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离
    等碧禾等人跑过去的时候,湖边已经围了一群的人,就是不见莫子年和希莹。

    张德仁挤上前,一边挤,一边拿手扒拉前头的小厮和丫鬟,“让开让开,别挡路。”

    “张御医来了,张御医来了,都让开。”

    “快让开,御医来了。”

    随着身边丫鬟小厮的话音落下,原本堵在前面的人迅速让开一条路,让张德仁过去。

    林猫儿已经被人从湖里打捞了上来,就平躺在路边的鹅卵石小路上。她的身上还穿着当时希莹替她挑的纯蓝色的,褶襦长裙,一头弯弯的长发凌乱的披散。而那张平时都是很冷静的脸,此时却被水泡得有些发白,整个身子都是冷冰冰的,毫无热度。

    张德仁觉得自己的手都在抖,他不是没见过死人,但是这一次的心理冲击却是最大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自己的心里好不舒服,难受的眼眶发胀。

    “怎,怎么回事?”他声音抖抖的询问那些丫鬟小厮。

    那些小丫鬟互相看了看,谁也回答不上来。这个地方,是禁止人进来的。

    没人知道,谁也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林猫儿好端端的会在水里被发现,而且这里距离宴会场地很远,她没事跑这么远干什么?!在临死之前,她到底见过什么,或者说,干过什么?!谁也不知道!!!

    张德仁蹲下身子,摸了摸林猫儿的脸,触手之处,一片冰冷。

    他长出了口气,表情有些凝重,刚想伸手去摸她的脉象,只不过手才伸一半,忽然停顿了片刻,就又缩了回来。他忘了,她没有心跳的,摸脉搏,根本就摸不出来什么。

    他拧了拧眉毛,这件事还真的是有些棘手的。

    正当张德仁有些想不明白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惊呼,紧接着,一串凌乱的脚步声就传了过来。

    “妹妹,妹妹,你这是怎么了?侯爷,你看妹妹她”希莹很自然的就挤上了最前面,直接把张德仁拱到一边,然后自己哭天抢地的扑了过去,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张德仁被挤了个大跟头,幸亏身边的碧禾手疾,扶了他一把,否则,他这老腰不得墩折了才怪。

    他拍了拍身上沾到的土灰,一抬头就发现,莫子年站在最后面,脸色阴沉的吓人,背着双手,一双眼睛阴晴不定的。

    只是这穿着

    张德仁歪着脑袋暗自打量着莫子年,大概一看是没什么特殊的,但是仔细一看,他的衣服穿得很凌乱不说,好像外衣还穿反了,手工缝纫的线头还在呢?!

    再一看蹲在地上哭嚎的希莹,头发蓬蓬松松的,衣服也是同样凌乱不堪,而且她的脖子间还有牙齿的咬痕。

    这样一看,张德仁就全明白了,他无声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却是对林猫儿不值。白日宣淫不说,也许他们那头正在,而这头的林猫儿却是生死一线之间!可悲啊!!!

    “查,给本侯查出来,谁这么大胆,敢动本侯的女人?!活得不耐烦了!!!”

    终于,莫子年爆发了,他这几天憋得火,一直没处发泄,尤其是对林猫儿的火,都在那憋着呢!本想着,这人马上就要到手了,就再忍忍,再忍忍。

    可是,他这还没忍到底呢,林猫儿就接二连三的出事。到底是他的风水不行,还是他要走霉运?!

    第一次是林猫儿撞墙,第二次是没有心跳,第三次

    “心跳”莫子年腾地脑子一转,他得心里忽然一片清明。

    蓦地,他回过身一把抓住张德仁的前衣襟,压低声音道:“张御医,你查了吗?!”

