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无良的神仙
    林猫儿一觉睡到大天亮,她伸了个懒腰慢慢睁开双眼,懒腰才伸到一半,忽然就卡在那不上不下的,嘴张的老大,差点合不上。看着眼前的一切,林猫儿已经无力吐槽什么了,她伸手推了推自己的下巴,将它慢慢合上。开什么玩笑,这两天之内让她经历这种大悲大喜,她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有人吗?”林猫儿试探的站起身,看着烟雾缭绕的四周,小心翼翼的问道。

    四周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林猫儿感觉到自己脚的存在后,她缓缓的向前探索。与其在这里等死,还不如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后再死,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哎?不对啊?我已经死了?!看这烟雾缭绕,就是不知道是天堂还是地府?我都死了,还可能再死吗?别开玩笑了?!真是体验了一把冰火两重天啊!”林猫儿无聊的吐自己槽,她无语的翻着白眼,还不忘“切”自己一声。

    “嗯,这个有趣!”

    林猫儿话音刚落,一个浑厚的声音忽然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吓得她立刻捂着自己的嘴,一双贼眼四处瞄,看是谁再说话。

    “这丫头是有趣。就她了。”另一道有些女气的声音传来。

    也不知道再说什么事,只闻声音不见人的俩人,完全不问当事人的感受,直接就定义了接下来的事。

    话音未落,忽然远处,一道刺眼的白光探了过来,刺得林猫儿下意识的闭上双眼,等她再次睁开双眼,面前突然出现两个白衣飘飘的仙人。

    看着这俩人,林猫儿惊异的瞪着双眼说不出话,她眼睁睁看着面前出现的人,吓得险些咬破舌头。

    “别紧张。”以为林猫儿是紧张的,那个头戴翠玉簪的女子连忙温和的对她笑道:“你还想活着吗?”她的声音温柔的能滴出水,淳淳善诱的像是蛊惑她一样。

    听了她的话,林猫儿有些无语的看着那女子,白眼一翻,能活着为什么要死?谁不想好好活着?也就她吧,英年早逝,红颜薄命的,可是她也想能长长久久的活下去啊!!!

    像是知道她心里的想法一样,那仙袍飘飘的男子不等那女子再问话,他忽然伸出手在她身上一点,速度快的像怕她反悔似得,“既然想活就好,你不会死的,等你再次醒来后,还是好好的。我们只需要你为我们解答一件事就好。”

    “什么事?”林猫儿有些怀疑,这么好的事会找她?!

    “我和薏苡仙子想知道,人世间的爱情到底重要吗?人世间到底还有没有爱?”

    “”

    果然,林猫儿翻了个白眼,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俩眼无神的瞪着那俩活的时间太长的神仙。有疑问,自己经历不就好了,干嘛来折腾她啊?她看起来就那么好欺负吗?就说不是什么好事,看看,猜对了吧!!!

    “啊,对了。”完全不理会林猫儿鄙夷的表情,那男子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他露出一口白牙,笑得煞是好看,但这笑容在林猫儿眼里却是那么恐怖。总感觉这个男人不怀好意,果然,接下来的话,林猫儿真希望她是在做梦。那男子说:“为了有真实的感觉,我和薏苡仙子对你施了个小法术。等你再次醒来,你的心不会再跳动,你将没有七情六欲,没有任何,人该有的感情。但是,当一个人真正爱你,他愿意用真情感化你,你的心将会再次跳动。反之,如果到最后都没有人爱你,你的生命终结后,这天地间你将不复存在,你会灰飞烟灭。”

    什么?!灰,飞,烟,灭!!!大哥你是开玩笑的吧?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么折磨我?

    林猫儿瞪大了眼睛,惊恐的上下打量了两眼那个男人,然后不可置信的转过头,一脸期待的看着那女子,希望他们是骗她的,可当触及到那女子宝石一般真诚的大眼睛,她相信了,他们说的是真的!

    林猫儿终于哭了,在那男子的话音落后,她捂着脸,期期艾艾的看着他们:“我有没有第三种活法?”

