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夜来人
    张德仁进来的时候,林猫儿正坐在桌子前面看书,看见他进来,她也只是抬了抬眼皮,目光毫无波澜的扫了他一眼。那种眼神登时让他全身一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有点害怕。

    “呃,林姑娘”张德仁迟疑的站在门口,他回头看了眼回廊拐角处的莫子年,看着莫子年一个劲的挥手让他进去,他苦着脸,咽了口吐沫,给自己壮了壮胆,这才走了进去,坐在她身边。

    “那什么,咳咳,请林姑娘将手伸过来,容老夫帮你把个脉!”

    林猫儿又抬头看了他一眼,将手里的书合上了,然后伸过右手来,搭在他面前的脉枕上。

    虽然说已经搭过一次了,但是再次搭脉,还是让他不动声色的变了脸色。

    好半响,他收回了手,然后用一只手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林姑娘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比如说胸口,或者心脏什么的?!”

    “不舒服的地方。”林猫儿学着他的语气重复了一遍,然后看着他的眼睛,很平静地说道:“怎么感觉好像忘了什么事,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忘记了什么。你能知道我忘记了什么了吗。”

    “呃这个,林姑娘,这个还得你自己想起来。”张德仁尴尬的抓了抓自己的胡子,再待下去气氛就有些尴尬了,他赶忙站起身往外走,“林姑娘,你先休息,老头子去给你熬点药,看你额头都有点发炎了。”说完,他赶忙推了门,颠了。

    等这一碗药可等了好久,等到天都黑了,也不见张德仁回来。

    林猫儿正坐在桌子前面努力的辨认书里的字,看了一下午,最后的结果是,书里的字认识她,她不认识书里的字。也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字,写的跟狗爬的似的,七扭八扭,急了拐弯的,“丑死了。”

    又看了好半天,看的眼睛都疼了,她才想起来把蜡烛点上。

    昏暗的烛光晃晃悠悠的,只在她那一小片投下了阴影。她揉了揉眼睛,趴在桌子上,伸出一只手拨那个烛芯。烫手了,就缩回来,等不烫了,再伸出去。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她忽然听见一阵细小的声音,左右看了看,感觉那声音好像是从头顶上发出来的。她抬起头往上看,果然,原本完好的屋顶缺了那么一大块,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就那么毫无征兆的,和她对上了视线。

    随着他们的视线对上,一滴殷红的鲜血顺着屋顶就落了下来,“啪嗒”一声掉在了她的书上。

    林猫儿低下头看了看书上的红血滴,在她的记忆里,她其实是讨厌血液的,鲜红红的颜色映在眼里,让她一瞬间就想到了曾经,因为生活所迫,而不得不走上一条不归路,受伤流血那是家常便饭,所以,她讨厌红色。但是那种厌恶也好像是存在记忆里的,如今,她忽然不明白,厌恶,这个情绪应该怎么表达?!

    她手上一顿,停顿了一秒,然后慢慢合上了扔在了一边。等到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屋顶上的那个夜来人已经不见了。而与此同时,外面突然变得灯火通明起来,一大群人举着火把,快速的就到了她的屋子前面。

    “叩叩叩。”门外,门礼貌的被敲了敲。

    林猫儿站起身去开了门。

    希莹一见门开了,两三步就挤了进来,好看的眼睛不动声色的将整个屋子看了一眼。

    也许曾经的林猫儿高冷,傲娇,不屑和他们这种人解释什么,但是她林猫儿不是曾经的那个人,她是在最底层混过的。这女人一个眼神,她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想让她装高冷不张嘴,怎么可能?!

    “怎么了,看我这个屋子是藏人了。”不是疑问,是肯定,再加上林猫儿那张什么时候都没有表情,平静毫无波澜的脸,唬的希莹愣了一跳,直勾勾的盯着她。

    除了林猫儿醒来的那天希莹来看过她一眼,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但是她还记得那天的林猫儿。虽然那天林猫儿也没有说多少话,但是她明显能看出来,林猫儿那种不耐烦,尤其是听见,她说让她嫁给侯爷时的那种表情,那种深恶痛绝的模样,她还是记忆犹新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才短短一天不见面,林猫儿怎么突然变了,说不上来哪里变了,就是感觉她很奇怪,怪怪的。

    “你,怎么了?!”希莹后退一步,想避开她的目光。

    “我”

    “哎,林姑娘,药来了,药来了!!!”

