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小黑屋
    林猫儿是在一片阳光正好的午后醒过来的,她捂着胸口不敢喘气,仿佛那要命的窒息尾随而至一般,憋得她脸色通红,耳根发紫。

    不知过了多许,门外响起一连串的脚步声,听在她的耳朵里却是要了命的惊喜,她猛的瞪大眼睛,眼里的兴奋还没来得及溢于表面,就被无情的击散了。抖着嘴唇盯着床幔一脸的绝望,她忽然有些欲哭无泪,本来发现自己没死已经是一件挺开心的事,可谁知道一睁眼睛,林猫儿就差没一口老血喷出来爆粗口:“奶奶的,这什么鬼地方?这是要作死的节奏啊!!!”

    门外的人似乎听见她醒了,吱呀一声推开门走了进来。阴沉沉的屋子,许久不见光的缘故有些潮湿。应该是很长时间没见过光了,林猫儿受不了突然射进来的光线,一双眼睛顿时眯了起来,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林猫儿才看清站在她面前的人。那人就那么淡漠的站在她面前,一身天蓝色的褶儒长裙就那么生生探进她的眼里。她慢慢抬起头,越看越心惊,越看越绝望。从没哭过的林猫儿,突然有了想哭的,有些了无生趣。额的亲娘,这什么鬼地方?

    站在她面前的女子就那么半垂着头,默默无语的注视着她,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突然一闪而逝的怜惜,虽然闪得快,但还是被林猫儿犀利的眼睛捕捉到了。

    林猫儿也不说话,只是一眼也不眨的看着她,或许是林猫儿的眼睛太过明亮,那女子终于忍不住别开了眼睛,顿了顿,她又转回眼轻轻开了口,她道:“妹妹住了这么久,也该认输了。一次两次还行,久了,侯爷该不高兴了。再说,妹妹也不想就这么在这里了却残生吧?你还那么年轻?还是从了侯爷吧,到时婚礼再补办就是了,跟了侯爷总比跟那个平民强,妹妹再多想想,想通了侯爷就放你回去了。过几天,侯爷府有个宴会,妹妹总是要出面的。你”那女子声音一顿,有些委屈,但还是强忍道:“我们不应该是仇敌的,是我对不起你,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妹妹不要再寻死了,我对不起你!”

    那女子说了一大堆的话后就走了,搞得林猫儿有些莫名其妙,但她还是从那女子的话语里听出来了,她是这侯府侯爷抢来的人。而她还有个心上人,那侯爷要来强的时候,她性子烈,直接撞了墙,没想到没死成不说,还被侯爷软禁在了这小黑屋里,这四周估计有很多卫兵把守。不过,那性子烈的女子确实是死了,她只是一缕幽魂,占了人家的驱壳而已。

    想着,林猫儿重重叹了口气,想玩游戏?!她林猫儿可没心思陪他们玩,嫁人?哼哼别开玩笑了!她林猫儿是不婚主义者,谁敢让她嫁人,她不把那些人闹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都不叫林猫儿!看还有谁还敢逼她?那他们就是找死!俺可不是吓大的!!!

    不过,为今之计还是睡好觉,补好眠,才有体力和他们周旋不是?!再说,她才刚病死,就又活过来了,怎么说也得让她喘口气啊!林猫儿将被子一蒙,先睡了再说。既来之,则安之,走一步看一步,她就不信,凭她这新新人类的聪明才智,还斗不过一个迂腐的古人?

    “可是”不知道林猫儿又想到了什么,她忽然又从被窝里爬了起来,苦恼的拉着脸,“下次那个女人来,我应该能认出她长什么样吧?”她敲了敲自己的头,嘴里喋喋不休的骂道:“不长记性,记不住人脸不知道吗?你个笨蛋,是不是傻?白痴!!!嗷嗷嗷嗷!!!”才捶了两下,不小心就锤在了伤口上,疼得她一顿龇牙咧嘴的倒在床上,不一会儿就鼾声大起,最近她真是累坏了,伤身又伤心的。

    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晌午,睡觉睡到自然醒的感觉真好,再也不用起早贪黑的玩命的打架了,那可真是玩命啊,不谨慎点,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

