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水下的不明生物
    林猫儿走进宴会的时候,再一次引起了高度的注视。不光是女人的视线,还有男人的。打量,猜测。那些人交头接耳的,或者在想,这个小女子有什么能耐,居然能撼动希莹的正妻位置,而后来居上。

    戏台上,唱戏的人还在咿咿呀呀的唱着祝寿歌,林猫儿往前走的脚步却慢慢慢了下来。

    左右两边的目光,那种一丝不苟,带着各种韵味的目光,直直的探究着她。

    尤其是左前方的两桌,有希莹的家人,也有刚刚和她起冲突的几个女人。数道目光惨杂一起,那种厌恶的憎恨的,她就是想装作看不见,也没办法。

    “夫人。”林猫儿一停顿,原本跟在她身后的碧禾连忙跟了上来。她压低了声音道:“夫人,侯爷还在等您呢,您过去吧!!!”说着,她指了指坐在最前面,还在频频回头看她的某人。

    林猫儿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继续朝前走。

    “怎么才回来?!”莫子年站起身,一脸温柔的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搂了过来,然后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了下来。

    “侯爷,这不合常理,您不能让妹妹坐在那里。”

    林猫儿才坐下没一秒,坐在另一边的希莹就忍不住了,她焦急的走过来,朝着莫子年福了福身子急忙劝阻道。

    林猫儿随意扫了一眼,这一桌子都是男人。她搭了一下眼皮,这莫子年还挺任性,让一个女人,还是个小妾,坐在男人的桌边。不管是这个时代的风俗,还是规则,都是不符合常理的。

    “本侯愿意,有什么关系。”莫子年挑着一边的眉头,满不在乎的瞥了希莹一眼,楼着林猫儿的手也不见松开,反而是越搂越紧,紧紧地扣得她腰间的肉都疼。

    “可是”

    希莹语结,看着莫子年那副样子,嘴张了又张,想说的话却又说不出来。感觉那些无形的眼光都似乎落在了她的身上,她站在风中,却觉得无比萧瑟,可怜又可悲。

    抚手在唇边,心里又开始不舒服起来,酸酸的,涨的想哭,一股热流顺着就要淌上眼眶。

    台上的鼓声锣声,乒乒乓乓的,声音大的震耳欲聋。除了莫子年这一桌子的人能听见他们大概在说什么,剩下的那几桌子,虽然眼睛还在盯着戏台,但是耳朵都在支棱着,想听听他们在说什么,虽然根本就听不见,只能从他们的面部表情来猜测。

    台子上咿咿呀呀的吵得人心烦,希莹站在他们面前矫揉造作的让人讨厌。而远处的那些个目光,如芒在背,怎么呆都不舒服。

    就这一会儿的工夫,林猫儿已经换了好几个姿势了。等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舒服一点的姿势,一抬头,希莹还站在他们面前,憋着嘴巴,戚戚哀的看着她。

    “侯爷啊”

    “吵死了。”林猫儿终于忍不住了,她冷静地抬起头,瞧了一眼希莹,手一拂,直接将莫子年的手从她的腰间撸了下去,站起身就要走。

    “你去哪?”眼看着林猫儿要离开,莫子年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隐晦不明的半眯着眼睛,冷冷儿瞧着她。

    “不干什么。”林猫儿握着拳头,使劲挣开了他紧紧钳着自己的手,习惯性的摸了摸耳廓,学着他的样子,半眯着眼睛,扫了眼希莹,道:“哭哭啼啼的,很讨厌。”

    说着,她也不管莫子年阴沉着,越来越不好看的面相,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宴会。

    碧禾也本想跟上去,可是才动了念头,林猫儿就像脑后勺长了眼睛一样,直接喝止了她的想法,自己独身一人走远了。

    看着林猫儿走远,直至不见。希莹扯着手帕,抹了把眼睛,她悄悄看了眼莫子年,无限委屈的哽咽道:“侯爷。”便再也说不出话。

    莫子年只觉得怒从胆边生,憋了许久的气,再也忍不住了。他一把抓住希莹,将她狠狠地掼在地上:“本侯的生辰,你哭哭啼啼的,是不是要刹本侯的晦气!啊!滚,都给本侯滚,省得看见你心烦!!!”

