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死亡
    正如林猫儿所想的那样,侯爷府的湖水是从外面引进来的,正通往城外的护城河里。

    因为侯爷生辰,护城河附近的巡逻兵都被派去严加防守侯爷府了,这一片也就没什么人走动了。只是偶尔的时候,有一个两个的平头百姓急匆匆的路过此地,就再也看不见人了。

    又等了好一会儿,不远处的护城河水里突然响了一下,下一刻,一个湿漉漉的人猛地从水里窜了出来,扑倒在岸边。他警惕地左右看了看,见没有人,便四仰八叉的躺在边上,闭着眼睛,长长的喘了口气。

    只是想稍稍躺一下,谁知道他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在流逝着,天已经暗暗阴沉了下来,男人一个激灵,突然又睁开了眼睛。他挣扎着坐了起来,一手捂着腹部,将右手食指握成个圈放在唇边,嘹亮的打了声口哨。随着他的哨音落下,前方忽然响起一阵马蹄声,一匹黑色的高头大马打着响鼻,跑过来,停在了他的身边,尾巴一卷一卷的晃悠着。

    男人费力地站起身,揪着马的鬃毛,纵身一跃,搂着马脖子,快速的骑上去,双脚一夹马肚,黑马发出一声嘶鸣,然后消失在已是朦朦胧胧的黄昏里了。

    男人离开了,但是在他躺过的地方,却留下了一大滩的水迹,和已被鲜红色染成暗红的翠绿色嫩芽。

    他应该值得庆幸,躺在那片护城河附近而不被发现。

    因为从很久以前开始,那个地方就被市井百姓盛传闹鬼,就算是白天的时候,除了军队的巡逻兵,一般也没有人愿意从那里路过。

    在十几年前的时候,这里并不像现在这样,歌舞升平,安和享乐。

    因为与西苍国挨得比较近,虽说不是两国边界,但每次一打仗,这里必定会变成修罗的战场,尸体堆积成了山。

    曾经有段日子,这里血染沙场,就连天都是红色的,填尸坑里的尸体都堆积不下了,高高地摞成一座小山。而且当时正值夏日,阵阵尸臭,熏得方圆百里都是腐烂的气息。最后没有办法,一把火就都烧了个精光。

    可是,那些人里,不光有将士士兵,还有被战火波及的老百姓。而他们又是古人,脑子里的迂腐念想就是想着,落叶归根,入土为安。

    然而他们这些所期盼的,只是妄想,到最后,却落得个客死他乡不说,还是尸骨无存。

    所以,从那以后,据说,这个地方每年的七月十五日,鬼节的午夜时分,就会有鬼魂出现。有时是衣着普通的平常人,而有的时候,又是金戈铁马的战场,马的嘶鸣声,激奋的进击鼓声,呐喊声,生生不息。

    千里枯骨,万里腐朽,哀哉,哀哉。

    “小竹子你张嘴,我看看你的嗓子。”张德仁一手拎着个小薄片,一手抬着竹的下巴,让他张嘴。

    竹乖顺的坐在椅子上,仰起头,张开了嘴。

    “嗯。”仔细的查看了竹的嗓子,张德仁满意的点点头,“恢复得不错,估计再有两年,差不多就痊愈了。”

    竹腼腆的笑了一下,嗓子嘶哑的低声道“德仁叔,谢谢你。”

    “谢什么。唉”张德仁摆了摆手,从来都是老不正经的脸上,忽然少见的伤感。他低下头,翻了翻随身带的医药包,掏出一副药,递了过去:“如果当年要不是你舍命相救,就怕是没有现在的王爷和老头子了。可是老头子却连你的毒都治不了,这一拖再拖,拖了这么多年。当这医圣的名字,老头子有愧呀。”

    “唉”张德仁摸了摸有些湿润的眼角,老态龙钟的长叹一口气,“而且,当时的你还那么我这么一个大的人了,还要你一个小孩子来救,丢人啊!!!”

