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泼墨染清愔(GL) > 章节目录 第57章 汇仁肾宝片
    我本以为,戏中有情,戏子无情。

    直到……

    我所在的戏班子终于在洛阳小有名气,偏巧,洛阳权贵卓府当家之母七十大寿,且偏爱听戏,尤其是我最为擅长的那一曲霸王别姬。

    我执剑起舞,口中唱道:“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愁舞婆娑。赢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

    台下又是一片喝彩,只是,唯有我知道这面上的笑与愁,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霸王别姬我已唱过不知多少遍,每一步,每一句都拿捏得恰到好处。

    然,这次我却感受到一道专注而炽热的目光,似乎要透过我这一身戏服,透过画在脸上的妆,直直地望进骨子里。

    卓府当家十分满意,除该给的银钱之外竟多给了些。此后我仍在这洛阳城里扮着看似深情的虞姬,实则眼里并无半分情意。

    原以为我再也不会遇上那道炽热的目光,直到多日之后,那道目光再次落在我身上,我便知,与那日的目光定是同一人,此人竟如此执着么?

    平静的日子被打破得正是时候,在我无比好奇那道目光的主人时,班主告诉我,卓府小姐卓星璇欲见我一面,此时我便猜到,那道目光的主人便是她,卓星璇。

    面对过多位看客的我竟有些紧张起来,许是因着她异于常人的目光,许是因着她是众多要见我的看客之中唯一的女子。

    她等候许久,我这才出外相见。

    “戏班的茶比不得小姐常日喝的,还请小姐莫要嫌弃。”我主动与她寒暄,原来这便是洛阳城中颇有名气的卓府小姐。

    据说她秀雅绝俗,琴艺卓绝。此番得见,果真自有一股轻灵之气,不若常见的富贵人家小姐般,美色只流于外。

    “怎会,小女子卓星璇,为兰相公的气度折服,今日特来求见,不会过于唐突了吧。”卓星璇此话问得有礼,眼中诚恳,并不似寻常看客般只是客套之言。

    “自然不会,洛阳城的卓家小小姐才貌双全谁人不知,能见您实乃兰玥荣幸。”我淡淡地答道。

    再如何的特殊,终归只是看客,于那万千看客来说,有不同,却又并无不同。

    “你也恭维我。”卓星璇看起来有些失落,似乎十分在意我会这么说。

    “非也,兰玥是真心为小姐的才华折服,卓家主母生辰那日,卓小姐一曲惊鸿经验满堂,不巧卓公子说要见兰玥,兰玥有幸耳闻。”

    恍然想起那日曾有幸得见她的惊鸿一曲,如此卓绝的琴艺,那般出众的外貌,她岂会担不起“才貌双全”四个字?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过奖了。”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目光一下子不敢与我对视。

    这个女子,倒是十分有趣呢。

    初识那日我们便谈了许多,从未有人能与我这般酣畅淋漓地畅谈,她与我竟有许多且相似的喜好。多到,我几乎要忘了她是个权贵人家的女儿,而我是个扮着深情,实则无情的戏子。

    往后的日子里,凡是有我的戏,每一场我都能在台下见到卓星璇,那依旧炽热且专注地目光也让我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最后的习以为常。我甚至不敢去想,若某一天没了那道目光,我还能否做到如今的淡然以待。

    当关系越来越近,我也会偶尔单独给她唱上一曲,也不知为何,本该无情的眼里在对着她时,竟莫名地带上了戏里的情。

    “兰玥,你真好。”

    一曲罢,她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眼里的迷恋让我几近沦陷,可我到底是伪装惯了的人,终究是没有回应她。

    “戏子无情,星璇该知道戏子本无情。”一句“戏子无情”不知是在提醒她,还是在提醒我自己。

    戏子无情。

    唯有这一遍一遍地提醒,才能让我谨记,戏子无情,如此才能扮得了有情之人,戏子若有情,这仅掌心般大小的心如何承受如此多的情?

    卓府公子的信倒是令我始料未及,我一个唱戏之人,处处都得仰人鼻息,如今竟得卓府少爷和千金的眷顾。

    “星璇觉得一个戏子配得上卓家公子?”我淡淡地笑。

    我即便名气再大,也不过是个供人消遣的戏子,我非但配不上她的哥哥,甚至不配与她为友。

    “我可不许你这般轻贱自己。”卓星璇捧着我的脸,指尖轻触我的唇,一字一句地说着,平日里光华流转的眼里,心疼和怜惜那么明显,却是刺得我的心生疼。

    “戏子本就是下九流,是星璇看得起才愿意与兰玥为友。”我拉下她的手握在手中,我何德何能,得她如此情意?