    希莹被撞的胳膊肘处划破了好几处,带着丝丝拉拉的疼。

    她跪坐在地上,抱着胳膊,低着头,小小声的抽泣,心里却滞的发疼。她不敢抬头,普天之下,能如此忤逆侯爷的,估计只有林猫儿一人了。

    这头发生事情了,上头的戏子们也不敢再唱了,一个个慌慌张张的跪在台上,安静的垂首,大气也不敢喘。

    整个会场没人说话,在那么安静而又诡异的气氛里,莫子年的脸黑的快要滴出水来了,他恨恨的盯着林猫儿远去的背影,隐在袖子下的手狠狠地捏了起来,捏得骨节咯吱咯吱的响。

    他明显感觉得出来,林猫儿和以前的大相径庭,只要他不瞎,不是白痴,是个人,只要有眼睛看。

    以前的那个林猫儿,把她关起来的时候,最起码她会哭,会闹,会耍脾气。虽然对他还是冷冷淡淡的,但是,那很明显就是个活生生的人,会让他的心里产生涟漪。

    而这一个,同样是冷淡,却简直冷淡到像是没有情绪一样。就算她说话的时候很平静,但是那种平静却又让人恐惧,刺人心骨,不管是她说话还是动作,都是照着别人学来的。就像她是个提线木偶,没有自己的思想思维,别人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而且,这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她的眼里根本就看不见他的存在,就好像他是个空气一样,如果他不说话,她就会看不见他。

    不不不,不是看不见他,是看不见所有人,那世上的所有人,在她的眼里都是过眼烟云,根本让她丝毫提不起兴趣。

    莫子年的心里烦躁无比,他恨恨的咬着牙,这几天压在心底的话终于吐了出来:“她到底是什么啊?!”

    林猫儿顺着碧禾带着她的路线又走了回去,走到了那条湖边上。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又回来了,但是,她知道,她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让她一定要回来。

    站在湖边上,望着深不见底的湖水,那湖水平静的毫无波澜。可是,不管林猫儿怎么抻着脖子看,就是什么也看不见。

    倒是没想到,这侯爷府里还有个这么大,这么深的一大片胡,就是不知道,这湖的水是从哪里引进来的。

    左右瞅了一遍,又看了半天,还是什么也没瞧见,就好像刚才听见的水声,是她的错觉一样。

    林猫儿摇了摇头,刚想要转身离开。身后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股巨大的冲力,狠狠地就将她推了下去,她还来不及看见身后的人是谁,就听耳边一声巨响,湿气沾了满身,扑通一声,掉进了湖里。

    隐约之中,她好像听见一个女人恶狠狠地声音:“你去死吧!”

    那个声音带着隐忍不住的恨意,没容得她细想是谁,水便没了她的顶,将她吞了进去。

    突然被人推进来,林猫儿在最初的时候是微怔了一下,呛了一口水。等稳定了下来,憋足了气,快速往下沉的身子也就渐渐停了下来。她悬在水里,手在身体两边缓慢,而又很有规律的划动着。

    虽然不知道是谁要害她,但是她真的很想和那个害她的人说一句:真的,就算想杀人,也麻烦查好这个人有什么能耐,或者说,最主要的,会不会水?!连她会不会游泳都不知道,就这么莽撞的把她推了进来,那个人还真是傻透了。

    她可是林猫儿哎!她怎么可能不会游泳?!如果她不会游泳,那她早在好几年前就被人仍在海水里淹死了。

    现在想想,那段存在记忆里的那一幕,还真是够惊心动魄的。

    被人五花大绑,捆了个结结实实的,一脚从船上踹进了海里。说来也奇怪,那时她福大命大,又或者她命不该绝,顺着水漂,居然活了下来!就是在水里泡了太久,有些泡芙瀼了。

    “唉。”林猫儿想着希莹经常做的语气,有模有样的在心里叹了口气,摇摇头,就想上去。

    刚要往上游,这时,她的眼角处忽然飘过一个黑影,模模糊糊的也没看清楚。

    “什么东西。”

    定了定神,她神色如常的左右看了看,却没再看见那个黑影。

    停了一秒钟,像是有感应一样,林猫儿突然低下了头。果然,正如她所想的那样,那个黑影在下面。

    但是仔细一看,不是什么黑影,而是一个人,一个大男人,手长脚长的就悬在水中央,闭着眼睛,嘴里咕噜咕噜的冒着泡,离她不远也不近。不过,看样子应该是没救了。

    林猫儿低着头也只是看了一眼,就很果断的手一摆,就要游上去。

    并不是她林猫儿见死不救,只不过是因为,在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见死不救这个概念,也没有可怜和同情。

