先生,我也很抱歉,我爸连提前要求都没有,我刚进门就被叫过来了。”司空奕的老实让萧默然没那么紧绷,也微微笑着将自己的非自愿告诉他。

    萧默然既不善言辞,也不是会主动的人,她寥寥几次的主动都给了冉清音,司空奕也不是很会哄女人,仅有的两次前任也都是主动的性子。所以此刻跟萧默然在客厅里竟是相同的反应,两个人就这么干坐着,萧默然在想着冉清音会不会误会什么,司空奕则是在想着自己是不是要主动一点。

    这尴尬的气氛一直持续到开饭,萧默然坐到自己平时坐惯了的位子,而冉清音则是借着盛饭的机会,将饭递给萧默然之后顺势坐在了她的左边。司空奕因为自知自己对于冉正霖和萧韵瑶来说是晚辈,对萧默然和冉清音来说自己是男人,便等冉正霖和萧韵瑶,还有萧默然和冉清音都落座后再坐下,位子就在冉清音和萧默然的对面。

    冉正霖看冉清音那个位子心里无奈地想,他的小女儿怎么这么没有眼力见,今天这顿饭明显是要给司空奕和萧默然牵线的,她怎么还往萧默然身边凑。可是都已经这样了,自己如果开口调整位置,难免太过刻意,两个孩子刚见面本就腼腆,冉正霖想想还是作罢了。

    “小奕,就当是自己家一样,别客气。”冉正霖看样子十分喜欢司空奕,司空奕刚坐下来他就招呼起来了,随后又转了个方向略带责怪地说道:“默然,你怎么不知道招呼招呼,小奕好歹是客人。”

    萧默然不得已,余光瞥了一眼冉清音,发现她并没有明显的情绪表示,这才随意挑了面前的一道菜夹给对面的司空奕,然后淡淡地笑了笑,“抱歉。”

    “谢谢,你们客气了,我自己来就好。”司空奕这话说的是“你们”,可眼睛里看着的却是萧默然,这一幕萧韵瑶看到了,冉正霖看到了,冉清音也看到了,唯独那一直以来遵守礼教修养,在有人说话时从不会动筷子的萧默然,这一次因为不自在而破天荒的低下头吃饭,并没有看到。

    人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冉正霖倒是比萧韵瑶还满意司空奕,司空奕才第一次来,冉正霖就巴不得赶紧让他和萧默然熟起来,他觉得冉清音都快订婚了,姐姐还单着,这可怎么是好。

    萧韵瑶到底是女人,倒是觉得冉正霖未免太过着急,似乎也体会到萧默然的不自在,这便挂着笑意催促道:“别愣着了,吃饭吧。”

    几个人这才动了筷子,可是没过多久,冉正霖的话匣子又打开了,“小奕,这趟我让你父亲把你叫来的目的你应该很清楚,就是想让你跟默然相处试试,你的为人我是清楚的,所以我希望你们能以结婚为目的来相处。”

    “冉叔叔,我明白,但是我希望能遵从萧小姐的意愿。”司空奕放下碗筷应道,边说边观察萧默然的表情,在看到她并没有反应时,心里有些失望,但却又庆幸她没有拒绝。

    萧默然一直没有说话,她不能在爸妈面前安抚冉清音,只能尽其所能地去感受身边这个人是否心情郁结。

    冉清音面色平静地吃着饭,可是心里的烦躁从进门时被拉进厨房就一直攒到现在,她不想让萧默然跟司空奕接触,她想不顾爸妈的安排把萧默然拉回房间,更想问萧默然到底喜不喜欢自己。可是她不能,她可以任性,但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因为她没有任何可以任性的资本。

    面前突然被递来一碗冒着热气的汤,冉清音没有抬头看是谁给自己盛的,她有用左手拿汤勺喝汤的习惯,右手因为心里的烦躁而想要放到桌子下握成拳,谁知刚放到桌子下,便被一只微凉的手覆上,这温度很熟悉,下午她差点要反驳洛骏晖时,也曾被这只手覆盖过手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