    为了不让自己暴尸街头,林猫儿还是蛮拼命地,不拼怎么办,不拼就没饭吃,还有可能被人杀。现在想想都是一把辛酸泪啊,加入黑社会果然没好果子吃,她就是个典例,现在她的身体真的暴尸街头了吧?唉,小角色的生活就是这么苦,不过,现在苦尽甘来了,老天垂怜,她还是很好命的。

    莫子年来的时候,林猫儿正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哼歌唱,嘴里还不断发出感叹的声音,“这房子,真他妈好,那时候我要是有这样的房子,老子还用拼命?玛德,老子早退了,还跟那帮没人性的家伙争饭吃?羡慕都羡慕死他们!!!一帮傻挫!!!”这唯恐所有人避之不及的小黑屋,在林猫儿的眼里,却成了好地方,能遮风挡雨就是好地方,只要比狗窝强,就算闹鬼,她也能住得心安理得。

    这一想她又开心了,“哥想怒放的生命!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哈哈哈!老子太开心了!!!”

    莫子年站在门口刚想推门,房间里突然传出一声爆笑,他的脸瞬间黑了半边,难不成脑子撞坏了?这一想他顿时急了,这林猫儿可是他有生以来第一个想拥有的女子,可就是对他太冷淡了,本来他也不想事情弄成这个样子,可谁叫她不知好歹!难道,当他侯爷府的夫人,还比不上一个见利忘义的小人吗?可如果她脑子撞坏了,成了傻子,那他还是不想的,他想要的是健康的林猫儿!

    “何人在此装神弄鬼,有种你进来,姐保证不打死你!”莫子年还在犹豫要不要进去时,忽然,一声断喝就从屋里传了出来。他的脸“噌”的一声,全黑了。

    林猫儿看见一个黑影站在门前,老半天了也不进来,她刚才就想她不怕鬼,可一到真格的她就缩了,鬼啊!谁不怕?!为了给自己壮胆,她故意大吼一声,人是有阳气的动物,如果不是她腿脚有些不方便,她早下地给那黑影几脚了,先去去晦气再说!!!

    房门“砰”的一声被人重重的推开了,林猫儿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她一手拽着被子挡在脸上,如果真是鬼,那她会果断地逃跑的,让她在那等死?做梦。

    莫子年阴沉着脸一步一步走了进来,林猫儿一见是个人,顿时松了口气。仔细一想,自己傻了不是?!这青天白日的,哪个鬼敢出来?!

    不过,仔细一打量来人,她的眼睛噌的亮了。

    眨了眨了眼,林猫儿啧啧的摇了摇头,帅哥哎!她特流氓的噘着嘴打了声口哨,从床上坐了起来,眯着眼睛笑眯眯的看着莫子年。

    莫子年被这莫名其妙的口哨声吹得有些脸红,可转念一想,原本就有些黑的脸突然就涨成了紫色,嘴里却是温柔地说道:“猫儿,你这是怎么啦?是有哪里不舒服吗?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莫子年暗自呼呼喘了半天的气,才慢慢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弯着嘴角,一脸宠溺的看着她。

    林猫儿一愣,歪着头,看着那人。我去,猫儿?居然和我的名字一样。

    上下看了看这个男人,不知怎的,林猫儿的目光忽然闪了一下。她有些冷的翘起一边嘴角,淡淡的,她笑容依旧,只是眼里的神情却是起了变化,那一丝暖意未达眼底。冷淡的,让那人并没察觉:“这位大哥,你怎么知道我叫猫儿的?”