    只是,当林猫儿刚要动身游上去时,那个男人就像是有预感一样,他的眼睛倏的一下突然睁开了。他下意识地仰起头,手一伸,一把就抓住了林猫儿的左脚脚踝,狠狠地揪着她,不让她上去。

    他们俩人之间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不过那男人一伸直了手,瞬间就拉低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难道,是水鬼?!”林猫儿瞪大了眼睛,在记忆里,她记得,她最害怕的就是鬼了,这会儿却碰见了一个,还被其抓住了。她按照记忆里被惊吓的模样,无声的张大嘴巴,却“咕咚”一声,喝了一大口的湖水,她又赶紧闭上了。

    从林猫儿掉入水中,到被这男人抓在手里,也只不过是才过了半分钟左右的时间。

    林猫儿挣扎了一下,想将那个人踹下去,可是水里的阻力太大了,让她脚上的力气并没有使出来多少,踹在那人的手上软绵绵的,根本就没有多大的用。

    而那人的手却犹如铁钳一般,她挣扎一分,那人手上的力道就加重一分。直到从那人的手里,她的身体里响起一声骨裂的声音,她的脸瞬间扭曲了一下,冒出一股冷汗,然后和这湖水融为一体,她这才无力地明白一件事,这人是真的不打算放她走了。

    低下头,又仔细瞧了那人一眼,这时她才发现,那人的左手腕上,右脚腕上各拴着一条铁链,那两条铁链是从湖壁两端延伸出来的,一左一右栓在那人身上的。

    林猫儿眯了眯眼睛,嘴巴里的空气已经不多了,如果再不上去,那就真的如那个人所愿,死在这里了。可是,这个湖里人看样子也是不想放了她。

    怎么的,自个想死,还要拉个垫背的是不是?!

    说实话,林猫儿还真不知道这个人被关在这里多久了,如果是很久很久的话,那他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她快要被憋死了,才是最重要的事。

    想着,林猫儿一把拔下还牢牢插在她头发里的蝴蝶簪子,原本还不算太乱的头发,瞬间就飘荡开来,顺着水波向上浮动。

    林猫儿也没管这些,只见她身子一沉,逆着水流就冲了下去。

    那男人一手还攥着林猫儿的脚脖子,黑某某的眼睛就看见林猫儿一手捏着簪子,朝他游了过来。

    他嘴里吐着水泡,眼睛暗暗就眯了起来,心中杀机尽显。

    林猫儿几下就蹿了过来,他刚想抬起自己的袖中匕首手,却忽见林猫儿一把握住他被锁住的手腕,手中的又尖又细的蝴蝶簪就插进了锁扣里,左扭一下,右转一下。

    只是一息的时间,那条是由玄铁制造而成,没有钥匙根本就打不开的铁链子,就这么在林猫儿的手中,打开了。

    男人愣愣的瞧着林猫儿又往下游,去开他脚脖子上的铁链,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女人居然会开锁?!

    也没等他想完,林猫儿已经,从下面一跃而上,他下意识地就松开了手,仰着头,看林猫儿奋力向上的身影,快速的冒出了头。

    肺子就快被憋炸了,缺氧缺的浑身没力气,脚踝还被那个人捏的钻心的疼。林猫儿是使了牛劲才勉强游上去,刚露出个面,她张大了嘴巴,呼呼的猛吸空气。还没吸两口,忽感有些不对劲,刚要抬起头,一块大石头突然从天而降,砸了下来,正砸在她的天灵盖上,直接砸的她眼前一黑,头破血流的昏死了过去。

    在她将昏未昏之际,眼前一个模糊地人影一闪而过。想来应该是那个想她死的那个人,推她下水还不够,等在湖边,还要赶尽杀绝,直接抱石头砸死她。

    林猫儿莫名的一声叹息,思绪开始涣散了起来,眼睛慢慢就闭上,人也就渐渐沉下了水里,不见了踪影。

    又等了片刻,终于等到林猫儿的身体浮了上来,那一片的湖水被染成了红色,那人才终于勾着嘴角冷冷的笑了:“到了阴曹地府,阎王若是问起来,你就告诉他,是你贪心不足,妄图成那枝头上的,才找了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