    “侯爷。”被莫子年一提醒,张德仁也想起来了,他躬了躬身子,同样低声道:“侯爷,借一步说话。”

    莫子年一点头,就要跟着张德仁走,才走没两步,他的身子忽然一顿,站在那思考了半响,最后还是转过头,看着希莹,沉声吩咐了一句:“派个人,把猫儿抬回到她的房间里,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准接近她,如有违抗,家法伺候。”

    希莹捂着手帕的手抖了抖,声音依旧柔弱:“是,侯爷,妾身知道了。”

    “来人啊,把林夫人抬回到她的房间去。”背对着莫子年,希莹站起了身,目光中闪着冷漠的光泽,她吩咐道。

    那些下人互相看了看,一个个踌躇着,不敢上前。

    虽说他们这些人都是见过死人的,但是像这种不像死人的死人,却是头一回见,心里不觉的打着鼓,有些胆颤。

    一边的碧禾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心中一恼,一把推开挡在她面前的人,上前一步,弯下腰,将林猫儿背了起来,转身就走。

    碧禾只是一时冲动,等到她真的将林猫儿背起来的时候,膝盖却软了,她害怕了,身后背着个死人,想不怕都难。

    不过,一直以为林猫儿死了很久,身体会僵硬不堪,背起来会很麻烦。但是等到碧禾背起来,才发现并不是她所想的那样。林猫儿的身体很软,就像她还活着时候一样,除了身体还是冰凉的,皮肤被泡的有些褶褶,除此之外,她就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就好像她只是睡着了。

    碧禾下意识的在林猫儿的胳膊上摸了一把,她咽了咽唾沫,突然发现,身上背着的这个人,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慢慢的,她也就将心放回到了肚子里,往回去的步子也就越走越快了。

    莫子年随着张德仁走到一边,张德仁低声道:“侯爷,像林姑娘这样的,我们还是挺少见的。不对,不对,不是少见,而是根本就没见过。所以说,以一个常人的医诊手段来说,那种方向根本就不对。林姑娘没有心跳,也就是说,我们不能以一个常人的看法来看林姑娘,或者说,老头子根本就没找到如何医治林姑娘的方向。不过,刚才老头子粗粗看了一下林姑娘,发现林姑娘并不是像那些死人一样,四肢浑身僵硬,所以,现在为今之计就只有等,等一个结果,也许林姑娘没有死也说不定,也许,只是休克了!!!”

    “”

    静默了片刻,莫子年阴阴的点了点头。

    现在对于莫子年来说,就是赌,赌林猫儿没有死。但是他自己也知道,那种几率却是很小的,小到几乎没有,接近为零。

    碧禾替林猫儿换了衣服,站在床边不忍的叹口气:“人都死了,为什么就不能让人入土为安呢?!唉!!!”摇了摇头,她拎着替林猫儿换下的衣服,轻手轻脚的往外走,小声掩上门,脚步声就渐渐远去了。

    和死人同居一室,还是挺恐怖的。

    等碧禾的脚步声听不见了,整个房间里又归于平静了,只有微弱的烛火,在林猫儿的床头晃悠来晃悠去,在那一小片投下了光亮,其余的地方却是漆黑一片。

    不知道过了多久,窗户的位置,外面突然发出一声轻响。然后静默了片刻,只听吱呀一声,窗户被开了一条小缝,一个一身漆黑的人影,敏捷的跳了进来,然后轻轻关上了窗户,转过身,来人脚步极轻的朝着床边走了过来。

    那人微微俯下身子,伸出手指,在林猫儿的鼻端前面探了探。不过就算探也没探出什么来,到底还是如流传出来的蜚语一样,没有呼吸了。

    那人的手顿了顿,慢慢站直了身子。

    他的目光一转,落在了林猫儿的脚踝上,眼神微微一闪,他轻轻摘下了面上的黑色的蒙脸布,露出一张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色的脸,很平常的样子,就是那双眼睛,亮晶晶的,很吸引人罢了。

    不过,如果林猫儿能睁开眼睛,她估计会很失望,看惯了美女美男的她,倒是没想到,原来尚信长着这样的一张脸啊,真是大失所望啊!!!

    “你看你,才认识两天,你就死了,好不容易找了一个我感兴趣的人,你为什么就不能长长的活下来呢?!害得我失了好多乐趣!”尚信的语气有点像失了乐趣的孩子,很不甘。

    停顿了好一会儿,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打开瓶塞,将瓶子里的药沫小心的倒在林猫儿的脚踝上,一边倒,一边絮絮叨叨的说道:“你这生前死后差别可真大,受伤了都没有人替你治。啧啧啧,下手真挺狠的,我都有些心疼了。唉,哎!不过,骨头应该没事吧,看这五个爪子印,啧啧啧!!!”