    林猫儿刚说出一个字,许久不见面的张德仁也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他端着一大碗的汤药,晃晃悠悠的快步奔了过来。看见希莹在这,他一躬身,笑嘻嘻的唤了一声:“呦,这不是夫人吗,您在这干嘛呢!”

    “张御医,您这是”希莹一看见张德仁窜了过来,她忍不住暗暗的皱起了眉头。

    其实希莹挺讨厌这个张德仁的,总感觉他有点为老不尊,嬉皮笑脸的。

    “没什么,这不是嘛,林姑娘这额头有点发炎了,我给她熬点药喝。”张德仁依旧笑嘻嘻的,笑的跟老顽童似的。

    “哦,我就是来问问林姑娘,看没看见一个穿着夜行服,带着黑布的刺客。”汤药的味道太浓了,熏得希莹掩着嘴又后退了一步,有点心不在焉的问道。

    “看见了。”林猫儿看着后面那一大票,穿着盔甲,尽职尽责的士兵,她点了点头,在那群士兵亮晶晶的眼睛里,她继续道:“把我屋顶掀了个口,就不见了。”

    原本还亮晶晶的士兵一瞬间就暗了下来,领头的还有些不满的啾啾着嘴,瞟了她一眼。

    没办法,人家都说看见了,但是跑哪去就不知道了。他们就算想查也要有理由,而且人家已经敞开了门,大大方方的让你看了。

    不过硬闯人家黄花大闺女的闺房,总归是不好的,就算他们想闯,也要有那胆子才行。侯爷女人的房间,他们是想找死吗?!

    到最后,那些人也没查到什么,最后只能怏怏的,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希莹临走之前回头看了林猫儿一眼,欲言又止的样子,好像要说什么。

    林猫儿一看她那样,就停了要关门的手,静静地望着她,就等她把嘴里的话说出来。可是等到最后,她也什么也没说,只是轻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还有些灯火通明的院子在一瞬间之后就暗了下来,张德仁看见那些人都走了,他也有些着急了,手里端着药碗,抓耳挠腮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十年岁月里,他还从来不知道害怕为何物,就连那个王爷,他都是不怕的。可是自从见到这个女孩子之后,从她的身上,他罕见的明白了何为害怕。看这女孩子,文文静静的,也好像没什么武力的模样,可就是她这种平静的样子,让他产生了恐惧。或者说,因为她没有心跳,在他所有的认知里,这一种人,应该是不存在的,因为未知,所以恐惧。这便是他对自己恐惧的解释。

    “你不走吗。”林猫儿一转头,就看见张德仁手里端着药,一脸忐忑的站在角落里,正小心翼翼的看着她。那种小心翼翼,像是注视某种稀有动物的模样,让她忍不住有点想笑。

    只是,她才动起嘴角,她突然明白一件事,一件很可怕的事,她不记得笑这个动作要怎么做?!笑应该是怎么样的一种情绪?!在她的记忆中,以前的她应该是一个很爱笑的人,喜欢把笑挂在嘴边,用来掩饰她的情绪变化,可是如今,她突然想不起来了。

    按照记忆中的自己,勾起了嘴角,却只落得个皮笑肉不笑。

    这头,张德仁看见林猫儿似乎在笑,可是,她不笑的时候就已经很可怕了,这一笑,他突然有一种不想干了的冲动。

    王爷,救命啊,老头子看见鬼了!!!

    他哭丧着脸,手抖抖的将药递了过去,嘴唇害怕的都在颤抖:“林,林姑娘,药凉了,就不好了!”

    林猫儿到最后都没能如愿回忆起记忆中的感觉,听见张德仁在叫她,她也就收起了笑容,看了他一眼,接过他手里的药碗。

    才端着喝了一口,她又吐了出来,重新吐回在药碗里。

    张德仁想哭了:“林姑娘,怎么了?”