    “你教我唱戏吧。”她直直地看着我,那情意仍未散去,此时更多了些坚定和期盼,就这么不躲不避的望着我。

    我应了她,也许在戏里,我可以毫不避讳地将那情意传达给她,出了戏我便又是那个无情的戏子。

    “你唱虞姬吧。”我执起她的手往戏台上走,她扮虞姬,我扮霸王。

    仅此一次,我扮你良人。

    虞姬: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嬴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

    项羽苦笑啊哈哈……

    项羽:妃子啊!敌兵四路来攻,快快随孤杀出重围。

    虞姬:哎呀,大王啊!妾身岂肯牵累大王。此番出兵,倘有不利,且退往江东,再图后举。愿以大王腰间宝剑,自刎君前,免得挂念妾身哪!

    项羽:这个……妃子你……不可寻此短见。

    虞姬:唉!大王啊!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项羽:哇呀呀……

    项羽:使不得,使不得,不可行此短见!

    虞姬:大王,汉兵他……杀进来了!

    项羽:待孤看来。

    虞姬:罢!拔剑自刎

    曲终了,我仍抱着她,她眼里是尚未褪去的情意,她不是戏子,那般浓厚的情意绝不是对着戏中人,她不是虞姬,我更不是霸王,唯一的解释便是,这情意是为我而生。

    是她卓星璇为我兰玥而生的情。

    当我吻上她的唇边时才陡然反应过来,我这是在做什么?

    “兰玥唐突,差点忘了已经唱完了。”心慌意乱中,我只能这般解释,望她不去深究那其中原因。

    “我能试一下你的戏服吗?”卓星璇似乎没有在意的样子,我心中松了一口气,却又隐隐有些失落。

    “自然可以。”如此简单的要求,我如何不应允?况且在心底我已全心信任她。

    我亲自替她换好戏服,看她眉梢染上喜色,我方才的惆怅似乎也褪去许多。

    “来,我帮你上妆。”我轻柔地说道,我尽量不去对上她的眼,唯恐一眼便沦陷其中。

    描眉,染腮,唇如朱丹,眼似明月,端的是好扮相。

    “都不像我了。”听她的声音似乎不太开心,是了,已完全看不出她原本的样子,可是这正是我平日里的样子。

    “戏子本来就是演绎别人,不需要自我的。”如何不是?难道众人喜爱的不正是我在戏台上的扮相?又有谁真正触碰过那妆容下的我?唯有面前的她罢了。

    “这套戏服是我师傅留给我的,我平日都舍不得穿它上台呢。”

    替她卸去那妆红,又脱下戏服,那是我师傅留下的,平日里分外珍惜,从不曾穿过,今日便拿来给她穿了,想来,我这心里已将她视作最亲密之人。

    将戏服放回,转身便见得卓星璇柔情似水的眸子正望着我,一如往昔的炽热,也不知怎的,两人的唇舌便就此缠上。

    我知这不是戏里,她不是虞姬,我不是霸王。

    月光自窗外倾泻一地,如潮水般涨起,我食髓知味地索取着她,她则是将最宝贵的一切都给了我。

    这一夜,她在我怀中断断续续地唤着我的名字,“兰玥……兰玥……”

    “星璇,为什么我爱上的人是你呢?”我抚着她汗湿的发际,这才承认了,戏子本非无情,奈何无人能知。

    我以为我可以等她醒来告诉她,我爱她,可是还不等我开口,卓府便来了人。

    卓星璇被带走了,在好之后,在我与她坦言之前。

    她如同人间蒸发一般,不再来戏班子,我等了多日,等来了卓府的管家和班主。

    “兰玥,若是我们离开,还能有生存的机会,戏班子上上下下这么多人……”

    班主几乎要向我跪下,他本是良善之人,这才收留我如此之久,我不能害了整个戏班子。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云泥之别,注定了不得善终。

    在我们即将离开洛阳之际,卓星璇的贴身侍女将她的亲笔信带给我。

    字字句句都充满了眷恋和思念,每个字都如同刀子在我的心上细细密密地划着,我铺开纸张要给她回信,泪水却如不停歇的雨般晕开了我刚写下的字,模糊了一大片,写了无数张,扔了无数个纸团,最终唯有一句话。

    “戏子凉薄,逢场作戏,卓小姐何必当真。”

    一句话,断了你我的情,绝了我一生的爱。

    多年后我听闻,卓家小姐以死相逼,终日出入烟花之地,以至于洛阳城中本仰慕于她的青年才俊皆止步卓府门外,至此,终生不曾嫁人。

    可是有卓家人在一日,我便不能与她长相厮守。

    卓星璇,后来你可曾听闻,有一戏子名唤兰玥,与你一般终生不曾嫁人,终此一生便只唱那一曲,霸王别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