    一边说着,一边将他摘下来的黑色蒙脸布小心的裹在了林猫儿的脚上,还挺有闲情逸致的替她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做完这些后,他还蛮欣赏自己的手艺的,捧着林猫儿的脚端详了半天,他得出了一个结论:“不然,等以后真混不下去了,做一个大隐隐于市的智者也不错嘛,没事的时候,帮娘子修修眉,嗯!也挺不错的。”

    说话间,他一屁股坐了下来,看样子是打算长坐不起了,陪着这个死人唠一宿什么的。

    其实,尚信也没说什么,他只是替林猫儿裹了脚伤之后,就再也没说过话。

    他一手支着下巴,翘着二郎腿,目光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又有点复杂的目光,静静地看着林猫儿的脸。

    瞧了一会儿,他忽然咦了一声,也不知道看见了什么,他猛地站了起来,弯着腰,伸手在林猫儿的头顶上抹了一把,入手之处黏糊糊的,还带着淡淡的血腥味道。

    指尖抿了抿,将手伸回来,凑到眼睛下面展开,刚刚摸了林猫儿头顶的手指上,殷红一片。

    他神色微微一愣,连忙将林猫儿扶了起来,原来,刚才他并没有看错,林猫儿的头顶一直在流血,缓缓地,竟然将床褥都隐隐染上了少许。

    “伤在头顶?!还在流血?!刚才被抬回来的时候怎么没发现?!”尚信疑惑的自言自语,抿着嘴角,绷起了脸。

    他将已经塞进怀里的白色小瓷瓶又掏了出来,一手搂着林猫儿,让她靠进自己的怀里,一手小心地替她上药。

    看着那白色的药沫将林猫儿的头顶上覆盖了一层,他忽然一声嗤笑,“呵呵,原来,我还真是个变态,你都死了,我还给你治什么伤,上什么药啊?!切!!!”低下头看着林猫儿惨白的脸,尚信自嘲的冷笑了一声,“罢了罢了,不过是丢了个乐子罢了,我还真是上心!这个乐趣丢了,再找一个,不就是了!”说完,尚信又轻轻将林猫儿放回了床上,抖了抖被压得有些褶皱的衣服,他站直了身子,一眼也没再回过头,转身就离开了。

    在尚信转身的一瞬间,他并没有看见,林猫儿的眼睛突然转了转,胸口沉了一下,就像是一直憋在胸口的气,突然顺畅了。

    外面的天空在渐渐转亮,太阳已经悄悄升了起来。这一夜,侯爷府的所有人过得十分压抑,天还没亮,希莹就带着宵小过来了。

    “你在外面等着吧。”到了门口,希莹吩咐了一声,就一个人推门进来了。

    走到林猫儿的床边,她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的看着,就像当初,林猫儿穿越来的第一天看见的那种眼神,戚戚哀的,很委屈。

    “我很感谢你当初救了我一命。”她道:“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和我抢的。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金钱,男人,什么都可以,就是莫子年不可以,侯爷夫人也不可以。所以,我只能对不起你!!!”

    当初,希莹和一众夫人小姐上山进香。却不想,在半路上和那些人走散了,迷了路,她在山里绕了两天一夜也没找到出路,还差点掉到山崖下面去。幸亏被出来游玩的林猫儿撞见,拽了她一把。虽然还是磕了一下,骨折了,但是好在命没丢,她还很好心的把她送回了侯爷府。

    可能就是那时候吧,莫子年瞧见了林猫儿,对她看上了眼,还要纳她为妾。甚至不惜用他侯爷得名头,逼着那个和林猫儿相爱的男人放弃她,还用权利,金钱,女人,乱了那男人的眼睛,使他背叛了林猫儿,背叛了他们之间美好的爱情。

    不过在她希莹看来,一般的男人都是配不上她的。林猫儿应该是高贵的人,她的人生不该那么平凡的。对的,她生来就是不平凡的,那种肤浅的男人又怎么是她一生的伴侣?!

    希莹直勾勾的盯着林猫儿,林猫儿是完美的,完美得让她嫉妒,她如是想着!

    “这一回,你,满意了。”

    希莹还沉浸在自己的记忆里回不过神,一道平板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紧接着,躺在床上应该是死人的林猫儿蓦地睁开了眼睛,她转过头看着她,嘴角一勾,皮笑肉不笑的冷漠的说道:“你应该失望的,不是吗?!”