    “没有。”那男子坚定地摇摇头,一口回绝道。

    “我不想活了。”林猫儿崩溃了,她躺在地上打滚,嚎啕大哭,“你们干啥选我,就让我自生自灭不行?我不想活了我!让我去死吧!让我死吧!给我个痛快吧!!!”

    那薏苡仙子同情的看她一眼,“当然,你当这个活死人,也是有福利的,只要不割掉你的头,不管受任何重的伤,你都死不了的。”

    “我还是不想活。”林猫儿趴在地上,抽噎的小声道。

    “我就是不想活了嘛!你们就让我自生自灭嘛!”

    “中不?我可以给你们洗衣做饭,打扫马桶,干啥都行,你不要让我活了嘛?”

    “大哥,大姐,大仙!!!求求你们了嘛!!!”

    “拜托你们,拜托拜托。好不好?”

    “那就由不得你了。”一声怒喝,那男子被磨得实在不耐烦了。他手指对着林猫儿一点,恨铁不成钢的怒瞪着她,“有点出息成不,对自己有点信心。你要长得不好看,我们还不选你呢!!!”这男人忽然有些后悔了,选这个林猫儿,真的是对的吗?怎么看她这么不靠谱呢?!

    被那手指隔空点到,林猫儿就有些头昏,眼前一黑,昏过去的一瞬间,她在心里愤怒的大喊:“咋都这么现实呢?长得好看又不是我的错,你们干嘛老拿这说事?那我宁可长得不好看!!!我就没出息,就不想有出息行不行???再说,长得好看的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个神经病!!!”

    “怎么办,没有心跳了,要不要报告侯爷?”

    “可是,夫人说侯爷现在在忙着事情,不让人打扰侯爷!!!”

    “可是,侯爷说到底听侯爷的,还是夫人的啊?”

    “算了,先看看再说吧。”

    耳边似乎传来若有若无的说话声,紧接着一只手伸了过来,直接敷在了林猫儿的头上。冰冰凉的指尖触到她滚烫的额间,让她一个哆嗦瞬间睁开了双眼。她瞪着眼睛看着床幔,慢慢转过头来。

    那个手还在她额上的丫鬟,正转过脸和另一个说话,忽敢手上传来异动,她转回头,正对上林猫儿的双眼,她猛的住了嘴,瞪大了双眼不敢说话。半响,似乎那双眼睛里的冰凉刺激到了她,她手一撤,紧捂着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但还是有片段的尖叫传了出来。

    “诈尸了,诈尸了。”

    “救命啊!!!”

    身边的另一个小丫鬟连声音都没叫出来,直接白眼一翻吓晕倒在了地。

    林猫儿皱了皱眉头,感觉脑子里晕沉沉的,刚才她似乎做了一个梦,但具体什么内容却是想不大出来,记不真切了。她坐起身,皱着眉头继续想,可是,越想越想不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自己少了些什么。

    “姑,姑娘,你还好吧?”林猫儿是被抢进侯爷府的,又未与侯爷在一起,没名没分的,府里的丫鬟一贯称她为姑娘。

    “嗯。”林猫儿漫不经心地答应了一声,也不说话,只是垂着头想自己到底少了什么。

    “可是,姑娘,我们请御医来看看吧?!”看她这样,小丫鬟壮着胆子试探道。

    “为什么。”是陈诉句,不是疑问。林猫儿抬起头,一张脸平静的有些诡异,她直直的看着那小丫鬟,语气平淡的。

    “可是,姑,姑娘。”小丫鬟咽了咽唾沫,小心的指了指她的胸口,“姑,姑娘,你刚刚没有心跳了。”

    “心跳?”林猫儿一顿,脑子里似乎很快的闪过什么,她低下头,一只手轻轻抚着自己的心脏位置,手心下,那个鲜活的心好像没反应一样,没有一丝要跳动的意思。

    “没有心跳。”她喃喃自语地点了点头,“是没有心跳啊!”

    “张御医,快点快点啊!”

    张德仁今天就是倒血霉了,身为御医院的元老级人物,拥有高超的医术,他不是应该坐在御医院里,喝着小茶,逗着小鸟,指点新人吗?怎么今天一个个都找他看病,当他是个老头子好欺负啊?

