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泼墨染清愔(GL) > 章节目录 第47章 比试
    “冉清音!”感觉到胸前的束缚被松开,萧默然的心突然被吊到了嗓子眼,她立刻抓住冉清音的手腕。

    “你紧张什么?”冉清音灵巧的指尖几下穿梭便再次打好了一个结,“你不是怕会松开么?你刚才系的才容易松开。”

    萧默然松了口气,毕竟以冉清音平时对她的亲密程度,很容易就发展到更亲密的层次,可是她还不能坦然地接受那种事,所以冉清音刚才那突然的举动把她吓了一跳。

    冉清音收回的手在身后松松地握了握,她刚才清晰地感觉到替萧默然解开系带时那柔软因没了束缚而弹开,再次系上时便将那本就诱人的沟壑变得更加深邃。她突然很后悔让萧默然穿这泳衣了,不是不好看,而是看着这个样子的萧默然她就想做些更亲密的事。

    两个人来到泳池旁时,休息用的躺椅和桌子已经摆放好,慕以涵和洛唯宁不见人影,估计还在厨房里准备吃的。

    中午的阳光最为猛烈,池水在阳光直射下清澈见底,波光粼粼,虽是能一眼望到底,可毕竟是半点水性都没有的人,萧默然现在全身心都依赖着身旁的冉清音。

    冉清音率先下了水,然后对着池边的萧默然伸出手,“下来,我教你。”

    除了感之外扭扭捏捏从来都不是萧默然的性子,她犹豫是犹豫,可是她更相信冉清音,所以当冉清音朝她伸手时她不再犹豫地下了水。

    第一次被水围绕着,那种感觉既美妙又有些害怕这从未接触过的事物,下水的时候萧默然有一瞬间的害怕,但是身子立刻被拥入一个怀抱中,耳边传来冉清音温柔的声音,“别怕,抓住我的手。”

    “放松身子,手抓着我就好,然后腿要这样……”

    慕以涵和洛唯宁来到时看到的就是冉清音在教萧默然游泳的一幕,洛唯宁把手上的果盘放到桌上由衷地说道:“前段时间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她们的感情应该还不明朗,感觉像是一盏灯被半透明的轻纱罩着,发出的光有些模糊,而现在则像是掀起了那层轻纱,光芒万丈。”

    “而且这光芒虽耀眼,却不刺眼,反而让人心生向往。”慕以涵跟着接了一句,看着泳池里的两个人微笑着。

    “走吧,我们也去换衣服。”慕以涵也不想浪费这次机会,每一次的接触也许都会更进一步。

    既然来了,洛唯宁也早就做好了准备,只不过当慕以涵从更衣室出来时,洛唯宁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流连在慕以涵的身上,她本来就觉得慕以涵很漂亮了,此刻只着三点式泳衣的慕以涵除了温柔知性之外竟多了几分性感,但却让人生不出亵渎之心,只觉得比平日里更加惊艳了。

    “小洛儿很漂亮呢。”慕以涵指尖挑着洛唯宁的下巴,看着她仍然青涩的面庞上泛起熟悉的粉红,柔顺的黑发有几缕搭在身前,显得那光滑的肌肤格外的莹白。慕以涵凑近了洛唯宁低着的头,这样的她怎么会是不喜欢自己的?刚才那直勾勾的目光和现在这羞红的脸,无一不在证明她们是两情相悦的。

    “慕姐姐,我们还是快过去吧……”洛唯宁低声说道,明明此刻吸引人的是慕以涵,可为什么自己反而被她调侃?

    “不着急。”慕以涵抬起她的下巴,看着那水润的眸子,浅笑着的双唇越来越贴近洛唯宁,热烫的呼吸丝丝缕缕地交织在一起,洛唯宁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以涵,快来跟我比一场。”

    更衣室外有一堵墙巧妙地将其隔绝着,外面传来冉清音的声音,显然不知道一墙之后的情景。慕以涵了然地笑了笑,难怪冉清音叫得心安理得,不过不要紧,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即便洛唯宁不反抗,也不会因为一个吻就将那些她埋在心里且隐瞒自己的原因释怀。

    “我先出去了。”慕以涵轻轻捏了一下洛唯宁的鼻子,然后走出更衣室。

    冉清音替萧默然披好浴巾后又跟走出来的慕以涵再次下了泳池,跟在后面的洛唯宁坐到萧默然旁边。

    刚才在泳池里的萧默然一开始是因为泳衣而羞涩,可到底面对的是冉清音,后来也就逐渐适应了,但现在身旁的人是洛唯宁,所以即便她身上披着浴巾,只露出一双纤瘦且还滴着水的长腿,她还是觉得略有不适,所以她不自觉地伸手拢了拢浴巾。

    “萧姐姐这是失忆之后第一次游泳吧?”洛唯宁看出了她的不自然,想到了她失忆一事。

    “嗯,有些不习惯。”萧默然笑了笑,她确实是第一次游泳,对冉清音她可以慢慢适应自己裸露的身体,可是在别人面前她不只不习惯,而且很自然地把她们跟冉清音区别开来,就连她觉得亲切的洛唯宁也不例外。