    “不好喝。”林猫儿擦了擦嘴,“倒了吧。”

    “林姑娘,这是药,良药苦口,你得喝药,伤口才好的快不是?!”张德仁苦口婆心的在心里又给她加了一笔,是个怪人不说,还是个不尊重老人的后辈。

    这可是老头子辛辛苦苦熬了一下午的药,你说不喝就不喝了?!给老头子喝!!!他在心里恶狠狠地瞪着林猫儿,死丫头片子,你敢不喝,老头子分分钟下毒,毒死你!!!

    “不用了。”林猫儿静静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不过撞个窟窿,死不了。”

    就一眼,张德仁当时就怂了,“得嘞,不喝就不喝吧。,老头子我啊,也不管了,等你要想再喝药,再来找老头子就是了。”他麻溜的点着脑袋,笑呵呵的端起碗,转身就离开了。

    等听见身后传来的关门声,张德仁还有些谄媚的脸瞬间就垮了下来,他弯着腰,疲累的捶着腿,随后就坐在了一边的廊椅上。满是皱纹的脸上,感觉一刹那就老了十岁,“你个完蛋玩意,一个小姑娘的眼神就把你吓得腿软,你真是丢死人了!丢人!!!”

    张德仁走了,却留下一屋子的汤药味,难闻的要命。

    林猫儿就坐了一会儿,就有些受不了了。她站起身,走到窗边,手一推窗子,窗子刚推开一半,窗外另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一把把在窗子边上,愣是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将没开全的窗子给彻底的拉开了,一个穿着夜行服,蒙着脸的男人瞬间就跳上了窗棂,弯弯的眼睛,像是在笑的看着她。

    林猫儿静静地看着他,那双漆黑的眼珠子,林猫儿认得,就是他在屋顶掀瓦片的人。

    “哎,你一个大姑娘这样看着一个男人,可不礼貌。”男人先开口了,他的声音中带着清凉的语调,听起来倒是让人不讨厌,挺好听的。

    “你礼貌。”林猫儿还是看着他,“掀人家瓦片就礼貌。”她指了指头顶,“记得,走的时候给我修好。”

    “切。”男人倒是没想到林猫儿会这么镇定,白眼一翻,他切了一声,伸手推了推她,让她给自己让条路,然后跳了进去,“你真不够意思,他们一来问,你就把我给出卖了。”

    这个男人还真是说不上来的自来熟,他大摇大摆的坐在桌子边上,伸手就倒了一杯茶水给自己,林猫儿还真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他。

    林猫儿沉吟了片刻,“我认识你是谁啊。”

    男人听林猫儿这么说,他顿时恍然大悟的一拍额头,“哦,对了,我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呃,尚信。”

    “哦。”林猫儿毫无反应的应了一声,弯下腰拾起被她扔掉的书,放在桌子上。

    “哎,这是什么?”男人好奇的伸过手,很顺手的就拿起林猫儿放在桌子上的书,翻了两眼。

    “不知道。看不懂,狗爬得字,丑死了。”林猫儿扫了男人一眼,坐在了另一边,伸手给自己倒杯水,涮涮嘴里的苦味,然后再吐回去。

    “油”尚信瘪了瘪嘴,嫌弃她的挪开椅子,离她远一点坐。

    “你有什么事吗。”林猫儿擦擦嘴,这才施舍一般把眼睛望向一边,还蒙着脸的尚信身上。

    对于尚信蒙着的脸,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林猫儿是完全不好奇的。这是别人的事,与她无关。

    “哎,你刚刚说,这本书字写得像什么?!”尚信完全无视林猫儿问他的话,他好笑的指了指自己手里的东西,微微弯着眼睛,似乎在笑。

    林猫儿瞥了眼那本书,道:“我说,狗爬。”

    “狗爬???”尚信乐了,他甚至于笑出了声音,声音清脆婉转,有些雌雄难辨的,“你说这是狗爬的字?如果,让这本书的主人知道你这么评价他的字体,估计,他想杀了你的心都有的。”

    “哎,我说,你是不是看不懂这个字,不懂这里写的是什么?!”尚信揶揄的朝她挤挤眼睛,“哎,要不要,我给你讲讲,这里面写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