    心里吐槽着,张德仁无力的翻了个白眼,先是那个闲散王爷,出门游玩,被贼人砍成重伤。然后呢?又是什么侯爷未过门的新娘,没了心跳。没心跳就没心跳呗?可她又活的好好的,啊,你说怪哉不怪哉?这事都赶一块了!!!!

    紧赶慢赶,拖着两条老腿好不容易赶到林猫儿的房间门口,张德仁刚想喘口气,一只手突然从门里伸了出来,一把薅在他的脖领子上,将他拽了进去。

    “侯爷,轻点。老朽这把老骨头,快被你拽散架了。”一口气憋胸口,不上不下的,憋得他脸通红的,话都快说不清了。

    “松开他,他快死了。”一道清凉的声音传来,张德仁抬头看时,微怔了怔。坐在床上的少女一脸平静的看着他,表情没有丝毫起伏。那张清俊娇艳的脸带着诡异的平静,被她看一眼,就有种汗毛直竖的错觉。

    怔了片刻,他忽然狼狈的移开了目光,那双细长的眉眼,似乎带着某种魔力,平静的毫无波澜,却又让人无法直视。

    “请姑娘伸手。”张德仁故作镇定的捏了捏自己的胡须,只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声音差点就暴漏他的恐惧。

    一只手捏着胡须,另一只手缓慢的搭在林猫儿的腕上,刚一搭上,张德仁忽然抬起了头,他眨了眨眼睛,手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这一抖,他忽然发出一声惨叫,摊开的手掌心上,挂着他的一撮胡子。

    一口气没上来,张德仁差点过去。等他回过气来后,一双小眼睛泛着精光,他像是看见奇宝一样,上下打量了两眼林猫儿。

    “侯爷,请随老夫出来一下。”嘿嘿笑了两声,他果断地拉着莫子年走到外面。

    张德仁搓了搓手,笑得有些猥琐。一个老头子,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莫子年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冷战,往后挪了几步,离他远点,他怕这老头那吐沫星子嘣他脸上。

    “侯爷,林姑娘这症状着实诡异了些,没有心跳却活的好好的?侯爷,老朽我有个不情之请,只是不知道,侯爷能不能答应在下这个请求?”

    莫子年挑了挑一边的眉头,看着他也不说话。

    “嘿嘿。”张德仁继续嘿嘿一笑,躬了躬身子,“侯爷可否让老朽当这姑娘的私人御医,也好让老头子我就近研究研究,这可是天下奇闻,没有心跳却活的好好的,如果发现了什么,那就是了不得的医学奇闻啊!”

    莫子年皱了皱眉头,看着张德仁一脸期盼的模样,他沉吟了片刻,点头答应了。这种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知道的太多对他很不利。

    “答应你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

    “侯爷尽管说,什么条件都可以。”

    “这件事情,只有你知我知,不可以让第三个人知道。如果第三个人知道,后果是什么,我想你很清楚!!!”

    “是是是是。请侯爷放心便好,老朽的嘴啊你是知道的,最严的。”张德仁赶忙举起三个手指,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

    “嗯。”莫子年这才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他。

    “那老头子先回去准备些东西,一个时辰后便回来。”

    莫子年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张德仁连忙笑嘻嘻的拱着手,转身离开了。

    莫子年看着张德仁消失不见,站在门口好半天,直到他的夫人希莹走过来,柔声的在他身边福了福,“侯爷在这里做什么,怎么不进去?妹妹看见侯爷来看望她,她一定会开心的。”

    莫子年听见声音,面无表情的低头瞧了瞧希莹,眉头一拧,他冷声道:“你来这里干什么?我不是说谁也不准打扰她吗?”

    “侯爷恕罪!妾身惶恐!”希莹见莫子年脸色阴沉了下来,她慌慌张张跪在地上,欲语泪先下的低泣道:“妾身只是来看看妹妹有什么需要的,如果侯爷不高兴妾身来这里,妾身,走便是。”说完她仰视着莫子年,一脸的伤心。

    “好了好了。”莫子年不耐烦地扫了她一眼,“哭哭啼啼的成什么样子?”

    “侯爷别生气,妾身这就走。”说着希莹掩着手帕,娇娇弱的站起身,泫然欲泣瞧了眼莫子年,微微一福身子,低着头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