    “你跟冉姐姐在一起的时候比从前看起来要快乐。”洛唯宁也跟着微笑道,不同于跟慕以涵在一起时因为感情而心里百转千回,跟萧默然在一起的时候她想到什么都可以说,不管是从前的萧默然还是现在失忆后的萧默然,她都把这个人当做姐姐一样来看待。

    “从前,我不记得了。”萧默然低垂着眼回答,睫毛有轻微地颤动。

    萧默然知道洛唯宁说的“从前”自然是这身体之前的主人,原来那个人在洛唯宁印象中是不快乐的,而且洛唯宁说过,每次谈起冉清音的时候她都不愿意继续往下说。冉清音虽然没有明确地说出来疏远这身体原主人的原因,可是萧默然至少知道绝对不是因为爱慕之情,她们甚至连亲情都不够深,否则也不会那么轻易接受自己霸占了这身体,还喜欢上自己。

    但是冉清音单方面的想法不能代表她姐姐也是这么想的,她的姐姐或许并非不在意她。

    因为办公室里的相框代表着曾经那个“萧默然”是惦记着冉清音的,并不像洛唯宁所说的对冉清音那么冷漠,试想若是厌恶一个人,疏远一个人多年,又怎么会将这个人的照片摆在桌子上,只要抬头或者目光一转就能看到?

    “不记得了也好,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是好是坏,能重新开始都算是一件好事,最幸运的是你的记忆重新开始计算的时候遇到的人对你来说是特别的。”洛唯宁其实很羡慕萧默然的失忆,可以忘却一切痛苦,因为对她来说,过往的痛苦比欢乐要多得多。

    “记得也好,忘了也罢,顺其自然就好。”萧默然觉得洛唯宁的神情似乎有些黯然,她所说的话感觉并不符合这个时代里她这个年纪的女生应该会有的感慨。

    “对了,你和冉姐姐的事,打算告诉冉叔和萧姨么?”洛唯宁突然发现萧默然并不知道自己的事情,自己的感慨她也听不明白,不如换个话题好了。

    “这个问题我们还没有讨论过。”萧默然这段时间以来从未听冉清音说过她们这样的关系要如何面对爸妈,在爸妈面前,她们仍旧姐妹相称,可是那在爸妈看来改善了的姐妹之情,实则根本就变了质。

    洛唯宁沉默了一会儿,又无奈且有些愧疚地说:“萧姐姐失忆之后,我还真的想不到能跟你聊些什么了,现在你应该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掌握吧。”

    “嗯。”萧默然感觉这个女孩子还是很在意车祸那件事,“不过我已经在慢慢学习了,等我适应了就可以聊一些别的话题了。”

    感觉亲切是一回事,没有话题又是另一回事了,出于对自己感觉上的肯定,萧默然还是默许了洛唯宁把她当成曾经的“萧默然”来看待,在她看来,只要冉清音知道自己是谁就可以了。

    “我们过去看看她们吧。”洛唯宁提出要去泳池边看慕以涵和冉清音,现在跟萧默然单独待在一起时间长了总还是因为没有太多话说而尴尬,特别是萧默然不会主动说什么的情况下。

    泳池里的慕以涵和冉清音不知道已经游了几个来回,两个人从一开始的不相上下直到洛唯宁和萧默然走近时已经有了明显的差距。

    “慕姐姐好像领先了一些。”洛唯宁转过头对萧默然说道。

    萧默然并没有接话,因为她看到冉清音的动作不是很流畅,跟刚才因为要教自己而演示的动作有明显差别,她蹙起眉头仔细看,冉清音正是因为动作上的不自然而越发落后于慕以涵。

    慕以涵率先到达终点是意料之中的,她转过头想调侃冉清音,却发现她还没有游到自己身边,按照她们两个人的水平,冉清音不可能会落后那么多,而且这么看过去,冉清音的动作有些不对劲。

    “冉清音,你怎么了?”慕以涵又游到她身边急切地问道。

    感觉到慕以涵靠近的冉清音立刻攀扶过去,声音有些喘:“我腿抽筋。”

    慕以涵让她搭着自己的肩膀往池边游,萧默然已经蹲下身等在那里。

    “帮我扶着她,她腿抽筋了。”慕以涵在萧默然的帮助下把冉清音扶上池边,然后在冉清音的示意下立刻揉捏起她的小腿,萧默然扶着冉清音的身子,一边仔细看着慕以涵的动作。

    冉清音腿上的紧绷逐渐放松,慕以涵这才放下心来,又揉了几下之后拍了拍她的小腿,“你这是太久没游泳了,刚才肯定没有热过身,突然这么比一场,自然吃不消。”

    “大概吧,我都忘了有多久没游泳了。”冉清音的话还带着轻喘,小腿虽然不抽筋了,可是腿肚子还在隐隐作痛,估计正常走路都成问题。

    “先把冉姐姐扶回去休息吧。”洛唯宁打断了她们的谈话,现在看冉清音的样子肯定不能再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