    这个男人看起来很好看,但是不是好人。以前,她林猫儿在基层爬了那么多年,什么都没学会,但她就学会了察言观色,什么人她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人看起来温柔,可惜他只是装出来的而已,哼哼!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了,表里不一。不过没关系,等他离开了,她也就不记得他是谁了,就不记得他这张脸了,她并不是脸盲,只是不想记住而已。

    林猫儿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强迫自己不记任何人的长相,因为她记住的人,不是死在她的手上,就是死在她的面前。她早已心灰意冷,与其认识的人最后终究会离她而去,还不如谁也不要记住,省的心疼难过的还是自己。所以,她麻木,逼着自己忘掉所有人的长相,这样,以后再和任何人对立的时候,也不至于下不去手。

    其实说白了,就是不在任何人的身上倾注感情,只要没了感情,下起手来才会利落,手起刀落的,就不会再难过心疼了。

    而这个男人,虽然不知道是不是那个什么所谓的侯爷,不过也无所谓了。她只是看起来不聪明,但她并不傻。那个女人看起来处处是在为她着想,但是她走后,这个男人就来了。而且,那个女人在拐弯抹角的讲述缘由,看起来是在博同情,可谁知道呢?

    “呵呵!”

    林猫儿慢慢的将目光从莫子年的身上移开,轻轻咧着嘴笑出了声。帅哥是养眼的,但前提是她愿意欣赏。更何况,上一世她生存的时代,帅哥太多,一抓一大把,和她一起混的小混混,有三分之二都是美男。就连她自己都是个帅掉渣的中性美女,这个男人顶多算个中上等,还是个长相阴柔的家伙,看起来很不顺眼。

    林猫儿暗暗翻了个白眼,嘴角的笑意却越来越大。

    莫子年被林猫儿那一声大哥叫的浑身哆嗦,就好像一道闪电劈得他外焦里嫩的,险些连他那温柔的面具都差点龟裂。莫子年张了张嘴,看着笑的一脸无所谓的林猫儿,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林猫儿不是一直对他都冷冰冰的吗?什么时候也会对着他笑了?难道真的脑袋撞坏了?而且,她刚刚叫他大哥,看来她的脑子真的出了问题,莫子年眼神一闪,寒光外露。

    “来人啊。”莫子年眼看着林猫儿,却对着门外大吼。

    很快,一个男人推门跑了进来,对着莫子年很恭敬地一鞠躬,道:“侯爷,有什么事吩咐?”

    坐在床上的林猫儿听见声音,转过了头,她歪了歪头笑眯眯的,就说他是侯爷嘛!

    看见林猫儿的笑容,那个男人也被震惊到了,他瞪着双眼,微张着嘴。忽然他知道侯爷叫他干什么了,“侯爷。”他弯着腰道:“属下这就去请御医。”说着,他不等莫子年有什么吩咐,就又弯着腰退了出去。

    看着那个人进进出出的,林猫儿有些无聊的撑着下巴,一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大哥,你到底有没有事啊!我头好痛,你要没事的话,能不能走了,我困了,我要睡觉。”

    莫子年看着林猫儿的额头,那一大块撞伤的伤口好像发炎了,还有血迹渗出来,他的目光不觉得有些幽暗起来,随后又摆出笑脸,“好,这就走。”虽然他说着走,但他一提步却坐了下来,坐在了林猫儿的身边。他伸了伸手,想要摸摸她的头,但刚伸到半空又缩了回来,他记得,她讨厌他摸她的头,“猫儿,你,不记得我吗?”就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的语气里有一丝的不甘。难道,你宁可伤了自己也要忘了我吗?

    林猫儿一翻白眼,她龇了龇牙,故作高深,道:“大哥啊,我这此猫儿非彼猫儿啊!!!”

    “什么?”被林猫儿的话吓了一跳,什么意思?莫子年有些搞不懂。

    “算了,算了。”林猫儿无奈的摆了摆手,有些嫌弃的瞟了他一眼,就说他不明白嘛?但她又不可能明说,说那个所谓的林猫儿已经死了,而她是新一代林猫儿。这么说,那她就是在找死,会被人家关起来当成神经病,解剖,研究的!妈呀,太可怕了!!!

    “唉!”林猫儿身子一倒,歪在床上,左右拱了拱,将被子卷在身上。

    她闭着眼睛,手胡乱的在空中挥了挥,“你就认为我失忆了吧,你怎么想都行,反正,我是真的不认识你们!无所谓了。”

    说话间,淡淡的鼾声就响了起来,林猫儿就这样睡着了。

    莫子年静静地盯着睡着的林猫儿,默默无语。半响,终是长叹了口气,慢慢弯下腰,在她的额上印下一吻,随后他直起身子,转过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