    “德仁叔,你快千万别这么说,这是我的职责,再说,这么多年,还不都是你一直照顾我,不然我早就死的渣渣都不剩了!!!”竹慌忙挥了挥手,嘶哑着嗓子,说出的声音却难听的要命,如果不是习惯了他的说话嗓音,不然还真有点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拍了拍竹的肩膀,“哎,对了,王爷呢,老头子来这么久了,怎么不见王爷呢?”话音一转,张德仁有些奇怪的左右看了看,周围太安静了,安静的他大脑迟钝的才发现,王爷不见了。

    “我也不知道,王爷不要属下跟着,我就没跟着。”

    “你怎么能不跟着?!你又不是不知道王爷现在的处境”

    “本王什么处境???”

    张德仁的话还没说完,门口忽然响起一道男声,紧接着,一个人就推门走了进来。

    “王爷?!”张德仁一惊,连忙和竹迎了上去。

    才刚走了两步,他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鼻翼紧跟着动了两下,他的脸刷的一下就沉了下来。三步并作两步奔了过来,一把托住他的胳膊,黑着一张脸就将他按在椅子上,张口就骂道:“夏之璃,老头子告诉你什么了,受伤了就不要出去。就算要出去,也要带上小竹子。你可倒好,叫你不要出去,你偏要出去,连小竹子也不带。你如果再这么任性,下次老头子可不管你了,让你自生自灭好了,反正也是个闲散王爷,就算要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夏之璃被骂的脸色一青,纤长的眉眼一瞪,就算现在腹部疼得脸色发白,但是他的身上却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他眼神狠戾的一声怒喝道:“放肆,本王的名讳也是你叫的,老东西,我看你是真的活得不耐烦了吧。来人呐,把这个老东西给本王拖下去,杖毙!!!”

    “呵呵。”张德仁冷笑一声,不怕死的瞟着他道:“杖毙?!那你要赶快了,老头子都是黄土埋脖的人了,你要是动作不快,等哪天,老头子一命呜呼,看你上哪去杖毙老头子?!”

    虽说张德仁嘴上得理不饶人,但是手下却一点也不见放松,小心翼翼的掀开他的衣服,替他清理伤口。

    而一旁的竹却是见怪不怪的连动都没动,头不抬眼不睁的站在一边,帮张德仁递纱布,递药,对夏之璃的命令就像没听见一样。

    “你们,你”

    看他们这样,夏之璃气结,他狠狠的一锤扶手,却不小心抻到了伤口,疼的他闷哼一声,拧起了眉毛。

    “动什么动,你看看你去哪了,浑身湿漉漉的,伤口感染了,知不知道?!”张德仁极不给面子的横了他一眼,嘴里又嘟囔道:“和那个死丫头一个德行,真是一个两个的,都能气人!!!”

    张德仁左一眼瞪右一眼剜的,真想狠狠捏一下他的伤口,出出气。可是手抬了又抬,却又舍不得下手,最后只能自己咽下这口恶气,自己跟自己生气。

    没一会儿,张德仁包好夏之璃的伤口,就开始收拾医药箱要走。

    他气哼哼的,很幼稚的一眼也不看夏之璃,表示他很生气,很不高兴。

    夏之璃看着张德仁在屋子忙来忙去的身影,他无奈的一声叹息,摇了摇头。估计,也就这个老头子敢这么对他吧,换一个,借他十个胆子都不敢!!!

    闭了闭眼睛,夏之璃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望着地面,面色冷冷的发着呆,那个女子,似乎闭上眼睛都能感觉到她那冷冷静静的模样,还真是一模一样的!

    他翘起一边的嘴角,淡漠的勾了起来。

    “王爷,王爷”

    “嗯?什么事,竹?”耳边冷不丁响起竹的声音,他瞬间就回过了神。

    “王爷,德仁叔要回去了。”竹弯了弯腰,嘶哑着嗓子说道。

    很明显,张德仁还在生气,就站在门口背对着他,也不吭声。

    看他那幼稚的模样,夏之璃原本还很不开心的,突然就连为什么不开心都忘了。他叹了口气,走到张德仁的面前,乖巧的笑道:“德仁叔,你别生气了,这次是我不对,下次我一定不这样了,好不好?!”

    “你还敢有下次?”张德仁吹胡子瞪眼的。

    “没有了,没有了。”夏之璃无奈的投降:“德仁叔,你放心好了,就算满朝的门武百官都想我死,他们也要够资格才行。更何况,我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孩子了,他们想要我的命,还得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资格!!!”说话间,夏之璃的眼间蓦地闪过一丝狠戾,嘴角边挂着阴沉的笑容。

    看着这样的夏之璃,张德仁不禁叹了口气,当年的天真小子已经不见了。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头子走了,就算没有,也注意下安全,这世间,世事难料啊!!!”说完,张德仁又是一声长叹,便头也不回的走远了。

    看着张德仁远去的身影,夏之璃怔怔的有些回不过神。

    他的腰已经驼了,头发也已经白了,胡须还那么长。似乎当年带着他逃命的时候,就仿佛还是在昨天。这一眨眼的时间,张德仁一下子就老了,不中用了。

    可是就算再不中用,他夏之璃又怎么能抛弃他?!他可是他的德仁叔啊,用自己毕生的生命守护他的德仁叔啊!!!

    从夏之璃的住处出来,上了马车,快速的赶回侯爷府。

    刚从侧门进了侯爷府,原本应该热热闹闹的生辰宴,此时却是冷冷清清的,客人一个也没看见,只有丫鬟小厮在安静的收拾东西。

    张德仁有些奇怪,他顺手拉住一个从身边路过的小厮,问道:“怎么回事?今个不是侯爷的生辰吗?!人呢?都哪去了???”

    “张御医。”那人弯了弯腰,恭敬地说道:“您出门了可能不知道,侯爷今个身子不舒服,便提早撤了。”

    “身子不舒服?!那要不要老头子去瞧一瞧?!”

    “不用了,侯爷吩咐下人们,谁也不准打搅。”

    “不准叨扰???哦,那行了,没事了,你去忙吧。”张德仁挥挥手,让那小厮下去。

    “是。”小厮应了一声,躬着身就退了下去。

    张德仁看着小厮走远了,他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怎么就突然身体不舒服了?!

    “算了,想不明白,就想不明白吧。”

    摇了摇头,张德仁顺着走廊就朝林猫儿的房间走了去,“林姑娘,今天该把脉了,林”

    一推开门,张德仁以为林猫儿还像前两天一样,会在房间里安安静静的看书,可是这一进去,却没看见人,他怀疑自己走错房间了。出了门又对比了一次,他摸了摸胡子,迷糊道:“没走错啊,人呢?”

    正巧,碧禾端着食物也过来了。

    今天的时候,林猫儿根本就没吃过东西,而且晌午的时候,也没见她要求摆饭食。现在都晚上了,再不吃点东西是要饿肚子的。

    “哎,小丫鬟,看见你们小主子了吗?!她去哪了?!”张德仁退出了门,朝着碧禾招了招手。

    碧禾快步走了过来,她伸着脖子往房间里看了一眼,“哎?夫人不在吗?!”

    “你不是她的丫鬟吗?你怎么还不知道?”张德仁不满的上下瞧了她一眼,最讨厌这种不明白自己什么身份的人了。

    “这”碧禾也慌了神,明明夫人说,不要她跟,她只是去散散心的。最关键是,在那种气氛下,谁的心情都不好吧,都想自己一个人去待会吧!!!

    这样想着,她赶紧放下手中的食物,转身就要去找人。只是,还没走多远,迎面就看见一个小丫鬟,脸色被吓的惨白,一副惊恐的样子,一边疯狂的往这边跑,一边叫道:“死人了,死人了,林夫人死了,碧禾姐姐,碧禾姐姐。”

    “胡说什么。”碧禾柳眉倒竖,虎着一张脸,一把抓住那小丫鬟,狠狠地就一巴掌就扇了过去,“夫人好好的,你再咒死夫人,小心你那条贱命。”

    被碧禾扇了一巴掌,小丫鬟被吓得浑浆浆的脑子,瞬间清醒了不少。她睁眼一看是碧禾,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手中捏着帕子,哀嚎道:“碧禾姐姐,是真的。现在那条湖边上已经挤满了人,我是吓傻了才来找你的,侯爷也不知道去哪了,大夫人也不在。”

    “那条胡?!”碧禾一愣,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恐慌的推开小丫鬟,拎着裙子就往湖边跑。

    那条胡,侯爷不是说,不准接近那条湖吗?怎么夫人又跑去了?早知道,就该和她明说的!!!

    一边的张德仁听得有些稀里糊涂的,等瞧见碧禾跑了,他才反应回来,连忙拎着药匣子,也跟着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